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秦都妖乱
第三章 子夜擒妖
作者:封天缘  |  字数:6090  |  更新时间:2020-07-23 22:00:01 全文阅读

“这大堂你们打扫的是干干净净,你还准备把丹药就放在这个桌子上,摆明了这是你们做得局,如果你是行凶的妖孽的话,看到这个情景,你会来吗?”沈从容指出了他们布局中最明显的问题,责问道。

朱心玟也知道自己临时想出来的这个行动有多么不切实际,但是本来在布局的时候,就没考虑到沈从容他们会突然回来。原本只要能成功抓到那几个精怪,或者说让他们在靳裕的眼皮子底下逃走,顶多就算自己一个办事不利,毕竟可以用对方强大这种理由搪塞上报。

谁曾想,沈从容他们突然回来了,这种布局在沈从容面前自然是漏洞百出,凭这样的局怎么可能抓到妖。再者说,就算妖孽前来,有沈从容他们在,那几只要还怎么跑?

朱心玟心念急转,但是短时间内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可以解释自己布局合理的理由。

这种情况下,犟嘴明显就是找死,所以朱心玟选择了认错。

“心玟思虑不周,没有想到这一层,也难怪昨夜那些妖孽没有前来,还请先生指点。”朱心玟躬身行礼,认错的同时又向沈从容请教,努力挽救着自己先前的错误。

沈从容乜了朱心玟一眼道:“行了,你也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处理失误也是正常,不过你方才去了哪里,靳裕说你在胡怡园内留守,可是我们到胡怡园的时候你却并不在,直到刚刚你才从大门进来。”

对于沈从容突转的话锋,朱心玟心下一跳,知道如果自己回答的不能让沈从容满意的话,会出大问题,幸好为了以防万一,自己在回来之前做了一手准备。

“心玟方才去吃了点东西,因为白天人多,妖孽可能不会现身,胡怡园内也没留衙役,都放出去巡逻了,所以我自己去的,就在天悦酒馆。店内的小厮和掌柜都可以作证,我出来的时候还碰到了一班巡逻的衙役。因为怕园内无人,妖孽突然前来盗丹,心玟一直随身携带。”朱心玟讲述着自己不在的理由,并提出有人可以为自己作证,并且自己保证了不会出现问题。

朱心玟的理由倒也正当充分,而且具体的位置也都有,一查便知真假。沈从容没有深入纠结,说道:“考虑的还挺周到,行了,这胡怡园收拾成这样也就不用在这里布局了,门口留两个衙役,告诉妖孽丹药被官府拿走了,在镇守府里布局吧。”

“呃……”朱心玟一听沈从容想要更改场所,愣了一下,然后道:“这样的话,门外的衙役会不会被前来的妖孽报复?而且,在镇守府的话,他们真的敢来吗?”

先前跟那几个精怪谈好了行动事宜,这要是换了地方,不说那几个傻子能不能找到地方,只要进了太守府那自己的可操作性就太低了,朱心玟自然不想更换场所。

深深地看了朱心玟一眼,沈从容道:“放心吧,我会让牧歌在这里守着,有牧歌坐镇,妖孽断然伤不到衙役,而且如果他们真的敢在胡怡园露面逞凶,更是自投罗网。”

见沈从容心念已决,朱心玟只能道:“是,一切听先生安排。”

出了胡怡园,沈从容并没有直接回往镇守府,而是往天悦酒馆的方向走去。他们到镇上的时候就已经是未初了,去镇守府带上靳裕来胡怡园查探,在胡怡园又耽搁了一些时辰,这都已经未正了,中饭都还没有吃。正好吃点东西,顺便看看朱心玟方才不在胡怡园,是不是真的在天悦酒馆吃东西。

一进天悦酒馆,小厮便迎了上来道:“几位客官里面请,本店有上好的酒菜,各类面食点心,新鲜鱼肉,看看吃点什么?”

