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逍妖法外 > 序章
第二章 劫难
作者:故人兮去  |  字数:2974  |  更新时间:2020-05-15 19:53:37 全文阅读

“道长请回吧,我们家老爷说了不见便是不见,你再来几次都是一样。”苏府家丁颇为不耐烦说道。

眼前这个道士自三日前便来叩门,说是苏府内有邪异之物,不日必有大祸,须得及时驱除才是。家丁虽觉得他是江湖神棍,却也禀报了家主。苏家家主想也不想便下令,此类人物一概不见。家丁由此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今日见这道士又来死缠烂打,家丁对道士仅存的一点尊敬也变成了厌烦。

“贫道所说绝非虚言,还请施主再通报你家家主。”道士也不在意家丁的不耐烦,仍旧和声说道。

砰!家丁用力把大门合上,发出了一声巨响。大门上虎形铺首衔着的铜环发出了叮铛的响声。道士又吃了个闭门羹,却也没有因此而觉得不快,脸上仍是一副波澜不惊。正待离去,却听到了身后有人喊他。

“道恒师侄,你在苏宅门口做什么?”说话的赫然是一位老道士。老道士虽满头白发,双目却炯炯有神,颇有仙风道骨之气。

“见过云清师叔,”道恒行了个礼,回道,“前不久晚辈得人相告,说是杭州苏府内有妖邪之物,便匆匆赶来,欲助苏家驱凶避祸。却不想至今连苏府大门都不得入,实在惭愧。”

云清知道道恒为人正气,却是过于死板,不知变通,便问道:“妖邪之事,可有依据?”

道恒摇摇头道:“那人只留下一句话便匆匆走了,真实与否,晚辈无法考究。但晚辈觉得此事不宜耽搁,便马上启程来了苏府,想着进了苏府便可知真假。只是晚辈惭愧,到了今日还是想不出能见到苏家家主的法子。”道恒叹了叹气,话语间满是自责与担忧。

云清听罢说道:“师侄不必过分自责,我与苏宅主人交情匪浅,苏宅有难,我也不会袖手旁观。你这便与我一齐进去罢。”

道恒听了顿时喜上眉梢,说了句“多谢师叔”,便立马又去叩响那门上的铜环。云清见状哭笑不得,只得无耐摇头。

咿呀一声,苏宅的大门开了一条门缝。那家丁见又是道恒,正想关门,却看见了一旁的云清,顿时大惊,慌忙把两边大门洞开。

“见过云老爷,”家丁行着礼说道,“云老爷里边请,小的这便去请家主。”正说着,一旁已有仆人前去通报。

云清摆了摆手,也不等下人引路,便径直朝里走去。几人还未到正厅,便见一俊朗的中年男子相迎而来。男子一揖到地,恭敬道:“君路见过云清师叔,不知师叔远驾而来,未及恭迎,还望师叔恕罪。”

“无碍。我此次只是路过杭州,却是在苏府门前碰到我这位师侄,见他似有难处,便跟着进来瞧瞧了,”云清颔首说道,“这位是秀洲小居观的道恒师侄,算起来你们还是同辈,私下可多亲近。”

苏君路听罢大惊道:“这位莫非便是多次求见敝宅的那位道长?”

道恒微笑道:“正是。”

苏君路忙是赔罪道:“罪过罪过,只因近日多有借除妖之名行骗之徒,这才得罪了道长,实非有意冒犯,还望道长海涵,勿要放在心上才是。”说着又是要弯腰鞠躬。

“苏家主客气了,贫道不晓变通,也有不是之处,”道恒忙是扶起苏君桥,说道,“眼下还是说正事要紧。”

“那我们进去坐下说,师叔,道长,这边请。”苏君路说着,领着两人到了正厅。

三人落座。

“苏老头子可还好罢?老骨头定是闲不住了,这次连这家都不管了,”云清打趣道,“倒是多亏了君路你年轻有为,还得替你父亲多担待了。”

“师叔谬赞了,”苏君路道,“父亲他向来闲云野鹤惯了,老人家身子还硬朗,也是该多出去走走了。”

云清点头以示赞许,说道:“君桥那个臭小子呢?又跑出去玩了吗?真是跟他爹一个样。”云清说着话锋一转,又道:“话说人家君桥的孩子都快两岁了,你这个做大哥的怎么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呐。”

苏君路笑道:“劳师叔挂心了,挽香已经有了身孕,只是近日偶感风寒,未能出来见过师叔,还请师叔莫要见怪。”

云清喜逐颜开,笑道:“无妨无妨,来年再见也不迟。”

道恒在一旁听着两人絮絮叨叨拉着家常,终于忍不住说道:“苏家主,贫道多日打扰,乃是事出有因,有所唐突,还请见谅。”

“哎哟,差点把正事给忘了。道长言重了,”苏君路一拍脑袋,说道,“方才听道长说有要事相告,不知所为何事?”

