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九十一章 褚府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49  |  更新时间:2020-07-14 20:00:01 全文阅读

韩渠不老实,沈从容自然也就跟他绕绕弯子,急一急他。

而被沈从容拿住的韩渠,一听到褚府、阵法材料等内容,虽然沈从容没有提到自己详细的计划,但韩渠知道,她只是留了一些颜面余地罢了。

面对沈从容绕弯子的回答,韩渠只能直接道:“褚府采购的阵法材料,是我买的。”

“哦?”沈从容的语调中显得自己毫不知情一般,道:“子悦采购这批材料,是想在什么地方建造阵法,又想要起到什么作用呢?”

韩渠知道这是在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如果自己接不住,那么两国势必交恶,他也就不用去秦都观礼了,直接就可以打道回府。

稍微思索了一下,韩渠回道:“前两天先生不是问过我遇到了什么好事吗?其实也不算好事,就是我想最开始与我们产生斗争的那条虺,哦对,刘祜,他的真身不是还逃逸在外嘛。正好我逛街的时候,听别人说褚家里出了一个阵法大家,本来是抱着切磋探讨的态度去的,谁成想他说他有一个阵法,可以让妖孽尽显,不过前提是要借助天雷的力量,越大越好。我就想着胡柳化蛟的时候,那刘祜肯定会来,正好可以借着化蛟时雷劫中天雷的力量找到刘祜,彻底除去这个祸害嘛。”

“哦,原来是这样。”沈从容做恍然大悟状道:“子悦有心了,不过这样的事情,怎么一直瞒着我呢,还在夜里偷偷翻墙出来。”

韩渠支吾了一下,脑中飞速运转,思考着怎样回答这个问题才能不出问题。

“呃……”想到了一种比较妥善的回答,韩渠道:“这不是阵法还没有经过检验嘛,我打算待材料采购齐备之后,先行测试一番,如果真的可以,再给先生一个惊喜嘛。因为是惊喜,所以就没有先告知先生。”

对于韩渠的回答,沈从容还算满意,但是现在这个阵法的测试到最后设立,必须由自己来接手,至少,要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进行。

“子悦的心意我懂了,不过眼下也不用准备什么惊喜了,走吧,一起去看看,有我帮忙,测试和布置会更加顺畅一些。”沈从容转过身,往褚府的方向去了。

看着沈从容的背影,韩渠挠着头叹了口气,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就被沈从容发现了,不过这时候也只能跟上了。

敲了敲褚府的大门,并没有有人来开门的迹象,于是沈从容又敲了一遍。

韩渠看着还在门前等候的沈从容二人,晃悠了过来道:“这么晚了来谈生意,这么敲门当然没人会开。”

沈从容往旁边一站,看着韩渠,示意他来叫门。

韩渠按着三二四的节奏敲响了大门,里面很快便传来了回应:“来啦!”

伴随着大门打开的声音,门房的脸从半人宽的门缝里露了出来道:“公子你来了。”

照例左右看了一下,门房发现了站在一旁的沈从容二人,又看到韩渠的脸色并不太好,再联想到今天的敲门节奏,门房心里已经有了个底。

“这两位是?”门房没有表露出异样,正常询问道。

韩渠推着门房进门道:“两个朋友。”

封牧歌最后一个进门,顺手关上了大门。

门房对韩渠道:“公子你还是在会客厅稍等,我去叫家主他们。”

韩渠点了点头道:“去吧,会客厅的位置我知道。”

沈从容瞥了一眼门房,没有说话,放任门房离开。

韩渠往里面走着道:“走吧,我们在会客室等着就好了,他们很快就会到了。”

门房一路小跑,来到家主门外敲响了屋门。

听到规律的敲门声,褚正则打开屋门道:“公子到了?有什么情况?”

门房道:“公子到了,不过跟着公子一起来的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那个女的,从样貌上来看,就是前两天高调回城的沈从容。公子敲门的时候用的三二四,他们肯定是已经发现了一切,不过并没有撕破脸,公子应该编了一套话术,家主需要多多注意啊。”

褚正则点头表示明白,整理了一下衣衫道:“好,我知道了,你去叫其他人,我先过去。”

一进会客室,褚正则笑着抱拳道:“公子来了。”

坐在椅子上的韩渠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褚正则,嗯了一声表示回应。

站在屋中间看着墙上挂画的沈从容听到褚正则的声音,转过身来看着他。

褚正则假装惊讶,打量了一下沈从容,仿佛突然认出来一般,躬身行礼道:“民,褚正则,见过先生。”

