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七十九章 徐国边镇
作者:封天缘  |  字数:6045  |  更新时间:2020-07-01 22:22:43 全文阅读

挥退了白忍之后,沈从容坐在案前,伸了个懒腰。这一天下来,强行军加强战斗,让这具凡人身体消耗的太高了,右臂放在案上,架住脑袋,就这么沉沉睡去了。

白忍端着饭进来的时候,看到沈从容已然入睡,也不敢打扰,把饭放在了一边就退出去了。

钱江吃完了饭,正准备安排人去值夜,看到白忍道:“白将军,你也辛苦一天了,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白忍没有回话,只是坐在一边吃着自己的饭。

钱江摇了摇头,安排着值夜的班次轮换。

几个统领的住处都是紧挨着的,钱江又是后半夜的值夜统领,在回去休息的时候,看到白忍坐在帐外,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坐到白忍旁边,钱江问道:“怎么了,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

白忍从发呆中醒转,看到是钱江,重新看回天空道:“没什么,就是近日来连番发生的事情,有些太过奇幻,一时反应不过来。”

钱江也看着空中透过来的星光道:“哪里奇幻了?”

白忍道:“就是主帅的整个安排行动啊,突然之间召集我们,说徐军有异,还斥责了我们一通。又紧急出击,还真的撞上了徐军潜入的军队。一路上主帅身先士卒,面对徐军,一个人都不想也不准放走,甚至还要继续追击。虽然主帅给出了详尽的理由,可是还是有点贪功冒进的嫌疑,但偏偏又全都被主帅化解,我已经想象不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钱江挠了挠头道:“你这么一说也是,但是主帅这么做自然有主帅的道理,你要知道,咱们主帅可是有福将之称,这连番的事情,不也证明了这一点。”

白忍叹了口气道:“也是,福将啊。”

钱江拍了拍白忍的肩膀道:“别想那么多了,听着主帅的命令,跟着主帅走就是了,要是我们能完全明白过来,那我们不也能做主帅了。”

白忍看了一眼钱江打趣道:“人都说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看不想做元帅的将军也不是好将军。”

钱江哈哈一笑道:“我等着你做元帅的那天。”

说完,钱江便回营休息了,丢下白忍一个人继续发呆。

经过钱江这么一闹,白忍的心情也好了很多,是啊,只要跟着主帅就行了,等什么时候自己能理解了,那就是自己是主帅了。

这么想着,白忍也回营休息了了,不用值夜的他,可以睡个安稳好觉。

第二日卯初,沈从容便已经睡醒了。

睁开双眼,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身上有些酸痛,想来是因为昨夜坐着睡觉的原因。

坐在椅子上转动了一下上半身,松了松筋骨,沈从容看到了一旁白忍做完送来的晚饭。

将晚饭取来摸了一摸,早已经凉透,但是沈从容三两下就塞进了嘴里,将晚饭当做了早饭。

吃饱喝足,沈从容走出中帐,营地内此刻非常安静,显然军士们还在休息。

就在营地内走了走,活动了一下,扫去身上的疲劳,已经陆续有军士们醒来了。

卯正时分,钱江也回来了。

看到沈从容已经睡醒,钱江跑了过来道:“主帅早啊。”

看着钱江和钱江身后那些已经散开的军士,沈从容问道:“早啊,这是刚值夜回来?有什么问题吗?”

钱江道:“没什么问题。”

沈从容点点头道:“好,去把他们都叫起来吧,半个时辰,吃过早饭,再推进二十里,把剩下的徐军全都解决掉。”

“是。”钱江行了一礼,便去叫人起床做饭了。

半个时辰后,全军整备齐全,在沈从容的带领下,往下一个徐军驻点摸去。

一路疾行,在徐军将要出发的时候,沈从容他们到了,正好打了徐军一个措手不及,在近乎零伤亡的情况下,全歼了徐军所属。

收缴了所有的弓弩箭矢,只休息了一个时辰,沈从容他们便赶往下一个据点,不过在原本应该有徐军的位置,却没有发现徐军。

看着有过驻扎痕迹的地面,沈从容道:“看来徐军这次潜入进来的只有这三批,算下来有个一万一二千人,我们折损多少?”

