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猎神者 > 第一卷,巫师的世界
第一章,伊安·海德
作者:庹神  |  字数:2588  |  更新时间:2020-05-05 22:04:03 全文阅读

这是哪里?

梁蜀文猛然睁开眼,打量着屋子,这里一切都显得很是陌生。

额头黏糊糊的很不舒服,他伸手一抹,竟是汗液,可是大冬天的山城哪来的汗?

入眼的是一间陌生的屋子:高高的窗口、灰暗的彩色玻璃以及前方长石台上摆满的瓶瓶罐罐都明确表示这不是他的房间。

填充泥土的地板倒还有些熟悉感,不过腐朽陈旧的陈设却无比陌生,像是伊丽莎白时期英格兰城镇。

抚摸着粗糙的织物,浑身裹在漆黑的束腰长袍中,他一眼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我靠,太监也能穿越了?”梁蜀文无不郁闷。

倒不是因为穿越而郁闷,而是为刚准备太监自家的小说就穿越而郁闷。

那可是他写的第一部小说,人生能有多少个第一次啊,居然就这么没了,再坚持一下说不定就回心转意了呢,这下可彻底没机会了。

他怔怔的呆坐了一会儿,就已经在脑海中完成了对前主身份的吸收。

梁蜀文,哦不,应该说伊安·海德是诺顿山下一处隐秘组织的成员,新晋巫师,或者魔法师——都无所谓,反正在世俗看来,它们都是诡谲、神秘的代称,一样令人敬畏和恐惧。

伊安原本拥有大好前途,成为海德家族的骄傲,不过眼下被梁蜀文掠夺了躯体,当然一切成空。

也由此可见巫师实在是份高危职业。

……

无暇继续吐槽,脑子里又是一股子久远的记忆涌进来,那是关于前主的生平——一个贵族标准式的前半生,根据这具躯体反馈给他感觉,梁蜀文心底里感到深深的厌恶和疲倦。

训练、训练、训练。

单调和枯燥构成了他人生的全部,也同样是他父亲用鞭子印刻在他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烙印——这是为了让他成为一名合格的继承者。

从某些方面来说,他父亲确实成功了,成功的造就了一个机械古板、沉默寡言、生人勿近的青年,或许这正是对方想要的吧。

笃笃!

敲门声打断了伊安的回忆!

“咳,请进!”他清了清嗓子,说话时才发觉自家状态不太好,虚弱的很,内脏好像刚刚被人拿棍子胡乱搅动一通,微微用力就十分难受。

这种状态对于拥有训练有素的强壮身体来说简直不可思议。

破旧残缺的木板没上栓,一下子就被人推开了,淡红的光芒终于照进这间不大的石头房子里。

“嗨,伊安!”

一个同样穿着的青年走了进来,他个子高大,皮肤白皙,是那种长久没有晒过太阳才会显现的白色。

此时他的灰眼睛里正透露着关切,以及些许闪烁。

由于心虚,避开和他对视的梁蜀文没有发现这一点,但他脑海里一下子就浮现了这人的名字和其他信息。

“嗨,杰瓦斯!”

他一面回应着,一面在脑海里疯狂想着前身的行为模式,想着该怎么应对才不会露出马脚。

这是一个沉闷无趣的人,面部表情和语气都应该一成不变,就像个失败的雕塑一样。

于是他双目无神的盯着对方的脚尖儿,一言不发。

杰瓦斯·海里达早就习惯了这位同龄人的古怪举止,这也是他愿意接近对方的原因,毕竟整个海德里安修道会里,没人愿意与他做朋友,即使他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最先晋升为巫师的人之一。

杰瓦斯用十分抱歉的口吻说道:“伊安,我的朋友!黑暗涌动的事确实是我的错误,我不该在没有请教导师的前提下就胡乱给你那份咒语。”

“如果我知道你竟然如此迫不及待的去练习它的话,说什么我也不会轻易给你的,那样真是太鲁莽了。”

