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六十五章 护国灵兽
作者:封天缘  |  字数:5081  |  更新时间:2020-06-17 22:02:30 全文阅读

胡柳对于刘祜当年的事情介绍的虽然已经较为详细了,但沈从容还是觉得其中有些不对的地方。关于那份记载,胡柳说是神魔搞的鬼,所以其中记载才会有些语焉不详和刻意引导。但如果这是神魔的记载,斩杀万龙真人这样身处高位的神,总也要有个理由,这个理由即使是强编的也要有个实物才是,可是胡柳却直接搪塞了过去。

而且刘祜的事情里,也有着诸多疑点,为什么关于气运修行的事情,胡柳不知道,但是刘祜却知道?刘祜又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些胡柳只用了一个刘祜咬死不说搪塞了过去,看似回答完了,却实际上并没有跟之前说的有什么区别。

因为其中疑点很多,而且还有其他的问题要问,沈从容理了理思路,准备先将刘祜和万龙真人身上的疑惑解开。

“你和刘祜是什么时候跟随紫竹仙人修行的?”打定了主意,沈从容准备先溯源。

胡柳回想了一下道:“八百年前从我睁开眼开始,就在紫竹仙人身边了,刘祜也是,我们的名字是紫竹仙人取的。”

“八百年?”沈从容想了一下时间道:“也就是说你们修炼了两百年之后,就遇到了划定三界,降服万妖之事?”

胡柳点点头道:“是的,不过我们从未害过人,所以我们并没有被当做万妖降服。”

沈从容喝了口茶道:“刘祜害了人,他也没有被当做万妖降服。”

胡柳噎了一下,尴尬一笑,没有多说什么。

沈从容放下茶杯道:“没有其他意思,只不过当年之事,毕竟久矣,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遗留这些妖乱,但至少,他们也留下了传承,可以让我们自己来处理这些妖乱。”

沈从容的话似乎让胡柳想到了什么,神色有些复杂的点了点头,胡柳道:“先生继续。”

沈从容知道刚才的话有些让胡柳感到不舒服,也不再顺着那些话多说什么,继续下一个问题:“你们那两百年都在什么地方修行,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吗?”

胡柳道:“那两百年自然是在紫竹仙人座下修行,就在蟒山,那时蟒山上可比现在热闹,还有好多的精怪也听紫竹仙人讲解修行之法,因为我们是一直跟在仙人身边的,所以那时候地位也高一些。刘祜修行的速度快,我们也更敬重他一些,所以后来他出去作乱,也有很多蟒山上的人跟着他,最终才导致了万龙真人亲来处置。至于什么特殊的情况嘛,没什么特殊的情况,就每天听仙人讲道,然后我们再围在一起讨论修行。”

沈从容疑惑道:“两百年都在蟒山跟随紫竹仙人修行,从未离开过蟒山,身边也都是蟒山的精怪,那刘祜怎么知道的气运修行法,又怎么会出去作乱意图染指人族气运?”

胡柳摇了摇头道:“这我确实不知,那场大乱发生后,我们曾先后帮助过蟒山周围的人们,但也没有离开蟒山太远,可是就在大乱发生一年后,我们发现刘祜的修为增加的异常迅猛,两年之后甚至都要化蛟。本来仙人就很奇怪,也问过刘祜,刘祜说他也不知道,可是就在那之后没多久,万龙真人和封天缘就找上门来了,那时我们才知道刘祜到底做了些什么。”

看胡柳的表情动作和言语不似作伪,沈从容也只好相信他对于刘祜的事情所知的只有这些,虽然关于刘祜的直接信息已经断了,但好在还有一个万龙真人,从这个万龙真人入手,应该还是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的。

关于万龙真人的一些事情,在各国官方的记载和宅子下发现的记载中,虽然有些不同,但大体无甚出入,沈从容决定用宅子下发现的记载来询问,以解开万龙图和刘祜的一些疑惑。

而记载中是有着详细的日期的,这个时间是非常重要的线索,因为从胡柳的讲述来看,万龙真人一共来过两次。其第一次是与封天缘一同前来,布下了什么局,并带走了刘祜。第二次则是和韩登辅与封喻仁前来,用万龙图覆盖了蟒山十日。这之后,万龙真人便消失了,韩登辅和封喻仁也先后死去,这两者之中必定有着非常的联系。所以沈从容准备从这一点入手:“万龙真人第一次来,并且带走刘祜是什么时候?第二次来又是什么时候?”

胡柳愣了一下道:“这都六百年过去了,具体的哪一天我怎么可能还记得,不过我记得他先后也就差了五天左右,更详细的内容你可以在破了三关之后,从他们留下来的那些内容里看,如果他们有说的话。”

意料之外的答案,沈从容没想到他居然会不记得,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道:“好吧,那万龙真人再来的时候,有没有带刘祜一起,有没有提到刘祜什么信息?”

