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土家秘史 > 湘西诡影
第八章 夜半敲门声
作者:山中庸人  |  字数:3198  |  更新时间:2020-06-03 12:54:18 全文阅读

野猪失去了目标,围着两棵树转了几圈,便安静了下来,这时,二娃的三条狗也赶到了,它们把野猪围在中间,其中两个吸引野猪的注意力,另一个则伺机下口,我坐在树上看着这一幕,不由得感叹彭老头真是训狗有方。

我问二娃接下来该怎么办,二娃摇了摇头,说没办法,只能等虎子他们咬死野猪或者把野猪赶走。

这林子里本来就阴暗,此时我也分不清天色,看了下表,发现已经三点多了,我心想这么等下去不是个办法,不然的话,今晚非在这林子里过夜不可。

我问二娃他爷爷以前是怎样赶野猪的,二娃说以前的时候嗲嗲还有火铳,跟几条狗赶个野猪不算什么,可是现在,火铳被收了,他嗲嗲只能用夹子,二娃还说现在山上人不多,放个夹子夹个野猪麂子什么的比以前容易多了,根本不需要上山去赶。

总之说来说去就是一点,二娃也拿现在这个情况没辙。

此时,那野猪被三条狗折磨得精疲力尽,可是还远没有到被咬死的地步,而那三条狗也渐渐失去了力气,他们的叫声越来越小,攻势也逐渐慢了下来。

看来指望狗咬死野猪是不可能的了,而且要等野猪被赶走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我把心一横,决定帮虎子它们一把。

我扶着树枝将坐姿改为蹲姿,右手紧紧捏住匕首,静静地等待时机。

十多分钟之后,那三条狗总算把野猪又赶回我的树脚下,我内心一喜,心想机会来了。

我单膝跪在树枝上,等野猪刚好路过我脚下时,便跳了下去,我将匕首朝下,左手抵住匕首刀柄,在落向野猪的一刹那,我狠狠地将匕首插入野猪的后背中。

那树枝离地面有将近三米的距离,虽然我身下有野猪作垫,可这么高的距离跳下来,我还是震得手臂发麻、双脚发颤。

好在匕首已经深深地插了进去,再加上野猪被我的体重一砸,立时就不动弹了。

我趴在野猪身上缓了一会儿,然后站起身示意邱妍他们下来,可是我看见邱妍他们不但没有下树的意思,反而还指着我身后大叫着什么。

我回头一看,发现那野猪四脚弹了弹,竟然又爬了起来。

我大惊不已,慌忙想重新爬回树上,可是那野猪没有给我机会,哼哼着已经冲到我面前。

那野猪中了我一刀,不但没有任何影响,反而还更加疯狂,虎子它们根本拦不住它。

没法上树,我只好选择逃跑,可是已经迟了,我刚转过身,还没能跑几步,就被野猪顶翻在地,我回头看了一眼,那野猪将我顶翻之后,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将那两根长长的獠牙指向我,又冲了过来。

我心知不好,这要是被野猪拱到了,非死即残,而且我根本没有躲开的时间。

我咬了咬牙,心说要拼命是吧,那就拼吧!

我将身体仰面朝上,把力气都用在脚上,在野猪的头即将伸过我脚掌的时候,一脚踹在它的獠牙上。

那野猪也是卯足了力气,被我踹了一脚之后,就像一辆方向盘被卡死的汽车一样,一下子偏向了一边。

我趁这个机会翻身跃起,然后抓住野猪身上的刀柄,那野猪被惯性带着,一时之间没能刹住车,那把匕首就这样拔了出来。

野猪一阵惨叫,一边的身体似乎不受控制,再加上惯性的作用,那野猪便半边身子擦在地上,滑出去好远。

我不等野猪反应,拿着匕首追了过去,在野猪停下的那一刻,又将匕首插入它的胸部,我并不知道野猪的内脏部位,这一下是冲着它的心脏去的,也不知道刺没刺中。

有了上一次教训,这回我没有大意,赶紧把匕首拔了出来,随着刀口一股鲜血喷出,那野猪又是一阵惨叫。

我在旁边警惕了一会儿,发现野猪再也站不起来了,这才放下心。

这一回,不用我招呼,邱妍和二娃自己就跳了下来,他们走到我身旁,盯着只有进气却没有出气的野猪。

“也许是我侵犯了它的地盘,它才追出来的。”邱妍有些神伤地说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

“你没看见它差点就杀了我?”

