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秦都妖乱
第二十二章 岳廷生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14  |  更新时间:2020-08-11 21:52:17 全文阅读

沈从容运转法眼,扫视了一番,发现地上散有一层浮土,与正常的土质不太一样,似乎是用灵力将人碾为齑粉后留下来的,其中还有一些粗布衣破碎后留下的颗粒。

为了验证是否真是如此,沈从容运转灵力,手上捏诀道:“乾坤轮转,万物皆显!”

随着法诀的运转,那一层浮土被灵力裹挟着飞起,在灵力的作用下,重新组合起来。

虽然绝大部分已经化作了青烟,但是残余的这些颗粒,依旧勉强拼凑出了之前的样子,的确是个人。

撤去法力,颗粒重新散落化回尘土,沈从容喘了口气道:“看来,刚才的才是温秀英。”

封牧歌问道:“那屋里还看吗?”

沈从容道:“看,上次潘胜过来就已经找到了些不寻常的地方,说明对方的考虑并不长远,只是为了短时间的计划罢了,屋里肯定还残留着什么有用的东西。”

点点头,封牧歌便从离自己最近的一间屋子查起。

很快,所有的屋子都已经检查完毕。

从屋内的痕迹来看,有人进行了彻底的、粗暴的搜查。带走了温秀英的户椟文书,以及一些其他的文书式内容,可以说是没有留下一点文字的痕迹。

厨房里的食物已经开始腐烂,散发出浓浓的味道,一些蝇虫在上面飞舞爬动。从这些食物的数量来看,绝不是一个女子的食量,尤其是那两块肉,虽然因为腐烂已经开始缩小,但显然这两块肉有四斤多。而其他的也多是不耐放的食材,量也不小。

主屋内,也如同潘胜当时所看到的内容一样,衣物散落一地,银钱被撇在一边,根本没有被拿走。

两人将自己调查到的内容做了一个整合沟通之后,沈从容道:“这么说来,当天除了温秀英之外,还会有一个人过来,或者说多个人,不然这些食材也只能是浪费,从她屋里的情况看,都是粗布衣裳,绝不会将肉这种东西浪费掉。”

封牧歌道:“是的,去京城什么时候都能去,而且这些银钱也都会带走,从种种迹象来看,京城中的温秀英肯定不是这里的温秀英。”

沈从容又环顾了一番院子道:“走吧,去看看于文,问问他那个白衣女子的事。”

温秀英家中能得到的信息都已经得到了,两人也就不再停留,跃到巷中,沿着原路离开。

刚走出两户人家,两人与一个书生擦肩而过。

这书生面色焦急,脚步匆匆,像是有什么急事一样。

两人觉得有些意思,回头看了看,发现这书生走到了温秀英的门前。

只见书生拿起锁着的门锁,拽了两下,看锁得严实,就将锁砸在门上。双手按住大门,用力往里推着,推出一道门缝往里看着。

里面没人,自然看不到什么名堂,书生叹了口气,垂头丧气的往回走着。

这个书生明显有问题!

两人对视一眼,沈从容轻轻摇头,示意封牧歌不要行事。

有了沈从容的暗示,封牧歌自然不会动手,只是看着书生离开。

这时封牧歌才发现,这书生身上穿的虽是长衫,但也是粗布所制,上面甚至还有两块布丁,显然不是大户人家的公子,也没有功名在身。

手上握着一把折扇,估计其上有谁的题诗,不过更有可能是自己写的,或是自己先生写的。右手的手指上有笔茧,表明他的确是个书生。不过除了笔茧外,还有些裂痕和茧子,让手显得很是粗糙。看来除了读书外,他还兼任着很多其他的工作,而且是粗重活。

样貌尚可,算是个俊朗的年轻男子,此刻眉头紧皱,一副担忧焦急的样子,显示着他与温秀英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看着书生离开的背影,封牧歌道:“不跟上去吗,他看起来和温秀英之间有事啊。”

沈从容道:“上次潘胜来查的时候,没有提到过这个书生,这样,牧歌你跟上去,我问问周围的街坊,看有没有知道这个书生的。”

“好,我知道了。”封牧歌快跑两步,出了巷子,左右看了看,找到书生的踪迹跟了上去。

沈从容则敲响了旁边邻居的家门,正好就是昨天潘胜敲开的那户人家。

看到门外的沈从容,胡捷道:“你是不是也来找秀英的啊?”

