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七十一章 破幻境(上)
作者:封天缘  |  字数:5029  |  更新时间:2020-06-23 23:57:21 全文阅读

封牧歌昨夜将自己进入光门之后发生的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一遍,发现了其中有着很大的问题。

第一,沈从容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而且她说花园是自己亲自改造的,但是如果真的按她所说,自己昏迷了整整两个月的话,怎么可能有时间来改造花园?

第二,进入阵法之前,胡柳亲口说了,玉石是为了以备不时之需,将二人从阵法中带出去的,怎么可能会有阵法触发,而且玉石还会在的?如果都是阵法触发将二人分别带出,那么怎么会只有自己的玉石还在?

第三,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所有人,都是一个一个出现的,而且对自己的出现不冷不淡,甚至没有一个亲人来看过自己,这完全不符合自己的地位和昏迷了这么久的情况。

这些问题组合在一起便成了大问题,封牧歌想到了第二关的介绍,猜测这些可能都与自己的内心想法有关,于是便有了今天的景象。

早市街,包子,勤政殿,这一切都是封牧歌可以设计的,就是为了揭穿真相。

封牧歌松开纸包,然后拿起腰间的玉石笑着对沈从容道:“第一,先生不会那么小女人,尤其是对我;第二,先生很喜欢那家的包子;第三,我没有官职;第四,大秦没有勤政殿;第五,这块玉石。”

听着封牧歌将自己的漏洞逐一说明,心魔沈从容笑了起来。

随着心魔沈从容的笑声,殿内的事物如同墙皮般剥落,露出了黑暗的底色。

在大殿完全消失后,两人站在一个黑暗的空间中,心魔沈从容的样子也变成了封牧歌的样子。

“果然很聪明,甚至都能知道怎么来引我出错,可是那又如何,这里是我的主场,你依然被困在这里,回不到外面的世界,现在你要怎么来破解呢?”心魔看着封牧歌,一脸挑衅地说着。

握了握重新回到手上的长剑,触感很真实,封牧歌挥剑斩向心魔。

非常顺利,长剑斩断了心魔。

封牧歌依旧保持着挥剑的姿势,脸上反而有着几分凝重。

虽然长剑穿过了心魔的身体,但是这份触感,却像是斩过了一滩水一样,完全不像是斩断人体的感觉。

站直了身体,封牧歌看到心魔真的像一滩水一样落到了地上不见了。

环顾四周,黑暗依旧。

封牧歌握着长剑,戒备着可能的偷袭,他知道,这里是对方的主场,而且对方的这些手段非常诡秘。

“怎么一言不合就动手呢,我话都还没说完,你也太心急了。”心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封牧歌转身面对心魔,紧握长剑,不过这次没有发起攻击,而是问道:“没什么,只是试试看,你现在说也一样。”

心魔面带笑容道:“这不是挺好的嘛,让我想想我从哪里说起,啊对,就从这里是哪里开始吧。”

封牧歌问道:“在你说之前,能给我一把椅子吗?”

一方面是因为觉得心魔会说很久,一方面是因为先前沸血燃元的法门造成的损耗,在出了那个心魔营造的场景后,封牧歌感到了身体上的疲累和真元的匮乏。

心魔愣了一下,然后捧腹大笑道:“你果然很有意思。”

打了个响指,一把椅子出现在封牧歌身后,一把椅子出现在自己身后,心魔道:“当然可以,坐吧。”

封牧歌坐下之后,将长剑平放在自己腿上,右手依旧紧握剑柄,左手向心魔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开始吧。”

心魔对封牧歌现在的表现非常满意,开始了自己的介绍。

“这里是我的领域,用你们的话来说,这里是心魔幻境,从这个名字里你应该就知道了,我,就是心魔。”心魔张开双手,很是自豪。

“在这个领域里,我可以随意看穿你的所想,并从你所想的内容中进行幻化,比如这样。”心魔打了个响指,周围的场景又变成了早市街。

封牧歌打量了一下周围,两人此刻就坐在早市街的中央,但是周围的人们似乎并不能看到他们,一种奇妙的感觉。

心魔又打了个响指,环境重新回到了那个黑色的空间,同时心魔的手上也出现了一把长剑,与封牧歌的相同。

将长剑如同封牧歌一样平放在腿上,心魔道:“这个你已经见过了,在这里,我可以得到任何我想要得到的东西,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也可以。”

得到任何想要的东西,非常有诱惑,封牧歌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只是看着心魔。

心魔撇了撇嘴,继续道:“当然啦,这里你想出去也可以,但是呢,你总要付出点什么,我这个人最大的爱好呢,就是要别人最珍贵的东西。怎么样,把你最珍贵的东西交给我,我就放你出去,双赢。”

封牧歌垂眼看着长剑,过了一会儿,将长剑举起道:“这把剑就是我最珍贵的东西,你拿走,放我出去。”

心魔的表情冷了下来道:“我说过,我能看穿你的所想,你不用用这么低劣的手段敷衍我。”

封牧歌将长剑放了回来道:“你既然能看穿我的所想,那你还用问我会不会换?”

