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六十八章 冲破迷宫
作者:封天缘  |  字数:5350  |  更新时间:2020-06-20 23:39:43 全文阅读

甬道之中,封牧歌不断斩碎人偶,向着高台方向推进,沈从容在高台上恢复着灵力,形势非常严峻。

随着向高台位置不断推进,封牧歌发现人偶已经变成了可以自由活动的石俑。这些石俑更加灵活,可以做出各种辗转腾挪的动作,对于封牧歌的威胁也更加大。

斩开一个石俑,封牧歌所消耗的灵力和体力更大了,若是照这么下去,再来三十个,就斩不动了。

封牧歌改变了斩断人偶前进的策略,转为躲避石俑的进攻,缓缓向着高台方向前进。

在躲避石俑攻击的同时,封牧歌估算了一下自己与高台的距离,约么还有三丈的距离,身后人偶无数,不过除了几个自己让过去的石俑外,大多还是脚踩机关石板的人偶,倒是不足为惧。但是前面这三丈路上,并排错列着十来个石俑,而且看起来还有很多没有冲出来。

高台现在有六丈之高,一方面要节约灵力,一方面是这里的压制实在太严重,根本无法御使法宝带自己飞到高台之上,只能将法宝悬停在空中当做跳台,或是平台停留。

而且在初入甬道的时候,沈从容便已经试过,法宝最多御使五步,也就是一丈半多一些,不到两丈,但这不代表可以让自己瞬间腾空两丈,因为自己最高只能跃身一丈左右,这下头疼了。

被两个石俑逼住,封牧歌举剑格住石俑斩来的长剑,从石俑胯下滑到石俑身后。站起身来,看到石俑还没转过身来,封牧歌有了个想法。

若是踩到石俑的背上,就可以离地四尺五寸,若是能够踩在石俑头上,就有接近六尺左右之高,再行跃起,便可离地丈六左右,之后只要借助法宝作为跳台,便可以抵达高台。

虽然有了想法,但还需要一个计划来实现这个想法,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石俑本身就有丈高,加上他们的手臂和手上那五尺长剑,只是高举长剑,便可高斩八尺,若是他们也能跃起一丈,那可就太难办了。

封牧歌想要先试试这些石俑的弹跳力,确保自己的计划可以完美实现。

想到就做,封牧歌跃起一脚踢在自己身后的一个石俑胸前,这一脚的力量让石俑向后倒去,同时封牧歌也再次借力跃向空中,腾空丈四之高。

丈八的高度,石俑若是不跳起来,便无法对封牧歌造成任何威胁。

于是石俑跳了起来。

封牧歌抬头看着跃到空中的石俑,发现他们可以腾空八尺,斩丈六的位置,但是石俑好像只能腾空八尺,不能更高也不会更低。

这样的发现让封牧歌笑了出来,如果跳的高度是固定的,那就好说。

在石俑跃起的时候,封牧歌已经开始下落,石俑的长剑没能落在封牧歌身上。

封牧歌落地之后向着前方一滚,卸掉力道,向高台方向跑去。此刻石俑都在空中,是前进的最佳时机。

而且封牧歌发现高台处新出现的时候撞到了前面跳在空中的石俑,空中的石俑砸在了新出现的石俑身上,将石俑出来的通道暂时堵了起来。

非常好的时机,封牧歌加速奔跑,但在距离高台一丈之时,空中的石俑落了下来。

石俑刚一落地,长剑便向着封牧歌斩来。

封牧歌不敢硬接,趴在地上躲过横削,手在地上一推,让自己向后滑去,滑到了一个石俑的脚边。

石俑并不会主动攻击还可以活动的其他石俑,所以其他的石俑并没有再次挥剑进攻封牧歌,但在封牧歌身边的石俑抬脚向封牧歌踩来。

封牧歌爬起身来,躲过这一脚,规避着石俑的攻击,几个腾挪间,距离高台下只有四尺,只要再让石俑跳起来,便可以踩着前面那些已经撞毁的石俑跳上去了。

但是随着轰隆一声,原本堵住石俑出口的石俑碎身被里面的石俑打爆,大量的碎石向着封牧歌飞溅而来,新的石俑继续向外冲了出来。

不过这些碎石并不是专门针对封牧歌的,而是无差别冲击,封牧歌随便站在了一个石俑身前,碎石被这个石俑挡下,但是这个石俑也被碎石击毁倒了下来,一阵烟雾飘了起来,遮住了视线。

