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我不是救世主啊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 布阵
作者:涂鸦浪人  |  字数:3215  |  更新时间:2020-08-10 09:25:33 全文阅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袁星丝毫不动,仿佛生了灰一般,全身上下只有眼睛一直盯着那弱点上下转动。也不知过了多久,袁星终于是动手了,只见他连破界之枪都没有使用,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朝着阵法中的某一点点出,那阵法便是自己消融掉了。

“原来如此。”袁星淡淡一笑,“这规律也不是很难找呀。”只是袁星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金光眼的颜色又出现了一丝变化,有着淡淡的紫金色出现。

接下来的几道阵法也一样,袁星越过了这道坎之后,发现接下来的这些阵法简单了许多,而他眼中的紫金色越来越多,所以这些阵法根本就拦不住他,直接是来到了巨斧面前,获得了阵字诀的奥秘。“你,很不一样。”巨斧再次和袁星交谈了起来,“曾经也有一个人习得了所有的九字真言,那时我以为他能成为那个人,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想来他也是失败了。”巨斧口中的人应该就是道虚子了,但他的“那个人”是什么意思呢?

“咳咳,似乎现在说的有点多了。”巨斧也是知道了自己貌似有些多言了,“不过少年,你的那把长枪?”巨斧还是没有忘记在兵字诀时,袁星的那杆长枪之威,让巨斧有种感到了威胁的错觉。袁星没有接它的话,反而是问道,“可以给我讲讲圣器之上的武器等级吗?”

巨斧回应道,“武器在到了圣器级别,基本就到了威力的最大开发程度了,再往上就是对于灵智的开发,当武器拥有了自我独立的灵智,也就是说能够脱离主人的操控,自主作战的时候,它就进入到了神器级别,目前在末世大陆已知的神器就只有一把,在中土之地的镇世大帝手中,当然,从现在看来,你手中的那杆长枪也有拥有成为神器的潜质。”

“那你呢,你属于什么级别?”袁星问道。巨斧听后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是说道,“我?少年,别想要套我的话,想知道我到底是何物,很简单,打败世界之主就行。”见巨斧并没有上套,袁星也是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巨斧见也套不出这少年的话,也是没有多言,将袁星送了出去。“世界之主,你一直妄想得到我,而这么多年来你也一直在变强,殊不知我也一直在等,这少年便是有着天人之相,这次,就看我们到底谁笑到最后吧。”

袁星回到了阵道脉,立马赶往了柳荫脉,那里是列字诀的所在。因为就在刚才,道虚子在感应到袁星出来了之后,对其传音道,“你现在的时间其实不多了,九字真言的前面八言也许各有各的难度,各有各的领域,但最后的者字诀,也许其他敌人在修炼单一真言时没有感觉,我在修炼完前八言之后,才知道者字诀才是九字真言的核心所在,唯有修炼了者字诀,才能将九字真言融为一体,得到最后的‘道’字,所以你的时间看起来还有挺多,但其实已经很紧了。”道虚子没有说的是,当初他修炼者字诀是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袁星听后也是若有所思,他修炼九字真言的速度与道虚子相比可以说是快的离谱了,但似乎道虚子还是有些不满意,难道天赋真的就能这么大程度的左右修炼速度吗?带着这个疑惑,袁星来到了柳荫脉,这是九字真言前八言的最后一言,“列字诀也是作用于阵法的,阵字诀是如何破阵,列字诀则是如何列阵。”柳荫脉的脉主是名美妇,对袁星十分的赞赏,在带袁星去修炼地界的路上向袁星细细讲解了列字诀的奥秘和修炼时需要注意的事项,“说道布阵,外行可能觉得会很难,但其实阵法就是一个个的阵图搭配上独特的灵力流动方式,在配上一个阵眼就成了,当然了,越强大的阵法灵力流动方式也越诡异,阵眼也可能越多,但万变不离其宗,你只要学会了如何布置阵法,这列字诀便就学会了。”

袁星听后感觉豁然开朗,以前他觉得阵法太过玄奥,而且对于他而言作用其实不大,所以一直都没太在意,但自从在东漠普陀寺看见了那由十八罗汉铜像作为阵眼的强大阵法后,他对于阵法的理解有了一些不一样的看法,阵法,虽然有着作用上的不同,而对于袁星而言,攻击显然是他最为看重的,那十八罗汉单一的每一个都是十分强大的存在,但当他们凝结成阵法之后的威力才是真正的毁天灭地,也就是说那阵法将他们的力量呈几何倍数的放大了。

