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七十七章 徐军驻地
作者:封天缘  |  字数:5031  |  更新时间:2020-06-29 22:23:47 全文阅读

见三人就这么简单被沈从容糊弄住,周围的秦军也都愣了,看来对方很有问题啊。

三名斥候离开之后,沈从容重新将李老三的尸体隐藏起来,回到了树上。

白忍凑了过来道:“这徐军斥候也太?”

沈从容也觉得这些斥候未免也太过含糊,过都没过来就这么回去了,不过也幸亏是这样,他们才没能发现李老三已经死去。

看了一眼白忍,继续将目光放回徐军斥候们来时的路上,沈从容道:“好了,他们这样不是挺好,正好方便我们行动,等着吧,我想他们的大部队很快就回来了。”

白忍摇了摇头,回到了自己的树上,等这次伏击结束,一定要给手下的斥候开个会,不能像这些徐军斥候一样,不然岂不是把大军架在火上烤?

三名斥候回到驻地,找到统领报告信息。

听完斥候的信息,统领总觉得哪里不对,挠了半天头,统领对身边的军官道:“我带一千人先头进发,你带领剩下的人跟在后面,保证安全。”

准备就绪,统领带着一千人浩浩荡荡的进发了。

包围圈处,沈从容他们等了这么久,终于见到敌方的大部队了,看着浩浩荡荡的来人,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握紧了手中的弓弩,只等他们进入包围圈。

沈从容和白忍的目力都比较强,根据动静和所见粗略估计了一下,就知道这人数跟最开始的预测不一样。

白忍向沈从容打着手势,确认是不是等这批人进来就进攻。

沈从容摇了摇头,用手势示意白忍将这批人往里放一放。

得了沈从容的命令,白忍也向其他人传递着命令,示意将这一批人往里放。

徐军统领持着两柄大斧,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顾盼左右,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统领身边就是那个先前来探查的斥候,嘴里不断地说着什么,应该是在介绍这里的情况。

在他们走近了之后,沈从容听到了斥候正在说之前那个李老三的事情,虽然到了这里没有再看到李老三,但是他自己塞给了李老三一个提前出发的理由。而那个统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就那么点着头往前走进去了。

沈从容等人隐蔽在树木高处,在大量枝叶的遮掩下,并不容易被身下的人发现,徐军统领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就这么带着一千人走了过去。

在他们走过沈从容所处的最前沿接近一刻之后,剩下的人看到没有问题,也都走了进来。

随着最后一人走进包围圈,沈从容拨开枝叶,举起了手中的弩,指着下面的徐军。

嘣,嗖!

箭矢被击发的声音传出,发起了进攻的信号。

无数的箭矢形成箭雨向着下面的徐军覆盖而去,措手不及之下徐军承受了三轮齐射,死伤大半,只剩下不到五百人。

沈从容从树上滑下来,抬手一箭射死一个人,对着下来的其他人道:“快!解决完往前方追击,务必不能放过一个人!”

就这样,在徐军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被沈从容等人瞬间全歼。

来不及打扫战场,沈从容便带人往徐军统领的方向追去,这批人一个都不能放回去,不然之后的计划就会功亏一篑。

看沈从容这么着急的冲过去,白忍觉得自家主帅跟对方好像也没多大区别,招呼着众军士跟着沈从容一起追击而去。

徐军统领率领一千军士非常顺利地通过了包围圈,但是已经推进到了原本既定的地点,还是没有李老三的踪影。

徐军统领停下了脚步,抓起身边那个斥候的衣领提到身前道:“你不是说李老三提前出发了吗,他人呢?”

斥候头上冒出冷汗,支吾道:“这这这,我不知道啊。”

徐军统领一把将斥候扔在地上,喝道:“去把李老三给我找回来,还有,下次要是还这样给我不清不楚的探查,就别回来了。”

斥候从地上爬起来刚准备走,便听到林中传来大队人马快速赶路的声音。

徐军统领看着来路疑惑道:“他们怎么这么着急?像是有人追着他们一样?”

这么一说,徐军统领似乎想到了一种可能,举起双斧,做出战斗姿势喊道:“全军注意,可能有敌袭!”

随着统领这一声大喊,徐军立时行动了起来,组列军阵,手持刀斧弓弩,进入战斗状态,盯着林中的情况。

追击的沈从容听到徐军统领的大喊,知道自己找到了地方,但是徐军明显已经警觉,贸然冲出去很可能迎接自己的就是箭雨,她可不想变成刺猬。

停靠在一棵树后,沈从容等待着其他人的到来。

白忍也率领大军冲了过来,看到沈从容没有贸然出击,松了口气,靠在沈从容身边,示意大军隐蔽身形。

“主帅怎可如此莽撞,还好没出什么事,不然你让末将如何交代?”白忍忍不住抱怨道。

沈从容没有理会白忍的抱怨,而是问道:“敌军已经知道我们存在了,外面应该已经布置好了阵型,你说说该怎么做?”

