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秦都妖乱
第十八章 我愿意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89  |  更新时间:2020-08-07 18:00:01 全文阅读

将灰车放回库房,闵存溪二人回到各自的房间,洗去了身上的灰尘,换了袍服,一道往徐府走去。

程欢二人见他们离开,便也紧紧跟上。

原本程欢二人以为闵存溪和徐斗连进城之后便会分开,但是谁曾想,这二人一路上有说有笑的结伴同行,没有分开的迹象。

眼看就要到徐府了,程欢有些头疼的挠了挠头道:“看来闵大人是要去徐员外郎家里做客了,这样,你先跟上去,我去跟统领汇报一下,再做定夺。”

说完,程欢便往符卫据点跑去,尽可能让单独行动的时间少一些。

走进玉古街,徐斗连敏锐地感觉到今天街坊们更加热情了,仿佛遇到了什么好事一样。

街坊们的心情也感染了徐斗连,本来就高兴的他也更高兴了,热情的回应着街坊们的问候,时不时停下来聊两句家常。

这样的情况直到走到徐府门前才停下。

闵存溪道:“能得百姓爱戴支持,与民同乐,我看啊,很快你就能从员外郎更进一步了。”

徐斗连回道:“能不能更进一步不重要,在其位谋其职罢了,而且我也没做什么,只是跟老街坊们聊聊家常罢了。”

闵存溪道:“说的简单,能跟街坊们聊天的,可没几个哟。”

两人走进徐府,徐槐已经候着了。

“员外郎,闵大人,晚膳已经备好。”听到二人的脚步声,徐槐行礼道。

徐斗连点头道:“嗯,你不用上桌伺候我们了,带着他们去吃饭去吧,让秀英带一副碗筷过来。”

对于徐斗连的这句话,徐槐听到了深层的意思,心道:“果然如此,不过会不会太急了些。”

但是毕竟自己只是管家,并没有对主人过分指手画脚的权利,只能行礼道:“是,我这就去通知。”

“去吧。”让徐槐下去之后,徐斗连便引着闵存溪往三进院的偏厅走去。

在听到徐槐说让自己去陪宴的时候,温秀英心中笑道:“上钩了。”

但是面上温秀英还是一脸惊讶的捂着嘴道:“员外郎让我带着碗筷去陪宴吗?这,不合适吧?”

徐槐叹了口气道:“有什么不合适的,员外郎既然点名让你去,自有他的道理,你去便是了。”

装着纠结了一番,在金月娥帮着劝说下,温秀英解下了围裙道:“既然是员外郎的意思,那我就过去,不过,我是不是要稍微打扮一下,不然会不会丢员外郎的人啊?”

徐槐看了看道:“不用打扮了,这就挺好,去吧,再带壶酒,员外郎他们做了一天工,肯定没沾过酒。”

“欸。”温秀英应了一声,便取了一个托盘,放上自己的碗筷和酒,便往三进院方向去了。

看着温秀英的背影,金月娥道:“员外郎的意思看起来很明显啊,就是不知道秀英有没有那个意思了,毕竟才不过一天。”

徐槐摇了摇头道:“这种事,不就讲求个缘分,不过就算他们双方都有意,还得过上面那一关呢。去叫其他人来吧,赶紧吃饭,别等着了。”

端着托盘走进偏厅,温秀英一直没有抬头,将托盘上的东西放在桌上,福了一礼便准备离开。

徐斗连叫住了她道:“秀英啊,坐下来吃吧,那副碗筷,是让你自己带给自己的,徐槐没跟你说吗?”

温秀英低着头道:“秀英只是一个厨娘,怎能上桌与员外郎共餐呢?”

徐斗连故意板着脸道:“这里是徐府,我是徐府的主人,我让你坐下来共餐,你就坐下来吃就是了。”

温秀英勉为其难的回道:“是,秀英领命。”

将托盘放在一旁,温秀英坐在了一旁,仍旧低着头。

见温秀英这副模样,徐斗连道:“低着头做什么,你又不是低人一等,抬起头来。”

温秀英只好抬起头,不过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看着桌子上的菜。

感觉到有些尴尬,徐斗连连忙介绍道:“这位是钦天监的闵大人,中午的时候你见过;这是我府上刚来的厨娘,温秀英。”

闵存溪笑着道:“中午匆匆一面,印象颇深,你对你家大人可谓是爱护之极啊。而且中午的那些饭菜,竟比工地上的那些御厨做得还要好,还想问问看这些菜是怎么做的。”

闵存溪的话让有些尴尬的气氛变得轻松了些,温秀英回道:“闵大人折煞小女子了,若是闵大人喜欢的话,我就每个菜给闵大人介绍一番。”

闵存溪道:“那自然是好的,回去我也可以给我家的厨娘讲一讲,这样以后就算不来蹭饭也能吃到这些可口的饭菜了。”