胡柳道:“这个倒是说过,万龙真人第二次来的时候将刘祜的那些手下全都赶回了蟒山,而且当时神王已经震怒,因为刘祜一直跟随紫竹仙人修行嘛,而且他的行为被发现之前他一直在帮助凡人,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神魔的所作所为就会为人族所猜忌。所以万龙真人第二次来的时候还奉了神王的命令,要让蟒山所有的精怪,大小妖,全部被镇压,不过万龙真人却说只要让刘祜的那些手下和刘祜伏诛便好,他会用万龙图笼罩蟒山十日,这十日中,让我们带着自己信得过的隐入蟒山,等待六百年后你们的到来。至于刘祜的信息,他并没有提到。”

沈从容和韩渠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原来截然不同的记载,是为了维护神魔的行为自尊。万龙真人荀鄢用万龙图覆盖蟒山十日是因为要给出时间让紫竹仙人他们隐入蟒山,而不是单纯的为了覆灭蟒山上的妖孽。

消化了一会儿,沈从容继续问道:“那紫竹仙人呢?虽然他被万龙真人放过了,但是神王|震怒,他也不可能回去神魔界,只能留在人间吧,他在那间宅子里吗?”

胡柳有些伤心地回道:“仙人在将洞府隐入蟒山后,便耗尽了神力和寿命,逝去了,他死前告诉我让我在六百年后,将你们引到洞府,将他们留下来的东西交给你们,不过没想到,刘祜比你们先来到蟒山,若不是他真身离开,分身又为你们所杀,我还发愁怎么把你们引到洞府呢。”

韩渠有些奇怪地问道:“紫竹仙人他们怎么知道我们的模样和信息的,又是怎么交代你的,你为什么确定是我们?”

胡柳道:“仙人跟我说,万龙真人和封天缘留下了一份气运和法宝,要交给六百年后来到蟒山的沈从容和封牧歌,基本信息和特征都记录在一份玉简之中,仙人也留下了一份传承,与气运和法宝放在一起,是留给你们二人的,至于这位韩渠,虽然当年万龙真人他们算到了你也会来,但他们没有给你留什么东西,灵竹和灵茶是仙人留给你的。”

胡柳的话让韩渠觉得自己就是多余的那个人,不过依旧保持着礼貌问道:“那这份玉简,我们能看看吗?”

胡柳翻手取出一个玉简道:“自然可以。”

胡柳略一催动,玉简上发出一阵光芒,将其中的信息投影在了空中,其中有关于三人的基础信息介绍以及画像,画像虽不是完全一样,也有着七八成的相似。

看着这份六百年前预测的内容,沈从容三人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愣在了当场。

良久,沈从容才缓了过来,继续道:“好,下一个问题,在万龙真人用万龙图覆盖蟒山十日之后,蟒山发生了什么,万龙真人他们发生了什么事,万龙图又去了哪里?”

胡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在紫竹仙人将洞府隐入蟒山之后,他叮嘱我不需露面否则会为万龙真人带来杀身之祸不说,也会将我自己置于死地,他们在这里所有的布置都会功亏一篑,所以在那之后我连修行都不敢,生怕引起什么动静被别人发现,从未看过外面发生了什么,直到前些时间,我算着时间差不多了才看了看外面的世界,这才知道外面早已经是山河变幻。不过很快刘祜便来到了蟒山,我虽不知道他为什么还活着,但他看起来是在寻找什么,我不敢让他找到,就继续隐藏在这里,等着你们到来,同时暗中观察着刘祜。”

胡柳的这段话,等于是把沈从容想要问的很多问题全都堵死了,因为他封闭了六百年之久,对外面的很多事情都不了解,当年的事情也因为地位不够,知之不详,摆明了就是要让他们去破三关,从里面先人所留的东西中寻找答案。

不过虽然很多问题都被堵死了,但是关于胡柳本身以及虺的一些信息却是他没办法随便搪塞的。

沈从容决定问点实际的,胡柳没办法搪塞的内容:“你们虺化蛟前有什么表现吗?为什么你能看出来刘祜将要化蛟,而你过了八百年还没有化蛟?”

胡柳挠了挠头道:“我一个一个来回答吧,我们在化蛟前最大的变化其实是天地异象,每当有虺化蛟,有蛟化龙之时,天道是最先感应到的,所以天道会提前准备,这条虺或者蛟所在的地方就会有连续不断的大雨,从刘祜来到蟒山开始,这样的事情已经出现很多次了,而且我们在化蛟之前的状态也不太一样。先生知道,蛟是可以操纵雷电风雨的,这个阶段的我们可以落水不侵,可以布雷引电,这其实也是天道在让我们提前适应化蛟之后的能力,而刘祜,他有这样的能力。”

说了这么多的话,胡柳也有些口干,喝了口茶后继续说道:“至于我嘛,虽然这些年来我不敢修行,但灵力也在缓慢增加,最近这些时候就要化蛟了。”

沈从容点了点头道:“你先前说在你们化蛟的时候会有强大的天雷阻碍,气运和法宝可以祝你们渡劫,可我看你没什么气运和法宝,你要怎么渡劫?难道还有什么除了气运和法宝之外的东西可以助你们渡劫?”