来到了幻境之中,这次袁星一眼就看到了巨斧,“刚才那女人已经给你讲了列字诀的主要作用和修炼方法,我也不对你进行考验了,你直接悟吧。”没想到巨斧这一次直接是放弃了对袁星的考验,也或许是袁星这么多次的考验已经让巨斧对他很满意了。“等等,你能知道我在外面的经历?”袁星精准的捕捉到了细节,巨斧竟然知道自己刚才和柳荫脉脉主的谈话。“这九字真言是我带来的,在这九个场所周围发生的事我可以说是无所不知,在你之前修炼成功的那人我也知道,叫道虚子是吧,是这宗教的掌门,我也观察过他,他或许曾经有着打败世界之主的可能,但其先天天赋过低,导致如果他想要达到那种程度就还要花费不知多少岁月,而在这段岁月里,他选择了开宗立派,心中也就多了羁绊,也失去了其锋锐,也就不再有可能打败世界之主了。当然,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没有对错。”

“天赋,天赋,为何所有人都觉得天赋是如此重要。曾经我听到掌门只凭借黄阶二品的天赋到达今天的成就时觉得天赋这种无法由自己掌控的东西其实并不那么重要,但现在你又告诉我天赋不够,就需要漫长的岁月拼凑,凭什么出生时带来的差距需要无数宝贵的时间弥补啊,凭什么啊?”袁星感到有些忿忿不平。

巨斧良久没有说话,但它一开口,就说出了一句让袁星震惊的话,“天赋确实很重要,但是如果我告诉你,天赋是可以改变的呢?天赋这种东西很玄妙,从你出生之时起就伴随着你,但那只叫做先天天赋,还有一种东西叫做后天天赋,后天天赋就是在一些故去之人或灵兽的身上,因为其生前过于强大,导致死后体内的各种东西都还完好的保存着,甚至包括天赋,还有体质。而后来人只需要吸收其天赋,就能将之获得。”袁星听到了之前从未听过的理论,“那为何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这样做过呢?”

“谁说没有,世界之主不就是咯。”巨斧再次抛出一句惊天之语,“现在的这世界之主原本也是你末世大陆人这你应该是知道的吧。而他便发现了那些大能死后体内的各种强大物质都会存留一段时间,所以他便疯狂找寻那些大能死去的遗体,将他们全部化为己用,当然了,末世大陆人讲究死者为大,也许会有人也知道这个理论,但除了世界之主外却几乎没人这样做过,所以你不知道也很正常。不过在末世大陆之外,这样的事情可以说是比比皆是,毫不奇怪了。”

袁星冷静了下来,巨斧所言他已经信了七分,末世大陆的人一直都对死者非常尊重,也不会去探查其体内还会不会残留其他东西,世界之主发现了这个奥秘,一路吸收大能的精华才会一路飙升也就不奇怪了。

想了一会儿,袁星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一直都对修士的天赋耿耿于怀,这种先天的东西为什么能左右人的未来,但是现在看来,是他狭隘了,这也让得他更加向往末世大陆之外的精彩世界了。

“好了,现在当务之急还是先修炼列字诀吧。”巨斧变出一根竹竿敲了敲袁星的头,自刚才那一番话之后,袁星和巨斧之间的关系近了不少,有种亦师亦友的感觉。

袁星盘膝坐下,列字诀的信息直接是传入到了他的脑海中,“列字诀其实是九字真言中最为简单的一言,理论上来讲你只要知道布阵的原理也就具备了修炼列字诀的条件。”袁星闭上了眼,默默回想着刚才柳荫脉脉主说的话,一座阵法,最核心的是阵眼,随着阵眼将灵力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流动便能形成一座阵法。

“阵眼,什么是阵眼?它可能是一样物件,一个人,或者一只灵兽。那,也可能是,我自己咯!”袁星突发奇想,他以自己为基点,将灵力慢慢扩散开来,在进来之前柳荫脉脉主给了他一张阵图,上面有着一套阵法的布置方式。袁星按照上面的灵力流动方式慢慢运转,不一会儿,一座小型阵法便出现了,而且令袁星感到神奇的是,随着他的移动,那阵法竟也是在随着移动。“想法很好,以自己为阵眼,这样就相当于自己周围时刻都会有阵法保护自己。”巨斧也是对袁星的奇思妙想表示了赞赏,“当然,你还可以将阵法布置在武器之上用以增强,或者布置在灵兽之上。这是对阵法的活用,阵法并不是只能固定在一个地方,它是很奇妙的东西,在末世大陆之外有着一种叫做阵法师的存在,他们或许灵力修为不强,但他们的战斗力可一点都不比专修灵力的修士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