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六十七章 第一关:迷宫
作者:封天缘  |  字数:5050  |  更新时间:2020-06-19 23:03:17 全文阅读

二道门前,沈从容深呼吸了一下,便推开了二道门。但是二道门后并不是什么院子,也没有走廊,而是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沈从容和封牧歌对视了一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想来这是先人所布,应该就是一道关的模样了。点了点头,二人便各自紧握法宝走进了二道院,开始了第一关。

一进入二道院,两人便发现自己身处在一条通道之中,而且看样子前面的通道还有着不同的岔路。沈从容祭出法宝,想要先探探路,结果法宝没有飞出去五步便不能再飞了。

将法宝收了回来,沈从容道:“看来这里有限制阵法,我们要凭自己去走出这迷宫了,按描述上所说,这一关需要我们齐心协力,才能绝境重生。这里面可能会有危险,万莫大意,我们最好一起走。”

封牧歌点了点头道:“看起来是的,我走前面探路。”

说完封牧歌便主动前行,缓缓行进在甬道之中,紧握长剑,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棱光镜前,韩渠看着二人进了院子之后,缓缓前进在院中,有些意外地说道:“原来是幻阵吗?看来他们看到的和我们看到的不太一样啊,这样怎么确定他们是否遇到了危险呢?”

胡柳道:“我也是刚知道是这种情况,但即使是幻阵,他们在阵法中受到的伤害也一定是真实的,只要他们的状态有所不对,我就出手将他们带出来。”

韩渠想了一下道:“如果他们出来的话,还能再进去吗?”

胡柳挠头道:“应该可以吧。”

见胡柳并不确定,韩渠叹了口气道:“如果不确定的话还是算了,而且说不定他们闯过了第一关在第二关刚遇到点困难就被你带出来,第一关又出现变化或者是不能再次进入的话我想他们是不希望这样的,而且我们这里可以听到他们说的话,不如等他们主动开口,再将他们带出来。”

胡柳觉得韩渠说的话也在理,便道:“也好,就按你说的做吧,不过就怕他们不会主动开口啊。”

韩渠道:“先生不是那种逞强的人,她可比很多人都惜命。”

说到惜命的时候韩渠想到了分身刘祜自爆之时,沈从容护住封牧歌的那一幕,笑了一下道:“她不会让封牧歌出什么问题的,所以如果真有那种危险,她一定会开口。”

胡柳虽然不太懂,但也放下了心,静静看着棱光镜中的画面。

沈从容和封牧歌已经走到了第一个岔路,沈从容左右看了看道:“先走右边看看吧。”

沈从容发话的时候,封牧歌一向持赞同意见,向右边走去。

一路安稳,走到了第二个岔路口,沈从容道:“看来运气不错,继续往右边走吧。”

每一个岔路口都选择了右边,一直走到第五个岔路口,二人来到一个像是门口的位置。

沈从容看着眼前的光门道:“看来我们运气不错?”

封牧歌道:“看起来是的,不过也可能是迷惑用的,我先进去看看。”

棱光镜前,韩渠看着二人站在一个房门前,向胡柳问道:“看起来他们挺顺利的,那扇门是往下一个院子去的吗?”

胡柳仔细看了看道:“应该不是,看起来像是厢房的门,里面很可能是机关什么的。”

韩渠靠在椅背上,双臂枕在脑后道:“原来如此,从一进院的情况来看,应该有六间厢房,也就是六个机关,他们应该不会运气差到把每间屋子都进一遍吧。”

胡柳道:“搞不好会,我看他们也没做什么记号,而且阵法如果在不断变化的话,做了记号也不一定管用,他们不止有可能走满六个机关,还有可能一直进入这些机关房。”

韩渠勾起嘴唇道:“那倒是挺有意思的,永久迷失,不断重复,若是道心不坚,恐怕直接就崩溃了吧。”

胡柳道:“如果他们七日走不过第一关的话,再继续就没什么意思了,那时我就会直接把他们带出来。”

“七日啊?”韩渠感慨了一下道:“我想他们应该用不了那么久就可以过了这一关。”

“但愿吧。”胡柳淡淡回道。

画面中,封牧歌已经走进了光门。

进入光门之后,封牧歌就地一滚,躲避着可能存在的第一波偷袭。在安全停下之后,封牧歌保持着低身姿态,手握剑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光门后就是一间寻常的房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从陈设上来看,就像是封家的武场,就是少了一些傀儡木人之类的物事。

左右看了看,确认没什么事之后,封牧歌站起了身,想要向沈从容挥手示意没问题,发现光门将两人阻隔了起来,便准备出去叫沈从容。

就在封牧歌往门口方向踏出一步后,封牧歌感到脚下一沉,意识到自己踩到了机关。来不及多想,封牧歌长剑出鞘,向着门口方向撞去,想要离开这间机关室。

撞在光门上,发出砰的一声响,封牧歌并没有像进来时一样穿越光门,仿佛是撞在了一扇木门上,但没有将木门撞碎。摔倒在地,被封牧歌触发的那一块飞石向着封牧歌方向撞来,因为封牧歌倒在地上并没有撞击到封牧歌,而是砸在了门上,又是一声闷响,听起来门快碎了。飞石回荡,封牧歌不敢起身,向着一旁滚去。