习惯地说完套词,小厮才发现来人是靳裕和朱心玟,又看了看站在中间的沈从容,连忙行礼道:“拜见先生,拜见镇守,拜见灵兽大人,快楼上雅间请。”

点点头,在小厮的引导下,几人到了楼上的雅间。

随便点了些吃的,沈从容想到镇守府里还有一个韩渠,他也还没吃饭,便又要了一些饭菜,让小厮送到镇守府给韩渠吃。

记下了沈从容需求,确认没有其他的需求了,小厮才离开。

出门的时候,封牧歌拉开了雅间的门,亲自送小厮出了门。这让小厮有些受宠若惊。

带着小厮走到楼梯口,封牧歌问道:“朱心玟是不是才来过店内用膳,什么时候来的,什么时候走的,吃了什么?”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封牧歌会这么问,但是小厮知道封牧歌是沈从容身边的护卫,如实回道:“灵兽大人的确是才来过店内用膳,大概是未初的时候到的,就她一个人。也没吃什么特别的东西,就是几个小店的拿手小菜,还有一碗面。在店内一共待了两刻吧,吃完了饭就走了。”

从小厮的话来看,朱心玟倒的确没说谎。

“行了,去忙你的吧。”得了信息,封牧歌便放小厮离开了。

回到雅间,封牧歌向沈从容传音道:“问过小厮了,朱心玟未初来的,一个人正常吃饭,总共待了两刻,倒是符合我们在胡怡园的时间。”

“嗯,一切等今晚抓到那些精怪再说吧。”沈从容回道。

封牧歌却不认为今晚能抓到精怪,说道:“我们在镇守府中布局,又有我在胡怡园坐镇,那些精怪真的敢来吗?最主要的是,这些精怪真的存在吗?”

沈从容自信道:“当然存在,而且今晚一定会出现,不然朱心玟就不会在胡怡园布局捉妖了。”

封牧歌自然知道沈从容的意思,看了一眼朱心玟道:“是不是给她个去安排的机会?”

“不用,现在就是给她机会她都不一定敢去,正常安排,她肯定会主动出谋划策的。”沈从容回道。

用完了饭,几人便回到了镇守府,布设晚上的捉妖局。

原本待在镇守府中正无聊的韩渠看到沈从容这么早就回来了,还在忙活着什么,猜到可能是出了什么事,不过并没有凑过来问,只是远远看着。

“都说说吧,关于晚上的布局,你们有什么想法。”沈从容向靳裕和朱心玟发问道。

靳裕率先开口道:“卑职认为,应将丹药放入库房,配备两班衙役,在库房外交替巡逻。一方面可以指明丹药储存地点,另一方面可以保证丹药的安全。先生和灵兽大人在暗处守候,只待妖孽入网,便能将其拿下。”

朱心玟觉得不太妥,说道:“第一,精怪不一定知道镇守府的位置,更何谈找到存放在库房之中的丹药。第二,就算精怪找到了库房位置,面对两班衙役巡逻的库房,他真的敢动手吗?第三,精怪到底是一只还是多只,我们并不知晓,万一他们有很多,只派一人前来查探,我们怎么办?要知道若是我们抓了一只精怪,但他还有同伙的话,后患无穷啊。”

朱心玟所说的这些问题一时间将靳裕问住了,思考了一番后,靳裕苦笑着摇头道:“灵兽大人倒真的把我问住了,这些问题,我不知何解。”

沈从容道:“心玟既然能发现并提出这些问题,就肯定想好了解决的办法,说来听听。”

朱心玟等的就是沈从容的这句话,当即开始描述自己的计划:“我认为,我们可以这样。将丹药放在中堂,使丹气外泄,中堂外围不设衙役巡逻,由我在中堂看守丹药,先生于暗处观察。既可以确保丹药安全无虞,还能引动精怪动手,将其一举拿下。”

“你的这个计划,就能将你先前说的那三个问题解决吗?”沈从容质疑道。

朱心玟道:“先生听心玟给你分析,将丹药放在中堂,打开丹药盒使丹气外泄,可以让精怪知道丹药的位置,这样,他们就会来到镇守府,找到丹药。确定了丹药的位置,又没有衙役巡逻守卫,只有我一个人,如果只有一个精怪,那么他很可能会放手一搏,如果他不只是一个人,以我的修为,他肯定会回去叫人。不管是哪一种情况,他们都将入局。就算我一人之力不够,不是还有先生在旁嘛。如此一来,便能将其一网打尽,永绝后患。”

从朱心玟的分析来看,她的计划虽不能说万无一失,但也总归比靳裕的要好上很多,而且沈从容要的就是朱心玟的计划。

“好,就按心玟的计划来,靳裕,去安排一下,让衙役们都散去休息,不要让精怪感觉到什么异常。计划的具体细节你和心玟再对一对,全力配合心玟的计划实施,不得有误。”沈从容采纳了朱心玟的计划,对靳裕说道。

“是,卑职明白。”靳裕应道。

把这些事情甩给靳裕和朱心玟之后,沈从容便离开了,她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看着沈从容离开的背影,朱心玟松了一口气,彻底放下心来。有丹气指引,就算那几个傻瓜不知道镇守府的位置,也能找过来。看到自己,他们肯定会行动,到那时,只要自己先一步将他们解决掉,那么沈从容也不能知道什么,这一切就都会全部结束。自己还是牧连镇的灵兽大人,除妖功臣,享受自己该享受的福利。