钱江汇报道:“我军死一百,伤三百。”

这次进山,只带了三千几百号人,歼灭敌军一万余只付出这么些代价,确实非常不错了。

沈从容道:“好了,之后的路线上虽然应该不会再遇到徐军,但是毕竟已经是徐国境地,我们绕道疾行,三日后,我要到达徐国边镇。”

作为斥候统领,白忍对于路线自然是最清楚的,而且徐国边镇的间客暗桩也都是他安插下去的,之后的急行军自然由他来带领。

白忍行礼道:“是,主帅放心,三日之内,必定能赶到徐国边镇。”

大军绕开徐军地图上标注的行军线,在白忍的带领下,只用了两日半便到了云梦山的另一端,徐国边镇之外。

指着山下的大量建筑,白忍道:“主帅,那就是徐国的边镇了,我们的间客暗桩都隐藏在其中。”

沈从容看了一眼边镇,一眼看不到边际,与其说是个镇,不如说是一个大城。目光在周围的山林中逡巡着道:“看来他们的大营建在云梦山中,不过每日大军所需粮草甚多,只要进山,必然会有大量车马,留下道路车辙,这种情况下都没查到他们的大营所在吗?”

白忍苦笑道:“边境本就是两国通商和军事驻扎地带,每日都有大量的车马通行,周边也有军士岗哨,他们不会让我们上山的,至于观察谁上山,这种运输大多都是军士掩护,极难探查,我们也是如此做的。”

沈从容知道如果那么容易就能探查到,那对方就不配与己方对峙了。

“怎么进城?”沈从容问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白忍道:“入夜之后我可以悄悄摸进去,找到我们的间客暗桩,让他们明天出城采货,用他们的护卫把我们军士换进来。”

沈从容疑惑道:“边镇入夜不宵禁?”

白忍道:“自然宵禁,所以才说我一人摸进去,目标小,不容易被发现,也相对安全些。”

想了一想,沈从容道:“不行,你一个人我不太放心,这样,我跟你一起去。”

见主帅想要以身犯险,不仅白忍不同意,其他的统领也不同意,纷纷劝阻道:“主帅,我去吧,如果遇到危险,至少主帅还在,军心不散。”

沈从容瞪了他们一眼道:“你们一没我武艺高强,二没我胆大心细,让你们去,只会把计划给我搞砸了,听好了,明天申初,都给我在镇外二十里处候好了,不要被徐军发现。”

在沈从容的震慑之下,其他统领嗫喏着不敢出声,只能依了沈从容的意思。

拍了拍白忍的肩膀,沈从容道:“给他们在地图上标记好地点,省的明天出错。”

点点头,白忍便和其他统领核对着第二天的行动,沈从容则去准备晚上入城所需的物事了。

夜幕缓缓降临,沈从容和白忍换上了一身平民衣服,带着索勾横刀摸下了山。

摸到护城河边,看着眼前四五丈宽的护城河,其中还有湍急的流水,就知道绝对不好过。

但是也不能不过,二人扒着河壁缓缓滑到水中,不让城墙上的士兵听到什么异样的声音。

一到河中,湍急的河水裹挟着二人前进,二人也不敢发出什么声音,用力向前挪动,被水流带到了拐弯处的时候,二人终于跨过了护城河,爬了上来。

没有理会身上流下的水,沈从容掏出索勾,观察着城墙上的状况,寻找能够让自己潜进城中的地方。

城墙总高有六丈多,若要直接将索勾投掷六丈那简直是痴人说梦,但刚好,在三丈的地方,有一截粗木棍伸了出来,上面挂着徐国的旗帜,正好可以成为沈从容他们的跳板。

挥动索勾,勾住横木,沈从容二人便先后沿着城墙往上攀爬着。

站在横木上,沈从容仔细听着城墙上的声音,上面非常安静,等待了片刻之后,确认没有问题,沈从容再次抛出索勾,勾住城墙,继续攀爬。

扒在城墙边上,沈从容探头往城墙内两侧看了看,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翻身越过城墙,沈从容向下挥了挥手,示意安全,让白忍也上来。

白忍上来之后,看到城墙之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也是非常奇怪,低声问道:“这会不会是什么圈套?”

沈从容收起索勾,拔出横刀道:“不知道,不过这正方便我们行事,慢慢走,注意周围的情况。”

二人矮着身子,手握横刀,缓步前行,没有发出一丝声响,生怕惊动不知在何处的徐军。

一直摸到下城墙的楼梯处,也没有发现一个徐军,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显然不是坏事。

两人沿着楼梯非常顺利地下了城墙,站在城内的街道上,沈从容回头看了眼道:“这就是徐军的城防吗?”