邱妍回头看了我一眼,笑了笑,然后便离开去捡被她落下的背包了。

虎子那三条狗围坐在野猪身边,一个个滴着口水蠢蠢欲动,看样子它们是在等待二娃的命令。

我提着匕首走近野猪身旁,在它的心窝上再补上一刀,这一下,野猪彻底死透了。

二娃此时没有理会他的狗子,而是坐在地上在他的破布包袱里翻找着什么,最后,他从包袱里拿出一条尼龙绳子,然后走来我身边让我把匕首给他。

我问二娃要干嘛,二娃说切肉吃啊,我说切肉吃你拿绳子干嘛,二娃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这么大一头野猪,咱吃得完吗?咱们切条腿吃了,剩下的我得吊在树上,等回来的时候,咱们就把肉带回去,这么多肉,够我和嗲嗲吃半个月啦。”

我心说这小子还挺会算计的嘛,这野猪是我拼了命杀死的,你也不问问我的意见。

我还没来得及多说两句,二娃就贵在地上开始庖丁解野猪了,他将野猪的肚子划拉开,把内脏挖了出来,其动作之熟练,一看就是经常干这个。

这时邱妍回来了,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这血腥的一幕,连声问我在干嘛?

我笑了笑,回答道:

“杀猪啊,还能干嘛?别告诉我大小姐你从没见过杀猪吧?”

邱妍捂着嘴一阵干呕,然后背过身不去看已经被解体的野猪,她贴着我的肩膀,极力掩饰自己的不快,说道:

“新加坡有专门的屠宰场,这么野蛮的事情我们还真看不到!”

我笑道:

“那不正好吗?这回你就好好见识见识咱们中国的传统手艺,你看看,二娃那两下子,比正经的杀猪佬都不差。”

邱妍拽着我的胳膊,听了我的话后,用力掐了我一下,说道:

“别贫嘴了,二娃还要多久?你看天都快黑了,难道咱们要在林子里过夜?”

看来邱妍见识到野猪的厉害后,也和我一样,不敢在林子里多待一秒了。

于是,我从邱妍手里要来她的匕首,然后走过去帮助二娃。

在二娃的吩咐下,我们将野猪分成六大块,把其中的五块用绳子吊在树上,剩下的一小块二娃则打算带着在路上吃。

野猪的那些内脏,二娃先是让三条猎狗吃了个痛快,剩下的则挖坑埋了,二娃说野猪内脏腥味大,指不定会吸引来什么,到时候树上的肉可能都保不住。

在这样的林子里,二娃的经验比我丰富,而且我又急着赶路,也就没多说什么。

处理完野猪后,二娃便把野猪腿往脖子上一架,然后带着狗子继续领路。

又走了一格多钟头,我们总算走出了林子,二娃指着前方小道的尽头说道:

“再往前走不到五里地,就是下弯村了,下弯村的后面就是撮箕岭。”

我看了看二娃指的方向,发现小道的尽头好像没有路了,而且前方即没有山也没有水,就好象小道直接通向天空了一样。

我们一心想在天黑前赶到村子,也就没有耽搁,继续往前赶路。

当走到小道的尽头时,我才发现小道没有通向天空,而是急转直下了。

站在小道的尽头,可以看见下面是一条峡谷,峡谷中间有一条小溪,小溪的两边,则是长者能没过人头的杂草的山坡。

此时天空已经开始变暗,我们加紧脚步,穿过小溪之后来到一块坪地上,二娃把野猪腿往地上一扔,一屁股坐下来说道:

“终于到了!”

二娃见我和邱妍不明所以,便指向我们身后。

我抬眼望去,只见小溪这边的山坡上,从密密麻麻的树木之间能看见一些土黄色的建筑物。

我恍然大悟,这山陵地带的村子都是傍山而建的,跟对我而言比较熟悉的平原地区的村落根本不是一码事。

稍事休息之后,我们便开始往上爬,最后选了一座还算完整的房子走了进去。

我四下打量了一番,这里的房子都是那种土砖房,没有人气之后,这些土砖大多被雨淋得分崩离析,所以这里的大多数房子都已经坍塌,就算没有坍塌的,都已经完全算得上危房了。

我们选的这所房子,有门有顶,而且屋子里杂草不算太多,就是空气中夹杂着一股浓浓的霉味儿。

一进屋,二娃便开始搭柴生活,我和邱妍则找了些砖石木头,将四周的门窗加固:在林子里发生的野猪事件,让我俩印象深刻,鬼知道这些破房子周围会躲着什么更危险的东西!

二娃烧掉野猪腿的毛,切掉粗糙的皮,然后架在火上烘烤,不一会儿,那野猪腿就开始滋滋冒油了,一时间,整个屋子里肉香扑鼻,我和邱妍都被吸引了过来。

二娃先从野猪腿上切下三大块,一一分给狗子们吃了之后,再一小块一小块地切给我和邱妍。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没有任何调料的食物,可是我却觉得这比我吃过的任何食物都更加好吃。

就在我们吃得正香的时候,我身后的木门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而且那敲门声很古怪,敲得很不干脆,更像是有人用手指在门上一下一下地划过。

屋内只有烤肉的火光一闪一闪,我们又身在这样一个早已荒废的村子,这个诡异的敲门声便顿时让我们定住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