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八十九章 重回樊城
作者:封天缘  |  字数:6020  |  更新时间:2020-07-12 22:11:32 全文阅读

虽然沈从容理解胡添,但是胡添此刻毕竟是半妖,在刘祜未亡的情况下,如果依旧让他就这么继续担任镇守的话,难免会出现问题。

所以虽然这些话会让胡添感到不舒服,但是沈从容还是道:“你应该知道,半妖随时可能会被操控,你根本无法抵抗刘祜的意志。所以你没有办法继续担任镇守了,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对于这样的结果胡添自然清楚,而且现在只是免职,并未伤及自己的性命,他已经很感激了。

胡添站起身行礼道:“我知道,多谢先生。”

说完,胡添一脸落寞,重重的坐了回去,低垂着头,不再说话。

沈从容叹了口气,胡添的这幅样子让人着实难受,还好回到镇上后并没有完整巡查过镇上的情况,正好可以避免继续待在这里。

念及此,沈从容便起身往外走去。

坐在一边的胡添这时候突然想起来沈从容刚才话中所说的一个内容,扭头看着站在门口的沈从容道:“先生方才说我至少目前没有办法担任镇守,可是说我以后还能?”

沈从容没有回头,只是沉默了一会儿道:“有这种可能。”

虽然只是有可能,但是这句话在胡添的耳中不亚于救命稻草,他觉得自己原本已经灰暗的人生被重新点亮。

激动得伏在地上,胡添哭着道:“谢先生!”

沈从容更加想要逃离了,拉开门走出了房间,封牧歌跟在后面,外面天气大好,阳光照进屋内,在胡添身上结束。

出了胡添的家门,沈从容长出一口气,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许多。

封牧歌问道:“胡添真的有可能变回人吗?”

沈从容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也许有吧,如果荀鄢还活着的话,我想他应该有办法。”

“荀鄢,他应该还活着。”封牧歌想到识海幻境之中,荀鄢说自己还活着。

沈从容停住脚步,看着封牧歌道:“荀鄢还活着?”

封牧歌愣了一下,点头道:“是的,荀鄢还活着,在吸收丹丸中的力量的时候,他出现在了一个由丹力和我的意识创造的空间里,指导我修炼剑法,帮助我吸收丹丸力量,那时候他说了他还活着。”

“荀鄢还活着,最后一关正好需要两块九龙壁,九龙壁是由刘祜带来的。”知道了这个信息的沈从容念叨着与荀鄢相关的部分内容,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

看着沈从容的表情变化,封牧歌也想到了这种可能,当时就奇怪,为什么最后一关需要两块九龙壁,而自己二人一路追剿刘祜,正好找到这两块九龙壁。如果荀鄢死了,那还可以说是巧合,可是荀鄢活着,他知道紫竹居的位置,刘祜也是他带走的。那么,刘祜手上的这两块九龙壁来自何处自然是呼之欲出。这场妖乱,是荀鄢一手策划,或者说,是他纵容之下出现的。对于刘祜的所作所为,如果说他不知道,那真是没人会信。

沈从容尽力平复下心情后道:“既然他还活着,不管此事与他有没有关联,他至少都会知道我们已经入局,等见到他再说吧。”

确实,现在根本不知道荀鄢所在的位置,就算要兴师问罪,也得有个去处不是?

在镇上转了一圈,里里外外看了一遍,确认所有的防御措施都做得非常完备,沈从容点了点头道:“这个刘祜至少没有让胡添把村民们全卖了,但是他始终还是害了胡添,单凭此,就不能饶了他。”

当他们再次回到镇守府的时候,胡柳已经在门前等候多时了。

看着明显是在等待自己的胡柳,沈从容道:“走吧,进去说。”

胡柳低着头,跟在沈从容后面走进了镇守府。

一直回到沈从容住的房间,一路上也没有看到韩渠的影子,沈从容知道像韩渠这样的聪明人,自然也从自己的行为之中看出了问题,所以选择了避开,毕竟,这是大秦内政。

“坐吧,我看你也有很多话想说,尽管说。”沈从容让胡柳坐下回话。

胡柳坐在一侧低头闷声道:“虽然刘祜可能做了一些错事,但是毕竟没有酿成大错,镇子上我也看了,一切安好,而且先生你也没有处置镇守,这也说明他没有做什么太大的错事,所以,能不能……”

没等胡柳说完,沈从容打断了他道:“胡添,是我大秦官员,牧守一镇子民,你知道这一镇的子民有多少人吗?你知道胡添代表什么吗?如果就这么放过他,胡添该如何?似胡添一般的人该如何?我大秦又该如何?”

