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秦都妖乱
第八章 李府晚宴
作者:封天缘  |  字数:6019  |  更新时间:2020-07-27 22:52:37 全文阅读

屋内的东西并不算多,三人很快便将这些东西翻了一遍。

不论是桌上的笔架砚台,还是书籍纸张,都可以随意拿起,并没有机关被触动。

站在最里面的小讲台上,沈从容环顾屋内,思考着到底应该怎么才能触发机关消息。

看着屋内的十二张桌子,沈从容想到了一种可能,向韩渠问道:“子悦,这坤阴锁神阵,是按着八卦方位所布吗?”

韩渠将坤阴锁神阵的阵法图重新回忆了一遍道:“并不是按着八卦方位所布的,先生为何出此一问?”

沈从容拿起书案上的笔在纸上画着韩渠标注的八个阵眼方位然后道:“我刚才看到这十二张桌子的时候想到了八个阵眼的方位,发现和八卦的方位很像,所以才想着问问你。”

韩渠走了过来,看着沈从容画出来的阵眼方位图道:“这么一看的话,倒确实和八卦有些相像,但是坤阴锁神阵与八卦的关系并不大啊,这是怎么回事呢?”

封牧歌看着图纸想了想道:“有没有可能是这处阵眼需要用八卦来破解,因为在其他的几个石室,并没有这种桌子,而且从方位来看,也只有这间房间最契合八卦方位。”

沈从容另画了一张八卦图,将两张图纸叠在一起看了一下,果然,只有自己等人现在所处的这间石室与八卦方位是完美契合的,其他的阵眼位置或多或少都有偏移。

“可是,八卦图也有先天和后天两种,万一他在玩弄猫腻,以反八卦图布局的话,一旦试错了方位,可能会有更大的危险。”沈从容放下了阵图道。

韩渠道:“可是我们眼下并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逐个试一试。”

叹了一口气,沈从容道:“也只能如此了,先确认方位,用正先天八卦来试试吧。”

取出罗盘,沈从容开始测定方位,并在纸上书写,放在指定的方向。

看着已经测定的方向,沈从容道:“正先天八卦,是乾南坤北,离东坎西,我们现在所处的石室位于西北艮位,艮覆碗,其形为一阳二阴,如果这里是以先天八卦相解,那这些桌子就要摆放成艮卦的样子。”

“那就试试看吧。”韩渠搓了搓手,开始搬动底下的桌子。

封牧歌自然不会让韩渠一人动手,也出手帮忙,很快,便将桌子按照艮卦的形状摆放完毕。

拍了拍手,韩渠道:“怎么没反应啊,难道不是正先天八卦?”

刚说完,石室门口突然落下一块断龙石,封住了石室。

随着断龙石落地,韩渠叹道:“果然不对吗?”

说着,韩渠唤出玉牒护住自身,准备应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情况,沈从容和封牧歌也都各自以法宝护身,观察着石室内的情况。

很快,一阵机括启动的声音传来,沈从容耳朵微动,听到声音来自于自己身后,踏步离开讲台,看着讲台上的情况。

沈从容落地之后,讲台方向的石壁如同一扇门一样向内开启,露出了后面的通道。

封牧歌上前两步,站在最前面,防备着通道内可能出现的各种东西。

等了快一刻,里面始终没有其他的异常。

韩渠道:“难道我们猜对了,这就是通往阵眼处的通道?”

沈从容盯着通道想了一会儿道:“可能是吧,毕竟只有这一条路,不管里面到底怎么样,不进去看来是不行了。”

封牧歌道:“我先进去看看。”

担心会出现在蟒山试炼之中的情况,沈从容道:“一起进,就算有什么事,解决起来也方便。”

点点头,封牧歌一马当先,冲进了通道之中。

他们都进去了,韩渠自然也不想一个人留下来,只能跟上。

进入通道两丈之后,通道口的石壁又重新关上。

回头看了一眼,韩渠耸了耸肩道:“看来是没给后路,只能往前走了。”

通道并不是一条直线,一行人七拐八拐,走了约么近四十丈,才到达一个石室。

“又是石室吗?”走进石室后,韩渠左右看着吐槽道。

石室内并没有什么东西,只是在最中间有一个石台,上面放着一块四尺高的六棱石柱,散发着莹绿色的光芒。

“那个石柱,就是阵眼吗?”沈从容向韩渠问道。

韩渠走了过去,绕着石台转着圈观察石柱,与自己记忆中的坤阴锁神阵阵眼进行了比对。伸手触碰了一下,发现在石柱的周围有一圈灵力结界,并不能触碰到石柱本体。

观察完后,韩渠回道:“没错,这就是一处阵眼了,只要能将这个阵眼毁去,阵法便会被削弱一层,八分之一的区域无法再引导反弹力量。”

