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秦都妖乱
第二十四章 惑心显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34  |  更新时间:2020-08-13 21:34:07 全文阅读

门洞里的两个符卫刚刚坐下,还没说上两句话,就看到沈从容他们从屋里出来了,连忙站起来,恭敬的立在一旁。

沈从容二人离开一会儿后,两人对锦衣汉子问道:“老柳,先生过来做什么的,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锦衣汉子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先生问了问于文在哪,应该是昨天统领过来查的那件事,先生说了,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不用那么紧张,继续聊。”

说完,锦衣汉子便去屋里休息了。

两个符卫见状,又坐了下来,继续着未完的话题,消磨着时间。

根据锦衣汉子所说,于文现在在广方街一带,沈从容二人一路打听着来到了广方街。

在广方街上走了走,封牧歌发现了坐在一个小茶馆里的于文,停下了脚步对沈从容道:“先生,你看身后的茶馆,第二扇窗户位置,是不是于文?”

沈从容故作不经意的回头一瞥,看了看封牧歌所说的位置道:“没错,就是于文,靠过去,先看看。”

两人如同一般行客一样,走到茶馆里,挑个了桌子坐下,叫了一壶茶,没要点心。一边小口喝着茶,一边时不时看一眼于文。

于文好像并没有发现沈从容二人,眼睛一直看着窗外,手中的一杯茶在嘴边碰了十几次才添第二杯,显然是盯上了谁。

封牧歌低声道:“于文好像盯上谁了。”

沈从容看了眼于文,将目光投向窗外,寻找着于文的目标道:“做了这么多年的符卫,他的眼光应该没什么问题,估计是发现异常了。”

封牧歌刚想动用法眼,便被沈从容拦下。

对于封牧歌的不解,沈从容道:“作为外驻的符卫,于文的修为并不弱,动用法眼会造成灵力波动,这么近的距离,不仅会惊动于文,还会惊动他的目标,没什么必要。我们静观其变就是了。”

约么半刻后,一个身着粉色衣裙,戴着面纱的女子从对面的首饰楼里走了出来,手上还抱着一个小盒子,应该是刚买来的首饰。

女子走路的时候,有些夸张的扭着腰,外面的罩衫半脱,搭在手臂上,露出光洁的后背,引得街上的行人侧目。

女子并不在意这些目光,一摇三晃的走着。

在女子出现之后,于文放下了手上的茶杯,从怀里掏出十个大钱放在桌上,拎起放在一旁的钢刀,便离开了茶馆。

封牧歌道:“那个女子想必就是于文的目标了,看起来一股子风尘气,没什么妖气。”

沈从容喝了口茶道:“风尘女子会大白天的亲自出门吗?会引得这些人讨论吗?”

封牧歌讪笑了一下道:“先生说的是,我倒是忽略了这一点。我们该走了,不然一会儿他们就走远了。”

留下茶钱,两人也出了茶馆,往于文离开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走走停停,两人不时的看着街边小摊上的小玩物,仿佛不是在跟踪一般,但一直没让于文脱离自己的视线。

没多久,他们便出了广方街,街上的摊位店铺没有那么密集了,再像原先那样跟着就很可能暴露。

于是沈从容选择更加主动一些,加快了步伐赶过于文,走到了一家首饰店里。

“我自己随便看看。”对凑上来的小厮,沈从容没给他说话的机会。

站在一个没人的柜台前,沈从容打量着里面的首饰低声道:“他们现在走的方向摊位和行人越来越少,这么紧跟着容易暴露,接下来我们得隔着一条街跟着他们。”

封牧歌道:“明白。”

说话的时候,封牧歌眼睛往门口方向瞥了眼,看到于文已经过去了。

“于文已经过去了,我们再等等?”封牧歌问道。

沈从容道:“不用,我们往前多走一个路口,看看他们的动向再说。”

说完,二人便离开了首饰店。

一边走着,沈从容一边道:“刚才那家首饰店的首饰,要花样没花样,要材料没材料的,怎么敢卖那么贵的?”