光门外的沈从容听到第一声闷响时,便知道封牧歌可能遭遇了机关埋伏,向着光门冲来,发现光门后有东西挡住了去路。紧随而来的一声闷响,沈从容知道门快碎了,祭出扇子,将门击碎,沈从容等了一会儿,发现封牧歌没有出来,便也冲了进来。

光门后是未知的环境,为防万一,沈从容是跃进的光门,进入房门后就地翻滚,躲避可能的机关,同时寻找着封牧歌的身影。

看到封牧歌就在自己左手边二十步外,地面上不断刺出长枪向着封牧歌扎去,让封牧歌只能在地上翻滚。沈从容停止了躲避,向着封牧歌的方向冲来。

在沈从容刚刚站起时,便听到光门处有落闸的声音,之后便是重物落地的声音,想来是有什么东西将光门又封了起来。

但此刻已经没什么心思关注这些了,沈从容冲到距离封牧歌十步处,看到从对面有一个人偶高举长剑,在机关的催动下向着封牧歌冲来,沈从容将扇子像飞刀一样甩了出去。扇子在空中旋转飞行,将人偶从胸前斩断。

人偶的上半身被沈从容斩断,自然不在具备什么杀伤力,但下半身还是向着封牧歌冲来。

沈从容手上一晃,一把弯刀出现在手上,手持弯刀沈从容继续前冲,想要斩断这一排长枪,让封牧歌过来。

很快,人偶冲到了封牧歌近前,撞击在封牧歌身上,但同时也止住了封牧歌翻滚的态势。

2

封牧歌右手撑地,向上跃起,躲过刺来的的长枪,伸手扒住人偶剩余的身体,将自己提到人偶上方,躲过了后续的长枪突刺。

从人偶身上跳下来,封牧歌看着继续前行的长枪和被刺碎的人偶的上半身道:“还真是危险,多谢先生出手,这里看起来应该是个机关室,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破阵线索,但从陈设布置来看,像是我封家的演武场。”

见封牧歌平安无事,眼下又没什么新的机关出现,沈从容这才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道:“这么说来,这里也的确是六百年前的先人所留,既然是你封家的演武场,那寻找线索和出去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封牧歌道:“这里能够有什么线索的地方就只有门口方向的那张桌子上,看起来桌上像是有什么东西。”

然后向着长枪阵去的方向指了一下,封牧歌继续道:“还有就是那边,地面上有一个很大的垫子,也有可能会有什么线索。”

“再有就是那一边。”封牧歌指了指身后的位置道:“那边顶头也有一张桌子,在我们封家的演武场里是用来放茶水用的,也有可能有什么线索。”

“至于出去的路。”封牧歌对着光门扬了扬头道:“就是那扇光门了,现在应该是敞开的,不然先生也进不来了。”

沈从容跟着封牧歌的介绍依次看了看几个方向道:“出口那边我进来之后听到有落闸的声音,应该被重新封上了。”

指了指悬在光门和门口方向的桌子中间吊着的飞石,沈从容道:“不过有那块飞石,应该也可以砸开,出去倒不是问题。”

又环顾了一下那三个可能有线索的方向,沈从容道:“可是这三个地方差的也未免太远了些,这得有三四百步吧,这中间存在的机关应该不在少数。”

“五百一十二步。”封牧歌给了个准数道:“而且肯定不在少数,不过我们可以先只探查那边和门口的。”

封牧歌指了指长枪阵去的方向的位置,那里还有沈从容当做飞刀甩出去的扇子,而且那边也近一些,只有百步左右的距离。

沈从容道:“也好,若这两地都没有,再去看最远的地方,危险也相对低一些。”

先往扇子方向去,依旧是封牧歌打头,因为怕开启太多的机关,封牧歌沿着一排地砖前进,不敢踩到其他地砖上。

将扇子拿起来,交给沈从容,再到顶头的垫子上,一路上并没有什么问题。

看到垫子上的那个小册子,封牧歌道:“看来我们运气很好,这里就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小心地走到垫子旁边,封牧歌将手伸向小册子。就在封牧歌将要拿到小册子的时候,裂帛声起,数个人偶手持长剑从垫子下升起,锋利的长剑将垫子撕碎,小册子也落入了地面。