胡柳笑道:“这一点先生大可放心,当年万龙真人曾说过,我会成功化蛟,不过若说气运和法宝之外的话,当然也有,只要吞食其他虺的内丹,可以帮助我们提升实力,雷劫自然也就不在话下。”

胡柳说完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又沉默了下来。

沈从容知道,他现在肯定以为刘祜回来是为了取他的内丹。

沈从容出声安慰道:“不必胡思乱想,刘祜他在外布置,窃取气运,化蛟之时自有气运相助,不需要你的内丹。”

胡柳却道:“不是,刘祜既然会回来蟒山,那就说明他在蟒山周围布置了窃取气运的手段。而你们出现在这里,就证明他的手段已经被你们发现,而且破解了一些,刘祜的所作所为你们自然是不能放过他的,我想的不是他夺取我的内丹,而是能不能利用我的内丹,在他化蛟之前,将他引出来,如果真的可以的话,我希望先生能留他一命。”

沈从容被胡柳的要求搞的一时也沉默了下来,思考了一会儿后,沈从容道:“从我们目前所查的情况来看,刘祜他并没有真正杀死我秦国子民,如果核查后真的没有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将他放了。”

有了沈从容的话,胡柳站起身来对着沈从容抱拳鞠躬道:“多谢先生,胡柳知道此举会让先生为难,先生但又所需,尽管提出来,能力之内,胡柳万死不辞。”

沈从容提醒道:“我不是说他一定会活下来,而是核查之后,他真的没有杀死我秦国子民,他才能活。”

胡柳道:“我知道,但总归是个希望,我不相信他杀了人,包括我直到今天都不相信他当年做过伤人之事。”

沈从容叹了口气道:“好了,你先坐下来,你也说了,我但有所需,你万死不辞,对吧?”

胡柳重新坐了下来道:“自然。”

沈从容道:“好,我也不要你万死,只要你做我大秦护国灵兽,护佑蟒山边境方圆八千里的百姓。”

在胡柳回话之前,韩渠就提前回话,拦住了胡柳道:“欸,先生,这可就不对了,虽然胡柳身在蟒山修行,但蟒山作为你我两国边境,可有一半是我韩国的,而且这洞府所处的位置,说不定就是我韩国国境,不管怎么说他出任护国灵兽的话也应该是我韩国的啊。”

沈从容微笑着看着韩渠道:“哦?子悦这是要与我争抢护国灵兽咯?”

韩渠道:“这倒不敢,不过呢这出任护国灵兽,也要看看国界位置和灵兽本人的意愿吧,先生可不能拿承诺来压哦。”

沈从容伸手向胡柳做了个请的手势道:“那就让胡柳自己来说吧,由他自己来选,不是我用承诺压他,如何?”

韩渠也像胡柳做了个请的手势道:“自然没有问题,胡柳先生,请你做出选择吧,如果你来我韩国做护国灵兽,化蛟之时自有我韩国气运襄助,可以顺利化蛟。”

胡柳不好意思的对韩渠笑了笑道:“抱歉了,这洞府现在所处位置严格来说还是在大秦地界,而且当年仙人逝去之时同我说过,若大秦要我做护国灵兽,便当应允,于情于理,我都只能答应从容先生的邀请。自然,这并不能算是先生用承诺压我,若先生还有什么要求,随时可以提,只要是能力之内,万死不辞。”

失去了让胡柳做护国灵兽的机会,又不能动手,韩渠只能闷闷不乐的喝着茶。

沈从容看着韩渠的样子,摇头道:“子悦不必如此沮丧,待我破了三关,得了里面隐藏的信息,自当分享,若韩国也需要护国灵兽,也可以帮忙物色嘛。”

韩渠道:“也好,那以后就难免对先生多有叨扰了。”

沈从容知道韩渠这就有点要当牛皮糖的意思了,不过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是自己开口说的,只能道:“那就欢迎子悦叨扰了。”

应付完了韩渠,沈从容便对胡柳道:“多谢胡柳愿意出任我秦国护国灵兽,待此间事了,出了蟒山,再行登记造册,随我一同在继任大典上进行分封。”

胡柳起身行礼道:“多谢先生抬爱,胡柳先行谢过,不知先生可还有其他问题?”

沈从容想了一下,也没有什么需要问胡柳的了,其他的东西只要破了三关,也能知道个大概,便起身道:“没有什么其他问题了,还请胡柳带路,引我们去那三关前。”

沈从容起身说要去破三关了,其他人自然也不能坐着,便都站了起来,韩渠道:“不知道我能不能去观摩观摩呢?”

胡柳道:“如果有心的话,可以随我一起在外面用棱光镜看。”

“好,总不至于在外面枯等。”韩渠听到能看他们破三关的情况,兴致大涨。

胡柳做了个请的动作道:“那就随我来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