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七十八章 窃营
作者:封天缘  |  字数:5043  |  更新时间:2020-06-30 21:55:40 全文阅读

统领们都信誓旦旦的样子,沈从容也没有多去追究,大不了下次绕开这批人。

“钱江,通知下去,让军士们打扫完这里的战场就去之前的包围圈,把他们的弓弩箭矢全都卸下来。”沈从容先安排了一下大军的动向。

钱江应声称是,去安排去了。

等钱江回来之后,寻了个僻静点的地方,众人席地而坐,围成了一个圈。

沈从容将地图展开放在中间,指着上面画出来的线和点道:“这条线应该是他们前进的路线,这些点游离在线外,范围不超过三十里,我想就是他们的斥候查探范围,从图上的标注来看,他们每天推进的路线都在二十里左右。他们并不像我们一样不计后果赶路,进山已近半月,在他们身后一定还有更多的人,出于安全考虑的话他们每一批应该也都差不多是这么多人。我们一路过来,这一批人是我们遭遇的第一批,他们就是徐军的先锋,我想他们每天都会向后续人马进行汇报,但是数千人的军队,他们一定分不清斥候是不是自己人,通知下去,打扫完战场原地休息,还有,把敌军斥候身上所有的卷宗等内容搜出来给我,今晚赶赴这里。”

说着,沈从容点在地图上的一个点,正是这一批徐军先前驻扎的地方。

众统领点了点头,下去安排去了。

沈从容将地图收进怀里,抬头看着天空,过了一会儿,往包围圈方向走去。

回到包围圈,战场已经打扫的差不多了,白忍捧着一堆羊皮卷跑了过来道:“这徐军怎么突然这么有钱了,日常传递都用羊皮卷?主帅你看,这都是从徐军斥候身上搜出来的。”

沈从容拿起一个羊皮卷,打开一看,是一张空白的羊皮卷,上面什么也没写。

又拿起一个,这个上面倒是写了字。看了一遍,是对前方环境探查的报告,写着安全,落款写着熊鞠。

摸了摸下巴,沈从容又看了几张,内容大同小异,落款都是熊鞠,看来,熊鞠就是这批人的统领了。

把羊皮卷丢给白忍,沈从容道:“看看上面的字迹和墨痕,确认一下哪一封是最新的,隔了多久。”

白忍逐个看了一遍,取出一张羊皮卷道:“主帅,这章就是最新的了,隔了九个时辰左右。”

沈从容道:“找两套徐军斥候的衣服,在空白的那张羊皮卷上按着最新的那一张重新写一遍,字迹不要出错。”

她的意图非常明显了。

白忍点了点头,让手下把徐军斥候的甲胄扒了下来,新写了一张羊皮卷,递到沈从容面前道:“主帅请过目。”

沈从容看了一遍,没有什么问题,肯定道:“嗯,休息两个时辰,然后换上斥候甲胄,跟我一起去其他徐军那边走一遭。”

连番战斗探查,沈从容都冲在前面,不免让白忍有些担心:“要不主帅多休息休息,我和钱江他们走一遭?”

沈从容看了白忍一眼道:“本帅亲自去更放心,放心吧,今晚的夜袭本帅不会冲在最前面了。”

主帅发话,白忍也没什么办法,只能按着沈从容的吩咐去做,让大军原地休息,等待晚上的进攻。

两个时辰后,沈从容从小憩中醒来,换好徐军斥候的衣服,找到白忍道:“走吧,莫要让对方起疑。”

两人配备徐军军备,带上羊皮卷,按着地图标识往熊鞠他们先前的驻地进发。

这次扮作对方的斥候,两人赶路也不显得那么着急,如同先前的那些徐军斥候一般,手里抱着弩,慢慢悠悠地走着。

走了一个时辰,快接近徐军驻地时,两个徐军斥候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站住,口令。”对方率先开口。

看着眼前端着弩指着自己的斥候,沈从容愣住了,这也不知道口令啊。

对白忍使了个眼色,沈从容笑着往斥候方向靠近。

面对逼近的沈从容,斥候把弩端稳警告道:“口令,不然放箭了!”

沈从容停在原地,让斥候放松警惕,突然抬手就是一箭,斥候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射穿了咽喉,嘴里咳咳着,但却发不出声音了。

主帅率先动手,白忍自然不能停着,一箭射出,解决了另外一个斥候。

把两个斥候的尸体隐藏起来,取走他们箭壶的箭矢,沈从容道:“看来我们不能直接去了,得先获得他们的口令才行。”

白忍点头道:“是啊,没想到这么随意的徐军斥候,居然面对自己人的时候还要口令。”

沈从容取出地图看了看,确认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指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小红点道:“去这里,找到他们的其他斥候,问出口令。”

两人沿着路线走到地图上的标记位置,稍微等待了一会儿,听到林中传来人行走的声音。

沈从容对白忍打了个眼色,两人举起弩指着动静发出的方向,在对方刚一露面的时候,沈从容道:“站住,口令。”

