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秦都妖乱
第十四章 关于赐婚的事
作者:封天缘  |  字数:6038  |  更新时间:2020-08-02 22:57:27 全文阅读

帮着徐槐他们将菜盘饭碗全都泡了起来,佣人们的早饭时间也就开始了。

温秀英和金月娥两个厨娘和几个丫鬟一桌,徐槐和其他的男佣人们一桌,女人们凑到一起,自然是要摆一摆龙门阵的。

因为温秀英是新来的,还受到了员外郎的称赞,话题的焦点自然就集中在了温秀英的身上。

“温妹子的手艺真是太棒了,难怪员外郎都会称赞你的菜做得好吃,甚至晚上都要回家里来吃呢!”金月娥吃了一筷子菜,感受到美味之后,称赞道。

丫鬟们吃过之后也是纷纷称赞,一个叫红玥儿的丫鬟两眼冒着光,一副崇拜的样子看着温秀英道:“天哪,温姐姐的菜也太好吃了,能不能教教我啊,这样我以后也能凭着这个手艺找一个如意郎君。”

金月娥笑道:“就你精,欸,你别说,员外郎是不是被温妹子用菜抓住了心啊,要是温妹子以后真能登天,还要多照顾照顾我们啊。”

红玥儿深以为然道:“对啊,温姐姐,可不能忘了我们,这一手做菜的手艺,一定得教给我。”

温秀英低着头,被她们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夹起一筷子菜塞到红玥儿碗里道:“你啊,净瞎说,要是菜好吃啊就多吃点,堵住你的嘴。你要是真想学做菜,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一定教给你。”

红玥儿嘿嘿一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等今天手上的活做完,我就来找温姐姐学做菜。”

“放心吧,快吃快吃,凉了不好吃了。”温秀英答应着道。

早饭过后,其他人都去做活了,温秀英和金月娥则开始处理那些菜盘饭碗。

金月娥道:“温妹子别介意红玥儿在桌子上说的那些话,府里规矩少,平时就没个正型,习惯了,不是拿你打趣的。”

温秀英拿起一个碗和瓜蒌道:“放心吧金大姐,我还能不知道嘛。”

“那就好,我就知道温妹子是个通情达理的人。”金月娥赞了一声。

将手上刷好的碗放在了一边,金月娥拿从盆里拿下一个碗的时候,看到温秀英手上的手巾,这才想起来她手上还有伤。

拍了一下脑门,金月娥有些自责的说:“哎哟,你看我这记性,都忘了温妹子手上还有伤了。把碗给我吧,你就别沾水了,不然这伤好的慢。”

被金月娥抢走了手上的碗,温秀英抿了抿头发道:“这怎么好意思呢,活都给你了,我这心里过意不去。”

金月娥道:“这算什么,也没多少,你也不用过意不去,你可以收拾整理一下厨房,看看什么菜不够了,一会儿出去买菜。”

用围裙擦了擦手,温秀英道:“欸,好,我这就去。”

工部衙门,徐斗连和闵存溪碰了头。

“徐员外郎早啊,看你红光满面,意气风发,是遇到什么好事了?”闵存溪一见面,便看出来徐斗连心情极好,比之昨天面相上更多了一分瑞气,显然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徐斗连呵呵笑着道:“闵大人眼光果然毒辣,不过也没有遇到什么好事,就是昨天在街上结了一份善缘。”

“哦?不知能否说来听听?”听徐斗连说自己在街上结了一份善缘,闵存溪大感兴趣。

“当然可以。”徐斗连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与闵存溪谈起了昨天在子午街救下温秀英和带她回家做厨娘的事情。

闵存溪听完哈哈一笑道:“难怪员外郎红光满面,原来是邂逅了美人,惹了桃花了。”

徐斗连摆手道:“哪有什么桃花,闵大人莫要拿我打趣了。”

虽然徐斗连嘴上否认,但是心中却暗道:“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吗?”

想到温秀英羞怯的模样,为自己熬汤烫伤的手,被自己责骂时委屈的眼神,徐斗连又感觉自己好像对这个刚刚见到的女子有着几分别样的情绪。

看徐斗连这幅样子,闵存溪自然猜到他心里想的是什么,说道:“我就提前恭祝员外郎得觅良缘了。”

徐斗连回转过来道:“只是初初相见,八字都没一撇,何来恭喜,还是谈正事吧。”

徐斗连不想谈,闵存溪自然不会自讨没趣的揪着说。

转到正事上道:“昨日员外郎呈图纸送予圣上御览,结果如何?”

