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秦都妖乱
第二十五章 粉铃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14  |  更新时间:2020-08-14 22:19:48 全文阅读

揪住从于文肩上出现的金线,粉衣女子用力一拉道:“不过是被种下惑心符的小妖罢了,居然敢在我面前放肆,看来姓白的根本就没教过你怎么做事,既然这样,就让我来教你吧!”

随着金线的扯动,于文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和灵魂都要被拽出来了,发出痛苦的呼喊。

伴随着于文的呼喊,粉衣女子笑着道:“现在你知道自己是什么处境了吗?我看你还敢不敢在我面前放肆!”

院内,封牧歌听到外面的动静,知道于文可能已经承受不住了,而且,从粉衣女子的话来看,她不仅知道于文被种下了惑心符,还知道是谁种下的。

看着沈从容,封牧歌等待着她的命令。

沈从容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动手。

得了沈从容的命令,封牧歌唤出藏星剑,纵身一跃,跃出小院。

人还在空中时,藏星剑便已出鞘,喝道:“大胆妖孽,休得猖狂!”

粉衣女子头也没抬,嘲笑道:“我说一个小妖怎么敢对我放肆,原来还有个小修士,我倒要看看你能奈我何?”

说着,粉衣女子右手依旧抓着金线,左手一挥,一条飘带向着封牧歌卷来。

在粉衣女子的预想中,封牧歌会被飘带卷住,只要自己往下一拽,立马就能让这个小子任由自己掌控。

但是很可惜,接受了传承的封牧歌不管是灵力还是武器,都远非人间残留的这些妖怪能挡的。

只听得一阵裂帛之声,飘带被封牧歌的长剑直接搅碎。去势不减,封牧歌向着粉衣女子撞来,长剑直指她的右臂。

没想到自己的飘带居然没有奏效,反而被封牧歌所破,粉衣女子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右手下压,抓住于文向后退去。

落在地上,封牧歌长剑指着粉衣女子道:“放了他,束手就擒。”

粉衣女子捂着嘴笑道:“你们这些人真是有意思,整天就知道叫人束手就擒,也不想想你们遇到这种情况会不会束手就擒。”

粉衣女子的意思十分明显,封牧歌道:“既然如此,那就手下见真章吧。”

话音刚落,封牧歌脚下一蹬,向着粉衣女子飞射而来,长剑直指粉衣女子咽喉处。

粉衣女子咯咯笑着道:“还真是不解风情呢,招招都这么狠辣,可是奴家也不是吃素的哦。”

说着,粉衣女子一脚踹在于文身上,竟是将于文当作武器一般向封牧歌攻来。

随着这一下攻击,金线拉得更长,于文的口中发出一声痛呼,目眦欲裂,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作为重要的线索,封牧歌自然不会伤了于文,只能强行停下脚步,长剑摆在一边,左手向于文抚去,想要将于文救下来。

粉衣女子自然不会让封牧歌如意,就在他将要抓到于文的时候,粉衣女子手上一拽,将于文又拽了回来,右手握着金线放在于文头上道:“怎么,不敢下手啊?”

封牧歌眯了眯眼道:“到底是妖孽,净用些下三滥的手段。”

粉衣女子捂着嘴道:“这是什么话,奴家穿的可是严严实实的,哪里下三滥了。”

“哼!”封牧歌哼了一声,再次冲来。

粉衣女子故技重施,拎起于文,向封牧歌甩来。

同样的招数,封牧歌自然不会再中招,手中长剑一撩,将裹着于文的飘带划开,向于文肩上抓来。

粉衣女子手上又是一拽,于文用更快的速度飞了回去。

一脚踢在于文身上,止住去势,粉衣女子将于文按在手下道:“哎哟哎呦,没想到小修士剑法这么好,要不是有这条金线,还真就让你得手了呢。”

看着连续受到伤害,坐在地上不住喘气吐血的于文,封牧歌道:“现在我离你不过五步,你大可以再试一次,看看这次,你还能不能把他带回去。”

说完,封牧歌脚下一动,发起了第三次攻击。

五步的距离,粉衣女子自然不会再用于文做武器了,左手一挥,一条飘带向着封牧歌攻来。

对于粉衣女子的飘带攻击,封牧歌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飘带根本拦不住自己的攻击。

