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悟道玄尘 > 正文
第一章 新伙伴
作者:饭不吃肉  |  字数:2793  |  更新时间:2020-05-02 00:27:50 全文阅读

这已经是割青谷的第六天了。

  七月底的天气闷热异常,没人愿意在外面劳作,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修士。

  李悦弯着腰,右手镰刀,左手收拢青谷,镰刀轻挥割下,然后把青谷整齐在地上码好。

  这几个动作已经持续了六天,从前两天的生疏到现在行云流水,李悦甚至觉得脑子里空空的,只有这几个动作,然后走上十几步会拿袖子擦一下汗,不让汗水眯了眼。

  李悦认真的计算过,五个人齐心协力,即便速度慢一点,最多五六天就该把青谷收完,但拖后腿的人毫无所觉,直到今天。

  同样李悦也认为,在整个戌字号灵植园里,除了自己,其余四人都在拖后腿。

  可说又不能说,骂也不能骂。毕竟同是被下放下来的,谁也不好说谁。

  李悦半个月前来到玄清派,希望能被相中入门修行,可没想到直接发配到了灵植园,伺候这些就算是凡人也能照料的低阶灵草灵谷。

  若是以前李悦直接拍屁股就走人了,谁爱伺候谁伺候,但是想到一年多的逃难经历,李悦忍了下来,现在他需要一个安全的环境来修行,而玄清派就很安全。

  戌字号灵植园算是最低级的灵植园,众人也是最低级的灵植侍童。

  半个月前跟李悦一同来的还有三人,加上灵植园本来就有的一人,一共五个人。

  新来的什么都不懂自然要听老人的教导,伺候灵草也是门学问,学好了说不定能离开这里,跳到更好的灵植园,伺候真正的高阶灵草。而高阶灵草需要的灵地品阶自然也高,对身在其中的修士修行也大有好处。

  日头正烈,大家都是练气小猫,风吹日晒还能忍,肚子饿是真忍不了。

  还不等下面人喊饿,灵植主事已经喊大家收工了。

  眼见主事如此体恤人,大家赶紧送上几句马屁。一圈人围在地头树荫下,一边吃干粮一边听主事给大家讲道。

  主事名叫赵羊,四五十岁,练气七层的修为,大道上早已没有向上攀爬的心思,这辈子筑基是没指望了,只能在一帮子新人面前充充大头,讲讲古。

  李悦对赵羊的所谓“讲道”早没了半点期待,翻来覆去不是讲他俗世老家的经历,就是讲灵米灵谷的种植技巧。

  你若问他其它低阶灵草怎么伺候,收割是何时令,他定然会意味深长的看着你,然后说“种植灵草乃是一门大学问,各峰各院的老祖都很重视。咱们身为低阶修士,必须要贯彻某某老祖的某某政策,执行某某长老的某某指示····”

  “昨晚给大家讲的是灌溉三要素,今天正午时间短,跟大家说说咱们这茬青谷的品种。以前咱们种的都是北地种,也是最常见的一种,容易倒伏,谷穗虚大。现今咱们种的是西院灵植大家袁老祖培育出来的新种,袁老祖堂堂金丹,花了四十多年时间才培育出的良种。新种粒大饱满,抗倒伏,收成比之北地种要多出两成!西边的剑盟,东边的栖蒙山,那都是来找咱们买的灵种···”

  赵羊说上几句就要喝两口灵茶,一方面估计是真口渴,一方面是等大家提疑捧场。

  李悦趁着喝水的空,偷偷观察众人在听到赵羊讲到“亩产一千八”时的震惊表情时,自己也被震惊到了。

  像!太像了!如果说来的第二天就听赵羊说这个消息时是被真的震惊到了,那么今天第三次听到依然震惊的毫无破绽,就像第一次震惊时一样。

  “大家有这个演技何愁大道不展?日后天劫来了,说不定三骗两骗也就过去了。”李悦一边随大流震惊,一面在心里偷偷的腹诽。

  “好了!吃饱喝足开始干活!大家不要懈怠,这次收获若能排个中上,少不得大家好处!”赵羊说着惯例的话,拍拍肚皮起身。

  大家也都应声起来,揉揉小腿,搓搓脸皮。毕竟都是没啥修为的年轻人,盘腿坐久了腿麻,脸皮做的表情多了脸酸。

  割青谷算是一件极枯燥的事,大家又都是年轻人,少不得聊天打屁,赵羊也不禁大家闲谈,一下午的时光说完就完。

  眼见日头西下,已到了该收工的时辰,忽见远处一道剑光遁来,略一盘旋便落在地头。

  来人一身短打劲装,看起来颇为干练,手上还提着一人,刚一落地便把手上的人掼到地上,负手道:“此处主事赵羊何在?”