胡柳虽活了这么久,但是他一直以来从未涉足过阴谋权利之争,他也没有胸怀天下的心,不然他也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

即使沈从容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但是胡柳还是想争取一下:“可是刘祜他不是没有让胡添作孽吗,而且知道这件事的人也只有先生和我几人而已,只要让胡添重新变回人,是不是可以放他这一马?”

听胡柳说让胡添重新变回人,沈从容盯着他道:“你说让胡添重新变回人?你要清楚,他已经是半妖了,不是刚刚被妖血侵染。”

胡柳一听有戏,赶紧道:“我知道的,虽然难了一些,但是可以把他重新变回人。”

沈从容思考了一会儿道:“即使如此,你也要记住,只要他害过我大秦子民,那他就不能活。”

见沈从容松了口,胡柳连连点头道:“先生尽管放心,这我知道的,如果他真的害了人,那我自然不会再袒护他。”

沈从容点头道:“你知道就好,说说吧,怎么才能让一个半妖变回人?”

胡柳道:“取五花朝露一桶,以灵物做浴桶,灵木加热,让半妖在里面蒸个一个时辰,妖血便可分离出来,不过事后此人会虚弱几天。”

灵物做浴桶,紫竹居中倒有现成的,但是五花朝露和灵木就有些犯难了。

“哪五花的朝露,烧灵竹可行吗?”沈从容想要确认一下五花品种和灵木的替代。

胡柳想了一下道:“灵竹当然可以,正好紫竹居中有大把的灵竹,只要两根,便足够烧一个时辰了,至于五花朝露,蟒山上也有,分别是日冬、槿夏、秋仙、点春以及盘凤落。”

将这些一一记下,沈从容唤来几个符卫道:“你们几个,明日上蟒山取来五花朝露,每一种各一桶。”

将五花的名字告知符卫,便让符卫下去了。

符卫离开后,沈从容对胡柳道:“多谢赐方,只要胡添可以变回人,先前的承诺自然会兑现。”

胡柳起身行礼道:“既然我已经作为大秦的护国灵兽,于公于私,此方都应该给,胡柳谢过先生愿意给刘祜一次机会。”

“无妨,我给机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刘祜他自己不能犯错。”沈从容并不觉得这需要谢。

“是,我明白,那我也没什么事情了,就先走了。”胡柳的事情了了,便申请离开。

沈从容点点头指着门道:“当然。”

离开了沈从容的房间,胡柳找到了胡添。

看着眼前这个护国灵兽,胡添便想到了刘祜,所以他并没有什么好脸色,只是淡淡的问道:“灵兽大人有什么事吗?”

胡柳坐下道:“是这样的,我知道你是刘祜变作的半妖,刘祜可以通过你知道一些事情,我想跟刘祜说两句话。”

胡添一脸厌恶的看着胡柳道:“灵兽大人在说什么,我不清楚。”

胡柳知道这是胡添心中的伤疤,自己这样直接提起,对他的伤害很大,但是他此刻真的想要与刘祜做一番谈话,他想要拯救这个老朋友。

“我知道这对镇守大人来说当然是非常不好的回忆,我已经把让镇守大人变回常人的方法告诉给了先生,镇守大人很快便能再次变回人,所以,能让我跟他说两句吗?”胡柳依旧在征询胡添的意见,希望他知道自己能变回人后,能同意自己的要求。

变回人对于胡添的诱惑非常大,而且变回人的方法是眼前这个人提供的,胡添对于胡柳的态度虽然有所缓和,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坎,低着头,在做自我心理斗争。

另一边,刘祜感知到了胡添的情况,沉下心神进入胡添的意识之中,知道了所有的事情,笑了一下,接管了胡添的意识。

被刘祜接管意识的胡添抬起了头,活动了一下身体道:“老朋友,这么多年没见,你老了。”

看着眼前脸上挂着戏谑笑容的胡添,听着他的话,胡柳知道此刻在自己面前的是刘祜。不过,看样子刘祜的到来并不是胡添主动召请的,而是被刘祜强行接管。

看着神色复杂,并不说话的胡柳,刘祜嗤笑道:“你不是有话想要跟我说吗,怎么我来了你反而不说话了?真没意思,如果你没话说的话,我可要走了。”

“等等。”胡柳开口道:“我就是想问问你,你真的有害人吗?”

