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寻金诡途 > 正文
第1章:秋夜殇
作者:天域玄门  |  字数:2850  |  更新时间:2021-10-06 18:13:54 全文阅读

“各位旅客,本次航班已到终点......”飞机着陆时的晃动,把我的思绪又拉了回来,在短暂的滑翔之后,终于停了下来。

下了飞机,我立刻将手机开机,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十点半了,接着,不一会儿就接到我我妈的来电:“喂,妈......嗯我下飞机了,去了行李箱就回来......什么,女朋友?没有。妈你问这些干嘛......好了我挂了。”聊天内容逐渐不对劲,我立刻挂了电话,去取行李,离开了机场。

我叫夏仁,今年22岁,刚从大学毕业考了个本科,只不过我没准备去职场工作,主要是我不太喜好追求名利,但在职场就叫没有上进心,再来,就是我也不喜欢职场那种媚上欺下的氛围,说白了就是我讨厌一天给自己上司赔笑脸,还得看人家脸色行事,所以,我准备以后就当个全职网文作家,即使生活困难一点,活出自己想要的样子我也可以接受。

走出机场,天色入秋,外面刮着大风,有些寒冷。也许是时间较晚了,机场外行人稀疏,居然外面有五六个空车等着,随便上了一辆,说出目的地之后,看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景物,我开始发呆,恍惚之间,我回忆起了十多年以前,当时情景跟现在差不多,只不过是我爸妈带我从三亚旅行完回来,十多年如一日,现在爸妈老了,过不久就会退休了。

我已经很久没这么悠闲过了。

路上没堵车,所以五十多分钟便到小区了,给司机付了车费,拖着沉重的行李下了车,往日熟悉的场景又出现在眼前,这个小区伴我度过了小学、初中和高中,现在大学毕业,似乎没怎么大变样,门口还是那个熟悉的保安,我上去跟他寒暄几句,他帮我开了门,我道了声谢后再次踏上了这条熟悉而又有些陌生的路了。

夜深人静,几乎所有住户家都熄灯了,路上更是一个人影都见不到,只能隐隐约约的听到一些野猫野狗的叫声,路灯忽闪忽灭,似乎线路有些老化了,阵阵凉风吹过,路两旁的大树轻轻摇曳,发出沙沙的响声,地上有些枯黄的落叶,不时踩到两三片,发出清脆的响声,与我拉行李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晚格外的响。

路过12栋9单元时,我惊奇的看见一楼有一家住户还亮着灯,在这黑暗的夜晚中显得格外突兀,出于好奇我停下脚步,偷偷地往里面看,里面有一男一女坐在沙发上,穿着睡袍,靠得很近,女人似乎在男人耳边低语什么。

漆黑的夜晚,又是孤男寡女的,这这这不是那啥吗?我瞬间有了兴趣,连瞌睡感都飘到九霄云外了,我想看看他们往后的发展,会不会是我想的那样。

过了一会儿,男人抱住了女人,对着女人说了几句话,女人听了之后把男人抱紧了,这一切,在淡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温馨,让见者不由觉得全身一阵舒适。

两人在短暂地停留之后,女人跟男人靠得更近了,就在此时,正当我以为两人要开始的时候突然女人的身体僵硬不动了,接着,开始剧烈颤动,似乎是想挣脱,但男人有力地抓住了女人,不一会儿,女人便软瘫下去了,男人将女人推开,我看到女人身体离开男人之后迅速干瘪,不一会儿就瘦得只剩一层皮包裹着骨头了。

男人从沙发上站了一起,我看到男人的肚脐上长着两根紫黑色的长刺,长刺下似乎还有张嘴。

我大惊,突然有些害怕起来,我趁他没注意到我,我偷偷拖着行李想跑,但我没发觉自己前面有片树叶,一脚踩了上去。“咔!”声音非常清脆,我又转头看向那里面,发现那个男人正与我四目相对。

“糟了!”我暗道,想也没想,我扔掉行李,立刻朝反方向跑,一是不想把那玩意儿引到家里,二是我可以到保安那里,至少寻求点帮助。我以我极限速度狂奔,我在心里默默算着,我从这里跑过去最多两分钟,而我至少比那男人先跑半分钟,所以他应该是追不着我的,想到这我就心安了一些。

