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秦都妖乱
第十三章 温秀英的攻势
作者:封天缘  |  字数:6034  |  更新时间:2020-07-31 23:49:20 全文阅读

“员外郎回来啦。”

进到玉古街,住在一条街上的人都跟徐斗连打着招呼。

每一个打招呼的人,都会看着跟在徐斗连身后的温秀英,心说:“这女子是谁,看起来长得很是标致,难道徐员外郎终于要娶妻了?”

不过他们是不敢直接问徐斗连的,虽然徐斗连并没有住在朝廷安排的工部官员官邸,而是住在自己的宅子之中,可始终也是工部的六品官员,不是他们能够僭越的。

徐斗连一路点头致意,跟比较熟络的街坊还会聊上几句家常,不过脚步并未有过停歇,很快便到了自己的宅子前。

“员外郎。”门口的护卫行礼问候,快步跑到门前打开了宅门往里面喊道:“员外郎回来了!”

随着护卫的呼喊,宅子里也开始行动起来,仆从们快速收拾着书房、卧房,管家则迎到门前。

徐斗连带着温秀英走进门来,管家已经在阶下候着了。

指着温秀英,徐斗连对管家道:“这位是温秀英温姑娘,路上偶遇,说是来城里讨生活的,前些日子不是说府上少一位厨娘吗,我就把她带回来了,你好生安顿一下。”

说完,徐斗连指着管家对温秀英道:“这是府上的管家徐槐,他会教导你府上的一应事务,你跟着他去吧。”

“小女温秀英,见过徐管家。”温秀英率先对徐槐行礼道。

徐槐笑着回道:“府上没有那么多的繁文缛节,温姑娘不必事事行礼,既然你来到府上,慢慢的会适应的。”

“是,还请徐管家多多教导。”温秀英回道,这就算两个人见过面了。

跟温秀英客套了两句之后,徐槐对徐斗连道:“书房和卧房已经收拾停当,员外郎是去书房,还是回卧房歇息?”

徐斗连道:“去书房,还有些事情没做完,明日接任大典的场地便要开始建造,我会在子时之前歇息,明日寅初便要前往工部协调事物,莫要误了我的时辰。”

徐槐回道:“是,徐槐记下了。”

“嗯。”徐斗连应了一声,便自顾自的往书房走去。

原本温秀英想要跟过去,但是被徐槐叫住了:“诶诶诶,温姑娘,员外郎去书房办公不能够打扰,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先熟悉一些基本的东西,给你安排下住处,明天再好好教你。”

为了不引起怀疑,温秀英只得停下了脚步道:“是奴家莽撞了,多谢徐管家提醒,之后还要多多麻烦徐管家了。”

徐槐摆了摆手道:“谈不上麻烦,走吧,先去你工作的地方去看看。”

说着,徐槐便转身带路,往厨房方向走去。

温秀英看了一眼徐斗连离去的方向,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跟着徐槐往厨房去了。

“我们府上呢,是三进两跨,员外郎住在三进院,没有特别的事,你就不要往三进院去,不要打扰到员外郎。东跨院是我们住的地方,你的住处也会安排在东跨院。西跨院里是厨房、杂物间、库房等,就是你工作的地方了。员外郎没有什么特别的忌口,不过不喜欢浪费,每日员外郎在家用饭最多的是早饭,午饭会在工部衙门里吃,晚饭去子午楼,所以你基本上做得最多的是我们这些佣人的饭食。”徐槐一边在前面引路一边介绍着基础的情况。

拐进西跨院方向,徐槐接着道:“府上佣人并不多,只有四个一般仆役,五个丫鬟,一个账房,一个门房,四个护卫,一个厨子,加上你我拢共也就十八个人,所以你要做的饭也没有很多。”

温秀英问道:“为什么员外郎不在家里用饭呢?”

徐槐回道:“也没有为什么吧,就是习惯了,如果你能让员外郎在家吃饭,那也不错,至少我们府上还能节省一些开支,过年的时候就能多发一些银钱。”

温秀英回想了一下子午楼饭菜的口味道:“比子午楼的好吃吗,好像也不是不行。”

徐槐意外的看了一眼温秀英,笑道:“好,那就交给你了。”

推开厨房的门,点上灯,徐槐道:“这里就是厨房了,你可以先熟悉一下布局。府上的早饭时间是根据员外郎的时间来的,方才你也听到了,员外郎明天早上寅初便要出门前往工部衙门,所以寅初之前,你就要开始准备早饭。”

温秀英问道:“那员外郎说他今天晚上要在书房处理一些事务,会在子时之前入睡,那要为员外郎准备些宵夜吗?”