刘祜看傻子一样看着胡柳,指了指自己道:“坐在你面前的这个人,就是我制造的半妖,你说我有没有害人?”

胡柳盯着他道:“半妖也可以变回人,不管是你主动让他变回来,还是我用一些法门让他变回来,他始终都还是人。”

刘祜顿了一下,笑道:“你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你帮我跟沈从容求了情?”

胡柳回道:“是的,我跟先生说了,如果你没有害过人,那么先生便可以留你性命,甚至我可以推举你成为护国灵兽,享人间气运供奉。你做这么多,不就是为了攫取人族气运,用来化形的吗?你不用害人,也有气运,只要你没害过人,我也相信你没有害过人。”

胡柳的话让刘祜陷入了短暂的沉寂,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胡柳一脸期望的看着他,希望他能说出那句自己没有害过人,从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不会有。

但是刘祜的回答却让胡柳如坠深渊,他重新挂起笑容道:“我当然害过人,而且不少,我没有你这么好运,一直都平平安安,所以,如果见了我,不要手下留情,我也不会留情。至于这个半妖,本来也就是一时兴起,你要是能把他变回人,那就变吧。”

胡柳呆愣了半天,他不敢相信刘祜真的害过人,而且还说出这样的话。

待他反应过来想要继续说什么的时候,刘祜已经离开了胡添的身体,将操控权还给了胡添。

胡柳苦笑了一下,对着还在大口喘气的胡添道:“不好意思了镇守大人,明天之后,你就不会再有这样的痛苦了。”

出了房门,胡柳看着站在门口的沈从容和封牧歌,低垂着头不想说话,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沈从容在他的身后道:“你想知道的你都知道了,你后悔吗?”

胡柳转身道:“我不后悔,至少,我知道了他到底是怎么想的,让我知道怎么去面对他。”

说完,胡柳行了一礼,转身离开。

看着胡柳落寞的背影,沈从容叹了口气,又看了一眼胡添的房门,摇了摇头,也离开了。

樊城,刘祜真身打开了窗户,看着天空叹道:“你我不一样,我们走在两条路上,我倒是希望你能走得远一些。”

翌日,符卫采下了五花朝露,交给沈从容道:“先生,五花朝露全都采集来了。”

“嗯。”

沈从容看了看五桶花露,唤出灵木所制的浴桶,让符卫将花露都倒进去,又折了两根灵竹出来对胡柳道:“具体的操作就交给你了。”

韩渠看着灵竹,有些心疼地说道:“这么好的灵竹,就烧水用了。”

沈从容瞟了他一眼道:“你要是想要,可以给你两根拿去烧水。”

韩渠倒是顺着杆往上爬道:“真的?两根是不是太少了,不如整个十来根,我回去种下来,就一直有的烧了。”

胡柳接过灵竹道:“你回去把你那根千年灵竹插下去,过个一两年,就有一片林子让你烧了。”

韩渠摸了摸下巴道:“那一两年的烧起来效果没有这种的好嘛。”

沈从容没有理他,扭头对胡添道:“接下来你就听胡柳的,他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接下来的事情沈从容并没有兴趣也没有时间看,便带着封牧歌出去了。

对于这种消耗甚巨的方法,韩渠也没有什么兴趣,也跟着离开了。

一个时辰后,颇显虚弱的胡添便跟着胡柳从屋里走了出来,外面沈从容刚对符卫安排完今天的事务,封牧歌依旧站在她身边,韩渠不晓得跑去哪里野去了。

看了一眼从屋里走出来的胡添,虽然虚弱了一些,但是体内的妖血确确实实分离了出来,现在的胡添重新变回了一个正常人。

“不错,虽然虚弱了些,但也确实变回常人了,下去休息吧,等你修养好了,依旧是你的镇守,不过你还要牢记你现在的政策,莫要负了镇民和皇恩。”沈从容对胡添的恢复相当满意。

胡添向沈从容行了一礼道:“先生的教诲,胡添永记在心,必不负皇恩与镇民。”

说完,胡添又对胡柳行礼道:“多谢灵兽大人。”

“行了,作为护国灵兽,子民遭难,岂能坐视不理?下去休息吧。”胡柳也学会场面话了。

胡添下去之后,沈从容对胡柳道:“镇上的事务已无大碍,我明日便要赶回樊城做一些准备,镇守尚未恢复,很有可能再受外魔入侵,你就先在这里等等,待镇守恢复之后,你再回樊城。”

