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秦都妖乱
第六章 苦圆山上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50  |  更新时间:2020-07-25 20:00:01 全文阅读

在沈从容他们到达青阳居的时候,靳裕他们刚刚把青阳居围起来,避免百姓接近。

看到沈从容他们过来,靳裕上前行礼道:“先生这么快就过来了,那边都结束了吗?”

沈从容看了看周围围着的百姓道:“嗯,那边妖尸已经烧掉了,这边怎么还这么多人围着?”

靳裕擦了把汗道:“青阳居位于闹市区,人员本来就多,一时间还未疏散开来。”

沈从容哼了一声道:“行了,带着衙役们尽快疏散人群,他们没有官气和煞气,容易被妖尸的怨气和尸气所伤,拆除青阳居的事交给我们了。”

“是是是。”靳裕连声应道,指挥着衙役们让开道路让沈从容他们进去,之后便带着衙役们开始疏散人群。

进到青阳居后院,沈从容道:“牧歌,交给你了。”

点点头,封牧歌半蹲下来,用手在地面上画了一个符阵,运转灵力,在其上一拍。受到灵力激发的符阵开始运转,从符阵上涌出大量金光,沿着地面如同蛛网一般铺满了青阳居的地面。

“陷!”

随着封牧歌一声轻喝,地上的蛛网发出一阵颤抖,随后青阳居的所有屋舍在这样的抖动下化作了齑粉,铺落在地面上。

“哇!真是神迹!”

随着青阳居的房屋被瞬间拆除,围观人群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微微皱眉,沈从容对靳裕的工作效率感到有些不满,但很快又舒展开来,毕竟靳裕只是凡人,也不能对百姓做什么出格的事,短时间疏散不开可以理解。

轻咳两声,沈从容模仿着初次在樊城见到韩渠时他曾用过的圣雷音。

沈从容的咳嗽声在百姓们耳中炸响,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

韩渠有些意外的看了沈从容一眼,不过并没说什么。

见人群安静下来,沈从容道:“各位镇民,我是沈从容,青阳居尚有一些妖气未除,眼下需要进行清除,清除的过程中容易对人造成伤害,还请诸位尽快散去,避免受到伤害,尽快让街道恢复使用。”

“尊先生令。”

听到是沈从容,围观的人群纷纷行礼离开。

待人群退去之后,沈从容对靳裕道:“还不快带人封锁街道,然后对青阳居进行挖掘。”

靳裕这才反应过来,指挥着衙役们行动起来。

因为封牧歌已经将房屋震碎,这次的挖掘比在胡怡园要轻松太多,很快,青阳居下被隐藏的房间也展露在众人眼前,不过其中已经没有了妖尸。

检查了一下这个房间,沈从容道:“这里的情况明显与胡怡园的不同,你们看墙上的这些血迹,层层叠盖,抛洒各处,显然这里曾发生过屠杀,或者说虐杀。而且从血迹的干涸程度和颜色来看,至少在半月前这里便已经停止了屠杀,可胡怡园那边直到昨天都还有妖尸出现。”

韩渠问道:“这么说来,这里的杀戮是刘祜所做,而那些妖尸都被他带到了樊城做成了血肉傀儡,而胡怡园的妖尸,出自他人之手?”

沈从容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两处作案的人不一样。”

封牧歌道:“看来能解决这些疑惑的,只有苦圆山了。”

“是啊。”沈从容叹了口气,对靳裕道:“这里虽然没有妖尸,但也还残留着怨气和尸气,我会以真火焚烧一个时辰,在真火熄灭之前,你带着衙役守好街道,不要让百姓靠近。”

想了想,沈从容又取出一叠符箓交给靳裕道:“这些符箓可以帮助你们清除身上沾染的怨气和尸气,发给他们,贴在胸口即可。”

接过符箓,柏文行礼道:“卑职记下了。”

“还有,胡怡园那边妖尸的焚烧还要至少两个时辰,那边只有朱心玟一人,等这边结束之后,你带人去那边帮一帮她。”沈从容最后叮嘱了一句便离开了。

沈从容和封牧歌御风而行,韩渠则驾驭着玉牒,仅用了不到一刻,便已经到达了苦圆山。

落地之后,沈从容二人因为法力深厚并没有什么问题,韩渠却有些不行了,御使法宝快速本性带来的消耗让他感到非常累,不停地喘着粗气。

不过韩渠毕竟也是修为有成的道人,喘了一会儿便恢复了过来。

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韩渠道:“修为不精,耽误了些时间,让先生见笑了。”

