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秦都妖乱
第二十三章 突击于文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21  |  更新时间:2020-08-12 21:59:56 全文阅读

听封牧歌说温秀英在京城,岳廷生松了口气,扶着门站了起来道:“秀英在京城啊,那就好。”

转念一想,岳廷生又觉得有些不对,有些激动地问道:“秀英在京城中没有亲戚朋友,怎么会突然去京城呢,秀英是不是被人绑去京城的,她到底有没有事?”

对于岳廷生的质问,沈从容冷着脸道:“她没事,现在是我问你,你如实回答就是。”

岳廷生知道自己失礼了,连忙道歉道:“对不起,事涉秀英,我失了冷静。”

说完,往里走着道:“二位大人进来坐着聊吧,我也平复一下心情先。”

沈从容没有说什么,让开了道路,让岳廷生先进去。以他这种情绪,不平息一下的确没办法正常沟通。

让沈从容他们在屋里坐下,岳廷生转到堂屋捂着嘴哭了起来,几日来的情绪彻底爆发。

好一会儿之后,岳廷生洗了把脸,冲了一壶茶回到主屋,给每人斟了一碗茶道:“家里没什么好茶,二位大人多担待。”

沈从容二人并不挑这些,点了点头,将茶碗放在了一边晾着,也没催着岳廷生说话,而是等着他自己开口。

岳廷生斟完茶之后坐了下来,双眼盯着自己眼前茶碗上的蒸汽,整理着思路。

好一会儿之后,岳廷生开口道:“我跟秀英是在半个月前相遇的,那时候我正在田员外家指导他家公子读书,秀英是去还衣服的。”

半个月前,田员外家。

岳廷生捧着书本教着田员外的公子读书识字,不经意间从窗户中瞥见捧着衣服和田府丫鬟有说有笑的路过的温秀英,只那一眼,他便被吸引住了,愣神了好一会儿。

田家的小公子田骑虎见先生迟迟不教下一句,抬眼便看到正在看着窗户外面发愣的先生,站起身趴在窗户上一看,发现原来是温秀英和自家的丫鬟,虽然年纪尚小,但他也知道自家先生是为了什么。

在温秀英离开之后,岳廷生还没有回过神来,田骑虎不由得道:“先生莫要看了,那是温家姐姐,提亲的人不知凡几,哪里轮得到先生呢。”

岳廷生回过神来道:“公子说什么呢,我只是见窗外花开似锦,一时有些沉迷罢了,方才我们说到哪里了?”

田骑虎哦了一声道:“原来先生是看花呢啊,亏我还想着帮帮先生呢。”

岳廷生没有理会田骑虎那一声阴阳怪气的“哦”,将书背在身后,轻咳了两声道:“骑虎啊,你跟先生说说那个温姐姐的事,先生带你去骑马射箭如何?”

田骑虎本就是个莽撞孩子,喜动不喜静,听说先生带自己去骑马射箭,顿时高兴的蹦了起来道:“先生可莫要反悔,一定要说到做到,不然就愧为人师了哦。”

岳廷生点头道:“放心吧,我会说服令尊的。”

有了岳廷生的承诺,田骑虎便和他说起了温秀英的事情。

从田骑虎的叙述中,岳廷生对温秀英有了初步的了解,这两年才家道中落的他知道生活的辛酸,而温秀英却已经这样生活了这么多年。这让岳廷生的心中升腾起了一种保护欲望。

当天结了功课之后,岳廷生一直想着怎么样才能和温秀英说上话,可巧,回家的路上,他正好撞到温秀英从药房里出来。

看着温秀英摇摇晃晃的样子,岳廷生有些担心,便跟了上去。没走出多远,温秀英一个踉跄就要摔倒。岳廷生连忙跑了上去扶住温秀英。

扶着温秀英站稳,岳廷生连忙收回手道:“姑娘没事吧?”

温秀英侧了两步,红着脸行了一礼道:“多谢公子,秀英没什么事。”

说完,温秀英便要离开,但是刚走出两步,又要摔倒,岳廷生扶住她的手臂道:“我看姑娘没有同伴,身体也有些不适,要不,我送姑娘回家吧?”