有自己之前的造势,褚正则认识自己当然没有问题,沈从容嗯了一声坐在一边道:“我听子悦说,他与你们家中的阵法师有过一段切磋,所以才拜托你们采购阵法材料,而这阵法的效果又极为神异,不知道能不能请这位阵法师来谈一谈。”

褚正则眼睛一转,回道:“啊,是的,前些日子,我的嫡子褚砚和公子相遇,切磋了一番阵法知识,因为正好褚砚知道这个阵法,才勉强胜过公子半筹。之后公子便和褚砚成为朋友,正好这个阵法公子说他有大用,我们也就帮忙采购材料。”

说话的时候,褚正则也打量着韩渠和沈从容的表情,想看出一些什么来。

但是韩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坐在一边,低着头,手指不时扣一下额头。

沈从容则是一副认真听着的样子,完全无从分辨自己所说的内容到底对不对得上,一时间场面有些尴尬,褚正则站在中间,不知道接着说什么,脸上的笑容也不敢消失。

“那如此说来,子悦这几天不分昼夜的来你们府上,除了确认材料的购买情况,也是在学习阵法的布置和使用咯?”沈从容的适时开口,让褚正则不那么尴尬。

褚正则瞟了一眼韩渠,他依然没有什么表示,显然是让自己自由发挥。

于是,褚正则就顺着沈从容的话道:“对,公子这几日都是在学习阵法的布置和使用,非常勤奋。”

沈从容点头道:“哦,这样啊,那么,待会儿这个褚砚会过来咯?”

褚正则也点着头道:“啊对。”

这话刚一出口,韩渠脸上更加痛苦,低着头看向门外,要是能逃离的话,他这会儿一定不想继续坐在这里。

褚正则看到韩渠的表现,也反应了过来,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这个褚砚只是自己一时胡诌出来的名字,韩渠这几日过来也只是在反复确认行动细则,同时询问阵图有没有送来而已,根本不存在探讨一事,更别说一会儿会过来了。

于是褚正则又赶紧摇头道:“不不不,褚砚他今天来不了。”

“嗯?”沈从容眉毛一挑道:“褚家主这是什么意思?”

“呃……”

褚正则没想到因为自己一时嘴快,把自己架在了火堆上,大脑飞速运转,他思考着自己应该如何作答。但是越是着急,就越是想不出来,褚正则的脑门上开始冒汗。

就在褚正则犯难的时候,屋门被推开,一个中年人拿着一张图纸走了进来道:“大哥你看你走的匆忙的,要不是我记得砚儿今天刚走,留下了图纸,待会儿岂不是要抓狂。”

进了屋子之后,中年人看着屋内众人的样子,感受到了先前的气氛有多沉重,把图纸递向褚正则道:“怎么了大哥?这两位是?”

褚正则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接过图纸道:“你看我真是糊涂了,砚儿他师门有事,把他叫回去了,走前没来得及跟公子说,就把图纸留了下来,说让我们交给公子,配合公子。”

终于把这个谎圆了下来,褚正则感到一阵轻松,擦了擦汗,将图纸放到韩渠身边的桌子上,然后对介绍道:“这是我二弟褚正金,这位是从容先生,这位是……”

介绍到封牧歌的时候,褚正则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封牧歌叫什么。

封牧歌主动道:“封牧歌,先生的护卫。”

褚正金对沈从容躬身行礼,对封牧歌抱拳道:“见过先生,封将军。”

因为不知道封牧歌的职位,但是作为沈从容的护卫,应该是个将军吧?所以褚正金便称呼封牧歌为封将军。

封牧歌懒得解释,也没有纠正他的话。

沈从容道:“虽然看不到褚大师,有图纸也够了。对了,褚家主,我听说这个阵法可以让妖孽无所遁形,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褚正则这次没有贸然回答,听清楚了沈从容的问题,略微思考了一下才回道:“对,是可以做到这种效果,不过需要借助天雷,引发天怒,才能迫使妖孽现身,而且影响的范围也要看布置的阵法大小和能够引动的天雷之力大小。”

褚正则所说的触发方式与韩渠的倒是没有什么出入,但是这样的话测试起来会比较麻烦,也不能预知天怒的后果有多严重。

鉴于此,沈从容发问道:“那就是说如果没有借助天雷的话,就不能够迫使妖孽现身咯?这个天怒,听起来会有不太好的事情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