“不妨事,上山吧。”韩渠毕竟是外来使节,沈从容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毕竟对于山上的事情并不熟悉,那个拥有神秘手段的杀妖人也不知道在不在山上,三人徒步上山,小心戒备着周围的情况。

苦圆山并不大,至少没有蟒山那么大,很快,他们便走到了山顶。

这一路上来,倒是有一些小动物出现,但很明显都是未开灵智的普通动物。

“不是说这山上精怪众多,而且这里以前是刘祜的据点吗,怎么不见精怪也不见刘祜的洞府呢?”韩渠有些不解道。

沈从容道:“可能是用了某种隐藏手法隐匿了起来,就像是蟒山上的紫竹居一样,找找看吧。”

眼下这种情况也只能如此,三人散开来,在周围寻找着精怪和洞府的踪迹。

封牧歌走进一旁的林中搜索着,目光在周围流转,法眼已然开启,观察着灵力的波动。

突然,从前面的林中传来一阵人奔跑时身体带动树叶的声响,从声音来推断,这人应该已然身受重伤。

抬眼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果然有灵力波动,不过没有妖力的气息,来人是个修道者。

声音越来越近,很快,身影穿过了树林来到了封牧歌面前。

看到封牧歌时,身影停顿了一下,当看到是封牧歌时,激动道:“你是从容先生身边的那个封牧歌?太好了,总算能将消息传出去了。”

刚刚说完,身影便软倒了下来。

封牧歌下意识伸手抱住来人的身体,定睛一看,竟然是白珏!

只见白珏依旧穿着一身白衣,但胸腹之间已经被血染红,显然深受重伤,而且从刚才的声音来看,很可能她正在被人追杀。

“难道是那个杀妖人?”封牧歌冒出了一个念头。

但显然现在救白珏更重要,封牧歌抱起白珏,带着她往沈从容方向靠近。

“白珏?她怎么在这里?她身上的伤?”看到被封牧歌带来的白珏,沈从容连续发问。

封牧歌道:“我是在探查的时候发现她的,她好像在被人追杀,我看过了,没有发现什么灵力波动。”

沈从容探手点在白珏的几处大穴上,帮白珏止住了血道:“你说她好像在被人追杀?难道,她遭遇了那个杀妖人?”

看着昏迷不醒的白珏,沈从容叹道:“她这幅样子,看来只能带回去先治伤再问了。带上她,先回镇上吧。”

点点头,封牧歌刚要站起身带着白珏走,兴许是动作稍微大了些,牵扯到了伤口。

只听白珏口中发出一声痛呼,人竟然缓缓醒来了。

睁开眼的白珏看到眼前的沈从容,颇有些激动地抓住白珏的衣袖道:“先生,李玉有问题,李鲧有危险,快去救李鲧!”

“李鲧?”沈从容皱了皱眉道:“你别急,你现在身受重伤,我先带你回去疗伤再说。”

白珏咽了口吐沫道:“不用了,我的命门被破,真灵正在消散,救不回来了。在我的真灵彻底消散前,我要把我发现的事情尽可能地告诉给先生。”

沈从容知道,一旦真灵开始消散,的确已经回天乏术,只能道:“你说,我在听。”

白珏道:“我和李鲧从樊城回来后,暂时在李鲧府上待了几天,两天前,我准备出发回往渭水。在空中,我看到了这座山上有妖气和怨气,担心出了什么事情,所以我便来到了这里。”

到了山上之后,白珏便搜寻着妖气和怨气的来源,循着妖气,她找到了一座洞府。

潜入到洞府之中,白珏发现洞府中并没有人,她在洞府中搜查了一番,想要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在洞府中的书案上,她发现了一本记载着炼制血肉傀儡的书籍,经过樊城的事情之后,她当然知道血肉傀儡代表着什么。

当时她便感觉不妙,想要去找到李鲧共同行事。

但是还没出洞府,李玉便进来了。

她还没有问李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李玉便率先出手击伤了她。

大惊之下,她也知道了在这里研究血肉傀儡炼制之法的人可能就是李玉,而李玉作为李鲧身边最亲近的人,他很可能会对李鲧下手。

想到这里,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还是为了提醒李鲧,她都必须要与李玉交手。

但是李玉的实力远超白珏的想象,在与李玉的战斗中,本就被李玉偷袭击伤的白珏根本不是李玉的对手,险些被李玉击杀在洞府之中。

凭借着出门时她主人交给她的一件法宝,才成功逃了出来,直到刚才,遇到封牧歌。

听完白珏的叙述,沈从容紧皱眉头,心道:“李玉在秘密学习血肉傀儡的炼制之法?难道胡怡园的那些妖尸,是李玉做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