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秦都妖乱
第十九章 与闵存溪的对话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80  |  更新时间:2020-08-08 18:00:01 全文阅读

让王则继续跟着闵存溪和徐斗连往徐府方向走去,程欢先快跑两步到了两条街外,然后贴上神行符,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符卫据点。

看着眼前的程欢,潘胜道:“程欢?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徐府吗,怎么回来了?”

程欢道:“回统领,是因为闵大人的事情。”

潘胜想起来先前自己让程欢通知闵存溪下工之后去钦天监,听到因为闵存溪的事情,潘胜道:“说吧,闵大人怎么了?”

程欢道:“本来在闵大人下工之后我便想要告诉闵大人去钦天监的事情,但是闵大人和徐员外郎形影不离,我们根本找不到机会,我回来之前,他们已经进了玉古街,想来是要去徐府了,所以我让王则继续跟着,我回来问问统领,看看接下来怎么办?”

本来潘胜是想要骂程欢的,但是转念一想,程欢也的确没什么办法,毕竟是自己下的命令,他也不能一直让自己这么等着,只能汇报。

想了想,潘胜道:“这样,你先回去和王则会合,继续等待可以单独通知闵大人的实际,记住,如果不是有什么突发性的危险,不准在徐府内有其他的行动,就给我看着就行了。如果危险巨大,就近找人支援,通知我,明白了吗?”

“是,属下明白。”程欢答应着。

潘胜挥了挥手道:“快回去吧。”

程欢走了之后,潘胜在屋里踱了两圈,觉得还是得报告给沈从容才是,毕竟沈从容现在还在钦天监里等着呢,而且说不定这里面还有什么自己看不出的东西,都得由沈从容来拿主意。

想到这里,潘胜便骑上龙马,赶到钦天监,找到了沈从容。

将程欢汇报的情况告诉给沈从容,潘胜道:“卑职自作主张,让程欢二人继续监视,待闵存溪出了徐府之后,再做通知,以防先生久等,特来禀报。”

对于潘胜第一时间来汇报,沈从容表示了肯定道:“我知道了,你做的不错,下去吧。”

潘胜退下后,沈从容道:“这个闵存溪,下了工不回家,跑去别人家做什么?”

沈武慈收回了观察星象的目光,说道:“你觉得呢?”

沈从容拿起一份卷宗道:“没什么好猜的,等他过来一问就知道了,不过万一那温秀英真是带着惑心符的人,怕是他和徐府的人有危险啊。”

沈武慈坐了下来道:“如果她真的是,那闵存溪和徐斗连才更安全,提前对他们动手,很容易导致计划功亏一篑。对了,要是闵存溪在徐斗连家过夜,你要在这里干等一夜吗?”

沈从容举起手上的卷宗晃了晃道:“也不算干等,还有很多卷宗要看呢。”

沈武慈捶了捶肩颈道:“年轻人到底身体好,我就不行了,我要先回去休息咯。”

乜了一眼想要当甩手掌柜的沈武慈,沈从容道:“叔父正值壮年,如此易感疲劳,很可能是身体出现了什么大问题,要不我帮叔父看看?”

沈武慈道:“不用,我约了华太医,这些事情你看着处理,反正马上也要交给你了,遇到什么问题,明天再说吧。”

说完, 沈武慈连门都不走了,直接从窗户跃下,离开了钦天监。

“唉。”沈从容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从旁边的卷宗里找到了蟒山新递来的奏报,翻阅了起来。

徐府,程欢落到了王则的旁边,隐蔽身形,低声问道:“怎么样了?”

王则回道:“没什么异常,闵大人和徐员外郎以及那个女子就在偏厅里用膳。你那边呢,统领怎么说的?”

此时,徐府的晚宴刚开始没多久,程欢看了看桌子上大半还没有动过的菜,知道还有很久,回道:“统领说了,让我们盯紧,在徐大人离开徐府之后再去通知,不能在徐府内有其他的行动,更不能暴露自己。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就近找人支援,通报统领。”

王则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随着晚宴的进行,王则看到闵存溪他们喝了不下五壶酒,有那么点醉了的意思,皱着眉头道:“闵大人不会喝醉了在这里住下了吧,那不是让统领白等?”