他紧紧抿着嘴唇,盯着杰瓦斯的脚尖儿。

这人确实是前主在这里唯一的朋友了,鉴于前主极其古怪的性格,纵然他是这个神秘组织新鲜血液中的佼佼者,愿意靠近他的人也相当的少,而能够和他相处融洽的人则更只有杰瓦斯一个人。

两人同样是近十年来成功晋升为巫师的五个人之二。

杰瓦斯口中的黑暗涌动,则是他三天前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魔法咒,原以为是能够提升巫师魔法能量的死灵汲取,却没想到是引起能量暴动的黑暗涌动,一下子就要了原主的小命,让梁蜀文捡了便宜。

梁蜀文抬起头,嘴角微微向上扯,模仿着原主露出机械木偶那种呆滞的笑容,逐字逐句的说:“没关系,我不怪你,是我鲁莽了。”

杰瓦斯略微张开嘴,显得有些吃惊,以他对伊安的了解,这次不说大发脾气,至少会好几个月不理他,怎么这次就这么轻巧的原谅自己了呢?莫非是被魔法烧坏了脑子?

不论如何,杰瓦斯轻挑眉头,从怀里摸出一个灰色陶瓶,递给伊安:“喏,接着!”

伊安好像这时才缓过神来,又疑惑又惊喜的问:“里面装的什么,炼金药剂吗?”他记忆中见过这种瓶子,在修道会里导师实验室里,装着用途不明的神秘液体。

杰瓦斯见他抬起头,于是露出一副心疼的表情:“你知道就好,先前总归是我的错误导致了你受伤,这个你喝了,能够帮助你快点好起来。”

伊安没有去接,他知道这种东西不是新晋巫师们能够拥有的:“你从哪里获得的?是去求导师出手了吗?”

他知道导师出手的代价不菲,而杰瓦斯还没富有到那种程度,这东西如果是真的,那么肯定来路不正。

果然,杰瓦斯突然凑近来,食指竖在嘴唇前,左右看了一眼,紧张、小声的说:“别声张,是我从福克斯导师那里偷偷倒的一点,你喝了之后把瓶子扔远点,放心,这事儿不会被发现的。”

福克斯导师,又叫亚伯·福克斯,是海德里安教导新晋巫师死灵神秘学的导师之一,一个思想陈旧的老头子,时常因为各种原因暴怒,是个危险人物。

杰瓦斯见伊安仍是不动,就一把塞进其手里,有些生气的说:“我还不是为了让你早点好起来,不然怎么会去偷窃?要知道那老头多古怪,我这是冒了多大的风险?我们是朋友,你是不会出卖我的,对吗!”

身为伯爵继承人,伊安永远不会背叛友人。

梁蜀文既然继承了这具躯体,他就暂时不会做违反人设的事情,况且杰瓦斯还是为他好,于是他点点头,承诺下来:“谢谢你,杰瓦斯!”

见对方收下了陶瓶,杰瓦斯好像轻松了许多,他知道伊安喜欢独处,于是再随意聊几句之后就转身离开。

出门前还再三嘱咐他尽快喝掉药剂,毁灭痕迹。

按照梁蜀文的猜测,若非杰瓦斯也知道原主最反感被人强迫,恐怕他非要当场看到自己喝光之后才肯走。

“炼金药剂?”

他把玩着手里的陶瓶,打开盖子之后能闻到一股辛辣刺鼻的味道,瓶口太小看不见里面的东西,他把液体倒进碗里,是浅浅一滩赤红液体。

上面还漂浮着些许残渣,也不知道是碗自带的,还是液体的原料残留,隐约感觉像是某种甲虫动物的壳的一部分。

与其说是药剂,还不如说是毒药更令人信服。这种卖相令他着实没有喝下去的勇气。

不过这东西是神秘学出品,对于同样超自然力量造成的伤害有着不同寻常的治愈作用,伊安这两天被暴动的负能量伤到内脏,正无比需要这东西疗伤。

但伊安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伊安了,他想到了别的事,于是拿起一块又黑又硬的面包沾染上碗底的液体,并把它放置在老鼠们最喜爱的阴暗角落里,静静的等待着时间流逝。

因为巫师永远没有朋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