白忍知道眼下不是抱怨的时候,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思考着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

思量了一会儿,白忍道:“徐军并不知道我们具体有多少人,他们现在一定非常紧张,如果我们此刻出去,迎接我们的必然是如潮的箭雨。末将倒有一计,让军士们在林中搅出大动静,迷惑敌方我军人数,让对方陷入极度的紧张,再投掷帽盔等物,引诱对方射击,根据弓弩之声确定敌军方位。到那时,我军一番连射,便能取得奇功。”

沈从容推演了一下白忍的计划道:“好,就按你说的做,去安排吧。”

“是。”领了军命,白忍便下去安排去了。

林外的徐军此刻精神紧绷,箭矢都已上弦,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便是一轮齐射。

但是原本喧闹的树林此刻却安静了下来,安静的十分可怕。

徐军统领盯着林中的情况,本来还只是怀疑,但是此刻安静的树林已经明显回应了自己那就是敌军。敌军已至身后,其他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徐军统领心中冒着一股火,但又不能就这么冲进去,被对方占据主动的感觉太难受了。

安静的树林给了徐军巨大的心理压力,长时间的精神紧绷和保持战斗姿势,让徐军的军士们额头上都渗出了细密的汗水,汗水流进眼睛,让军士们异常难受,又不能擦去汗水。

终于,林中动静再起,但是这次的动静要比之前大得多,得有万人之势,伴随着人声呼喊,气势十足。

徐军统领看着这个动静,心里直打鼓,心说:“这什么情况,怎么有如此多的敌军摸到我们身后?斥候都是吃干饭的吗?”

突然,林中飞出一个物事,黑乎乎的,速度极快,看不清楚样子。

在林中动静的引诱和突然飞出来的东西的刺激之下,一个徐军军士忍不住射出了手中的箭矢。

有了带头的,就会有第二个。大量的箭矢向着那个物事射出,瞬间就将那个物事变成了刺猬。

嘭。物事落在地上,众人这才看清楚只是一个帽盔。

徐军统领看到帽盔之后便猜到了敌方的意图,大喝道:“散开!”

但是他的反应太迟了,徐军军士们更是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只听林中传来一句:“射!”

如潮的箭雨从林中射出,刺穿了徐军军士的甲胄,扎进了他们的身体,一些人当场死去,还有一批人重伤倒地,顿时哀嚎四起。

还未看到敌人,己方便已经倒下了这么多人,再加上自己人的哀嚎,瞬间击溃了徐军军士的心理防线,一些人丢下武器便想逃窜。

看着己方的乱象,徐军统领怒火更盛,大吼一声,提斧砍下了两个逃兵的脑袋喝道:“都给我把武器捡起来,有敢乱阵逃逸者,斩!”

说着徐军统领率先向林中冲去。

在统领的震慑下,徐军军士拿起了武器,跟随者统领往林中冲去。

又是一轮齐射,又是一批军士倒下,虽然徐军统领凭借强横的力道拨开了射向自己的箭矢,但是身边的那些军士就没有这样的能耐了。

这下就是再怎么样也不行了,靠外面的徐军军士丢下武器再次逃逸。有人带头,其他人自然也纷纷效仿。

徐军统领此刻就算生气也没用了,只能也从侧面突围。

统领也跑了,徐军军心彻底涣散,丢盔弃甲,四散而逃。

沈从容见对方已经溃逃,抽出横刀对白忍道:“安排他们去追击,一个人都不要放过,我去追他们的统领。”

白忍刚想拦住沈从容,但是沈从容已经冲了出去,白忍只能站起身对其他几个统领呼喊着命令,自己则提着弩追着沈从容方向去了。

在林中快速穿梭,徐军统领咬着牙想道:“到底是谁泄露了我们的行动?为什么秦军会有大军摸过了大泽,潜入到了我国领地?他们又想要做什么?”

听到身后有人追击的声音,徐军统领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对方只有一个人,本就憋屈的他此刻眼里像是要喷出火来。停驻身形,转身面对沈从容,喘着粗气,盯着沈从容,像是要吃了她一样。

沈从容看徐军统领不再逃跑,也停了下来,正握横刀,无视了他那吃人的眼神道:“不跑了?那就受死吧!”