封牧歌将环绕周身的碎片组合成藏星剑道:“我来。”

仿佛是感受到了封牧歌想要摧毁自己,石柱陡然散发出剧烈的莹绿色光芒,周围的石壁上显露出大量孔洞,同时这些莹绿色光芒化作颗粒粉尘,飘荡在石室之中,很快便将石室铺满。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众人顿时警惕起来,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但是入眼处尽是莹绿色的粉尘,已然是看不见其他人的身形。

因为韩渠和封牧歌离得最近,在粉尘出现的一瞬间,便吸入了一些粉尘。

粉尘入体,韩渠马上便感觉到了精神有些恍惚,眼前发虚。

“粉尘有毒!”韩渠咬了一口舌尖,让自己清醒过来,向玉牒内注入大量的灵力,将粉尘隔绝在屏障之外,同时喊道。

沈从容离得稍远,听到韩渠的话后立刻张开灵力屏障,只吸入了一点点粉尘,但是她的反应却比韩渠还要剧烈,而且她感觉到自己的灵力屏障正在被腐蚀,速度奇快。

“牧歌,速速摧毁阵眼,这粉尘可以腐蚀灵力,而且灵力越强,粉尘的效果就越强!”感知到这一切后,沈从容向封牧歌喊道。

封牧歌也感觉到的这种情况,运转法眼,目光穿透粉尘,看清楚了阵眼的位置,封牧歌快步上前,一剑向阵眼砍去。

铛的一声,封牧歌感到自己的剑斩到了一个坚硬无比的物体之上,被挡了下来。

定睛一看,封牧歌发现是一条蟒蛇挡住了自己的剑,而自己的剑只砍碎了几片蛇鳞,并没有造成什么大的伤害。

封牧歌一击未中,但蟒蛇却抬头向封牧歌喷出一股莹绿色毒烟。

滋滋。

一阵腐蚀的声响从封牧歌身前传出,他的灵力屏障在毒烟的作用下正被快速腐蚀,一点毒烟顺着被腐蚀出来的缺口钻了进来。

封牧歌只感到眼睛一酸,视线模糊了下来,看不清眼前的景象。

闷哼一声,胸口处的疼痛让封牧歌知道自己已经中了蛇毒,必须赶快逼出毒素,破除阵眼,先将阵眼的毒素除掉,才能安心对付这条蟒蛇。

眼睛模糊不清,便不再用眼看,封牧歌闭上了双眼,运转灵力,将藏星剑浮在身前,盘坐下来。

将灵力屏障的漏洞重新补上,封牧歌手掐剑诀道:“星魂引路,涤荡九霄!”

只见从封牧歌身上,一道灵力光环震荡出来,拂过了石室内所有的地方。

灵力光环所过之处,都有什么物体,统统都传到了封牧歌的识海之中。

封牧歌发现除了眼前的蟒蛇之外,其他的孔洞中也有着大量的毒蛇,都在喷吐着毒烟,形势已然万分危急。

利用灵力光环确认了阵眼位置,封牧歌向藏星剑内注入灵力喝道:“星魂索引,剑锋所向,诸神退避,万魔慑服!”

藏星剑上激荡出一道金色光柱,从封牧歌处直指阵眼所处位置。所过之处,毒烟被尽数吹散,那条挡下封牧歌第一剑的蟒蛇也被光柱直接击穿,尸体掉落了下来。

中间再无阻挡,封牧歌剑指指向阵眼,喝道:“去!”

藏星剑裹着金光,向着阵眼飞射而来,阵眼外的结界根本无法阻挡剑锋,只一接触,便被金光融化。

随着一声碎响,阵眼被藏星剑摧毁,再也无法喷出毒烟。

一股吸力从石台上发出,将石室内的毒烟尽数吸走。

没有了毒烟,众人的灵力流失速度顿时停了下来,孔洞中的毒蛇见阵眼被毁,发出一声嘶吼,便想要撤退。

封牧歌怎会将这些毒蛇放走,手上捏诀道:“天罡地煞,斩!”