突然出现的沈从容二人让徐军斥候吓了一跳,看清楚沈从容的着装后才平静了下来道:“龙过云梦,回令。”

因为对方没有什么防备,弩都没有举起来,沈从容直接击发弩机,射杀了自己面前的斥候,白忍也顺势解决了另一个。

同样隐藏好这两名斥候的尸体,取走他们的箭矢,沈从容道:“对方死了四个斥候,我们肯定是没有机会让他们等到晚上了,查探清楚对方的布防和人数之后,立刻开展突袭。”

加快速度,走到对方的驻地,守卫看着沈从容二人,举起弩机喊道:“口令!”

沈从容回道:“龙过云梦,回令。”

口令对上了,守卫收回弩机道:“大泽覆身,这么快就来了,看来今天也很顺利啊。”

沈从容往里面走着道:“是啊,秦人果然蠢笨,完全没有猜到我们会绕道突袭。”

守卫笑道:“那是自然,他们觉得有云梦天堑,大泽阻拦,就相安无事了,这次要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一旁的白忍神色如常,左右打量着环境和布防。

一直走到营地深处,将羊皮卷交给统领,统领看了一遍,将羊皮卷又交了回来道:“好,我知道了,辛苦了。”

看着冷淡的统领,沈从容接过羊皮卷,行了一礼便离开了。

出了营地一段距离之后,沈从容问道:“怎么样,都记下了吗?”

白忍回道:“主帅放心,都已经记下了,不会出错。”

确认四下无人,两人放开速度,半个时辰便赶回了驻地,叫来钱江他们,白忍为他们绘制了徐军的布防图,并进行了详细讲述。

掌握了徐军信息的钱江等人收起布防图,带上军士们赶往徐军驻地,准备突袭,沈从容和白忍就在他们身后慢慢前进着,恢复着体力和精力。

不到一个时辰,大军抵达徐军驻地一里外,钱江等人率领二十人摸到驻地边缘,按照白忍提供的布防信息将外围的人员全部暗杀。

回到军中,沈从容也已经到了,钱江汇报道:“主帅,外围已经清理干净了,现在就进攻吗?”

沈从容看着驻地方向道:“好,立刻进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今晚就在这里埋灶做饭,好好休息一下。”

钱江眼前一亮道:“好!主帅放心,一刻之内,肯定拿下。”

沈从容瞪了一眼钱江道:“别说大话,注意安全,我们只有这么多人,死伤一个都是极大的损失。”

钱江嘿嘿一笑,带着军士们出击了,白忍则陪在沈从容身边。

军士们出发之后,白忍却有些不太乐观地道:“主帅,从截获的行军图来看,他们此次出来的人绝不对少,如果每二十里就有这么几千人,从这里到徐国可还有二百里,算下来的话至少有七万多人啊。就算我们一直这么杀下去,但死伤总是难免的,恐怕支撑不到徐国境内啊。”

沈从容道:“你还记得我曾问过你若要截断补给线,毁去粮草储备要多少人吗?”

白忍想了一下道:“毁去粮草储备需要三千死士,若还要截断补给线,就要保证存活,得有三万左右。”

沈从容分析道:“从我们先前的情报中来看,他们明面上的人马是三万,即使他们开始调集人马,此次穿越云梦山的人应该不会超过一万,但后续肯定会增加。继续按着他们的路线走下去,如果实在无法面对,便等待我们大军到来,至少我们还处在主动。”

白忍知道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后退已然是不行了,对方明显一副开战姿态,后续援军定然已经调动,就算己方已经探查到了对方意图,退回去再行请调援军已然是来不及,完全是等死状态。

只要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以最小的损失攻至敌方大营,毁去敌军储备,截断补给线,就有了大量的时间可以调集己方援军,白忍思量许久,明白沈从容的选择就是当下最佳的选择。

沈从容站了起来道:“好了,别想那么多了,走吧,按时间算他们应该已经开始战斗了。”

徐军驻地内,钱江他们的突袭非常成功,徐军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屠戮殆尽。虽然统领的反应速度较快,战斗力也很凶猛,但是在钱江等人的围攻下,也只能含恨死去。

沈从容他们到的时候,这场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解决完徐军统领后,钱江他们来到沈从容身边邀功道:“主帅,敌军毫无防备,敌将已经授首。”

“嗯,不错,打扫战场,记住,造饭的时候不允许出现大的火光和炊烟,不要引起敌军的注意,把敌军的尸体隐蔽好,搜刮他们的弩机箭矢,各类记录,结束之后来中帐集合,探讨一下接下来的行动。”沈从容点点头,然后吩咐着接下来的事宜。