心魔感觉封牧歌很没意思,无奈道:“这只是例行问话,万一呢对吧,你又不是没用你的所想来骗过我。”

“那现在例行问话结束了,我不愿意,然后呢?”

心魔挠了挠额头,心道这个人怎么跟他先祖一个样?

“不愿意也不是不行,我这个人呢,啊不,我这个魔呢,就比较爱玩,我会制造一个小场景,里面呢会放些比较有意思的东西,只要你能在一定时间内闯出那个场景,我就让你出去。”心魔说着另外一种选项。

封牧歌有点头疼的问道:“迷宫?”

心魔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迷宫,迷宫多没劲啊,反正最后都是为了看你打,所以我会直接让你开始打,也不多,五轮,只要你挡住五轮进攻,杀掉所有的对手,就算你闯过了。”

“对手里有你吗?”封牧歌漫不经心的问道。

“当然……”心魔反应了过来,看着封牧歌的表情,气愤道:“当然没有,我怎么可能给你机会让你杀我呢?你准备好了没,准备好了的话我可要开始了。”

在方才与心魔的对话中,封牧歌感到真元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站起身来道:“随时可以。”

心魔嘿嘿一笑道:“好,迎接战斗吧。”

随着心魔的响指,周围的场景切换回了第一关中那个充满了甲虫的大殿。

封牧歌站在门口,大殿两旁共有四人分列两边,最上面的龙椅上,坐着一个人,想来这五个就是心魔说的五轮进攻了。

“原来是五个人啊,我还以为会有一堆的人呢。”封牧歌松了口气,但并没有小看这五个人。

提着长剑往大殿内走去,封牧歌调整着呼吸,使自己进入战斗状态。

十步之后,距离封牧歌最近的第一个人动了。

这人看起来三十来岁,一身灰布衣,袖口收束,头戴一字巾,手上提着一把龙雀环首刀。从步法和体态来看,确是一个用刀好手。

刀客走到封牧歌身前十五步时停下了脚步,向封牧歌拱手道:“请赐教。”

封牧歌没有过多客套,长剑向左侧举起,对着刀客冲了过来。

刀客左仆步持刀,大刀举在右侧,原地等待着封牧歌的攻击到来。

封牧歌长剑斜劈,向着刀客右肩方向砍下。

因为刀客大刀持在右侧,如果不对砍过来,会显得非常被动难受,于是刀客的大刀也向着封牧歌砍了过来。

但是封牧歌这一剑却是个虚招,在大刀砍来的时候,封牧歌脚下一旋,长剑回收,同时整个人侧移到旁边,长剑再出,点向刀客右肩。

刀客顺着刀势转为右仆步,躲过这一剑,同时人也站了起来,大刀回砍,奔着封牧歌的腰间就来了。

这一刀让封牧歌没办法回身躲避,但也不能看着这一刀将自己斩为两截。

封牧歌长剑拨向刀身靠下的位置,意图拨乱对方的刀势,止住这一刀。

刀剑相交,大刀被封牧歌拨开了两寸,封牧歌把握这两寸的距离,避开了这一刀,退了出去。

“刀法还行,不过力量不太行。”封牧歌对刀客做了个评价。

再次举剑冲来,封牧歌每一剑都点在大刀的力点上,这让刀客的刀势屡屡受阻,而且需要极大的力量来把握刀的平衡,不让大刀脱手。

二十招后,刀客渐渐感到握不住刀了,再次被封牧歌点在力点上,刀客怒吼一声,双手紧握大刀,旋转着向封牧歌斩来。

封牧歌纵身跃起,避开刀锋,剑刃放在了刀客脖子上,一个转身之后平稳落地。

刀客又往前冲了两步之后,停下了脚步,向前扑倒,用大刀支在地上才没有直接趴在地上,脖子上出现一条红线,鲜血溢出。

刀客再也没能站起来,也抬不起头来了。

没有再看刀客,封牧歌继续往前走。

第二个人是个年轻的汉子,身着一身白衣,头戴方巾,手上拿着一把折扇,像是一个书生般。

在封牧歌接近书生三十步的时候,书生如同刀客一般走了出来,向着封牧歌行礼道:“请赐教。”

看对方都这么有礼貌,封牧歌也不好意思不打招呼了,拱手道:“请赐教。”

书生率先发难,在封牧歌还没起身的时候,手上折扇一打,一枚透骨钢钉向着封牧歌飞来。

封牧歌感知到危险,长剑竖在身前,钢钉钉在长剑上,没能造成什么伤害落在了地上。

看了一眼地上的钢钉,封牧歌知道对方的手段更加多了,而且也阴毒了起来,提起了十二分的戒心。

对付暗器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放不出暗器,封牧歌向着书生冲去,同时戒备着书生再次发射暗器。