温秀英的脑袋已经有些昏昏沉沉了,只能道:“那就多谢公子了。”

就这样,岳廷生算是与温秀英正式相识,之后的日子里,岳廷生也时不时的上门去帮温秀英做些重活,和温秀英聊着自己科举的梦想。

他们的感情急速升温,两人各自已经心照不宣,就在前几天,他们定下了约定,待岳廷生金榜题名日,就是他们成婚时。

两天前,温秀英说自己买了肉,给岳廷生补补身子,方便他迎接秋后的考试。可是谁曾想,当岳廷生来到温秀英家的时候,看到的只有在门上挂着的铁锁,温秀英已然是不知去向。

这让岳廷生深受打击,无心学习,也无心做工,想要去寻找温秀英,又不知道从何找起,只能每日借酒浇愁。

听完岳廷生的话,沈从容道:“这么说来,你和温秀英已然是定下了终身,可是为什么周围的邻居们都不知道这件事?”

岳廷生捂着脸,抽了一下鼻子道:“因为上门找秀英提亲的人中不乏有钱有权有势的人,她担心公开我们的关系会对我有不利的事情,也是为了我能安心备考,可谁曾想…二位大人,你们就告诉我吧,秀英她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被人抓去京城了?”

沈从容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问道:“既然你们关系已经如此亲密,那如果一个与温秀英一模一样的人站在你面前,你是不是能一眼认出她是不是温秀英?”

岳廷生点头道:“当然可以。”

有了岳廷生的这句话,沈从容道:“好,你收拾收拾,等我们办完了其他的事,回来带你去京城。”

“去京城做什么?”岳廷生有些发懵,怎么说着说着,突然就要带自己去京城了?

沈从容道:“当然是带你去见温秀英。”

岳廷生激动的站起来道:“大人说的是真的?”

沈从容道:“当然是真的,你先收拾吧,我们办完了事再回来接你。”

看着沈从容离开的背影,岳廷生仿佛事看到了希望一般,行礼道:“多谢大人!”

直到沈从容离开许久之后,岳廷生才直起身来,擦干净脸上的眼泪,去收拾衣物银钱了。

出了岳廷生的家门,封牧歌道:“先生觉得这岳廷生真能认出来京城里的那个温秀英是不是真的吗?”

沈从容道:“他认不认得出来不要紧,重要的是温秀英的反应。”

封牧歌明白了沈从容的打算道:“原来如此,是我钻牛角尖了。”

沈从容道:“这是因为制定计划的人是我,不是你,所以一时有些想不通是应该的,这不我都没说什么,你就明白过来了。”

封牧歌笑了笑道:“那咱们接下来是去找于文?还有这个必要吗?”

沈从容道:“当然有这个必要,于文的隐瞒,表明了他肯定有问题,而京城内的那个温秀英,极有可能就是携带惑心符的妖孽。你说于文隐瞒这些,是被种下了惑心符呢还是?”

封牧歌想了想道:“不管是被种下惑心符,还是中了什么术法,于文都会是一个强有力的线索和证人,如果是惑心符的话,正好可以让我们看看能不能解开。”

沈从容打了个响指道:“对咯,如果能从于文身上找到解开惑心符的办法,那么京城内的情况,就更在掌握之中了。”

来之前,沈从容便看过关口营符卫据点的位置,按着记忆中的路线走过去,找到了那扇小门。

用三二三的顺序叩着门环,表明自己的身份。

很快,小门被打开,一个穿着锦衣的汉子打开了门,对沈从容行礼道:“见过先生,先生快请进。”

沈从容二人进来后,锦衣汉子探头看了看,没人注意这边,便又关上了门。

进得门来,沈从容看到门洞里有两个汉子正在聊天,各有各的打扮。

瞥了一眼,没有看到与茶馆伙计描述一样的黑汉子。

两个汉子一看沈从容,也停止了聊天,站起来行礼道:“先生。”

沈从容微微点头,应了一声,便走进了屋内。

沈从容进屋之后,两个汉子拦住开门的锦衣汉子道:“什么情况,昨天统领过来,今天先生过来,这关口营翻天了?”

锦衣汉子摇了摇头道:“我怎么知道,行了,你们注意着点,被让先生觉得咱们不干事,我进去看看。”

锦衣汉子进了门,还未说话,沈从容率先道:“于文在哪?”

锦衣汉子道:“眼下正是于文当值的时间,在外巡查呢,现在应该在广方街一带,要不,我去叫他回来?”

沈从容道:“不必了,你告诉我于文的样貌打扮,我亲自去看看就是了。”

锦衣汉子一听,便猜到肯定是于文惹了什么事,也不敢瞒着,回道:“于文皮肤黝黑,身高五尺六分,身材壮硕,今日的打扮是个过路的侠客,穿一身麻衣,头戴斗笠,怀抱钢刀。”

从锦衣汉子的描述中,沈从容便知道了茶馆伙计所说的人正是于文,一切都对上了。

点了点头,沈从容道:“好,我过去看看,你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