子初,伴随着三声梆子响,那几只精怪也开始了行动。

循着丹气,他们来到了镇守府外三条街的一户人家房顶。

领头的看着丹气传来的方向道:“丹气是从那里飘出来的,那里应该就是朱姐姐说的胡怡园了,朱姐姐说了,朝廷的人也在看守,我们不能贸然行动。小狐,你先去看看他们有多少人和丹药的具体位置,还有,确认一下朱姐姐的位置,到时候我们从朱姐姐的方向走。”

被点到的精怪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便小心地往镇守府奔来。

在小狐接近镇守府的时候,坐在西厢房中喝茶的沈从容便发现了他。

感知到只有一只小妖,沈从容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继续喝着茶等待着中堂方向的动静。

小狐顺着丹气摸到了中堂前,没有发现任何情况,院中非常安静,没有一个巡逻的人,只有中堂亮着灯光。

小心翼翼的摸到中堂的窗前,小狐在窗纸上捅了一个洞,往里看去。

里面没有其他人的身影,只有朱心玟一人坐在桌前,桌上放着的,正是白天的时候朱心玟给他们展示过的六转真阳丹。

“朱姐姐不是说还有朝廷的人吗,怎么只有她一个人?难道朝廷的人都躲起来了?”小狐看到只有朱心玟一个人,心里想着。

竖起耳朵,小狐仔细聆听着周围的声音,想找到藏起来的人。

听了一会儿,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踪迹,小狐虽然觉得有些不太对,但是也没多想,离开镇守府去报信了。

但是小狐没注意到,有一道黑影缀在了自己身后。

回到屋顶,小狐道:“找到丹药的位置了,胡姐姐一个人在看守丹药,我没发现有其他人的踪迹,不知道他们藏在什么地方。放丹药的屋子有两道门,六扇窗户,我们可以从不同的地方进入和离开。”

领头的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们就从正门进去,从不同的方向离开,苦圆山上有我们的兄弟姐妹,万万不能回去。如果能成功逃走,就从我们进镇的那道门出去,往南二十里会合,再做去处定夺。不管谁被抓,都不要管,就算是我也一样,不能误了主人的大事。如果不慎被捕,有机会逃就逃,没机会就直接自杀吧,不论如何,不能吐露关于主人和朱姐姐的消息,记住了吗?”

另外三个精怪回道:“记下了。”

“出发。”

随着领头的一声令下,众精怪便先后往镇守府方向前进。

小狐是落在最后面的,在前面的精怪越过了一个房顶的时候他才行动。但是就在他刚刚起跳的时候,便被一个黑影拽下,惊恐之中小狐便想要提醒已经出发的几人,但因为嘴被捂住,根本没办法发出任何声音。

小狐试图挣脱束缚,但是妖力被对方完全封锁,晃动了一下身体,根本无法摆脱对方的钳制。

对方似乎没有打算在这里跟小狐聊什么,手上一用力,将小狐弄晕过去,便带着小狐离开了小巷。

来到镇守府的前院房顶,领头的点了一下数,发现小狐不在了,皱眉道:“小狐呢?”

另外两个精怪扭头看了看,发现小狐确实没跟过来,回道:“不知道啊,要不,回去找找他或者等一会儿?”

领头的感到有些不对劲,怎么好好的一个人说不见就不见了,但是此刻距离子初已经过了很久了,不能再拖下去了。

“不等了,行动。”领头的断然下令道。

坐在中堂的朱心玟在小狐来试探的时候她便听到了小狐的声音,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是没想到直到三刻之后,他们才发动进攻。

一阵妖风吹过,中堂的大门和窗户全都被吹开,朱心玟眉毛一挑,心道:“终于来了。”

将丹药盒合上揣进怀中,朱心玟喝道:“大胆妖孽,做下血案还敢出现,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还不束手就擒!”

随着朱心玟的大喝,靳裕和衙役们知道妖孽到了,纷纷开始行动,封锁出路。

沈从容没有前往中堂,而是端着茶杯靠在西厢房的门框上,一边品茶一边开启法眼看着中堂的情况。

中堂里,朱心玟和精怪头领假意交手,低声问道:“你们不是四个人吗,怎么就来了三个?”