道恒松了口气,说道:“贫道得异人相告,苏宅内或有妖邪之物潜伏。以贫道之见识实难分辨此言真假,但事关重大,因此贫道特来告知苏家主,望苏家主有所防范。”

苏君路听罢眉头紧锁,说道:“道长过谦。能劳烦道长远道而来,想必此言多半属实。只是苏某对妖邪之事知之甚少,此事想来还得劳烦师叔和道长了。”

“此事老夫自然责无旁贷,”云清说道,“君路你把府中上下所有人都叫到一处,剩下的便交与我和道恒师侄。”

苏君路想如此一来该能确保万无一失,便说道:“我这就去办。”

“一个都不能少,切记。”云清又叮嘱了一句。

苏君路把苏府里上到夫人小姐,下到管事杂役,均是聚集到了一起。众人窃窃私语,不明所以。

“君路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我刚到家便听人说你把所有人都召集到这,我妻儿也在其中。这到底是怎么了?”说话的人是苏君路的堂兄苏君义。

“这事你还是去问云清师叔吧。”苏君路像是不大情愿回答。苏君义这才看到了那边的云清,一下子把所有的疑问憋回了肚子里,忙是上前行礼请安。

“人都到齐了吗?”云清问道。

苏君路答道:“除了内子抱恙在床,君桥和他的妻儿尚未回来,其他人等均已到齐。”

“君桥这个臭小子,”云清摇头骂着,又转头向道恒说道:“师侄,我们这便开始罢?”

道恒神色肃然道:“谨听师叔吩咐。”

云清点头示意,双眼微闭,右手拂尘一甩,搭在了左手臂肘上,左手又捏了个印诀,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另一边道恒一手持桃木剑,一手捏着一张红字符篆。道恒念着咒,忽地符篆上蹿起了一团火苗,转眼便将符篆烧了个干净,就连灰也不剩。道恒与云清相视一眼,两人开了法眼,各自开始绕着人群缓缓而行,目光灼灼,扫过每一个人。道恒在每个人身上来回扫了几遍,没有任何发现,眉头却是皱得更紧,似是对自己搜索无果非常不满。

众人对云清甚是敬畏,不敢作声,气氛怪异之极。云清早已收了法力,见道恒执着,便由着他去,好让他自己放弃。此时见时间已久,正想劝道恒,却听见有人说话。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苏君桥问道,来人正是苏君桥一家三口。

“云,云清师叔,”见到一旁的云清,苏君桥大惊道,“小侄见过云清师叔。”说着忙是上前欲行大礼。

云清笑道:“免了免了,你这臭小子慌慌张张的,都当爹了,还这么冒失,不懂沉稳。”

苏君桥喏喏道:“师叔教训的是。”

“还不快点让孩子过来给师叔瞧瞧”云清又说道。

两人正说着话,却见那边道恒手里的桃木剑指向碧荷,喝道:“妖孽,快快放下那无辜孩儿,束手就擒罢。”

“你先带少爷回房,”碧荷将手中孩儿交给了下人,又向道恒说道:“这位道长是什么意思?”

苏君桥正待上前,却被云清一把拦在了身后。云清法眼一开,便看到了碧荷身上妖气缭绕,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只见苏君路上前打圆场道:“道恒师弟,这位是弟妹,而她怀中小孩乃是我的亲侄子,断然没有加害的道理。我想此间该是有些误会。”

“是我鲁莽了,还请苏师兄恕罪,”道恒这才放下手中的桃木剑,又从袖兜里取出一张黑字符篆,说道,“我这里有一张镇妖符,于常人如同废纸,却能让妖物抵挡不住露出原形。若苏师兄信得过师弟,便用此符试上一试。”

苏君路还没来的及开口,便听云清说道:“君路,便听道恒师侄的罢。”说话间,云清不动声色地挡住了碧荷的退路。

苏君路无奈,只得说道:“那便有劳道恒师弟了。”

“得罪了,”道恒转向碧荷说道。那符篆缓缓朝碧荷贴去,越来越近,却不见有何变化。道恒心里诧异,心想难道真的弄错了?抑或她仅仅是染了妖气。

苏君桥在一旁看着,心里紧张不已,拳头攥紧,不知觉间已是满手虚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