徐斗连道:“圣上昨日看过图纸之后,非常满意,已批准建造,我昨天便已通知工部人员召集工人准备开赴工地。因为昨日事情颇多,未能与闵大人碰头,所以今日便早早过来与闵大人碰个头,顺便商议一下施工过程中的安排。”

闵存溪道:“还好图纸得以通过,不然还真不一定能赶得上接任大典了。施工上肯定是你们工部更擅长,我就负责监工,绘制阵法图线,你们沿着画好的图线依照图纸施工就是了。”

徐斗连笑道:“闵大人这个甩手掌柜做的,好,今天上午我们首先会建设工人们的住处,划定第一部分的场地,稍停一会儿待工部的其他人到了,带上材料图纸便可以开拔前往工地了,还要辛苦闵大人绘制第一块场地的阵法建设图了。”

闵存溪道:“职责所在,没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员外郎不也是要在工地上监工的嘛。”

两人相视一笑,徐斗连邀请道:“走吧,先进屋坐一坐,喝杯茶,他们过来还要一会儿呢。”

“走走走,早就听说员外郎手上有一块上好的花茶饼,味道香美,今天一定尝一尝。”闵存溪应着,往屋里走去。

接近卯初时,工部负责施工的主要官员都到了。

点过卯之后,徐斗连道:“这次的任务时间很紧,而且关乎到我大国颜面,不仅要做得快,更要做得好,还希望各位积极密切配合,协调好手下工人,完美完成这次任务。”

众官员齐声回道:“是!”

满意地点点头,徐斗连道:“好,诸位带好此次所需的图纸材料,施工器具,卯正时分,上车出发。”

命令下达,工部的官员们快速行动起来,卯初时分,车马队便出发赶往东城外的工地。

在徐斗连他们到达工地时,工人们早已集结待命。

看着眼前的工人们,和早已运到工地上,堆放在一旁的建筑材料,徐斗连非常满意。

“列队。”徐斗连对从马车上下来的工部官员们说道。

“列队!”官员们大声喊着,与工人们列成方队,等待着徐斗连的安排。

闵存溪布设了一个扩音法阵,确保徐斗连的话可以让每个人都听到。

利用扩音法阵,徐斗连道:“诸位,你们皆是京城内最优秀的工人,此次的工程建设,乃是钦天监监正接任大典的祭台,关乎我大秦颜面,是彰显我大秦国威,彰显我大秦工人能力的时候。我们只有五天的时间,这五天内,诸位的吃住都会在这里,你们会被分成两班,昼夜轮转。我们有高额的工钱,最优异的伙食,我们的官员也会陪着诸位一同建设。工程结束时,陛下会亲临表彰,与诸位会宴。还请诸位通力合作,五天之内,务必将此次工程完美拿下!”

在工部官员的带领下,诸位工人齐声喊道:“五天之内,必将完美完成此次工程!”

对于这样的回应,徐斗连非常满意,继续道:“今天上午,我和闵大人会在场地上绘制建设区域,安设施工图线,诸位要做的就是先将你们的住处和后勤储备场所建设起来,工部的官员们会带着你们一起,下午便要开始建设第一块区域,好了,工部的官员们,各自带领一块方队的工人们,动起来吧!”

“是!”

整齐划一的回答之后,在公布官员们的带领下,工人们前往预设好的区域,开始了建设。

在工人们离开之后,闵存溪收起了扩音法阵道:“员外郎的动员讲话,还真是真实。”

徐斗连道:“工人们来做活,看中的就是工钱和荣誉,两个都要给,真实些他们才有动力。”

“哈哈,也是,现实些总是能达到最好的效果。”闵存溪笑了一声道。

徐斗连做了个深呼吸道:“好了,工人们动起来了,我们也不能歇着啊,走吧,绘制区域图线,别等他们都做完了,我们图线还没画好。”

“那可就丢大人了。”闵存溪笑着,带上绘制工具便前往祭台区域开始绘制区域图线了。

工地上热火朝天的开始干活,隐藏在暗处的符卫道:“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而且这位徐员外郎,很会抓住人心所想去做动员,难怪才七年便官至工部员外郎。”

“是啊,这位徐员外郎是真的有一套。”另一个符卫赞道。

徐府内,温秀英收拾好了厨房,检查完了菜品,发现肉已经没有了,其他的蔬菜也所剩不多。想到徐斗连在工地上忙活半天,肯定消耗甚大,需要进行体力补充,便决定多买一些肉来,到时给徐斗连送去。