  赵羊丢下镰刀慌慌张张跑过去,先是见了礼,然后哈着腰往前凑了两步,才道:“陈···陈师叔什么风把您大驾吹来了。”赵羊说完话,回身朝李悦等人招手:“快过来!快过来!这位是咱们执法峰的陈元元师叔,二十三岁便筑基登仙,是咱玄清派少有的天才人物····”

  赵羊是个浑的,完全没注意到来人皱眉不悦的表情。好歹来人修养还不错,李悦等人跑过来见礼的时候还回了个平辈礼。

  此界修士之间辈分高低不看年龄,只看修为境界。差着一个境界就差了一个辈分,若是隔着一个境界,那是要喊老祖的。

  陈元元乃是筑基修士,算起来李悦等人都是要喊一声‘师叔’的,而人家以平辈见礼,算是很有礼貌了。

  礼貌归礼貌,大家可不敢真当真了,赵羊带头又行了礼。

  “此人名叫周缺,”陈元元手指着还昏迷躺在地上的人,“犯我玄清派戒律,已当众处罚过了,此外还需再劳改十五日。这个你来签了吧。”

  陈元元说着拿出一本小册子,舔指翻开,又取出笔递给赵羊。

  这是执法峰办事走的流程,赵羊也是经历过的,忙不迭的把自己名字写上,又双手把纸笔递还。谄笑道:“陈师叔,不知此人犯了何罪,竟劳动您法驾亲自送来?”

  “买卖人口···”陈元元嗤笑一声,面露不屑:“未遂!此人胆大包天,竟敢在望月城中求*购炉鼎,真当我执法峰是吃干饭的!”

  “嚯!是个不要命的!”赵羊一副怪异表情,也不知是害怕还是羡慕。

  陈元元把小册子收到储物袋中,又上前轻轻踢了两脚正昏迷的人犯周缺,见他还是不醒,回过头来在赵羊耳边轻语了几句,说的赵羊连连点头,然后召出飞剑,往西而去。

  直到陈元元再没了踪影,赵羊才把弯腰恭送的礼收了。直起腰板,指着地上的人犯周缺,面色严肃的对大家说道:“看到了吧?咱们是名门正派,讲究行的正,做的直!借炉鼎修行这种歪门邪道的东西,想都不要想!大家都长个记性吧!别以后犯了事,来求我给你们跑人情!”

  赵羊说完,狠狠踢了两脚地上的周缺,又环视一圈众人,一副睥睨的气势。见众人拜服,得意之下做势又要踢!

  “师兄且慢。”人群中窜出一个光头,挡住了赵羊。

  光头名叫刘大宝,是跟李悦同一批进门的练气修士。这几天相处下来,李悦发现他也是个人才,偷奸耍滑磨洋工自不必说,看人下菜的本事最是拿手。

  “怎么了?”赵羊看是平时最懂事的刘大宝拦住自己,心里先就不开心了,眉头一皱,就等刘大宝分说,心想着若他说不出个道理来,今天必须要狠狠教训他一顿。

  “师兄你先别生气,我都是为了师兄好啊!”刘大宝哈腰拉着赵羊的衣袖,“师兄你想啊,这人能在望月城里买东西,想必是有点身家的。他买的又是炉鼎,这可是刚入门的弟子都知道犯规的事儿!这个人想来也是个不怕事儿的。小弟觉得呀,这个周缺可能是门里某位老祖的后辈。”

  刘大宝一顿分析,不仅赵羊听着连连点头,众人也都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李悦自也是跟着点头了,不过心里却在想,这么明显的道理,赵羊都没看出来,怪不得四五十岁了才混到一个小小的灵植园主事。

  李悦又偷瞄了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人叫韩幼元,另一个叫莫应成。他两个人也都是一副点头受教状。

  莫应成似是感受到李悦偷瞄自己,还挑挑眉毛,偷笑示意。

  李悦算是明白了!合着大家伙都是明白人,就赵羊一个脑袋浑的!

  可这些明白人,为什么就不能先把地里的活儿干完?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