精怪头领回道:“朱姐姐,我也不知道啊。”

眼下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了,朱心玟将丹药盒交给精怪头领道:“往我肩上打一掌,然后散开逃走,快,趁朝廷的高手还没到。”

接过丹药盒,精怪头领运起妖力,往朱心玟肩上一拍,朱心玟受击倒地,捂着肩膀吐出一口鲜血,俨然一副失去战斗力的样子。

“撤!”击倒了朱心玟,精怪头领对另外两个喊道,说完便往一个窗户跑去。

其他两个精怪一听,随即发出一声呼喊,向着其他的窗户跑去,依照计划进行有序撤退。

一直看戏的沈从容知道该自己出场了,运转灵力,速度陡然提升,只一跨步,便到了中堂的窗外。

手上茶杯往精怪头领处一掷,茶杯陡然变大,将精怪头领扣在茶杯之中,他手里的丹药盒则飞向了沈从容。

伸手抓住丹药盒,再一跨步,沈从容来到一个精怪面前,一脚踢在他的胸前,将这个精怪踢回了中堂。

倒在地上的精怪蜷曲着身体,发出痛苦的呻吟,鲜血从嘴角溢出,胸前的骨骼显然已经断裂,扎进了肺腑之中,他的呼吸变得非常困难。

另一只精怪听到同伴发出的声音,心里也是一阵害怕,但是根本不敢回头看,拼了命的往外跑,想要离开。

刚上镇守府的墙头,便看到了一脸笑意飞在自己身前的沈从容。

来不及做什么动作,便被沈从容抓住衣领,带回了中堂。

将精怪掼在地上,沈从容看到先前那只被自己踢进来的精怪已经死去,看了一眼还躺在地上捂着肩膀的朱心玟,沈从容道:“竟被几只小妖伤成这样,看来,只你一人不好守住牧连镇啊。”

朱心玟不敢看沈从容,低头道:“是心玟低估了对方的合击技,还请先生责罚。”

“无妨,还好这些小妖尽数落网。”沈从容没有过多责骂朱心玟,将丹药盒抛到朱心玟面前道:“这颗六转真阳丹是你找到的,对你的伤势恢复有帮助,就给你吃了吧。”

朱心玟捡起丹药盒道:“谢先生。”

看着朱心玟打开丹药盒将丹药吃下,沈从容满意地点点头唤来靳裕。

“先生。”靳裕来到中堂,对沈从容行礼道。

沈从容把精怪踢到靳裕面前道:“这只小妖的妖力已经被我封锁,他现在与常人无异,锁了下狱,明日我再审问。”

“是。”靳裕招呼来几个衙役,让他们将小妖锁了带往监狱去了。

拍了拍手,沈从容道:“行了,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妖孽也抓了,只待明日公审之后,就知道是不是他们杀了更夫,到时明正典刑即可。把屋子里收拾一下,心玟在疗伤,不要过多打扰,我去一趟胡怡园。”

安排好镇守府的事宜,沈从容便往胡怡园去了。

在胡怡园镇守了半夜的封牧歌正在闭目养神,等待着可能前来的妖孽,感受到沈从容的气息之后,站起身出门迎接道:“先生过来这里,是已经抓到那些精怪了吗?”

点点头,沈从容道:“不错,确实已经抓到了,不过少了一个。”

“少了一个?竟有妖孽能从先生手下逃脱?”封牧歌有些意外。

沈从容道:“不是,少的那一个是来镇守府探信的那个,真正行动的时候,他没来。”

封牧歌思考了一下道:“先生觉得,这个是主使,还是被人抓走了?”

“从他的修为来看,绝不会是幕后主使,我用法眼看过了,他们和朱心玟之间肯定有关联,眼下我们手上有一个活口,还有一个不知道下落的小妖,这件事,还挺有意思的。”沈从容分析道。

“先生来这里,是觉得那个不见的小妖会回来这里?”封牧歌问道。

摇了摇头,沈从容道:“他应该不会回来,我想他是被谁带走了,这里已经没有什么用了,我来只是因为他们都已经被我安排去做事了,只能由我自己来叫你回去了。”

封牧歌笑道:“就算在这里守夜我也不妨事的,先生可以不来的。”

“你没事,但是事情暂时结束,这些衙役们都有家室,得放他们回去啊。”沈从容白了封牧歌一眼道。

“也是。”封牧歌挠了挠头,对门口值守的两个衙役道:“妖孽已经被擒,你们可以回去休息了。”

让两个衙役回去休息,沈从容二人便关上了胡怡园的大门,往镇守府的方向走去。

他们离开之后,一个黑影从巷口转了出来,他的手上,赫然便是被抓走的小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