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是一名巫师 > 正文
第一章 如何不亏,且能小赚
作者:三声吆喝  |  字数:4194  |  更新时间:2020-05-18 12:52:46 全文阅读

清早,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位身披黑袍的身影走了进来。

一如往常的走过五个铁栏窗口,径直来到最里面。

当然,这个时间点,也只有里面这个窗口内坐着人。

“哟,还真有客人!”

窗口内,一肥硕女人打着哈欠惊讶道。

黑袍人戴着一张面具,看到窗口后的女人,略微沉默,发出一道沙哑男音。

“这里原本的消息人,好像不是你。”

女子一笑,“原来那位今天有事,暂由我待岗,怎么,难道您还挑人不成?”

“挑!”

女人也不尴尬,反而笑得更加谄媚,身子往前一俯,波澜壮阔,有些不讲道理。

“客人说笑了,生意跟谁不是做,要是合作愉快,别说是钱,咱人都可以...”

“哦?”黑袍人笑了笑,“那要是被发现了呢?”

“被发现?”

女人笑容止住,似乎没明白这话的意思,下一瞬她眯缝的双眼陡然睁大,转头瞬间,一蒲扇般的大手,已从身后一侧扇来。

啪!

一声脆响,听得让人牙根发酸。

女人肥硕的身子,直接从高凳上飞起,撞在一旁的石墙上,震落一片灰尘。

鲜红的手印如同烙铁般,印在女人脸上。

由于力道太大,掌印处的血肉已经破碎,鲜血糊了一脸。

女人也是一个狠角色,嘶吼一声,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不顾头部的眩晕,扑向袭击自己的那道壮硕身影。

“找死!”

那道身影冷哼一声,大手伸来,就那般硬生生抓住了,捅来的刀刃。

看到这一幕,女人瞬间冷静,颤声道:

“你...你不是人类...”

然而话音未落,匕首已反被夺去,刺入了她的心脏。

整个过程干脆利落。

壮硕身影骂骂咧咧的说了几句,似有些嫌弃,拖着女人还热乎的身子,走进了黑暗。

片刻后,又重新走出坐在了女人刚刚的位置,手上的血也已经清理干净。

透过照进屋内的光带,可以看见他金色的发丝下同样戴着面具。

“来了。”

“嗯。”一直站在窗口外的黑袍人应了声,“刚刚是抢生意?”

“有人眼皮浅,想坏规则,小事。”壮硕男子随意道:“今天看点什么?”

“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加急消息。”

壮硕男子闻言从一旁的档案柜中,拿出近几日的加急类消息,开始翻看。

大约几分钟后,他抬起头,从铁栏缝中递出了一张纸。

“看看这条。”

纸上是一则消息简述:

刺杀任务。

时间:图兰历一零零三年,八月二十日,夜。

目标人:四十二岁巫师男子,小巫师境界,擅长心灵系魔法。

地点:麦尔迪顿城,平民区,麦尔大街主路段。

要求:将尸首留在街道,让人发现,并取回目标人左手银戒。

酬金:三百金币。

“也就是今晚...”黑袍人轻道一句,随后又问:“这次刺杀的理由是什么?”

窗口后的壮硕男子翻出详细资料,看了看道:“这个人蓄意挑拨城内暴乱...”

“城内暴乱?”

黑袍人有些诧异,这指得是哪两方?

“接不接?”壮硕男子似有些不耐烦。

想了想,黑袍人点头。

“接了。”

签完字,拿完资料,黑袍人转身就要离开,后方窗口处传来壮硕男子随意的一句。

“已经可以杀小巫师了,你这境界提升的够快啊...”

黑袍人扫了眼四周,脚步未停的走出了大门。

身影消失后,一句话才悠悠飘来。

“没你快。”

......