藏星剑化作一百零八块碎片,钻进孔洞之中,疯狂的收割着毒蛇的性命。

没有了毒烟和阵眼加持,这些毒蛇的身体脆弱不堪,根本无法抵挡藏星剑的收割,很快,便被尽数斩杀,一个都没能逃掉。

处理完毒蛇之后,封牧歌将藏星剑召回,悬浮在自己的头上,金色的光芒从剑身上流向封牧歌,清理着他体内残余的毒素。

一道绿烟从封牧歌鼻中喷出,一遇到金光便被净化掉。待所有的绿烟全部被净化之后,封牧歌睁开了双眼,握住藏星剑,看着已经恢复一开始状态的石室,长出了一口气。

“呼,还真是危险,没想到这阵眼竟有如此威能,还好它不能牵动大阵,否则,还真难对付。”封牧歌感慨道。

调息了一番,恢复了一些后,沈从容道:“一时不察,竟险些陷在这里,怪不得这阵就连神皇魔主都有可能被困。”

韩渠站起来看了看已经碎裂的石台道:“还好封兄的剑法超凡,此处阵眼已破,前往下一处吧,不知道那边的通道打开了没。”

封牧歌道:“无妨,方才处理那些蛇的时候,藏星剑可以自由穿梭在山体之内,看来阵法之力已经消散,就算没有打开,也能直接打穿。”

韩渠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一行人沿着原路返回,去往下一处阵眼所处的位置。

牧连镇上,青阳居的火焰已经自然消散,靳裕留下了一班衙役将青阳居中的坑洞重新填埋起来,便带着其他人往胡怡园方向来了。

胡怡园,朱心玟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着眼前焚烧的妖尸,在想着什么。

“你的计谋就这么低劣吗,竟然险些让人查到真相?”一个女子声音从旁边传来。

朱心玟从思考中被惊醒,看向身边,当看到女子的样貌后,重新看回眼前的大火道:“本来都没问题,谁知道沈从容突然回来了。”

“哼,我帮你把沈从容的注意引到了李玉身上,现在她被我困在刘祜苦圆山的据点之中,还需要些时间才会出来。在她回来之前,我会安排好平谷县的一切,你给我把牧连镇料理好了,不要再出现不必要的问题。”女子靠在椅子上,将一根木棍扔进了大火中道。

朱心玟突然道:“沈从容说这些妖尸,是半个月之内出现的,昨天的那只狐妖的尸体,也在里面,是你做的吗?”

女子回道:“当然,那只狐妖将你的事情近乎全盘说出,如果不是我及时找到那只狐妖,今天你还能坐在这里?”

“沈从容说,这些小妖死前都遭到了拷问,这些小妖我认识,他们都曾跟着刘祜修行,受过刘祜的指导,你拷问他们,是为了得到刘祜能够背叛我们的法门吗?”朱心玟并没有感激女子,而是继续问道。

听到朱心玟的质问,女子脸色冷了下来,盯着朱心玟道:“你想说什么,你认为我想背叛大人?”

朱心玟瞥了女子一眼道:“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大人的,不过,我对你有没有得到刘祜的法门很感兴趣。”

女子哼了一声道:“如果我找到了,不会少了你的那一份。”

朱心玟笑了一下道:“果然你没有找到,行了,你快去平谷县吧,这里交给我。”

没想到居然被朱心玟占据了主动,女子将坐着的椅子扔进了大火之中道:“别认为你抓住了我的把柄,我也可以随时向主人说你想要背叛。”

感受到靳裕他们靠了过来,女子接着道:“官府的人来了,你最好不要暴露自己,我走了。”

说完,女子便跃入空中,离开了胡怡园,往平谷县方向去了。

女子走后,朱心玟靠在椅子上,选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看着眼前的大火。

平谷县,李府,李玉的房间中。

女子看着眼前的李玉道:“去吧,去杀了李鲧。”

对于女子的命令,李玉并没有马上回应,他的表情非常痛苦,喉头上下蠕动,但口中却一个字都没有传出来。

女子面色一冷,手上捏诀道:“你还挺顽强,居然想抵抗我的意志。”

随着女子的动作,李玉身上冒出一阵金光,涔涔汗水从李玉额上冒出,脸上痛苦更甚,显然正在承受着折磨。

见李玉还不松口,女子脸上更加凶狠,加大着灵力的注入,使李玉承受更强的折磨。

终于,在两刻之后,李玉的眼神变得有些混沌,开口道:“我知道了。”

李玉松口之后,女子收回了灵力道:“早这样不就好了。”

看着李玉有些混沌的眼神,女子道:“把你的眼睛放亮点,不要让李鲧看出马脚,别想着通知李鲧,要是你杀不了他,我会亲自动手,到那时,你也活不成。”

李玉的眼神渐渐恢复清明道:“是。”

满意地点点头,女子坐了下来道:“行了,去吧。”

出了房间,李玉的眼中再现一丝挣扎,但是一道金光闪过,这丝挣扎消失无踪。

关上屋门,李玉快步往厨房走去。

坤阴锁神阵中,沈从容他们已经毁去了四个阵眼,除了第一个阵眼外,其他的阵眼处也一样有着大量的机关和妖邪阻挡他们摧毁阵眼的脚步,而且效果越来越强,他们的损耗非常之大,正在中央的大石室中休息。