温秀英道:“闵大人如此抬爱,其实我可以与贵府上的厨娘探讨一番。”

徐斗连听着听着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轻轻咳嗽了两声,让闵存溪注意着点。

闵存溪自然听出来了徐斗连的意思,便道:“这感情好,不过应该是我家厨娘过来学习取经才对,到时还请不要嫌弃她手笨。”

温秀英连忙道:“不会不会。”

徐斗连拿起筷子道:“待会儿再说吧,先吃,一会儿都凉了。”

终于,这顿饭正式拉开了帷幕,每一道菜,温秀英都会介绍一番,从菜名、选材到制作过程和口味,甚至关于菜的故事等。伴随着闵存溪的附和,气氛倒也没有再冷下来。

不过徐斗连却吃得感觉有些别扭,因为自己实在是找不到什么话题点,只能跟着点头,更别说问温秀英的意思了。

对于木头一样的徐斗连,闵存溪心中叹了口气道:“难怪这么多年仍未婚配了,看来,还得我来问。”

正好,温秀英正在解释的这道菜的故事里,是一对夫妻的故事。

借着这个故事,闵存溪故作不经意的问道:“对了,温姑娘,不知道你是否婚配啊?”

温秀英害羞的瞥了一眼徐斗连,收回了手道:“闵大人怎么突然问这个?”

徐斗连也竖起了耳朵,锋利的目光盯着闵存溪,等待着他的回应。

对于徐斗连那仿佛要杀死自己的目光,闵存溪直接选择忽视,继续道:“就是问一下,如果温姑娘尚未婚配的话,我这里倒是有个朋友也未曾婚配,姑娘可以考虑一下。”

温秀英低声道:“秀英倒是未曾婚配,不过……”

见温秀英藏了半句话,闵存溪追问道:“不过什么?莫非,温姑娘已有意中人了?”

徐斗连停止了进食,有些忐忑的等着温秀英的回答。

温秀英羞涩的点头道:“是,秀英的确已经心有所属。”

闵存溪撇了一下嘴,遗憾道:“原来如此,是我唐突了,不过,不知道温姑娘相中的是谁啊?”

温秀英支吾了一下,看了一眼徐斗连,并没有说话。

徐斗连听到温秀英说自己心有所属的时候,心里仿佛遭受了重击一般,乃至于停跳了两拍,但随后又对自己道:“有什么可难受的,本来就是没一撇的事。”

夹起一筷子菜,徐斗连道:“对啊,说说看是谁,我也可以帮着把把关,日后你们的婚事也可以帮衬一下。”

温秀英扭捏着,迟迟不肯说。

闵存溪笑了一下道:“不如我来猜一下吧,温姑娘的意中人可是你家徐员外郎?不说出来,难道是怕被拒绝?”

闵存溪捅破窗纸,给了个梯子,温秀英自然要把握住,不然就要玩砸了。

“嗯。”温秀英低着头,轻声嗯了一下,脸上的红霞仿佛都要滴下来了一般。

虽然这一声答应很轻,但是听在徐斗连的耳中不啻于雷霆。

他筷子里刚刚夹出来的菜掉了回去,张着嘴迟迟没有回应。

闵存溪见状,催促道:“那不知道员外郎是什么意思呢?”

闵存溪的话让徐斗连回转过来,将筷子放了下来,支吾了半天,想要说出完整的话来,但是最终只吐出来了几个字:“我愿意。”

这话让闵存溪忍不住笑了出来道:“你愿意个屁啊你愿意,是这么说的吗?”

徐斗连整理了一番语言,坐正了身体,对温秀英道:“我说我对秀英也有意,愿娶秀英为妻,不知道秀英你是否愿意。”

温秀英点了点头道:“我愿意。”

闵存溪道:“看来我终于有个弟妹了,那以后想吃这些好吃的饭菜,就可以随时来府上吃了。”

温秀英道:“只要闵大人愿意,随时来,秀英随时准备。”

徐斗连这时候根本不知道说什么了,就那么坐在那里,又变回了木头。

闵存溪摇了摇头对温秀英道:“不过在你们正式接到旨意成婚前,我还是只能叫你温姑娘,放心,应该用不了很久,旨意就会下来。”

温秀英道:“秀英明白,其实秀英也没奢求能够嫁给员外郎。”

徐斗连突然道:“那不行,秀英你刚才才说了愿意,怎么能不嫁给我呢?”

闵存溪笑道:“你看你那副德性,现在温姑娘吐露了情谊,你是不是放心了?”

徐斗连抱拳道:“接下来请旨的事,还得麻烦闵大人了。”

闵存溪道:“诶诶诶,又来了是不是,饭还没吃完呢。”

徐斗连赶紧给闵存溪夹菜道:“是是是,是我的不对,来,接着吃。”

“这才对嘛。”闵存溪吃了一口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