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秦都妖乱
第十七章 豁出去了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2020-08-06 19:06:59 全文阅读

带着手下的符卫走出玉古街,扈挽百道:“现在说吧。”

一个符卫率先道:“回扈队,从我的走访结果来看,徐员外郎的邻里评价非常之高。在邻里生活中,从来没有过因为身居高位,而对他们有过轻视等情况,在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若是徐员外郎得知,也会尽力给予帮助。对于徐员外郎身上发生的特别的事情,只有昨天晚上徐员外郎回来的时候,他身边带了一个女子,这个女子他们没有见过,徐员外郎也没介绍。”

其他的符卫也纷纷附和道:“我这边探查到的信息也是如此。”

如果说一个人的调查有偏差,那么所有人的调查结果都一样的话,就说明事实的确如此。

带着人一路查探,扈挽百很快也来到了宣罗街,得到了与孙先旺一样的调查结果。

又听到了那个出现在徐斗连身边的女子,扈挽百现在对这个女子充满了好奇,心道:“看来统领想要查的,就是这个女子了,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女子,竟能吸引徐员外郎。”

这么想着,扈挽百带着人走到了子午楼前,刚准备进去的时候,便看到了坐在一旁茶馆中的孙先旺。

孙先旺他们坐在临街的桌子边,隔着窗户可以看到街上的景象,就是为了第一时间能看到扈挽百他们。

刚喝了一杯茶,孙先旺便看到扈挽百他们走了过来,向扈挽百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来。

既然孙先旺已经坐在了茶馆里,还招呼自己过来,不用说,肯定是已经将子午楼的事情调查完了。

所以扈挽百并没有浪费时间,带着手下走进了茶馆,和孙先旺他们坐在了一起。

“孙队动作很快嘛,子午楼里怎么说?”扈挽百一边问着,一边拿起桌上的大茶壶,倒了一碗茶,然后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孙先旺道:“扈队应该已经知道昨天这街上的事了吧?”

扈挽百点点头道:“知道了。”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孙先旺接着道:“我去子午楼问过了,昨晚徐员外郎的确带着两男一女到了他们家用饭,想来就是引动街上堵塞的温秀英和黎文黎武两兄弟,因为子午楼的伙计说徐员外郎给那两个男子点了很多荤食,这符合其他人的说法。至于那个温秀英,伙计说徐员外郎带着她上楼吃了饭,又带着她离开,根据我们的探查,徐员外郎说过让她去家里做厨娘,应该也是无误,你是从徐员外郎家那边过来的,应该清楚。”

扈挽百道:“是的,我们走访了他的邻居,他昨夜的确是带着一个女子回去的,看来他身上唯一的变化,就是多了这么一个温秀英。好了,时辰也不早了,还是快回去向统领禀报才是,不能误了时辰。”

又喝了一碗茶,结了账,众人便赶回了符卫据点。

让手下们散去吃饭休息,孙先旺和扈挽百两人敲响了潘胜的房门。

“进来。”潘胜铿锵有力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来。

推门进来,二人行礼道:“统领,幸不辱命,调查结束。”

孙先旺将从田月生手中取回的记录递到潘胜面前道:“统领,这是昨日徐员外郎的所有行动记录。”

接过记录,潘胜并没有打开看,而是问道:“说说吧,你们的调查结果。”

从孙先旺先开始,两人将整理好的调查结果,向潘胜做了一遍汇报。

听完了两人的汇报,潘胜大致已经猜到了这个温秀英身上肯定有问题,不过到底如何,不是自己可以随意揣测的。

记下了两人的汇报,潘胜道:“好了,你们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孙先旺二人离开之后,潘胜带着徐斗连的行动纪录,骑上龙马,往钦天监赶来。

“先生,徐员外郎昨日的行动纪录已经取来了,对于他昨天离开工部衙门之后到回到家中的所有事情也都已经调查清楚了。”潘胜将行动纪录递给沈从容道。

沈从容翻开行动纪录扫了一遍,没有任何问题,徐斗连当日的行动范围只在工部衙门和皇宫之中,中间没有前往其他地方和见过其他人的情况。

合上记录,沈从容道:“从他离开工部衙门之后,有出现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吗?”