沈从容愣了一下,掏出一块镇司的腰牌道:“我是镇司的巡查,的确是想问问你关于温秀英的事情。”

镇司的名头胡捷当然听说过,那是专门做调查的衙门,里面的人不是武功高强就是擅长查案,而且都是秘密调查,通常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没想到眼前这个女子居然是镇司的巡查,胡捷顿时挂上笑容,恭敬道:“大人里面请。”

轻轻点头应了一声,沈从容踏步走进了门。

看着沈从容的背影和那一身的装束,胡捷低声感慨道:“不愧是镇司的大人,气质和装束都不是常人能及的。不过,镇司的大人来查秀英做什么,难道秀英出什么事了?”

带着疑惑,胡捷关上了大门,走了回来。

见沈从容站在院子里,胡捷连忙道:“大人别站着,往屋里坐,我去给大人倒茶。”

沈从容道:“不用了,我就问两句话,马上就走。”

胡捷搓了搓手道:“欸好,大人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一定如实相告。”

沈从容道:“是这样,有一个书生,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沈从容将刚才那个书生的样子给胡捷描述了一遍。

胡捷想了一下道:“大人说的是岳廷生吧,他最近一些日子往这里跑的倒是挺勤的,帮着秀英做了一些重活什么的,他怎么了吗?”

沈从容道:“没什么,照例询问罢了,能跟我说说这个岳廷生的事情吗?”

胡捷道:“岳廷生也是个苦孩子,早些年其实他家里还行,还能供他读书,前两年临科举的时候,他父亲突然离世,随后他的叔叔伯伯们瓜分了他家的家产,他母亲也走了。因为操办丧事,他连那年的科举都没有参加,之后他为了生活,什么活都做。大概是半个月前吧,秀英妹子生病,他开始过来帮手,是个很善良能干的孩子呢。”

从胡捷的描述里,沈从容知道了岳廷生和温秀英之间的联系,而且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没有对外公开,想来是为了不影响岳廷生科举。

知道了这些,就已经足够了,剩下的只要去问岳廷生就行了。

沈从容道:“原来如此,谢谢大姐了,关于我们今天的谈话,还请不要告诉别人。”

胡捷连忙道:“当然当然,不过还有一些话,想跟大人说。”

沈从容道:“大姐请讲。”

胡捷道:“昨天来了个男的,说是秀英的远房亲戚,叫温安,来接秀英走的,不过我真的没听秀英说过她有什么远方亲戚。”

说着,胡捷介绍了一番潘胜的样貌道:“要是真有什么事,我想大人应该查一查这个温安才是。”

笑了一下,沈从容道:“那就谢过大姐了,我会去查的。”

出了胡捷家,沈从容运转法眼,找到了封牧歌的方位,追了过来。

找到位置之后,沈从容发现是个小酒馆,走进去一看,岳廷生就坐在一张桌子上独自喝着闷酒,封牧歌在一边点了两盘花生正在剥着吃。

坐了下来,沈从容道:“这书生叫岳廷生,前两年家道中落,才落得这幅样子,半月前经常往温秀英家里跑,我想他们之间应该有着更进一步的分析,不过并没有公布。”

封牧歌道:“这么说来,要是把他带回去,不就就能揭穿京城内那个温秀英的真假了。”

沈从容道:“如果他和温秀英之间真的是那种关系,倒是可以。”

封牧歌看了看周围的情况道:“看起来,他还得喝一会儿,这里人多眼杂的,不好问话。”

沈从容吃了一颗花生道:“不急,等他回去再说。”

岳廷生毕竟家道早已中落,身上的银钱不多,半个时辰后,又喝了两壶酒,便只能离开了。

留下二十个钱,岳廷生抓起放在一边的扇子,一步三晃的离开了酒馆。

岳廷生离开,两人自然不会多待,留下钱唤了伙计一声,也离开了酒馆。

岳廷生的警惕性实在是差,或者说他觉得没人会对自己这么个穷书生下手,关上家门才发现已经进到家里来的沈从容二人。

面对突然出现的两人,岳廷生一个激灵,醒了大半的酒意,指着二人喝道:“你们是谁,为何在我家中,就不怕我报官吗?”

沈从容晃了晃镇司的牌子道:“我们是镇司的人,找你是想问问你跟温秀英的关系,还有温秀英的一些事。”

看清楚牌子上的镇司二字,岳廷生靠着门滑到地上,失魂落魄的道:“镇司的人,难道秀英她真的出事了吗?”

封牧歌叹了口气道:“她现在在京城,找你只是例行询问,也不是什么案子的事。”

封天缘
作者的话

晚了一些,不好意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