徐槐回道:“员外郎没有戌时之后还要吃东西的习惯,所以通常会喝一杯茶,洗澡睡觉,不需要准备宵夜,你可以早些休息,丑正的时候我会叫你起来准备早饭。”

“哦,我明白了。”温秀英嘴上应着,但是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打算。

“放心吧,我们另一个厨子也是个女人,她会指导你做什么饭的。好了,现在带你去东跨院给你安排一个住处,等明天员外郎离府之后,再给你说别的事情。”担心温秀英不适应,徐槐安慰了一下,然后吹熄灯火,往东跨院方向走去。

进了东跨院,徐槐指着第一间屋子道:“这间是我住的房间,有什么事情你大可以过来找我。”

逐个房间说明,一直走到最里面的房间,徐槐道:“这里还剩下几间屋子,你可以自己选一间,每天都有人打扫的,可以直接住。”

温秀英随便选了一间道:“那就这里吧,谢谢徐管家了。”

“呵呵,不妨事,好了,你早些休息吧,明天我来叫你。”说完,徐槐便先离开了。

温秀英推开房门,用桌上的火折点上灯火,看了看屋内的情况。

的确是有人专门每日打扫的,非常干净,屋内的花都是新鲜的,被子也显然是新晒过的。

躺倒在床上,感受了一下放松的感觉,温秀英道:“进了京城,一切还是小心些好,惑心符就先不用了,省的被那沈从容看出什么破绽来。”

突然,温秀英听到房上有什么动静,闭气凝神,仔细一听,发现竟是有人在房上奔跑,为了避免自己真实身份的暴露,她选择了静观其变,听着后续的发展。

来的是两个人,正是符卫统领分派来暗中保护徐斗连的符卫,因为沈从容要求的是昼夜监察,保证安全,提早发现异常,所以符卫统领便给每人安排了四个符卫,两个一班,出现问题一人汇报,不影响另一人监察,可以真正达到沈从容的要求。

这两名符卫到了二进院房顶,便伏在房顶上,利用法宝隐匿身形,观察着徐斗连和周围的情况。

屋内的温秀英感觉到他们停在了二进院房顶,并且有一阵灵力波动,猜到了是沈从容安排来的符卫。

“要是你自己来说不定我还真的不敢动手,可是你就放这么两个小符卫过来,他们还能看穿我不成?”温秀英笑了一下,站起身来,出门往厨房走去。

温秀英并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踪,所以她一出门便被符卫发现了。

一个符卫看了一眼温秀英道:“一个下人,没什么问题。”

说完,他们继续观察着徐斗连。

温秀英顺着先前徐槐带着她走过的路来到厨房,点上灯火,找了找食材,发现有银耳、莲子和冰糖,正好可以做银耳莲子羹,帮助徐斗连消解疲乏。

一个时辰后,温秀英端着做好的银耳莲子羹,吹熄了灯火,往三进院走去。

走出厨房门的时候,她假装不经意的抬眼看了看趴在二进院房顶的符卫,发现他们并没有关注自己,嗤笑了一声,更是大胆起来。

踏着小碎步走到三进院,利用灯光找到了书房,温秀英敲响了书房的门。

“谁啊?”徐斗连放下了手上的卷宗,皱着眉头道。

要知道,平素他晚上在书房办公的时候,最不喜别人打扰,要是来人没有个正当的理由,他绝不会轻饶了敢打扰自己的人。

温秀英回道:“员外郎,是我,秀英。”

听到温秀英的声音,徐斗连便想到了她那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胸中的火气也消解了大半。

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进来吧。”

得了允许,温秀英推开书房门走了进来,进门之后便将门关上,端着羹汤往徐斗连的位置走来。

已经重新拿起卷宗的徐斗连,听到温秀英的动作发出的声音后问道:“温姑娘,这么晚了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温秀英将羹汤放在桌上道:“秀英担心员外郎如此操劳,身体会吃不消,所以做了一碗银耳莲子羹,帮助员外郎消解疲乏用。”

徐斗连抬眼看了一下桌上的羹汤,然后又重新看回卷宗道:“徐槐没有告诉温姑娘吗,我过戌不食。”

温秀英道:“徐管家告诉我了,但是我担心员外郎的身体,所以才特意做了羹汤。”

徐斗连有些不耐得叹了口气道:“我不吃。”

“哦。”温秀英低低的说了一声,显得很是委屈,伸手便去端羹汤。

徐斗连瞟了一眼,发现温秀英的手上有一块火红的烫伤,问道:“等等,你手上的这块伤,是怎么回事?”