“金大姐,咱们府上买菜都去哪里买啊,咱们的菜已经吃的差不多了,肉都没了。”温秀英向金月娥问道。

金月娥解下了围裙,挂在墙上,回道:“肉和菜自然是每天采购新鲜的才好吃,所以咱们每天都会买新的,不过今天员外郎回家吃晚饭,咱们买的要多一些,走吧,我带你去集市上看看,想要什么就订下来,让他们送到府上找账房领钱就是了。”

在集市上,温秀英大肆采购了一番,尤其是肉类,买的最多。

金月娥道:“不用买这么多吧,咱们吃不完,放到第二天就不新鲜了。”

温秀英不好意思的道:“我担心员外郎在工地上吃不好,消耗太大,又恢复不来,所以多买些,中午给员外郎送去。”

金月娥道:“原来如此,妹子真是贴心。说起来,妹子这么关心员外郎,是不是看上咱家员外郎了?”

温秀英低着头,捏着衣角道:“大姐说什么呢,我只是担心员外郎罢了。”

金月娥仿佛看穿一切般笑了笑道:“我懂,好了,还有什么要买的吗?”

掰着指头数了数,确认没有什么遗漏的之后,温秀英道:“没什么了,已经买齐了。”

见温秀英没什么要买的了,金月娥便道:“好,那咱们就回去吧。”

在他们购买的菜品送到之后,账房见买了这么多东西,便叫来了徐槐道:“徐管家,咱们不就是多来了一个厨娘,员外郎今晚回来吃饭嘛,怎么今天买了这么多的菜啊,还有这肉,是不是太多了。”

徐槐挠了挠头道:“我去问问,你招呼一下佣人,把这些菜和肉送到厨房去。”

来到厨房,徐槐问道:“今天的菜品采购是你们一起去的吗,怎么买了那么多?”

金月娥率先道:“哦,温妹子怕员外郎在工地上吃得不习惯,就想着给员外郎做些饭菜送过去。”

徐槐叹了口气道:“这是圣上下令建造的工程,都是御厨掌勺,食材都是特供的,不会差的。”

温秀英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低着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是我想当然了。”

看她这副模样,徐槐也不忍心多说什么,便道:“没事,下次注意就是了,员外郎早上也称赞过你做的饭菜,不如这样吧,你中午给员外郎做一些,早些送去,莫要让那边做多了。”

“欸,我知道了。”温秀英意外地看了徐槐一眼,颇有些激动地回道。

徐槐摆了摆手道:“我这不是怕浪费了嘛,你做好了装在食盒里找我,我带你去工地上送给员外郎。”

说完,徐槐便离开了厨房。

见徐槐没有过多追究,金月娥松了一口气道:“没想到徐管家今天这么好说话,真是托了妹子你的福啊。”

温秀英道:“大姐莫要打趣我了,徐管家也说了是怕浪费嘛。”

嘿嘿一笑,金月娥道:“现在已经巳正了,距离午正用饭时间只有一个时辰了,你还不快准备,别一会儿送过去,员外郎已经在吃饭了。”

“对啊,真的要抓紧了,这肉做起来最费时间了。”听到时间,温秀英便立刻开始行动起来。

一通忙活之后,终于在午初一刻时做好了饭菜。

将饭菜装进食盒,温秀英抱着食盒一路小跑找到徐槐,喘着气道:“徐管家,饭菜做好了,咱们是不是现在就去工地上?”

徐槐看了一眼温秀英手里的食盒,对身边的佣人们道:“你们去吃饭去吧。”

佣人们走了之后,徐槐对温秀英道:“走吧,现在去应该来得及。”

到马厩里牵了一匹快马,套在车上,徐槐亲自赶车,往东城外的工地上赶去。

工地上,徐斗连和闵存溪刚刚绘制完第一块区域的建设图线,正准备去吃饭,闵存溪便看到了徐槐驾驶的马车。

指着驶来的马车,闵存溪问道:“员外郎,那辆马车是不是你家的啊,而且驾车的人,我看着像是你的管家徐槐啊。”

徐斗连顺着闵存溪的手指方向望过去,发现果然是徐槐驾着马车赶来了。

皱着眉头,徐斗连道:“的确是我府上的马车,驾车的的确也是徐槐,不过他过来干什么?难道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嗨,自己想那么多干什么,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闵存溪吐槽道。

远远地看着徐斗连他们过来,徐槐勒住了马车,对车厢里道:“来得正是时候,员外郎他们刚结束上午的工作,还没有用饭,他们过来了。”

