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红人馆 > 卷三 不可思议
15 不可思议的变化
作者:缺钙的关节炎男孩  |  字数:3116  |  更新时间:2021-04-03 02:28:01 全文阅读

“呦,你怎么还有我的照片,这张拍的不好看,一点色彩都没有。”

沈放惊恐万分,一个踉跄倒地,跌打滚爬,一时间慌了神儿,吴天搬了个椅子不慌不忙的顶住门,一屁股坐了下来,“入夜地凉,还是睡活动桌吧。”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沈放颤颤巍巍,声音发抖。

吴天阴沉着脸,露出邪恶的神情,随即又笑容满面,“当然是人了,你见过鬼能在太阳下走动的吗?”他双手交叉半躺在椅子上。

“现在除了吸血鬼,其他鬼能在太阳下走动不是很正常的吗?东京食尸鬼之类的。”

吴天一副同道中人的神情挤眉弄眼,撸起袖子,伸出白净的胳膊,“不信你试试,绝对有温度。”

沈放一想也对,鬼嘛,体温都不正常,这试体温也算是一种辨别方式。

沈放伸长手臂,一只脚迈的老远,做好随时逃跑的姿势。

“你坐下,我自己来。”吴天刚挪开屁股,沈放就撤回了一只脚,整个身体已经贴近窗户,随时准备翻窗逃跑。

“好,不动,我不动。”吴天努力憋着笑,沈放小心靠近的动作像极了小偷,战战兢兢,生怕被逮个正着。

直到沈放碰到吴天,那颗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

“不是,胖子玩什么不好,要搞这种恶作剧。”沈放长呼一口气,还在为自己的出糗闷闷不乐,直埋怨胖子王耀的不是。

也不知道他这是怕鬼还是不怕鬼,一会儿喊着要给柳棠报仇,一会儿又吓得差点儿夺窗而逃。

“是不是胖子本愿所为还不好说。”

“本愿所为?”

“既然存在篡改记忆的鬼,那存在干预或者说控制人行为的鬼,一点都不奇怪。”

沈放点点头,是这么个道理。

关于吴天休学的事情,吴天给出了解释,16年下半年身体治好就复学了,沈放听完也没说什么。

咚咚咚,清晨急促的敲门声在老教学楼外响起,惊飞了停留的乌鸦,随着一声杂物的倒地声,不可思议社的门缓缓打开,两只骷髅立在门前。

“卧槽。”沈放睡眼惺忪,立马醒了神儿。

“呦,好久不见。”

嘭,沈放重重的将门关上。

“谁啊?”

“不认识,应该是走错地方了。”

门再次被打开,两个守门骷髅站在门口,骷髅张开嘴巴动了起来,“不可思议社的米娜桑,早上好,距离自强楼拆迁还剩下五天时间,请诸位在这五天时间里尽快搬到新教学区。”

沈放长叹一口气,微微皱眉,似有不悦。

骷髅后的女生将头从两个骷髅中间探出,“关于搬迁的具体注意事项一共分为十大点,三十小点……”

沈放又是长叹一口气,生无可恋,这就是那个一直缠着她,让他不要在歪脖子树下种向日葵的那个女生。

“真是阴魂不散。”沈放小声嘟囔。

“雷记玲!!!你是……雷记玲?”吴天大惊道。

“雷记玲?她是雷记玲?”

沈放和吴天同时看了眼墙上的壁画,雷记玲眨巴个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沈放和吴天异口同声,回答的很是干脆,两人屏住呼吸,如坐针毡,丝毫不敢多做一个多余动作。

雷记玲交代完搬迁的具体事项以后,再三嘱咐后就离开了,沈吴二人傻楞的不知所措,这个雷记玲没有了电话里的咄咄逼人,除了话多一点,算得上是和蔼可亲了。

“不对,不是她。”沈放望着雷记玲离开的背影说道。

“你的意思是你在安河桥遇到的那个人不是她?”

“不,准确来说,我第一次在安河桥遇到的李青蓝和背带裤男孩,根据你们的描述,李青蓝也有泪痣,所以我一直把李青蓝和雷记玲错认成了一个人。第二次我在安河桥遇到的就是她,但她的脸上没有泪痣。”

吴天双手交叉,他想不明白为什么雷记玲脸上的泪痣消失了,不过他还是能确定,这个就是雷记玲,她和吴天记忆中的雷记玲一模一样,只是没了泪痣。

“应该是她,虽然我不知道她的泪痣为什么会不见了。”

吴天的肯定对沈放来说如晴天霹雳,他的确定实实在在的告诉了沈放,柳棠的死就是他害的。

吴天拍了拍沈放的肩膀,“别胡思乱想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把真相弄清楚。”

沈放努力的点点头,比起内疚抱怨,行动才是最有效的方法,即便要以死谢罪那也是真相大白之后。

“难道我们推测错了?”吴天站在壁画前若有所思。

没了柳棠,他们像是无头苍蝇一般没了方向。

两人站在壁画前久久不说话,沈放凝神闭目,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眉头时而紧锁,时而舒展,来回反复,“红衣女鬼!对了,红衣女鬼!”