封牧歌附和着道:“这里毕竟是个小村镇,虽然临近京城,但是也不能指望太高。我知道京城有一家首饰店的首饰非常好,等到了京城,我带你去看,一定包你满意。”

“真的吗?”沈从容的语气中带着不相信。

封牧歌道:“当然,那家首饰店的主人,可是为宫里的妃子和各种达官贵人打造首饰的,断不会差了。”

沈从容这才有些高兴的道:“那就这么说定了,你可不许反悔。”

“当然不会反悔。”封牧歌拍着胸脯道。

就这样,两人走过了于文和那名女子,到了另一条街上。于文和女子都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隔了一条街,便不怕使用法眼的时候被他们察觉,封牧歌运转法眼,关注着于文二人的位置道:“他们拐弯了,走的位置上几乎没有行人。”

沈从容道:“应该的,于文这么跟着,早就被人发现了,不过从他被白衣女子发现来看,他就没打算在这些目标身上隐藏。”

封牧歌道:“毕竟这些目标不敢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自己。”

“聪明。”沈从容夸了一句,接着道:“看好他们的位置,我们从这边跟过去。”

一处无人的小巷里,粉衣女子穿好了罩衫,靠在墙上看着巷口的于文道:“你跟着我这么久,是想做什么呀?”

于文冷着脸道:“应该是我问你,你来这里是想做什么?”

一条街外,封牧歌道:“他们停下来了,附近没有其他人。”

沈从容道:“看来是到位置了,靠过去,找个位置,听听他们说什么?”

刻意的隐匿下,于文他们自然发现不了沈从容二人的靠近。

靠在巷子旁一户人家的院墙上,沈从容二人听着巷中于文和女子的谈话。

粉衣女子笑着道:“奴家去京城投奔亲戚,路过这里,买两件首饰罢了。倒是你,一直跟着奴家,手上还握着钢刀,难道想对奴家不轨?”

于文哼了一声道:“大胆的妖孽,京城重地,岂是你能进入的,说,你到底有什么图谋?”

粉衣女子笑弯了腰道:“你这么义正辞严的,还说我是大胆的妖孽,你身上的妖气可比我要重得多哦。”

于文皱着眉头道:“大胆妖孽,居然敢侮辱本卫!好,既然你不说,等我拿下你,有的是手段让你说!”

说完,于文钢刀出鞘向着粉衣女子杀去。

粉衣女子一扫轻佻,将手上的首饰盒向于文掷来,嘴上道:“好你个大胆的小妖,姓白的怎么教的你,居然连我都敢冲撞!”

于文用刀柄将首饰盒磕飞,去势不减,口中喝道:“任你花言巧语,休想乱我分毫!”

话音刚落,于文已然冲到了近前,手中钢刀向着女子斜砍而来。

粉衣女子手上一卷,一道粉色飘带卷住于文的钢刀,锋利的钢刀并没有对飘带造成一丝一毫的损伤。

女子往后一拉,侧身让开钢刀,同时抬脚踢在于文腹部。

在女子一拉之下,于文本身就已经失去平衡,紧接而来的一脚直接将于文踹飞了出去。

躺在地上的于文捂着腹部蜷缩了起来,一口气险些上不来。

女子冷哼一声,手上一甩,将钢刀甩到于文身前道:“要不是你身上有姓白的味道,就凭你刚才这一刀,你就已经死了!”

于文勉力爬起身,握住钢刀,狰狞着脸,想笑却只能发出哧哧的呼气声,对女子道:“我不知道你说的姓白的是谁,但是你胆敢对本卫动手,接下来,本卫就不会留情了!”

女子被于文这番话气笑了,蔑视的扫了于文一眼道:“呦呵,还挺有骨气的,姐姐喜欢,要不别跟着姓白的了,跟着姐姐吧。”

于文拔出钢刀道:“看刀!”

说着,于文矮着身子,将刀收在身侧,向着女子冲来。

女子手上一挥,飘带再现,向着于文轰来。

于文止住身形,拧腰一转,借着旋转的力道舞动手中钢刀,想要将飘带切开,这一次他还用上了灵力,在他的判断中,飘带会直接被自己的钢刀撕裂。

但是当刀刃和飘带接触之后,于文便意识到自己错了,这飘带将自己的力量全部卸掉了,根本没办法对飘带产生一丝一毫的伤害。而且自己这旋转斩击更是将自己陷入了险境!

在于文的旋转斩击中,几乎是主动地用飘带将自己缠了起来,女子手上一拉,飘带顿时收紧,刀背砍在于文的身上,将于文的肋骨斩断了几根。

受到这样的伤害,于文吐出一口鲜血,失去了行动能力。

将于文拉倒近前,女子在于文肩上一拍,一条金线被女子揪了出来。

握着金线,女子道:“不过是被种下惑心符的小妖罢了,居然敢在我面前放肆,看来姓白的根本就没教过你怎么做事,既然这样,就让我来教你吧!”

说着,女子握着金线用力一拉。

随着女子的动作,于文感觉自己体内的各大脏器甚至灵魂都要被拽出来了,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呼喊出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