程欢道:“看看再说,如果闵大人真的住下了,我再去汇报就是了。”

将近一个多时辰,这场晚宴才正式结束,在一番推辞客套后,闵存溪独自一人,一摇三晃地离开了徐府。

屋内的徐斗连跟温秀英说了些什么,之后也自行回到了自己的寝房休息了。只剩下了没有喝酒的温秀英,独自收拾整理着桌上的狼藉。

不过因为看到了离开的闵存溪,徐槐打过招呼之后,便也去和温秀英一起收拾桌子了。

屋顶的程欢见闵存溪离开,跟王则打了声招呼,便追着闵存溪去了。

程欢的离开第一时间便被温秀英感知到了,不过因为自己未曾有过什么实质的侵害行动,确信他们不能拿自己怎么样,她也就没理会。

出了徐府,闵存溪穿着小巷,绕过了人流密集的街道,避开夜市,往自己家走着。

在拐进第二条巷子的时候,他便感觉到了追着自己的程欢,这样的感知让他身上的酒气散去大半,头脑开始清醒。

走到第二个拐口的时候,闵存溪快速拐了过去,然后越上民房快速赶路。

程欢见闵存溪突然快速赶路,知道自己被发现,但是这里距离徐府并不远,自己也不敢大声喊,只能提速追了过去。

跨过三条街之后,程欢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失去了闵存溪的踪迹,四下里看了看,确实不见了闵存溪。

有些气恼的甩了甩手,程欢想到闵存溪是要回家的,便准备往闵存溪府上去。

刚准备动,程欢便感觉到脖颈上一凉,尖锐的触感传来,他知道自己被人挟持住了,当即停止了移动。

用判官笔抵住程欢,闵存溪的酒气已经完全散去,问道:“说,你是谁,跟着我做什么,难道不知道你这样的后果吗?”

程欢连忙回道:“闵大人,我是符卫程欢,奉统领之命,请你去钦天监。”

闵存溪将判官笔又顶了顶道:“你想骗我?符卫怎会如此偷偷摸摸的,直接上工地通知我不行吗?而且,符卫都有统一制配服装,你这穿的是什么?”

程欢歪了歪脖子,咽了口唾沫道:“卑职说的都是实话,卑职的符卫腰牌就在腰间,大人可以查看。”

闵存溪伸手在程欢的腰间摸索了一下,发现确实有个腰牌,摘了下来,借着月光一看,上面果然写着“符卫程欢”四个字。

收回了判官笔,将腰牌递给程欢,闵存溪道:“你既是符卫,又是公务,为什么要这么偷偷摸摸的?”

程欢将腰牌重新挂回腰间,摸着脖子道:“这也是公务,我的通知已经到了,先生和监正还在钦天监等着大人,大人还是快去吧。”

闵存溪拍了拍程欢的肩膀道:“方才是我过于警惕了,不过你也是,这追踪和隐藏手段也太弱了,还得多学。”

程欢行礼道:“是,卑职记下了。”

“嗯。”闵存溪点了点头,下了墙,往钦天监去了。

长出口气,程欢也回去徐府,继续监视去了。

整理了一番仪表,确保自己不会失仪,闵存溪才走进钦天监。

进到监正的房间,闵存溪发现只有沈从容一人,并不见沈武慈。

“见过先生,不知先生派符卫唤我来是?”走到屋中间站定,闵存溪行礼问道。

放下手上的卷宗,沈从容抬起头看着闵存溪道:“闵大人来了,找把椅子坐下来说吧。”

等闵存溪坐下来之后,沈从容问道:“今日的工程进度如何,能否如期完成?”

闵存溪心说,原来是这事,嘴上道:“今日工程开展顺利,十块区域中,两块的施工图线已经画好,在我下工的时候,第一块区域基底建设完成,之后的进展就快了,明日早上,前两块区域便能彻底完成,如期完成没什么问题。”

“嗯。”沈从容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道:“我记得跟你一起督工建造的工部官员是徐斗连员外郎?”

不知道沈从容为什么突然提起徐斗连,但闵存溪还是回道:“对,正是徐斗连。”

沈从容道:“这位徐员外郎可不简单啊,为官七载便官至员外郎,昨天我去宫中和圣上谈话的时候,圣上还提起他了,很是赞赏。不过圣上对他的婚事很是关注,毕竟七年未曾婚配的官员也只有他一人,我听说,闵大人和徐员外郎是至交好友,能不能跟我说说为什么徐员外郎至今未曾婚配啊?”

闵存溪一听,心道:“这不是瞌睡了正好送枕头吗,圣上和先生都如此关注他的婚事,那请婚就好请了。”

念及此,闵存溪回道:“他这个人啊,一心为公,又是个榆木脑袋,对待男女感情之事颇为愚钝,也错失了一些缘分。不过,最近他的缘分到了,我也正想着说等工程结束了,帮他去求圣上赐婚。”

沈从容听到这话,知道自己猜对了温秀英的想法,故作惊讶道:“是吗,不知是哪家的女子,能不能说与我听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