“我记得我们进来的通道只有三十五丈,这些阵眼通道各个都有三十五丈以上,这通道还不能打开吗?”韩渠瘫坐在地上,喘着气问道。

封牧歌只用肉身之力,将藏星剑往通道处抛去,藏星剑在撞到堵住通道的石头上时便被弹了回来,跌落在地上。

韩渠有些抓狂道:“啊啊啊!真是烦人啊。”

歇息了一会儿后,封牧歌捡起藏星剑道:“别抱怨了,赶紧破完阵眼,我们还要赶往平谷县。这都过去快一个时辰了,不管那人是不是李玉,肯定已经到了平谷县。再晚一些,李鲧的性命可就危险了。”

韩渠本来想说李鲧的事跟自己没关系的,但是始终还是没能说出口,只能跟着继续往下一个阵眼的方向走去。

厨房里,厨子正在准备晚饭,看到李玉来到厨房,赶忙擦了擦手走了过来问道:“公子来这里可是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晚饭刚开始做,还来得及准备。”

李玉回道:“没有,只是父亲回来的这几日日夜操劳,人看着都憔悴了,我想亲手给父亲煮一锅参鸡汤,给父亲补一补。”

厨子一听,称赞道:“公子果然有孝心,那个灶头就留给公子吧,我这就让人去处理人参和乌鸡。”

李玉叫住了厨子道:“不用了,我自己来,你们继续做你们的。”

李玉发话,厨子自然不敢违背,只能道:“好,那就公子自己来,人参在药房,乌鸡在西院。”

“知道了。”点点头,李玉转身出了厨房,去取人参和乌鸡去了。

看着李玉离开的背影,厨子挠了挠头,感觉哪里不太对,但是又说不上来。

扭头看见厨房里的人都停了工作,厨子喝道:“都干嘛呢,快动起来,别误了饭点。”

很快,李玉便带着人参和乌鸡回到了厨房,开始制作参鸡汤。

周围的厨子和打下手的小厮见状,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继续着手上的活。

谁都没注意到,李玉在炖鸡的砂锅中,放入了一些白色粉末。

夜色缓缓降临,厨房里的菜品也到了最后的收尾工作,随着最后一道菜装盘,厨子长出一口气招呼着小厮道:“好了,晚膳时间到了,快把菜送过去。”

刷完了锅,厨子看到李玉的汤还在火上炖着,擦着手走了过来道:“公子,这汤炖好了,再炖就不好喝了。”

坐在火前发呆的李玉被厨子的话叫醒,站起身掀开砂锅盖闻了闻味道,的确已经好了。

“知道了,帮我拿一个托盘来。”重新盖上盖子,李玉边灭火对厨子说道。

“好嘞。”厨子应了一声,便去取托盘了。

偏厅,菜品已经上齐,坐在主位的李鲧却没有看到李玉的身影,对送菜的小厮道:“公子呢?叫他过来吃饭。”

小厮还没回答,李玉便举着砂锅走了进来道:“父亲,我在呢。”

看着李玉手中的砂锅,李鲧不悦道:“怎么能让公子亲自上菜呢?”

李玉将砂锅放在桌上,安抚着李鲧的不悦道:“父亲不必生气,我看父亲从樊城回来后连日操劳,甚是辛苦,便亲自下厨炖了一锅参鸡汤。自己做的当然要自己送上来才是,就没让他们上。”

听到李玉的话,李鲧心中自然很是高兴,欣慰道:“好啊,玉儿懂事了。”

李玉给小厮打了个眼色,让他赶紧离开,然后拿起碗勺,给李鲧舀了一碗参鸡汤道:“父亲快尝尝孩儿的手艺如何。”

李鲧接过汤碗,喝了一口道:“嗯!很不错,不比府上的厨子差。”

说着李鲧仰起头来,将碗中的汤一饮而尽。

在李鲧看不到的时候,李玉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晦暗,但很快就消散了。

接过已经喝完的汤碗,李玉重新舀了一碗道:“既然好喝,那父亲就多喝两碗。”

不远处,女子看着李鲧开心的脸道:“高兴吧,很快,你就不会高兴了。”

“嗯?”女子突然感受到有一股强烈的灵力波动,抬眼一看,是从牧连镇方向来的,想来就是沈从容等人了。

哼了一声,女子道:“来的这么快?可惜了,好戏看不成了。”

说完,女子消失在李府之中。

房屋内,几晚鸡汤下肚,李鲧已经感觉到了有些不太对,但是他还没有多想。

李玉看着李鲧的状态,手中出现了一把短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