潘胜道:“徐员外郎昨日在宣罗街,解决了一起事件,根据对街上的商铺走访,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将孙先旺他们的调查结果和程欢二人昨晚所见的内容说完之后,潘胜说着自己的见解:“卑职以为,温秀英和黎文黎武兄弟的争吵很可能是一场戏,一场为了让温秀英能够接触徐员外郎所做的戏。”

沈从容挑了挑眉,对潘胜的话颇感意外,道:“说说看,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潘胜道:“温秀英是突然进京,对徐员外郎说自己是进京来讨营生的,可是她又没有携带行李,银钱也只带了半吊钱,根本就不是讨营生的样子。还有他们起冲突的时间点,是在徐员外郎将要到达宣罗街时才开始的,因为他们这场争斗持续的时间并不能过长,过长的话会引来城防卫队,很明显,他们是在等着徐员外郎。而之后,温秀英利用徐员外郎和善的特点,进入徐府做了厨娘。而从她进入徐府之后,就不怎么按照徐府的规矩行事,先是深夜送汤,又是上工地送饭,大展殷勤。所以,卑职猜测,宣罗街上的争斗,就是他们早安排好的圈套,一场精心准备的戏。”

潘胜的分析不无道理,沈从容点头道:“不错,分析的有理,不过也只是猜测和推断,事实到底如何还得去调查验证才能得知。温秀英现在在徐府之中,调查起来颇为费力,这样,你带人去一趟衙门,看看黎文黎武这两兄弟有没有去报案,找到他们家看看。问问当时到底为什么会发生冲突,确认当时的具体情况。”

潘胜道:“是,卑职这就去。”

“等等。”看到外面天色已晚,又是晚饭时间,沈从容叫住了潘胜道:“已经是酉正了,衙门应该已经闭门了,明日再去吧,你先去吃饭休息,然后再安排几个符卫,白天的时候也盯着徐府,避免出现意外情况。”

“是!”潘胜应了一声,便退下去了。

潘胜离开后,沈从容靠在椅子上叹了口气道:“闵存溪和徐斗连他们应该已经下工了吧?”

工地,程欢二人在得了潘胜的命令之后,没敢耽搁,吃了些东西便来接班了。

正在监视的两名符卫看到程欢二人后,问道:“程欢?你们怎么过来了?不是在徐府交班吗?”

程欢道:“统领的命令,让我们过来交班,怎么样,今天有什么异常吗?”

当值的符卫道:“能有什么异常,就是正常的工作罢了,得嘞,既然你们过来接班了,我们就先撤了。”

程欢摆了摆手道:“行吧行吧,撤吧,今儿伙房烧了鹅,赶紧回去吃吧。”

两名符卫离开后,程欢他们也就正式接了班,观察着忙碌中的闵存溪和徐斗连。

随着最后一道白线封口,第二块区域的图线便已经完全画完。

站起身擦了擦汗,酉正的梆子声便响了起来。

听着梆子声,闵存溪和徐斗连相视一笑道:“这活做得,正好。”

徐斗连道:“走吧,把工具收起来,去我家吃饭。”

闵存溪将线斗放进灰车中道:“好啊,中午那顿饭可把我给吊住了,后面吃的御厨的饭都觉得没滋味,今晚一定要吃个够。”

徐斗连笑道:“放心吧,管饱,往吃不下了吃,别忘了答应的事就成。”

闵存溪推起灰车道:“忘不了,不过你这还没问人家答不答应呢,光让我惦记着有什么用啊,不如今儿晚上你问问,早些定下来?”

徐斗连支吾了一下道:“会不会有些太唐突了,我们满打满算才见了不到一日夜而已。”

闵存溪道:“嗨呀,有什么唐突的,她都惦记着你成这样了,大中午的跑过来给你送饭吃,明显对你也是有点意思的,依我看,只要你问,她肯定答应。”

徐斗连有些不相信的道:“真的?”

闵存溪啧啧道:“你看你这不自信的样儿吧,难怪你七年未曾婚配,全都憋没了吧。”

徐斗连挠了挠头道:“我这不是担心贸然开口,唐突了人家,最后朋友都做不成,甚至再也见不到嘛。”

闵存溪道:“你就听我的,问就行了,你信我,我当年就是这么赢得我家夫人芳心的。”

徐斗连有了些信心道:“那就问问?”

闵存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什么叫那就问问,一定得问。”

“行,为了终身大事,豁出去了,今儿晚上就问!”徐斗连下定了决心道。

闵存溪道:“欸,这就对了嘛,你要是不开口,这八字的第一撇永远都见不到踪迹。”

二人就这么边聊边推着灰车,往库房方向走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