白忍挠头道:“不知道,主帅跟我来,我们的间客住在这边。”

不再理会徐军形同虚设的城防,二人往秦国间客居住的地方走去。

虽然徐军城防很有问题,但是二人在街上也不敢大摇大摆的走,依旧保持着十分的小心。

拐过两个街道,沈从容听到隔壁的街道里传来军士们整齐行走的步伐声,招呼了一下白忍,翻身越过身边人家的墙,靠在墙边,等待着外面军士们离开。

从墙外的声音推断,应该是个二十人的小队,他们一边巡逻还在一边谈着什么,可能是重要的情报,沈从容耳朵贴在墙边,听着他们的谈话。

“你说咱们那个怂包将军怎么想的,突然请调了十万大军,还说要加强城防,要夺下整个云梦大山,他当秦军都是傻子吗?”

“少说咱们将军的坏话,他可是攀上了丞相的高枝。”

“你说也是嘿,一个怂包将军,偏偏丞相的女儿就看上他了,丞相专门派了个谋士来帮他,不然凭他的性格,别说打秦国了,守这里都得看人家秦军的面子。”

“谁知道怎么想的,我听说是丞相的女儿不知道怀了谁的孩子,家门丑事,丞相选了咱们这个将军,这次为了让将军回去,才派人来帮他拿一个大军功,说白了,就是帮丞相遮丑的。”

“嘿,这可有点意思啊,不过丞相的家门丑事不得藏得好好的,你从哪儿听来的?”

“行了,别乱嚼丞相的舌根子。”

“是是是。”

徐军军士的谈话被喝止,再过一会儿连走路的声音都没了,想来是已经走远了。

白忍道:“我说这个怂包将军怎么突然硬气了,还想打我们,原来背后站着个丞相啊。”

沈从容回道:“行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吧,先到我们的间客那边,再慢慢说。”

“得嘞。”白忍应了一声,翻出院子,继续引路往秦国间客的住所走去。

一路上没有再遇到徐军的巡逻队,二人非常顺利地来到了间客的住所。

按着三二三的节奏敲了敲门,白忍也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很快,里面来人打开了门,看到门外的白忍后,连忙行礼道:“白将军,你怎么亲自来了?”

沈从容推着那人进了门,示意白忍将门关上道:“别站在门口说话,尤其是这大晚上的,不是找死吗?”

那人连忙赔礼道:“是是是,不会再犯了。”

这时白忍也关好了门走了过来,踢了开门的人一脚道:“行了,别赔礼了,去给范哲给我叫来。”

有了白忍救场,那人赶紧跑去叫范哲去了。

白忍道:“主帅,随我来。”

进了主屋,白忍和沈从容各自落了座。

“主帅,我们在这里共布置了五个据点,范哲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据点的负责人,隐藏在春江商社的名头下,这里可以替换的所有人员有三百多人,包括各种仆役护卫,其他几个地方有比这里更大的,完全可以将我们带来的三千军士全都用合法的方式弄进城里来。”白忍给沈从容介绍着秦军在这里的间客布局信息。

听着白忍的介绍,沈从容不时点点头,或是问一些东西,很快,范哲便赶到了主屋。

本来在睡梦中的范哲被手下叫醒,来不及发脾气便听到白忍来了,衣服都没穿好,趿拉着鞋就来了,一进屋范哲便看到坐在主位上的沈从容,一看那脸,范哲心里一咯噔,暗道:“这不是秦帅吗?他怎么也来了?”

“属下范哲,拜见秦帅、白将军。”沈从容在,范哲更加恭敬了,行礼问候道。

沈从容指了指一边的凳子道:“做,本帅有几件事问你。”

范哲坐了下来道:“秦帅请讲。”

沈从容看着紧张的范哲道:“不用这么紧张,我且问你,你可知道徐国丞相?”

范哲努力让自己不那么紧张,听到沈从容的问话后,想了一想道:“属下知道,徐国丞相任行久权倾朝野,手上势力滔天,常有人说这徐国天下不是徐王的,而是他任行久的。这话其实也没什么错,徐国的大小事务都要先过他的眼,一应批复也都是他做好了之后,才能传到徐王面前,可以说徐王就是他的傀儡,虽然他没有真正篡位,但也不差多少了。”

说着,范哲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任行久人在徐国朝都,和这里八竿子打不着,秦帅问这个干什么?