长剑一转,封牧歌便要将飘带寸寸割断。

粉衣女子敢再用飘带攻击,自然是有着十足的自信,她的嘴角挂着一抹笑意,仿佛看到猎物钻进了网中一样。

长剑与飘带相交,裂帛之声再起,但是封牧歌觉得自己的剑砍到了一个很韧的东西上,居然没有将这个东西砍断。

正在意外中,封牧歌感到肩上被一个小圆球撞了一下,一声铃声响起,封牧歌感到一阵眩晕,竟松开了手中的长剑,身体不自主的向后退去。

噔噔噔。

四步之后,封牧歌才停下后退的脚步,捂着肩膀看向粉衣女子方向,只见她握着自己的藏星剑正在打量着,一枚小铃铛垂在她的手下,铃铛上拴着一条细细的金线,想来刚才就是这枚铃铛撞到自己的。

一枚小小的铃铛就能将自己击退,尤其是那一声铃声,居然不比周途安的蟒蛤魔音弱,封牧歌对粉衣女子的评价高了一分。

打量着藏星剑,粉衣女子道:“果然是把好剑,可惜,主人不行啊,瞎了这么好的剑。”

封牧歌站直了身体道:“看够了吗,看够了就还给我吧。”

粉衣女子嗤笑一声道:“你可真是个天真的小娃娃,想要回你的剑啊,自己来拿啊。”

封牧歌道:“好啊,那我就自己拿。”

说完,封牧歌手上捏诀道:“分!”

粉衣女子感觉手上一颤,一种危险的感觉从手上传来,她对自己的直觉非常自信,丢掉藏星剑,带着于文向后退去。

被粉衣女子扔出,藏星剑并没有跌落在地,而是浮在空中,剑身上一道金光流转,剑身化作一百零八块碎片向着粉衣女子飞去,剑柄则向着封牧歌飞来。

没想到藏星剑居然能有如此变化,粉衣女子左手连挥,一个个铃铛飞出,在金线的牵扯下,铃铛组成了一张网挡在粉衣女子身前,每一个网结处都有一个铃铛。

网刚一结成,一个个铃铛发出光亮,形成一个结界浮现在网前,网当中是一个较大的粉色铃铛,牵扯的线也是粉色,发出强烈的粉光。

看着粉光,封牧歌竟有一瞬间的恍惚,就是这一瞬间的恍惚,让碎片的攻势弱了两分,撞在网上,使铃铛网一阵颤动,但是并没有攻破。伴随着颤动,一阵阵杂乱的铃铛声响彻在小巷之中。

伴随着铃铛声,封牧歌陷入到失神状态,再也无法控制碎片。

粉衣女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手上一牵,铃铛网化作一个小袋子,将碎片包住,被女子提在手中,那枚粉色铃铛就挂在袋子上,晃动着,发出一阵铃声。

只是失神了一会儿,封牧歌便从铃声的影响中脱离了出来,看到碎片不再,而粉衣女子手中却提着一个小袋子,封牧歌意识到碎片被粉衣女子收走了。

“不错,好手段。”封牧歌赞道。

没想到封牧歌这么快便从铃声的影响中脱离了出来,粉衣女子意外道:“你也不错嘛,居然这么快就能摆脱我的铃声影响,不如跟着姐姐走吧,我保你能获得更高的地位。”

封牧歌双手抱在胸前道:“哦,怎么个跟你走的法,难道向于文一样,被你种下惑心符?”

粉衣女子笑道:“当然不会,而且这个小妖身上的惑心符可不是我种下的。”

“哦?”封牧歌有些意外,问道:“不给我种下惑心符,你就放心让我跟着你?”

粉衣女子道:“当然不放心,所以我准备跟大司祭说,让大司祭为你种下惑心符。”

看着粉衣女子手中的金线,封牧歌道:“被种下惑心符,岂不是我也能像于文一样,被你随手所制?”

粉衣女子道:“当然不会,我能制住这个小妖,只是因为他的惑心符是那姓白的种的,要是大司祭种下的,跟我可处在一个档次,我怎么可能制得了呢。”

封牧歌点了点头道:“你一直说姓白的,是谁?大司祭又是谁,你又是谁?”

粉衣女子咯咯笑着道:“你的话有点多哦,等大司祭给你种下了惑心符,我再告诉你,至于现在嘛,你的剑我就收下了,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粉衣女子松开控制于文的金线,便要离开。

封牧歌自然不会放她这么离开,手上捏诀道:“等回答完了再走也不迟。”

随着封牧歌的催动,碎片在粉衣女子手中的袋子中一阵冲撞,锋利的刃口直接撕开了袋子,碎片向着粉衣女子的周身大穴扎来。

粉衣女子有些生气的哼了一声道:“还真是个性急的小孩子呢,这次就先放过你,记住了,我叫粉铃,咱们会再见的。”

说着,粉铃手上的粉色铃铛一晃,一阵粉色烟气混合着铃声升腾而起。

在铃声的干扰下,封牧歌手上一顿,再催动碎片扎下去的时候,发现已然是不见了粉铃的踪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