封牧歌临时改变策略,直接踩着身前这个跪倒的石俑腾身而起,同时将长剑投射向高台的墙壁。

长剑扎在了墙壁上丈六的位置,封牧歌伸长了双手抓住剑柄,向上一荡,踩在长剑上,再次一跃,来到两丈六的位置,捏诀将长剑从墙上抽出,落在自己脚下,封牧歌回落到了两丈的位置。

新的石俑穿过烟雾,发现封牧歌在两丈位置的时候,也跳了起来,但这个高度已经是他们不可企及的位置了。而且随着他们的起跳,新的石俑的出现,又重复了落地共毁的画面,一时间,大量的石俑撞毁,滚滚烟尘升了起来。

封牧歌擦了擦额头的汗,长出了一口气,便继续向上越去,几个起落之后,成功来到了高台上。

因为沈从容担心封牧歌的安慰,所以并没有长时间调息,不过在她结束调息的时候,封牧歌已经脱离了危险,沈从容便没有再下去。

看着封牧歌平安无事,沈从容道:“调息一下吧,在这里灵力恢复得很快。”

封牧歌点点头,便开始了调息。

沈从容看了看下面甬道中的混乱,又看了看身后的光门,陷入了思考。

棱光镜前,韩渠看到二人都到了门前后,说道:“看起来他们经历了一番苦战,这扇门后面是什么?”

胡柳看着门的样子道:“这还是一间厢房,所以里面应该还是机关。”

韩渠双手抱头做痛苦状,但他的嘴角却带着笑:“那可真是太伤心了,经过苦战,发现还是机关室,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会很生气的。”

胡柳瞥了一眼韩渠的样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保持着沉默,继续看着镜中的画面。

封牧歌调息了一刻,感到恢复的已经差不多了,便醒转了过来。

起身后,封牧歌向高台下看了一眼,发现下面已经平静了下来,大量的人偶石俑充斥在甬道里,看不出会移动的样子。但如果自己再下去的话,这些人偶石俑肯定会重新启动,封牧歌有这种感觉。

看了眼光门,封牧歌对沈从容道:“这扇门后面应该是就是出口了吧,不然的话,这些人偶堵路,我们可太难办了。”

沈从容道:“不能确定是不是出口,但是从我们进入第一个光门之后的情况来看,如果不是出口就肯定会有机关。而第一个门的时候,你进去之后就没有再出来,所以我才进去的,当我们出来的时候外面的路径好像发生了变化,但这种变化不知道是因为我们两个人全部进去再出来发生的,还是说只要一个人进出光门就会发生。所以这次我想,还是你先进去,然后马上出来,看看外面会不会发生变化,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再一起进出一次看看。”

封牧歌点了点头道:“这样最好,如果路径真的会变化的话,就算门后不是出口,我们也不用再面对这些个人偶石俑了。”

沈从容将扇子交给封牧歌道:“带上这个,起码可以起到防护的作用。”

“嗯。”封牧歌接过扇子,向光门内走去。

一进光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伴随而来的还有刺目的阳光和风沙,封牧歌忍不住遮住了脸,低着头,抵挡着阳光和风沙。

看到脚下的沙子,封牧歌知道这里应该是一片沙漠。伸手向来路摸了摸,没感受到有门之类的东西存在,封牧歌退了出来。

在封牧歌退出来后,沈从容发现周围并没有什么变化,问道:“怎么样,里面什么情况?”

封牧歌眯着眼道:“里面是一片沙漠,晒的很,还有大风,外面怎么样?有什么变化吗?”