“好嘞,主帅就放心吧!”钱江他们分散下去执行命令了。

沈从容和白忍走到中帐,帐中躺着一个斥候的尸体。

白忍将斥候尸体拉到一边,搜索着有没有什么东西。沈从容则走到军案前,看着桌上那张刚刚写完的羊皮卷。

看完上面的内容,沈从容心里一惊,暗道:“还好突击的快,不然等他这封羊皮卷发出去,那就大大不妙了。”

原来刚刚被钱江他们除掉的那个统领就是熊鞠,早在沈从容他们来汇报的时候因为那个落款就已经被熊鞠识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封羊皮卷还没有发出去,但是只能庆幸它没有发出去。

白忍已经搜完了斥候的身,没有发现什么东西,看到沈从容的脸色不太好,走了过来,发现了桌上的羊皮卷。

看完了之后,白忍也是禁不住冷汗涔涔道:“这?还好在它发出去之前我们便已经攻了进来。”

沈从容将羊皮卷丢到了一旁的火盆中道:“好了,你什么都没看到,今夜加大外围布防。”

白忍知道刚刚得胜,如果让手下的军士们知道这封羊皮卷的内容,恐怕军心会受到打击,眼下这羊皮卷也没发出去,自然是焚毁了好。

很快,钱江他们安排好了外面的事,也走进了中帐。

“这儿怎么还有个尸体啊?”

一进中帐,钱江就看到了地上的斥候尸体,随手拎起来丢到帐外,然后向沈从容行礼道:“秦帅,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再过半个时辰左右,就能用饭了。”

沈从容点点头道:“好,接下来要说的,关于之后的行动路线和内容,诸位也帮着参谋参谋。”

中帐里也没什么坐的地方,众将军便分散站着道:“秦帅尽管说。”

沈从容道:“好,从我们截获的徐军行军图来看,他们进入云梦大山已近半月,人数自然极多,除了我们已经消灭的这两批,二十里外,肯定还有一批,但是据我估计他们进入云梦山中的应该不会超过一万,一方面为了我们安稳行军,不被对方知晓,一方面为了我们后续大军的安全,我们需要处理掉剩下的徐军,所以接下来的几天内,我们还会有几轮恶战。”

听沈从容说完,钱江道:“即使对方只有一万人,那至少还有两轮战斗在等着我们,而且也不能确定对方只有一万人,但对方兵力分散这是既定的事实,我们是不是派人回去通知大军,提供给大军敌军的行动路线,由大军来消灭他们,我们绕道前行,到时与大军里应外合?”

白忍道:“不太合适,大军人数众多,动静太大,前进速度相较于我们来说是偏慢的,若是被敌军提前探查到,反而容易出现问题,由我们来消灭他们的这些小股先锋部队是最好的,不过如果敌军人数太多的话,连番战斗我们也不太能承受。”

白忍说的也有道理,钱江思考了一会儿道:“那从大军方向再调三千人?”

沈从容道:“我是这么想的,再沿着敌军的行动路线推进八十里,如果八十里后还有敌军,我们便绕开他们,截断他们后路,尽可能降低我们和大军的损失,让大军顺利过来,诸位以为如何?”

众将军议论了一会儿道:“也无不可,虽然我们的风险大了些,但是大军相对更加安全,就依秦帅的。”

沈从容点点头道:“如果一切顺利,我们潜入徐国境内,要怎么避开他们的监察,探查到他们的大营所在和布防、粮草分布呢?”

白忍道:“我们在徐国境内安插了不少间客暗桩,大部分都是商贾身份,身边配备百来人的奴仆护卫,也很正常,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至于他们的大营和布防等内容,就只能从最先缴获的地图入手了,具体的内容,我想还是得到了徐国境内,和我们的间客暗桩接触了之后再做定夺。”

白忍所说的方式非常稳妥,其他统领也没什么补充的,纷纷附和着。

沈从容点点头道:“好,就按白忍将军的做,都下去吃饭吧,早些休息,做好轮班值夜,莫要让人摸了过来。”

钱江拱手道:“秦帅放心,有了徐军的前车之鉴,我们不敢松懈。”

说完,除了白忍外的所有统领都出去了。

沈从容看着还没有离开的白忍道:“怎么了白忍将军,有什么问题吗?”

白忍道:“倒没什么问题,就是觉得秦帅有些变了。”

“哦?”沈从容没想到白忍真的敢当面说怀疑自己,做出一脸惊讶道:“白忍将军何出此言?”

白忍道:“就是主帅这连番举动,仿佛一切都料敌机先,但是又十分莽撞,虽然结果都是好的,但就是让人觉得十分怪异。”

沈从容笑道:“料敌机先是出于一个主帅的洞察力,莽撞嘛,本帅这不是也改过来了,而且白忍将军也说了结果都是好的,怪异的话,本帅倒是不觉得。”

白忍挠了挠头道:“也许是属下乱想吧,让秦帅见笑了。”

“无妨,白忍将军也劳累一天了,吃饭休息去吧。”沈从容没有计较,让白忍退下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