封牧歌抓了个空,人偶也举着长剑向封牧歌合围而来。

封牧歌长剑出鞘,向着沈从容方向突围而来,沈从容也同时出手,向着封牧歌方向攻去。

在二人的夹击之下,一个人偶被击碎,封牧歌从人偶合围中冲了出来。

碎裂的人偶挡住了其他的人偶,两个人偶被直接卡死,剩下的三个人偶则继续向封牧歌二人冲来。

不过这时的人偶已经无法形成合围之势,而且在封牧歌的长剑和沈从容的扇子下,这些人偶直接被切断,丧失了攻击能力,再不足为惧。

轻松处理完了这些人偶,封牧歌看向小册子之前所在的地方,发现小册子的确不见了,也没有重新出现,将地砖打碎,也没有找到小册子。

沈从容道:“算了,去看看门口方向的那张桌子吧,兴许那个可以拿得到。”

此时也只能如此了,二人向着门口方向的桌子走去,这次倒是很顺利,直到拿起小册子,也没有触动到什么机关。

翻看了一下小册子,上面什么也没写,但沈从容发现册子里的纸都有着不同颜色。撕下了一张纸,沈从容搓了一下,纸张粘在了手上。

沈从容道:“这个册子倒是不错,可以帮我们做个记号,让我们知道走过了哪些路,避免重复走错。”

沈从容没有再去查看另一边的打算了,有了这个册子,做好记号,总能走出去。

走到飞石旁,沈从容道:“没什么好探查的了,那就破开大门出去吧。”

推动飞石,让飞石不断撞击在光门上,终于,听到一声碎响,挡住门的石板被飞石撞碎,沈从容二人便从光门处,走出了这间屋子。

一出屋门,还是那些甬道,但沈从容却觉得这甬道有了一些变化。

之前来到光门前是一条直线甬道,门旁没有其他的路线,可是这次出了门就有左右两个方向让二人选择。

封牧歌左右看了看道:“看来这阵法在变幻。”

沈从容点了点头道:“是啊,就是不知道是因为我们全都进了光门才会变幻还是一直都在变。”

向右边走去,沈从容撕下了一张纸贴在墙上道:“先做上记号看看吧,下次光门我们留一个人在外面,看看会不会变幻,或者说我们会不会在一会儿看到这些标记。”

封牧歌跑到沈从容前面道:“也好,下一个光门还是我先去看吧。”

再次一路向右,又来到了一扇光门前,不过这次光门在二人头上三丈的一个高处。

封牧歌将长剑收了起来,背靠墙壁,半蹲身体,将两手叠放在膝盖上道:“先生先上。”

沈从容后退了两步,向着封牧歌跑来,踩在封牧歌手上,借着封牧歌向上托举的力度向上跃了一丈左右,再蹬墙而上,蹬了两步之后,向上跃起,再次升高一丈,这次沈从容祭出扇子,踩在扇面上,落到了光门前。

落地之后,沈从容对着封牧歌喊道:“牧歌,上来吧。”

封牧歌后退了几步,向着墙壁跑来,但就在封牧歌将要接近时,墙壁向后退去,拉开了与封牧歌的距离,同时墙壁上仿佛一道门打开,大量人偶涌出,高举长剑向着封牧歌冲来。封牧歌的背后也有大量人偶冲了过来,一时间封牧歌陷入了被夹击的状态。

封牧歌唤出长剑,将正面的第一个人偶的脚和上身斩断,然后将人偶断身向后踢出,想要堵住后面的人偶。但是这次并不像在第一个光门内那么顺利,后面的人偶直接撞碎了前面人偶的断身,继续向着封牧歌冲来,没有起到什么阻拦的作用。

光门前,沈从容看封牧歌身处险境,想要跳下来支援,但源源不断出现的人偶让沈从容没有机会落到地上,而且因为灵力压制,沈从容并不能直接从三丈高的地方跃下。

即便如此,沈从容还是利用扇子作为跳台,每隔一段距离将自己接住,然后将自己悬停在约么一丈左右的位置,这个位置下人偶即使高举长剑也无法斩到沈从容,而沈从容则可以指挥长刀斩断下面不断出现的人偶,为封牧歌减轻压力。

封牧歌没有去管身后的人偶,而是向着光门位置冲杀,只要到了光门附近,就能跃到光门处,那时就不需要理会这些人偶了。

但是封牧歌却发现这些人偶越来越坚硬,想要斩断人偶所付出的力量和灵力在不断增加,而光门所在的那面墙壁已经退出了五丈,不过好在,它停止了后退,这给了封牧歌继续冲杀的希望。

沈从容一方面操控扇子让自己悬停在空中,一方面又操控长刀去切断出现的新人偶,灵力消耗的速度极快。而且沈从容发现光门所在的那面墙壁此刻距离自己已经有了三丈远,而且后续出现的人偶已经有脚下不在踩着机关石板的了,这些人偶可以跳跃,一丈的高度已经不再安全。

沈从容只能收回长刀,踩着扇子回到光门前,喘着粗气恢复灵力,这里的灵力消耗速度太快了,但还好光门处的恢复也很快。

沈从容看着向着这边不断冲杀来的封牧歌,调整呼吸,进入入定状态,沈从容明白,只有快速恢复灵力,才能帮到封牧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