此时的麦尔大街,随处可闻见一股清淡的奶香味,这是奶白面包散发出的香味,也是贵族区早上特有的味道。

横穿窄巷,东方霞光红烈,透过房屋的缝隙,落下道道金色光幕。

黑袍人从中穿过,身上的装束也在不断变化,当走上大街主路时,已是一位刚满十三岁的青秀少年。

他面容俊美,半长乌黑的头发下,一双黑色眼眸,明亮中透着自信,嘴角始终带着一丝温和笑意,动作举止优雅自然,若不是身着的衣服太过普通,任谁都以为是位贵族公子。

麦尔大街,作为麦尔迪顿的主干大街,和麦尔河一样,由北向南贯穿了整座城市。

街上人很少,商铺与会堂不过刚刚开门,远处轮值的魔法兵队才开始换接。

少年踩着微湿的灰石路面,沿着主街道路一直向南,钟楼和带着琉璃窗的店铺,也随之慢慢减少,约么大半个小时后,脚下的灰石路面消失,变成了碾压严实的土路。

他来到了平民区。

因为是掐着点来,主路旁的那家黑面包铺已经开始售卖。

“卡夫大叔早啊!”少年主动打招呼。

铺子里,刚刚将热腾面包取出的大胡子卡夫,听见声音,一抬头,顿时惊讶,“欧呦,是小洛巫!好久没见啊,你不是考上了魔法学院,成为了巫师?”

“那都是去年的事了。”

“哈哈,我说巫师大人,今天可是来买东西?”

“专程来看看您,顺便买些食物!”

“我说小洛巫,你现在都成了巫师,这买东西可不能再便宜了。”卡夫笑着说道。

“当然。”少年笑着掏出一银币,“一根黑面包,一份燕麦粥,一根蘑菇肠。”

“欧呦,好,这就给你包上!”

在听见‘蘑菇肠’时,卡夫的眼神就亮了起来,这东西地底下大家都叫它“奢侈蘑菇肠”平民日常买这东西的可不多。

手在大胡子蹭了蹭,卡夫动作麻利,甚至还笑盈盈的多送了几张油纸。

一银币。

这可相当于一百枚铜币,一枚金币的百分之一。

大清早就能开这么一单,卡夫心情极好,不忘笑着多聊几句。

不过在得知对方的目的地后,脸上的笑意也逐渐收敛起来。

“小洛巫,你现在已经是巫师,那里能不去就不要去。尽快给自己加一个姓,以后你也是贵族,最差也能去做个魔法士兵。”

“谢谢您的建议,我明白的...”

告别商铺,带着包好的食物,少年沿着主路继续向南,顺便路过今晚刺杀任务的地方。

这次他走了快一个小时。

两边散落的房屋消失不见,土路不再平整,变得泥泞而破烂...

举目望去,四处都是破布搭建的矮棚,阵阵酸腐的恶臭令每一位初到这里的人,不禁皱眉。

不过,名为洛巫的少年,并未如此,因为之前的十二年,他一直生活在这里。

贫民区,也是贵族口中的贱民区。

在麦尔迪顿,或者说图兰帝国的很多城市,贵族大多被簇拥在中心,其次是为之劳动的平民,最外围才是数量最多的贫民。

三个阶层的生活区之间,并没有架起围栏,兵队的巡逻也不是那般严密,但却极少有人敢逾越,尤其是穷苦的贫民区。

为一块面包而付出生命代价的事,发生了太多次。

一代代的重复,一遍遍的叮嘱,逐渐演变成一种无形的戒条。

步入贫民区,洛巫已经换上一件破旧黑衫,将脑袋藏在兜帽里,遮住食物,平静地走向那个熟悉的位置。

四周的矮棚中,有枯瘦的人影探出脑袋,目光或是贪婪,或是迷茫,或是犀利......纷纷投向他。

试探,这是一种试探。

熟悉这一切的洛巫明白,一但自己表现出丝毫异样的举动,就可能会被蜂拥围起,那样会很麻烦......

而他要做的,就是保持平静,习以为常的平静,这是一种身份的证明。

这一点,外人很难模仿,即便是崇高的巫师。

当然,他们也不屑于模仿......

果然,试探的目光陆续收回,大有一种,原来是自家人的嫌弃。

不过也有少数人走出矮棚,悄悄跟了上来......

沿着泥泞的小路拐过几个弯,就是一片生满杂草的荒土地。

这里没有矮棚,像是故意被人避开,不远处的地面,有过刚刚翻动的痕迹,那群激动的苍蝇,更加证明了这一点。

这里是乱坟岗......