适应了外面的环境后,封牧歌看到还是在那个高台上,知道一个人进去再出来根本不会出现什么变化。

沈从容道:“看来一个人进出光门是不会发生什么变化的,而且这次没有门被封住的情况,走吧,一起进去再出来,看看会不会出现什么变化。”

将扇子还给了沈从容,封牧歌道:“也是,走吧。”

两人先后走进光门,封牧歌因为进来过一次所以没有被风沙迷了眼。

沈从容眯着眼,将手臂放在额前抵挡着热浪道:“这还真是难受,走吧,出去看看。”

转过身来,二人发现来时的光门不见了。

沈从容眯着眼左右看了看,没发现光门的踪迹,说道:“看来,必须要接受这里的机关试炼了。”

封牧歌四处看了看,除了沙还是沙,问道:“可是这里只有沙,没看到什么机关啊,而且,要怎么样才算完成,到时候还是从这里出去吗?”

沈从容道:“谁知道呢,先走走看吧。”

随便选了个方向,沈从容开始前进,封牧歌只得跟上。

棱光镜旁,韩渠听完二人的对话后道:“沙漠?他们好像掉进了一个很危险的环境啊,要知道沙漠里除了沙什么都缺,而且温度奇高,若是环境中的时间给他们的感觉流逝很快的话,恐怕他们很快就会出问题。”

胡柳看着镜中二人在房子中间转圈圈道:“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这个幻阵的确厉害,竟能逼得他们二人必须全部进入房间。”

韩渠道:“也许这就是齐心协力,方可绝地重生吧。”

阵法中,沈从容二人走了感觉有一个多时辰了,在风沙和热浪的洗礼下,他们体内的灵力真元在不断消耗,汗水也开始出现。

停下脚步,沈从容喘了口气,环顾左右,还是一片片的黄沙,根本看不到什么东西,不过右手边不知道多远的地方,有一个很高的沙丘。

理顺了气息,沈从容道:“在这里灵力真元消耗的速度太快了,如果再这样漫无目的的走下去,恐怕我们很快就会真元耗尽,之后就要用肉身抵抗这些风沙热浪了。”

封牧歌道:“是啊,而且这还没有见到有什么像人偶之类的东西,若是真元耗尽之后再遇见那些东西,怕是难办。”

沈从容指了指右手边的沙丘道:“不行,不能这么走了,我看那个沙丘是附近最高的地方,走到那个沙丘上,恢复一下真元,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参照物,给我们提供一个前进的方向。”

“好。”

封牧歌应了一声,二人开始向沙丘前进。

那个沙丘看起来很近,但走起来却觉得像是远在天边一般,又走了一个时辰,两人才到了沙丘下。

坐倒在黄沙上,沈从容喘着粗气道:“休息一下,恢复一下真元,防备沙丘上有什么东西。”

在这里,真元消耗的速度太快了,两个时辰的行走,两人此刻的真元都已经消耗殆尽。此刻沙丘挡住了大部分的风沙,也遮住了阳光,相较于其他地方,这个位置舒适了很多,也更适合恢复真元。

二人又调息了一个时辰,才继续向沙丘顶上进发。

因为遮阳又避风,爬沙丘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二人便来到了沙丘顶部。

这个沙丘的确是最高的地方,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

沈从容打量了一番,发现左前方似乎有一座城池,相当之大。

指着城池方向,沈从容道:“牧歌你看,那边有一座城池,应是破阵关键。”

封牧歌看着城池方向道:“四下里除了那座城池就只剩下黄沙了,应该就是那里了。”