温秀英扯了扯衣袖,盖住烫伤道:“没什么。”

徐斗连放下卷宗,拉过温秀英的手,掀开衣袖看了看道:“这是做羹汤的时候烫伤的?”

温秀英低着头,咬了咬嘴唇道:“没有注意到,掀开盖子的时候被热气烫到了。”

看着温秀英那副可怜样,徐斗连心里有些不落忍,松开了手说道:“行了,羹汤留下吧,一会儿你再来取汤碗。现在去找徐槐,让他带你去拿药敷上,以后小心点。”

收回了手,温秀英红着脸点头道:“是,秀英知道了。”

温秀英的这幅样子让徐斗连心中一跳,忍不住就想要将温秀英拉到怀里,但是在道德的警醒下,他还是忍了下来道:“快去吧,再晚些恐怕就留下伤疤了。”

“嗯。”温秀英应了一声,便小跑着离开了。

被温秀英这么一打扰,徐斗连也没心思继续看卷宗了,便拿起羹汤,喝了一汤匙。

“嗯?还不错。”徐斗连颇有些意外,心道:“没想到她做饭还真有一手,起码这银耳莲子羹不比子午楼的差。”

几口喝完碗中的羹汤,徐斗连居然还想再来一碗。

将碗放回托盘上,徐斗连笑着摇了摇头,心情也平复了下来,重新拿起卷宗继续看着。

温秀英出了二进院,往东跨院拐去,背对符卫的时候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她很确定,徐斗连已经开始被自己影响,只要多加几把火,就可以直接将徐斗连拿下,到那时,一切就可以顺利开展。

二进院的屋顶,看着温秀英离开,一个符卫道:“这个要汇报吗?”

另一个道:“应该不用吧,她并没有什么异常,等什么时候看到他有问题了再说。”

温秀英一路跑到东跨院,敲响了徐槐的屋门。

徐槐安排好了一切,刚准备休息,听到敲门声,又套上外衣道:“来了。”

打开屋门,看到站在门口的温秀英,徐槐问道:“温姑娘啊,怎么了?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温秀英道:“我方才为员外郎熬羹汤,不小心烫到了手,员外郎让我找你带我去拿药。”

听到温秀英说自己给徐斗连熬了羹汤,徐斗连不仅没责骂她,还让自己带她去药房取药治疗烫伤,徐槐颇感意外,心说:“员外郎这是转什么性子了,居然对刚来府上的温姑娘如此担待?”

虽然疑惑,但是徐槐也并不打算多嘴一问,谁知道自家员外郎怎么想的呢。

“好,我知道了,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药房。”说着,徐槐关上了屋门,带着温秀英往药房走去。

路上徐槐道:“以后做饭的时候要小心些,尽量不要再受伤了。”

温秀英道:“嗯,奴家以后会多注意的。”

徐槐没再多说什么,带着温秀英到了药房,找了些治烫伤的白药交给她道:“拿回去敷在伤处,用一块干净的手巾包住,明天就差不多了。”

接过白药,温秀英福了一礼道:“多谢徐管家。”

徐槐道:“说什么谢不谢的,快回去敷药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做饭呢。”

“欸!”温秀英应了一声,便先一步跑回来了。

徐槐看着温秀英的背影摇了摇头,吹熄药房的灯火,关上了门,才慢悠悠的往回走。

回到自己的房间,温秀英虽然可以利用自己的灵力治愈烫伤,但是为了自己计划的进行,也为了不引起符卫的注意,还是将白药敷在了伤口上,取出一条干净的素白手巾缠住,之后便如常人一般睡去。

丑正时分,徐府的下人们便开始忙活了,因为自家的大人寅初便要离家,必须早些准备一切。

在徐槐走到门口的时候温秀英便已经醒了,等徐槐敲门的时候,温秀英用刚醒来略带慵懒的声音道:“来了。”

穿好了衣服,打开屋门,看到站在屋外的徐槐,温秀英假装还有些困得揉了揉眼道:“徐管家,这是已经丑正了吗?”

徐槐道:“是的,他们已经赶往厨房了,你也快跟我去吧。”

“欸!”温秀英关上房门,跟着徐槐往厨房走去。

路上,徐槐道:“早饭不宜吃的过多,也不能多吃荤腥,只需要熬些粥汤,蒸些馒头包子,几道点心,再做一些清淡小菜就行了。府上并没有固定的食谱,你可以做些你擅长的拿手菜,跟另一位厨娘多沟通一下,别一个菜做两道就行了。”

“好,我知道了。”温秀英点了点头回道,表示自己记下了。

看了看温秀英手上依旧缠着的手巾,徐槐问道:“手上的烫伤好些了吗?”