洛巫在四周寻找着,很快就发现了自己之前叠起的石碓。

说是石碓,其实就是三块叠在一起的石头。

他将最上方一块石头立起,上面刻着一个名字,布雷迪。

同样没有姓,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名无姓成为了贫民的标志。

手指从“布雷迪”几个字上划过,洛巫脑海中,不由再次浮现当初那个场景。

那是暴雨天,本就破败的地面变得更为泥泞、腥臭,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四处寻找避雨的地方。

天空闷雷滚滚,连串的暴雨,似有千金重,从苍穹倾泻而下,将小男孩拍打在烂泥地中,他不断跌倒爬起,这一幕被很多人看到...

可没人愿意走出矮棚,甚至一些饥饿的眼神,如同恶魔......

小男孩不敢靠近,他同样两天没吃东西,长期的饥饿让他看上去,远比同龄孩子更为瘦小。

不过奇怪的是,他没有哭,黑白分明的眼瞳,有种一份远超年龄的冷静。

正是这份冷静,让他在泥地里生生前行了几百米,从而找到了自己生的希望。

那是距他几十米外的一处矮棚,一个男人正蹲在其中。

他同样没有选择走出,只是将一小块黑面包扔在了脚边,那是一种暗示。

结果很明显,小男孩爬了过去...

后来那男人告诉小男孩,他叫布雷迪......

短暂回忆过后,洛巫后退几步,当着后方几名跟踪者的面,拿出了备好的食物。

黄色油纸打开,一股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味道,飘散而出。

后方跟来的三人,顿时发出激动且亢奋的声音。

“我就说他藏有东西!”

“那是蘑菇肠的味道,我们这次赚大了!”

“动作要快,他可能是巫师...”

在三人说话间,不再隐藏,分别从三个方向,合围上来。

这里是贫民区内,一些抢杀之事时有发生,巡查兵队,对此也很无奈,毕竟贫民太多,难以完全管制。

洛巫此时已经转过身,放下了兜帽。

“是他!”其中一人顿时认出,惊叫道:“他是去年考上魔法学院的小子!”

“不过才一年,只要动作快,他就放出魔法!”

带头的那人,目光凶狠,眼中只有那油渍金黄的蘑菇肠,另外二人同样如此。

洛巫一笑,瞳孔之中青光微微闪动,周身地面的野草,突然呈顺时针方向开始倾倒,一圈淡青色气旋已然成型。

“怎么可能!”

三人同时惊骇,常识里,刚刚入学一年的新手巫师释放魔法,皆是极为缓慢,哪有像眼前这般诡异。

“撤!撤!!”

为首男人清醒过来,立刻叫住二人,开始后撤,甚至还不忘冲着洛巫躬身道歉。

如果是外人,对方如此模样,或许还真会就此罢手,只不过生在这里的洛巫知道,一旦让他们这么离去,只会将事闹得更大。

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只小瓶子,瓶封处写着“迷一”二字。

瓶口倾倒,一滴无色液体,飘落入了风旋之中,消失不见。

随后风旋荡起扩散,如同春抚大地,从逃离中的三人身旁吹过,三人眼皮一沉,摔倒在地。

“睡一会吧。”

洛巫重新转过身,将燕麦粥在石碓前倒出少许,按照上辈子那颗蔚蓝星球上的习俗,他也算是祭祀前人了。

做完这些,洛巫便不再客气,用黑面包裹蘑菇肠,大口吃了起来,噎着时不忘喝一口燕麦粥。

黑面包、蘑菇肠、燕麦粥这三样是布雷迪身前的梦想,只可惜他只吃到了其中两样,当初洛巫带着蘑菇肠匆匆赶来之时,他已经断了气......

带来的东西,全部吃完,没有一丝剩下,如果严格按上辈子的说法,他或许应该将祭品放于石碓前,但这里的情况不一样,放在这里,不过是便宜其他人。

这一点,洛巫不会去做。

用他自己的话解释。

太亏!

吃完后,转头看了眼右侧的那片草林,他知道那里一直有人在,也知道那人是谁...

重新将石块扣下,洛巫带起兜帽,转身离开。

他要赶回贵族区,确切的说,是赶回布拉德里克初级魔法学院。

因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新生开学日,也是他们升入二年级的第一天。

伯特校长还让他代表二年级,为新来的学弟学妹们,来一段鼓励性发言。

这是无法逃避的苦差事。

洛巫无奈的同时,也在思考,如何将发言的价值最大化,在保证不亏的基础上,还能有点小赚。

......

三声吆喝
作者的话

各位作者老爷们,新书求关注,求收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