书生将折扇打开,背在身后,也向着封牧歌冲来。

封牧歌长剑向着书生心口方向刺去,想要逼书生将折扇放在面上,或是躲避出去,抢占先机。

但书生并没有如封牧歌预想的那样去躲避,而是陡然提速,绕到了封牧歌的身侧,踩着封牧歌的肩膀跃了起来。

封牧歌没想到书生的速度这么快,而且力量这么大。被书生这么一踩,封牧歌被强行停下了前冲的势头,整个人不自觉地向下趴去。

书生跃到空中后,一个转身,扇子向着封牧歌方向甩动,数枚飞刀和透骨钉向着封牧歌飞来。

如此短的距离,封牧歌根本来不及回头看这些暗器的方位,也根本来不及往左右闪避,只能顺着书生踩的那一下向前扑去,但还是有一把飞刀刺入了小腿。

飞刀入体,封牧歌都还没来得及探查伤势,扇子便到了。

强行转过身,长剑格住扇子,但上面的力道让封牧歌有些发懵。

书生抓住扇子,一记鞭腿踢在了封牧歌腰上,将封牧歌整个踢飞了出去,同时又是几枚暗器向着封牧歌飞来。

撞到柱子上,封牧歌才停了下来,咬着牙忍住疼,封牧歌抬起长剑,格住了几枚暗器,两把飞刀分别扎进了左肩和右大腿。

还没有喘口气,书生的攻击又到了。

封牧歌感到无比的憋屈,这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打,而自己却毫无还手之力,对方的力量和速度都太过于强了。

被书生的一记正蹬踢得半跪在了地上,封牧歌喘着粗气看着书生,想着如何破解书生的进攻节奏。

“你速度快,那我就让你自己撞上来。”封牧歌想到了一个办法。

书生背着折扇,再次冲了过来。

封牧歌躲过书生向着自己面门打来的折扇,一脚踹在书生下体上,便向着书生身后跑去。

书生吃痛,顿了一下,但马上便向着封牧歌甩出几枚暗器,同时向着封牧歌冲来。

封牧歌一个前扑,趴在地上,躲过了这些暗器,拔下小腿上的那把飞刀,向着书生甩来。

因为书生的速度极快,看到飞刀的时候,已经是近在眼前了,书生只能举起折扇,挡住飞刀。

但是飞刀却划破了折扇,在书生脸上留下了一道血口。

趁着书生以扇子遮住脸的时候,封牧歌用长剑洞穿了书生的心脏。

书生缓缓将扇子落下,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封牧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封牧歌拔出长剑,缓了一口气,将因为那一记前扑刺进身体更深的飞到拔了出来。

“还好没有毒。”封牧歌庆幸道。

从前两个人的情况来看,后面的只会更加厉害,不过他们的触发方式好像是只有自己走近了一定的距离,他们才会出战,封牧歌便利用这个发现,直接原地调息,让自己以更好的状态迎战下一个人。

一个时辰后,封牧歌睁开了眼,看着剩下的三人还在等着自己,知道自己没有猜错。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感觉没有什么问题之后,便继续前进。

第三个人身着一套黄金铠甲,猩红披风披在身上,腰上一张穿云射日弓,左侧配着一壶箭,看不清是什么模样,手提一把方天画戟,俨然一副沙场战将模样。

封牧歌看着他腰间的硬弓箭矢,想到书生的暗器,自然不敢小觑。

战将走出来之后,将手中长戟插在地中,取下腰间的穿云射日弓,从箭壶里拈出一支箭来,张弓搭弦,直指封牧歌。

虽然对方没有问好,但已经展现了攻击意图,而且箭未击发,已经是最好的问好了。

封牧歌也做出攻击姿势,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战将手上一松,箭矢向着封牧歌急速飞来。

封牧歌矮身躲过,向着战将方向进发。

战将第一击未曾得手,又拈出三支箭来,同时上弦,向封牧歌射来。

封牧歌看到三支箭的时候就知道不妙了,集中着注意,想要规避这三箭的同时,不被逼入下风,如果如同对战书生时一般,被战将比如下风的话,那迎接自己的,就只有死亡了。

战将的这三支箭并不是一起飞来的,而是有着先后的顺序和不同的方向,三箭封锁了封牧歌左右的退路,而且有着不同的高度。三箭之后,战将有拈出四支箭,搭在弦上,看着封牧歌躲避的方向进行接下来的追击。

射向封牧歌左侧的箭矢是往下射的,封牧歌转向左侧,向上跃起,躲避这一箭,同时将长剑竖在身前,抵挡着对方接下来的追击。

在封牧歌跃起之后,战将的箭矢再次击发,空中的封牧歌避无可避,只能硬接。

战将有两箭直射封牧歌,一箭射咽喉,一箭射腹部。

咽喉处的一箭被封牧歌用长剑强行挡下,箭矢上的力道让封牧歌向后飞去。

因为这一剑的助推,让封牧歌得以在空中强行转身躲过了射向腹部的一箭。

看了一下剑身,一个凹坑出现在封牧歌眼中。

“不能硬接了,不然会出事的。”封牧歌心道。

可是在对方的箭矢之下,要怎么才能接近对方呢?

封牧歌思考着解决的办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