徐军统领哼了一声,提着双斧大吼着向沈从容砍来。

沈从容猱身而上,避开双斧,撞进徐军统领的怀里,手中横刀刀柄撞击在徐军统领胸前。

承受沈从容这一击,徐军统领顿时止步,眼前有些发黑,身体不由自主向后退去。但是多年沙场厮杀的经验,让他还是踢出一脚,防止沈从容追击,自己则后退了几步,一口气才缓了上来。

面对徐军统领这一脚,沈从容按在他腿上,自己则退了出去,没有进行追击。

在徐军统领缓过来之后,沈从容晃动着手上的横刀道:“被愤怒支配了傻瓜。”

徐军统领更加生气,如同公牛一般喷吐气息,叫喊着发出了第二次进攻。

沈从容向着徐军统领方向对冲而去,在将要接近时一个侧身滑步,横刀拦在徐军统领身前,继续向前奔跑,想要将对方的双臂卸下。

徐军统领自然看出了沈从容的意图,硬生生止住了脚步,挥动右手上的巨斧向沈从容砍来。

沈从容向前弯腰,避开这一斧,横刀前挥,切在徐军统领的左腋处,顺着前胸划过。

在锋利的横刀下,徐军统领的甲胄被划开一道缺口,左肋处更是有着一道伤痕。

忍住疼痛,徐军统领拧转右脚,让自己转过身来,左脚踹向沈从容腰间。

沈从容收回横刀,顺势向前翻滚,避开对方这一脚,同时拉开距离。

徐军统领这一踢虽然落空,但是也面向了沈从容的方向,右手上大斧向着沈从容方向掷出,把左手的大斧交给右手,再次向着沈从容冲来。

沈从容横刀挡在身前,格住飞斧,但上面的力道也让自己顿了一顿,就这么一停顿,对方的攻击就到了。

看到沈从容无从躲避,徐军统领嘴角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就在斧头将要落在沈从容身上时,从徐军统领的身后传来一声箭矢破空声,在他兀自高兴的时候,箭矢穿透甲胄扎进了他的身体。

一个踉跄,攻势停驻了一瞬,沈从容抓住时机闪躲在一旁,同时一脚飞踹,将徐军统领踢飞出去。

在地上翻滚了一下,徐军统领站起身便往林中跑去。

对方的弓弩手支援到了,继续战下去明显就是找死,还是回去禀报军情,再做复仇。

横刀入鞘,沈从容从支援过来的白忍手中夺过弩机,又抓了几根箭矢,向着徐军统领逃跑的方向追去。

还没说一句话的白忍看到主帅的样子,只能叹一口气追了上去。

“这也太不省心了,以前不这样的啊?”白忍一边追一边想着。

循着血迹和动静,沈从容很快便发现了徐军统领的踪迹,抬手就是一弩,射向徐军统领的腿。

听到身后的破空声,徐军统领随便选了个方向扑去,躲避箭矢的同时借助树木短暂遮掩对方视线和延缓对方进攻节奏。

一箭落空,沈从容边跑边上弩箭,继续追击。

终于,在沈从容的追击逼迫下,徐军统领的腿上中了一箭,速度顿时降了下来。

箭矢用尽,沈从容将弩机挂在腰间,抽出横刀,冲向徐军统领。

腿上中箭,徐军统领的逃跑速度降到了最低,最终扑倒在地,再也跑不动了。

爬到一棵树旁,靠在树干上,徐军统领喘着粗气看着来到自己身前的沈从容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伏击我们?”

面对他的询问,沈从容保持着沉默,走到徐军统领面前,挥起一刀,结束了他的生命。

他至死,都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在这里。

在沈从容杀掉徐军统领之后,白忍也赶到了,扶着膝盖喘着粗气,白忍看着脖颈间流出鲜血的徐军统领道:“还好他死了,我的主帅欸,你能不能不这么以身犯险,要是你出点什么事,我们怎么办啊?”

沈从容在徐军统领身上搜索着什么道:“我这不是没事吗?那边怎么样?”

白忍走到沈从容身边,扶着树干,依旧在喘气道:“之前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可能已经出事了。那边都安排好了,应该不会有人逃脱,主帅这是在找什么呢?”

沈从容没有看白忍,继续在徐军统领身上掏摸着道:“你没赶到我也不会出事,更不会再追这么远了。他明显是个统领,还能找什么,当然是驻地路线图啊。”

白忍懒得理会沈从容的犟嘴,听到找驻地路线图,反应过来道:“哦,对啊,这云梦大山里要是没有地图和标记,很容易就迷失在里面了,身为统领,他身上肯定带着地图,上面绝对有他们的驻地标记。”

挑了挑眉,沈从容摸到了一个羊皮样的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张叠起来的羊皮。打开一看,上面画着他们一路走来的路线。

沈从容笑道:“找到了。”

将羊皮地图重新叠起来收进怀里,拔下统领身上的箭矢,在统领身上蹭了蹭,对白忍道:“走吧,回去看看他们怎么样了,没有意外的话,我们可以很快进到徐军的驻地里了。”

带着白忍回到最后的大战地点,看到军士们已经在打扫战场了,唤来其他几位统领,沈从容问道:“怎么样?有遗漏的吗?”

统领们拍着胸膛道:“放心吧主帅,一个没落,全杀了。”

沈从容盯着他们道:“我要的是绝对安全,不能像徐军一样。”

统领们自信道:“当然,主帅放心。”

沈从容点了点头取出那张羊皮地图道:“从那个徐军统领身上找到的,上面有他们详细的路线图,我想我们已经知道徐军驻地所在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