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秦都妖乱
第四十章 惑心涌动
作者:封天缘  |  字数:2012  |  更新时间:2020-08-30 21:41:13 全文阅读

“对,没错,是我跟潘统领说的关于温秀英的事情,我日常巡察的区域的确在那附近,每天都可以看到温秀英。”于文道。

封牧歌看了于文一眼,他这次的回答依旧是出自肺腑,没有撒谎。

但是关口营的村口在村东头,温秀英的住址却是在村西北的位置,如果他真的在村口见到白衣女子,那就不会认识温秀英,反之亦然。

看着封牧歌的眼神,于文迟疑了一下道:“怎么了吗?”

封牧歌道:“村口在哪?温秀英住的位置在哪?你的巡察范围又是哪一带?”

知道封牧歌不会打趣自己,他问自己就肯定有问的道理,于文仔细回想了一下道:“村口在村东头,温秀英住在修宁街垄宁巷,位于村西北位置,我的巡察范围是从韫街出发过村口到百盛街结束,大致范围是村北到村东。”

说着说着,于文便知道了为什么封牧歌会问自己这个问题,因为按照自己的巡查范围来看,几乎不可能知道温秀英的信息。

“难道是我在追查的时候,与温秀英遇到过?”

脑海中的记忆是那么真实,于文寻找着合理的理由,但是根本找不到这样的理由。

看着紧锁眉头的于文,封牧歌放下笔道:“关口营上下一万两千人,为什么你会对一个不在你辖区的温秀英有着记忆,还知道那么多关于她的事情,对于你辖区内的人,有几个你能有这样的印象的?”

于文呢喃着道:“温秀英,垄宁巷,我辖区内的人,为什么?”

越想越觉得头疼,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于文拍打着脑袋,想要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忘了什么,而且这个非常重要。

封牧歌双手抱胸,并不打算逼迫于文回忆,沈武慈的留书中写了,不要急,不要惊动惑心符,尽可能让于文保持本性回答。

此刻的于文就像在无尽的黑暗之中前行,那几个关键词就是他前进的方向,在努力的回想之下,于文终于看见了曙光,窥见了当日的真相。

那条小巷中,按在自己胸前的手,手上的金光。

从回忆中醒来,于文大喊道:“对了,那天我将她带到了一处小巷,想要问她为什么来到关口营,想要做什么,但是还没等我说完,我就被她偷袭了。她的手就放在我胸前,有一道金光,呃啊!”

在说出金光的时候,于文突然感觉到体内有一道能量在乱窜,脑海一片混乱,在能量的冲击下,于文只发出一声痛呼,便倒在了地上不断抽搐。他的眼睛渐渐地有些睁不开了,眼前一片空白,空白之中有一道金光,金光之中站着一个女子,一袭白衣,戴着面具,面具上绘着云纹,有两条红流苏。

于文的情况发生的太快了,快到封牧歌都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倒在了地上,身上金光浮现。

看着于文身上的金光,封牧歌便回想起了李府之中将李玉杀死的金光,为了防止于文死去,封牧歌站了起来,根本没有掏钥匙开锁的时间了,直接拔出藏星剑将锁斩断,拉开牢门走了进来。

探手点在于文的几处大穴上,帮助于文缓解痛苦,封牧歌感觉到于文身上的金光和李玉身上的金光有所不同,应该是因为这是惑心符为了防止于文吐露秘密自行发动的惩戒,而不是惑心符主人引动的惑心金光。

松了口气,封牧歌向于文的体内注入一道灵力,想要了解于文体内的情况。

随着封牧歌灵力的进入,于文的情况立时得到了好转,金光有平复的迹象,而封牧歌则感觉到自己的灵力在被某种东西吞食,速度极快。

但是于文此刻状况明显随着吞食自己的灵力有好转,封牧歌便没有立刻停止输入灵力。

“怎么样?还能说话吗?”封牧歌向于文问道。

惑心符在吞食封牧歌灵力时虽然减轻了对于文的压迫,但并没有彻底解放于文,于文还是不能完整的说出一句话来,只是吐出几个词:“白衣服…面具…云纹…红流苏…”

将这几个词记下,封牧歌追问道:“什么意思?”

吞食灵力的惑心符没想到仅仅降低了一点压迫,便让于文说出了这些可能泄露温秀英身份的事情,立刻加大了对于文的压迫,登时金光再起。

看着大盛的金光,封牧歌知道惑心符开始逞凶了。

“不能再给惑心符养料了。”

封牧歌第一时间做出了判断,停止了灵力输入。

在惑心符的压制调动下,于文的身上再次出现异变,结节甲胄再次浮现,双眼中魔气涌动,压制着于文的人性。

以于文此刻的身体情况,若是妖化成功,恐怕就要透支生命力了,纵使自己不怕,于文却很有可能累死在这。

还好子狱的禁制强大,惑心符受到压制,对于文的妖化速度并没有那么快,给了封牧歌一些时间。

翻手取出一套金针,封牧歌让于文仰躺在地面上,接连在于文的大穴上扎下金针,阻隔他体内的惑心之力运行。

在封牧歌处理和子狱的压制下,于文体内的惑心之力被分化封锁在于文的经脉中,节节败退之下,惑心符知道势不可为,不再催动于文妖化,而是强行让于文进入昏睡,暂时平息了下来。

“没想到这惑心符居然还能自主行动,险些出事,还好。”看到于文身上金光退却,封牧歌松了口气道。

于文这次虽然没有把一切都说出来,但是也说出了不少信息,封牧歌又确认了一下于文的情况,确定于文只是昏睡了过去后,出了监室。

关上牢门,想要上锁的时候才想起来锁被自己斩断,不过于文昏睡,又有自己看守,不锁应该也没什么关系。

这样想着,封牧歌重新坐回了凳子上,整理着于文讲的内容。

“怎么样,牧歌,于文开口了吗?”

在封牧歌整理的差不多的时候,沈武慈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