前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保安亭了,我似乎看到了希望,突然我感觉胸口一阵刺痛,然后我感觉双腿一软,直接到了下去,我看到我胸口有一个血洞,从里面不断有鲜血流出来。

接着,男人走到了我的面前,他的背上长出了八条紫黑色的类似于是蜘蛛腿的东西,看起来十分狰狞,他朝我慢慢走近。

“姜戈,贫道终于找到你了。”一个声音从我身后传出,听声音是个老人的,但此时我已经觉得眼前事物开始变得模糊,身体也开始渐感无力。

“老东西,还不死心吗?你抓不住我的。”那个叫姜戈的男人怪声说道。

“你杀人了?”我听到老人说道。

“那又怎样?他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就该死。”姜戈说道。

老人一阵沉默,然后跨过我,转身对我说道:“小家伙别慌,我会救你的。”,说完,老人又转过身去,面向姜戈,我看老人穿着一件宽松的道袍,苍白的长发散批着,个人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怎么?你想救他?”姜戈问道。

“何必呢?他只是个局外人。”老人平静地说道。

“哼,多管闲事。”姜戈说道,他开始后退。

老人不慌不忙地丢出六张泛着黄光的道符,道符飞速飞到姜戈的身后,拦截住了他的去路。

姜戈也没有惊慌,而是淡定地说:“你还是老样子啊,没长进。”,说着姜戈肚子上的嘴张开,喷出紫黑色的液体,液体碰到道符的瞬间道符立刻失去光芒,最后消失不见。

“你不也一样?”老人微微一笑,手中扔出一串连在一起的铜钱。

姜戈冷哼一声,暴跳而起,手中不知何时握着一把紫黑色长矛,他忽略了老人扔出的那串铜钱,直接朝老人刺去。

老人没有动,看着姜戈刺过来,此时,扔出去的那串铜钱在空中拐了个弯,飞速朝姜戈飞去。

眼看着老人要被姜戈刺到,那串铜钱突然绑住了姜戈,铜钱接触到姜戈的瞬间,姜戈的身上就冒出一团黑气,他立刻反应过来,扔掉长矛想挣脱,只不过铜钱越勒越紧,最后姜戈从半空中摔下来,动弹不得。

“老东西,这是什么?”姜戈对着老人吼道。

而此时,我感觉我已经头晕目眩了,疼痛得已经麻木了,但我的血似乎还在流,估计再没人来救我我就要交代在这了,我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老人能赶快来救我了。

“对付你的手段。”老人说道,然后手一挥,一把有着银色光辉的剑从他的袖口飞了出来,然后化为一道黑影刺向姜戈。

“哼!”姜戈从嘴里吐出一口浊气,浊气在姜戈面前形成一道屏障,老人的剑刺到屏障上,居然擦出一团火花,剑被弹飞,而姜戈喷出一口紫黑色的血。

老人控制着银色古剑,剑从地上缓缓飞起,在空中划出一道银光,又朝姜戈刺去。

姜戈又吐了几口血,从嘴里突出了口更浓郁的浊气,浊气把姜戈笼罩起来,在浊气之中不断有“滋滋”声发出,不一会儿,一个庞然大物从浊气中跳出,这个庞然大物是一只巨大的蜘蛛,就在这时,剑刚好刺到蜘蛛的腿上。

“铛!”犹如刺到硬钢之上,老人的剑又一次被弹飞了。

蜘蛛似乎被激怒,对着老人大声咆哮。

老人操控剑飞回手中,然后老人右手握着剑,左手在剑上一抹,顿时,剑上冒出了黄光,颇有古朴之意,老人见状握着剑,朝空中刺了过去。

“嗤!”一道黄色剑芒飞出,眨眼之间刺断蜘蛛的两条腿。

两条腿飞了出去,飞溅出紫黑色血液,血液流在地上,瞬间腐蚀了地面。

蜘蛛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发出巨大的声响,瞬间引起门口那位保安的注意,“干什么?”保安大声喊道,但随即保安就没声了,我估摸着他看到这情况也被吓傻了吧。

老人之后又连续刺出数道剑芒,蜘蛛瞬间被如雨似的剑芒刺成几段,但已被刺成几段的蜘蛛尸体又缝合在一起,蜘蛛的身体长好之后,对着老人发出了一声极为刺耳的尖啸。

(我建了个群,大家如果看到可以加一下,群号是917353646)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段评

0/5000
发表
    更多内容加载中...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