温秀英道:“好多了,早就不疼了,也不影响活动。”

“那就好,厨房到了,你先进去做饭吧,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就不跟你一起进去了。”到了厨房门前,徐槐表示自己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对温秀英说道。

“好,徐管家慢走。”温秀英福了一礼,便进了厨房。

一进厨房,便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正在搬运灶具,收拾蔬菜。

“你好,我叫温秀英,是新来府上的厨娘。”温秀英对正在忙活的妇女道。

妇女擦了擦汗道:“哦,新来的厨娘,那可太好了,正好可以分担一些,我叫金月娥,你可以叫我金大姐。咱们厨房里没有什么规矩,就是早饭的时候不吃太多的荤腥,你看你擅长做什么,就自己挑些菜来做。”

“好勒,金大姐。”温秀英笑着应声,便开始寻找自己想要做的菜。

金月娥走到温秀英旁边拿菜的时候看到温秀英手上的手巾道:“温妹子手上这是怎么了,缠着手巾,是伤着了?”

温秀英回道:“不妨事,就是不小心烫到了一下,敷了药,已经可以正常活动了。”

“哦,在咱们这厨房啊,可得小心着点火啊蒸笼啊这些,要是被烫到了,不仅自己遭罪,还耽误做饭。”金月娥安慰提醒道。

温秀英笑着回道:“嗯,来的路上徐管家也跟我说了,我都记在心里呢。”

拿了几棵青菜,金月娥道:“你手上新受了伤,还是稍微缓一缓,你来炒菜,蒸馒头包子的这种重活我来。”

“谢谢金大姐了。”温秀英感谢道。

金月娥拿着青菜往案板处走着道:“谢什么啊,等你那伤好了,再帮我和面蒸馒头不就得了。”

“欸,一定。”温秀英回道,然后带着自己已经挑好的菜,走到了另一块案板处,开始处理。

看着手脚麻利的温秀英,金月娥满意地点点头,心道:“这姑娘真不错,手脚麻利,活干的还好。”

半个时辰又两刻后,徐槐来到了厨房。

“都做好了吗,这就快寅初了,员外郎马上起床,不要误了时辰。”一进门,徐槐便开口问道。

将最后一道菜装盘放在托盘上,温秀英道:“都做好了,徐管家看看够不够。”

看了看已经装上托盘的饭菜,徐槐赞道:“不错,菜品丰富,色香俱全,想来味道也不会差,你们辛苦了,我这就去叫人来端走。”

说着,徐槐便离开厨房叫人去了。

徐槐走了之后,金月娥对温秀英竖起大拇指道:“温妹子手艺真好,你做的这些菜,光是闻着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开,谁要是娶了你啊,那可真是有福了。对了,你成婚了吗,要不要大姐给你介绍介绍?”

温秀英羞得低下了头,忸怩道:“金大姐说什么呢,怪羞人的。”

金月娥笑道:“终身大事,有什么害臊的,再说了,这里就我们两个人。”

温秀英转过身去跺了跺脚道:“不理你了。”

说着,便跑出了厨房。

金月娥呵呵笑着道:“这大姑娘,真不知道会便宜给谁呢。”

三进院偏厅,收拾停当的徐斗连坐在桌前,看着桌上的菜品,直感到食指大动,夹起一筷子塞进嘴里,味道非常鲜美。

咽下去之后,对徐槐问道:“这菜是新来的厨娘做的?”

徐槐道:“回员外郎,是的。”

“不错,很好吃。”徐斗连赞了一声,继续吃着。

徐槐站在一旁,看着徐斗连将桌上的饭菜全部吃光,心道:“看来这温秀英果然有一手,做出来的菜不仅能让员外郎如此称赞,居然还能让员外郎全部吃完。”

用茶水漱了漱口,徐斗连道:“菜不错,晚上我回来吃。”

听徐斗连说晚上要回来吃饭,徐槐心中一震,然后回道:“是,我会通知厨房的。”

“嗯。”点了点头,徐斗连穿上外袍,带着卷宗往工部衙门去了。

徐槐将桌上的盘子收拾了一下,让下人拿着往厨房走来。

进到厨房,徐槐宣布道:“员外郎说了,今晚回来家里吃饭。”

然后特意对温秀英道:“员外郎对你的菜很是称赞,继续努力。”

“是,我会的。”温秀英福了一礼回道,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