“红衣女鬼?”吴天稍加思索,拍手惊觉,一时间两人迷茫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光亮,他们找到了调查的方向。

“我们先从雷记玲的背景开始查起,还有一点……”

“读爱!”吴天插话道,两人相视一笑,想到了同一处。

“其实从一开始我们就查错了方向,在此之前安河桥自杀的死者穿的都是白衣,而我们上次看到读爱监控上的女人是红衣,所以打一开始她们就不是一个人……”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幅壁画也是红衣,你不觉得她们的红衣有些相似吗?”

两人紧紧的盯着剩下的唯一被遮挡的头部,沈放哀叹道:“红盖头的女人,这幅壁画要真是应了这名字,恐怕我们……”

——————

今天的校园有些奇怪,周末的校园理应人来人往,热闹嘈杂,今日却格外的安静,偶有三三两两的女生结伴而过。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轻轻划过花坛里的植被,她抚摸着仅有的几朵花骨朵,嗅了嗅指尖残留的余香,“奇怪,昨天这满花坛的花儿哪儿去了?”

“该不会是被谁摘了吧。”

“不可能,摘花哪有将整个花坛摘了个干净的,可能是花匠修剪了。”

不远处的吵闹声中夹杂着一丝香味,三个议论纷纷的女生驻足,翘首观察,女生宿舍门前摩肩接踵,被围的水泄不通,男同学手捧鲜花,兴奋而紧张的等待着。

“这是……怎么回事儿?”

三个女生目瞪口呆,这样的狂潮可比读爱前的表白规模翻了几倍。

“我们学校有新转学过来的美女?”

其他两个女生懵逼的摇头,学校要是来了这样一个风云人物,还不早就翻了天。

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那满是男生的人群中还掺杂了部分手捧鲜花的女生,这不仅是男生的收割机,还成了女生收割机,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物。

“应该是明星或者网红吧。”

经过的人都被这一盛况吸引,驻足观看,出于好奇,有人已经拿出手机拍摄,校园网一时间热闹了起来,各大班级群,社团群纷纷转发,好不热闹。

不可思议社。

沈放打开响个不停的班级群,一个个短视频实时更新当时的现场情况,各种言论猜测层出不穷。

“这是哪个明星转学来我们学校了吗?”

“好像是个当红小鲜肉。”

“什么小鲜肉,我明明听说是个大网红。”

“快来我的直播间,为你第一时间解说现场实况。”

……

沈放打开直播间里面已经几千人同时在线观看,增长速度极快,短瞬间就达万人,主播正是先前结伴而行的三个女生中一人。

突然人群开始躁动,他们手举鲜花,欢呼雀跃,主播高举手机,但依旧拍不到那人影攒动的中心。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吴天盯着直播说道。

吴天说不正常的原因很简单,开技院并不是特别优秀的学校,也不是网红、明星的打卡圣地,突然出现如此大的狂潮,不免让人怀疑。

在直播间有人开始指挥主播,让主播靠近人群,一人发言,一群人附和。

人群中情绪高涨,主播只看了一眼,眼神中透露着拒绝,就在她犹豫之际,直播间有人开始刷起了礼物。

主播切过摄像头,小心翼翼接近几乎疯狂的人群,靠外的拥护者踩在花坛上,爬上树梢,利用上能够利用的所有登高点。

一个肥胖的身形出现在镜头里,他发疯似的拉扯最外围的人,整个人拼命的挤进人群,他就像是呕吐反应一样被吐了出来,一而再再而三,毫不气馁。

“胖子!!!”沈放和吴天几乎同一时间认出了那个身影。

王耀花痴犯傻,但不至于疯癫成这个样子,他除了看美女和动作片以外就没见他那么坚持不懈过。

王耀再次被人群挤了出来,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一双红眸怒目而视,从镜头前一闪而过,如中了魔怔般再次扑向人群。

“他的眼睛……”

沈放和吴天目不转睛的盯着直播,他们看向每一个人群中面对着镜头的人,那一双双红眸犹如深夜盯着猎物的猎豹,充满欲望。

壁画上那块紧紧贴合墙壁上的外墙裂开了一道细长的口子,从上至下,直到将外墙一分为二,片片碎裂脱落,直到彻底显露出那半壁。

半壁之下是流苏金纹的红盖头,那红盖头如沐出风,隐隐拂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