胡柳自然知道沈从容所说的准备是针对刘祜的,所以自己避嫌也是应当的,答应了下来,便下去了。

看着樊城方向,沈从容道:“本以为是一场普通的妖乱,谁曾想,不过也终于要尘埃落定了。”

封牧歌也有应答,沈从容也早已经习惯,只是例行吐槽罢了。

这次回去并不需要隐藏身份,反而要一个大排场,用以稳定民心,所以沈从容派了一个符卫先回樊城通知柏文,告诉他自己回去的时间,让他做好迎接准备。

于是在柏文的安排之下,樊城大小数十名官吏,近千军士,配备着锣鼓队,早早地出了城,在城门外十里处迎接沈从容。

看着眼前这么大的排场和围观的人群,韩渠打趣道:“成了,猴戏终于来了。”

一直回到太守府,路上的所有人都被这样的场景吸引,看着骑马走在中间的沈从容,人们更是议论纷纷。

一个大姐指着沈从容向一边的人问道:“你看那个女子,居然骑着马走在中间,还排在太守大人前面,她是谁啊,这么大的排场?”

旁边的人连忙压下她的手道:“你不要命了?那是从容先生,我大秦未来的钦天监监正,来为我们解决妖乱的,前段时间咱们的那些符和后面来的那些个朝廷里的人,都是先生安排的。你这么拿手指着,可是对先生的亵渎!”

大姐连忙道:“我没有啊,你可别乱说,不过太守大人他们是在蟒山方向把先生迎回来的,是不是先生已经把妖乱解决了?我看这段时间都没有以前那些怪事了。”

“应该是吧,从先生来到现在,那些怪事不见了很久了,而且先生这次从蟒山回来,我想已经解决了。”

“哎哟,那可太好了。”

这种对话在人群中疯狂流传,人们都知道了沈从容和她解决妖乱的事情。

一直回到太守府,官吏和军士们才都散去,人群也都散了开来,一切又重回原样。

会客室内,众人各自落座,沈从容自然坐在主位。

“蟒山上的妖乱已经解决,先前在城中作乱的蟒蛤和其背后的元凶皆已伏诛,玉田镇镇守胡添出功甚巨,眼下正在休养,我为蟒山周围八千里请了一位护国灵兽,此刻正在照看胡添,以防出现什么意外。这位护国灵兽呢,不日便要化蛟,这对于彰显我国国力,提振民心有着非常好的作用,可以帮助我们从妖乱带来的伤害中快速走出来,所以太守大人,这几日你需要召集人手,在城外建一处高台,用以灵兽化蛟之用,届时,我要全城子民观礼。”坐了下来之后,沈从容对柏文说道。

在听到护国灵兽和建在化蛟台时,柏文有着一闪而逝的惊讶与感叹,但马上就神色如常,行礼道:“是,下官记下了。”

“嗯,我不在的这几日,樊城有什么情况吗?”化蛟台的事情说完了,沈从容询问着关于樊城的事情。

柏文回道:“先生离开之后不久,符卫便到了,在符卫的帮助下,城内民众又非常配合,并没有什么情况出现,妖乱残余的阴霾在先生今日高调的回城中,应该也已经烟消云散。”

沈从容点了点头道:“不错,行了,你去忙你的公务吧,我去城里转转,确认一下具体情况。”

“是。”

沈从容主动终结了对话,而且派下了任务,柏文只能应声退下去忙公务了。

“子悦要一起去转转吗?”沈从容看着韩渠问道。

韩渠连连摆手道:“不了不了,先生今日高调回城,全城子民都知道你的样子了,跟着你出去被人当猴看,太累了。”

正好,这也是沈从容想要的一个效果,于是沈从容和封牧歌二人便出了太守府,在城中转悠着。

“牧歌,你觉得今天的太守,跟之前的太守有什么不一样吗?”离开了太守府很远后,沈从容问道。

封牧歌回忆了一下今天见到的太守,在吸收了丹丸的力量之后,他自然一眼就看出了太守的问题,回道:“虽然他努力表现得相与之前的太守一样,但是始终还是差了一些,而且他身上的气息根本无法掩盖。虽然不像胡添一样可以一眼看出他的本质,但是从气息来看,极有可能是刘祜的真身,应该是受了多年的仙气浸染,所以才看不出来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