记下了方向,二人向着城池方向进发。

有了念想,走的也更快一些,又走了两个多时辰,二人来到了城池下。

沈从容抬头看着城门上的匾额,想知道这是什么城,却发现上面并没有书写,而且城墙上也没有卫兵站岗,城门大开,一个人也看不到。

虽然城门处的景象很是怪异,但这里很可能就是破阵的关键,说不定出口就在这里,二人还是走进了城池,不过二人都手握法宝,戒备着可能出现的危险。

街道上也空无一人,家家户户都紧闭门窗,只有风卷起黄沙,在街道上飘过。

二人走到一家酒馆前,推开大门,走进酒馆,发现桌椅都很干净,但店内就是没有一个人。

走遍了酒馆所有的地方,一切都很干净,甚至是很新。后厨里新鲜的蔬菜、腌肉,大堂的酒架上一坛坛的酒也都装得满满当当,打开盖子,一股浓郁的酒香就飘了出来。

从种种迹象来看,这里都像有人一直生活着,可现在却一个人都没有。

二人探查完了之后重新在大堂会合,相视一眼,二人都摇了摇头。

沈从容皱着眉头道:“奇怪,怎么看都像是人生活的迹象,可实际上没有一个人。”

封牧歌道:“也说不定城里有什么活动?我们再去其他人家看看?”

沈从容道:“也好,再看一看吧。”

出了酒馆,二人又看了几户人家,发现都是这样,一切都很干净,像是经过人的静心收拾,但就是一个人都没有。

二人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浓,为了节约时间,没有再挨家挨户探查,而是奔着城池中心而去。

来到城池中心,二人发现这里是一个大广场,但广场上也没有人。

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痕迹,封牧歌走到广场的高台上,发现了一个看起来富丽堂皇的宫殿。

“先生,你来看。”

沈从容走到高台上,看到了那个宫殿,眉毛一挑道:“那里也许可以解答我们的疑惑,走。”

赶到宫殿脚下,一样的寂静。

拾级而上,来到了宫殿内,沈从容发现这里就如同皇宫的朝堂一样,不过顶上的龙椅后好像有什么光。

沈从容指着龙椅道:“牧歌你看,那像不像是光门?”

封牧歌看了看道:“很像,居然隐藏在龙椅后,我去看看。”

封牧歌按着长剑,走向龙椅。

就在封牧歌走到御阶的时候,异变陡生,龙椅轰然炸裂,大量的小黑虫子涌了出来,向着封牧歌方向冲来。

龙椅炸裂时封牧歌虽然惊了一下,但也在意料之中,快速向后退去,回到了沈从容旁边。

看着这些小黑虫子,封牧歌想起来了一个东西,惊道:“先生,这可能是噬魂甲虫。”

噬魂甲虫的名头沈从容听过,根据记载,噬魂甲虫会吃光人的血肉和灵魂,在六百年前的大乱中,创下过吞食神魔的战绩。如果这些甲虫是噬魂甲虫的话,如此大的数目,就真的麻烦了。

随着龙椅的炸裂,光门也显现了出来,沈从容看了看甲虫的行进方向道:“不可力敌,躲避甲虫,击退便可,只要冲进那扇光门,应该就能出去了。”

封牧歌点了点头,长剑出鞘,从旁边绕着向光门方向冲去。

沈从容也祭出扇子,旋转在身边,从旁边向光门方向冲去。

甲虫们见二人分开行动,犹豫了一下,也分流成两批,向着二人追击而来。

甲虫的速度非常快,而且善于合作,眼看沈从容就要冲上御阶,前面的甲虫们抱成了一个团,在后面甲虫的推动下,向着沈从容撞来。

沈从容被甲虫团击中,跌落在御阶上,甲虫团散开,一只只甲虫向着沈从容啮咬而来。

沈从容催动扇子,将甲虫击飞,向着御阶上的光门跑去,只要过了光门就安全了。

嘭的一声,又一个甲虫团被抛到了光门前,挡住了沈从容的去路。

第二个甲虫团散开,前后大量的甲虫向着沈从容围来。

沈从容只能催动扇子,不断地击飞甲虫,但始终无法靠近光门,而甲虫们的啮咬也会吞食灵力真元,沈从容真元后继渐渐无力。

就在这时,封牧歌冲到了沈从容身边,抱起沈从容,将沈从容向着光门扔了过去。

在进入光门前,沈从容看到封牧歌被甲虫淹没,大喊道:“牧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