说完,徐槐率先跳下马车,对走到近前的徐斗连二人行礼道:“员外郎,闵大人。”

徐斗连道:“起来吧,你来工地上找我,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徐槐回道:“回员外郎,家里没出什么事,是温姑娘觉得员外郎可能吃不惯工地上的饭,便给员外郎做了一些,我带她给员外郎送来。”

“哦?温姑娘,在哪呢?”徐斗连还没开口,闵存溪便往车上打量着问道。

听到外面谈论自己,温秀英抱着食盒走了出来道:“秀英不知道工地上的情况,莽撞行事,与徐管家无关,还请员外郎见谅。”

看到温秀英从车上走下来,徐斗连抬头望天,叹了一口气。

这温秀英从跟到自己身边开始,这才一日夜不到,就做了两件出格的事情,先是在晚上让自己喝了一碗羹汤,如今又来到工地上送饭。

原本是应该要狠狠责骂一顿的,可是自己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看徐斗连不说话,温秀英也只能抱着食盒低着头,不敢说话。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闵存溪见状,上前从温秀英手里拿过食盒道:“你们家员外郎今日早些时候还在跟我说新来的厨娘做得饭菜非常可口,我还说晚上去你们家蹭饭,没想到这才中午就送了过来,我可得尝一尝这饭菜到底有多可口。”

有闵存溪解围,温秀英笑道:“要是大人来,晚上秀英就多做一些。”

闵存溪揶揄道:“我倒是想去,不过你们家员外郎可还没回答我能不能去呢。”

徐斗连道:“闵大人要是来,自当欢迎,秀英啊,晚上多做一些,闵大人吃得多。”

温秀英回道:“诶,秀英知道了。”

从闵存溪手里拿回食盒,徐斗连道:“行,食盒我晚上回去的时候带回去,你们先回去吧。”

见徐斗连没有责骂,徐槐松了口气道:“是。”

徐槐载着温秀英离开之后,闵存溪用手肘捅了捅徐斗连道:“那个就是你救下来的厨娘啊,别说,长得还真好看,跟你挺般配的。而且她居然担心你在工地上吃不好,特意给你做了饭菜送来,若是娶了,真是个贤内助啊。”

“少说两句吧,你不是说想要吃吗,走吧,一起吃。”徐斗连横了闵存溪一眼道。

闵存溪笑道:“这就恼羞成怒了,看来你俩真的有情况啊,不如我做媒,给你牵个线,向圣上求一个赐婚?”

徐斗连头都没回道:“你吃不吃?”

闵存溪快步跟上道:“吃,当然吃。”

远处,暗中观察的符卫看到了这一幕,一名符卫皱着眉头道:“刚才从马车上下来的那个女的是谁,为什么回来工地上给徐斗连送饭,而且,看样子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有些暧昧。”

另一个符卫道:“这其中定有古怪,我去禀报统领,你在这里盯着。”

钦天监,符卫统领将手下汇报上来关于徐斗连和温秀英的事情汇报给了沈从容。

听完汇报,沈从容皱着眉头道:“一个年轻女子,由徐斗连的管家驾车送到工地,给徐斗连送饭,而且他们之间的表现像是有些暧昧。一个七年未曾娶妻的进士,突然出现了一个进展神速的女子,这其中肯定有问题,你刚才说这女子到的时候,闵存溪跟徐斗连在一起,而且看上去,闵存溪认识这个女子?”

符卫统领回道:“是,的确如此。”

仔细思索了一番,沈从容道:“将女子的画像画下来,去户部查一查,看看这个女子是何方神圣。”

“是。”符卫统领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符卫统领离开后,沈从容思考着其中的问题道:“徐斗连,督造接任大典祭台的工部员外郎。突然出现的神秘女子,没有其他的异常,表现暧昧。到底是妖孽还是?”

工地上,刚刚建好的临时住处中,徐斗连取出了食盒中的饭菜放在了桌上。

嗅了嗅饭菜上散发出的响起,闵存溪连连点头道:“嗯~这味道,看来你没有骗我,真的很香,就是不知道入口如何。”

说着,闵存溪拿起筷子便要下筷。

徐斗连按住了他的手道:“你方才说帮我向圣上讨纸赐婚,是不是真的?”

闵存溪放下筷子,指着徐斗连坏笑道:“哦~原来你真的对那位温姑娘有意思,那你刚才还端着。”

徐斗连红了一下脸道:“到底是不是真的?”

闵存溪老神在在道:“我这饭都还没入口呢,怎么就有人逼问呢,有这么办事的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