于是,范哲壮起胆子问道:“这任行久久居朝都,几乎不涉足边疆,也没有提过什么关于对秦的政策,不知秦帅这么问?”

沈从容道:“哦,没什么,就是在来的路上听到了一件关于他的很有意思的事情,想听吗?”

“呃……”范哲愣了一下,然后道:“属下洗耳恭听。”

沈从容便把在来时从徐军巡逻军士口中听来的话跟范哲讲了一遍。

范哲分析了一下道:“这任行久的确有一个宝贝女儿,叫任恬,算来也确实已经到了嫁人的年纪,不过依着任行久的地位,应该不会有人能祸害任恬才对,而且这种家门丑事,任行久不可能会放任流传,其中应该有些猫腻。至于说他派人来辅佐这个怂包将军,虽然他明面上没有说过对秦的内容,但也不是不可能,而且这个怂包将军,其实也是个厉害人物。”

“哦?”范哲是第一个说这个怂包将军厉害的人,沈从容颇感意外,问道:“怎么说?”

范哲道:“秦帅稍后,我去取这位怂包将军和任行久的卷宗来。”

范哲走后,沈从容瞪了一眼白忍道:“你不是说这个怂包将军宋辉不足为虑吗?你们对这些对手到底是怎么分析的?”

白忍挠了挠头道:“是属下失职,主要是他名声在外,属下下意识以为……”

看到沈从容面色不善,白忍不敢再说,连忙道:“往后绝不再犯,所有对手都以十二分的态度去面对。”

沈从容没有过多追究,等待着范哲回来。

很快,范哲便捧着两本卷宗回来了,将卷宗放在桌上,范哲道:“秦帅请看,这就是宋辉和任行久的卷宗记录了。”

上面就是宋辉的卷宗,沈从容便直接拿起了宋辉的卷宗看了起来。

这么一看,沈从容才知道宋辉的怂包将军之称还真的是名副其实,这人最善防守,不管是面对多厉害的战将,他总能据守良久,即使兵败也能保存元气,而且更多地是对方因为无法攻破他的防守而被拖垮,最终被他吃掉。因为这种据守避战的行为,在很多人眼里被视为怂包,所以他也就有了怂包将军这么个称呼。

看完了宋辉的卷宗,沈从容也能明白白忍他们为什么会觉得宋辉没有威胁了,这样一位擅长据守的怂包将军,能做的就是与他对峙,对守之下,对方自然没有什么威胁。

放下卷宗,沈从容叹道:“难怪叫他怂包将军,不过他的确不简单,就是他这样的性格,容易造成手下的军士们逆反啊。”

沈从容所指的自然是今日入城之时发生的那些事情,无人值守的城墙,乱嚼舌根不认真巡逻的军士,都是在这种长时间据守营造出的安全下滋生的问题。

白忍猜测道:“是不是因为受不了这个怂包将军,所以他们才会偷偷潜进云梦山想要偷袭我们啊?”

沈从容摇摇头道:“这怎么可能,我们在云梦山中歼灭敌军一万有余,他们驻地才有三万,少了一万多人,他会发现不了?这一定是他安排的,但是为什么他会一反常态,不再据守了呢?”

白忍继续猜测道:“那就是受了任行久的指示呗,这老狐狸,面上对我们不闻不问的,暗地里下手,倒真是符合他老狐狸的身份。”

沈从容又拿起任行久的卷宗,想看看这种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看完了任行久的卷宗,沈从容发现这个人很有意思,他起于寒门,凭借对边关战事敏锐的嗅觉,连战连胜,开辟商路,推行新法,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这个位置,可以说天命眷顾,铁血手腕。

这样的人身后当然有着大量的谋士军将簇拥,做到他这种地步,想要谋朝篡位都是弹指之事,但是他却始终效忠徐国王室,从未动摇。

如果说他插手进来,想要搅动秦国边境风云,可能性非常之大,这也符合他一贯的手段,破边境,退地修好,建商路,吃大头。

而且目前边境面上有怂包将军作为掩护,成功率就会大大加强。

放下任行久的卷宗,沈从容笑了起来道:“这任行久,千算万算漏了一算,这次他注定要铩羽而归了。”

白忍疑惑道:“真是这任行久老王八干的?不过主帅就如此自信?”

沈从容看着白忍道:“八成是任行久派人插手的,但是这与宋辉的治军之道截然相反,他们营内必然出现了问题,所以本帅才如此自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