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六十四掌 昔日蟒山
作者:封天缘  |  字数:5138  |  更新时间:2020-06-16 22:35:55 全文阅读

周围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边际,脚下也看不到底,仿佛就是一个纯白色的空间,让人觉得很不舒服。如果没有金蛇的引领,恐怕一进入这里就会迷失其中,永远也找不到出去的路。

在金蛇的带领下,沈从容和封牧歌一直前进,也不知道中间有没有拐弯。终于,在走了大概半个多时辰后,一座山体出现在他们眼中,山体上有一个丈高的洞口,像是凡间宅院的大门一般。

沈从容和封牧歌对视了一眼,对这个隐藏的山体感到惊讶又警惕。

沈从容将扇子拿到了手上,封牧歌也捏好了诀,应对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

跟着小金蛇走到洞中,沈从容发现里面确实如同凡间大宅一般。

进门处便是繁茂的紫竹林,其上紫气缭绕,显然是仙家灵物。不远处有一小瀑布,水自上流下,其声淙淙,并不像寻常落水那般浩大。流下来的水流入挖好的河道,在刻意的规划下划开洞府,部分流入竹林,部分流入一处园圃。小河上有一座木桥,桥对面就是一间大宅,墙高三丈有余,如同城墙一般,看不到里面的景象。不过宅院上紫气氤氲,显然其中也种有紫竹。宅门处有一座石雕,似龙无爪,似蛇却有角,沈从容回想了一下记载,想起来这就是虺的样子,手中的扇子捏得更紧了。

金蛇带着沈从容二人到了竹林中的一处凉亭,其中有一方石桌和几个石凳,凉亭旁就是小河,风景倒是不错,不过却没有其他的东西。

沈从容看了一眼小金蛇,看到小金蛇示意他们坐下便问道:“你是想让我们坐下等着?”

小金蛇点点头,示意沈从容说对了。

既然到了这里,沈从容自然也没什么好害怕的,有法宝护体,封牧歌伤势也好了大半,自然无需过多担心,便招呼着封牧歌坐了下来,看着亭外的风景,不过手中的扇子却是捏的更紧了。

见沈从容和封牧歌全都坐了下来,小金蛇满意的转身离开。

凉亭外除了紫竹林外便是那条小河,沈从容看了看,河水清可见底,其中有着一些鱼虾,而且多是可以修炼有为的物种,如龙鱼、寒鱼、胡虾等,这么多有灵性的物种全都在这条河里,周围又是紫气氤氲的紫竹林,也难怪那条小金蛇如此通人性。

封牧歌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后说道:“这一片的紫竹林,水里的灵鱼灵虾,通人性的金蛇,门口的虺的石雕,莫非此处是那紫竹仙人的洞府?”

沈从容倚在栏杆上,看着河中龙鱼和胡虾打闹,寒鱼不时跃出水面,很是和谐自然,心中颇感宁静。听到封牧歌的疑问后,回道:“也不是没有可能,虽然紫竹仙人没有出现在我们的记载之中,但从他的名号来推断,自然与紫竹有关,这里这么大一片的紫竹林,人力难为的洞天福地,还有河里的这些灵物,应该都是出自那个神秘的紫竹仙人之手吧。”

“不错,这正是紫竹仙人的洞府,这些大都是出自紫竹仙人之手。”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被人无声无息的接近,沈从容和封牧歌警惕心陡起,转过身来看着来人。沈从容紧捏着扇子,随时可以祭出,封牧歌手捏法诀,也随时可以攻击。

来人看着沈从容二人警惕的样子,哈哈大笑道:“二位不必如此紧张,如果我对二位有恶意,就不会让小四去带你们走出迷阵,更不会让小四送给你们灵药,带你们到这里来了。”

听到来人的话,沈从容才知道那条小金蛇叫小四,而且是奉了来人的命令将自己带出迷阵,给封牧歌灵药,带二人来到这里的。

沈从容打量了一下来人的模样,是个瘦高个,耷拉眉,笑嘻嘻的看起来很和蔼,看起来有个四十来岁的样子,一身紫袍,背着手站在那里,就像是个寻常的老头儿。

沈从容将扇子收了起来,拱手道:“多谢先生出手相助。”

紫衣老头让开了这一拜道:“没什么,应该的,先坐,我知道二位有很多疑问,不过你们不是还有一个同行人吗,等他到了我再回答,可否?”

知道紫衣老头说的是韩渠,沈从容又道了一声谢便坐了下来,等着韩渠到达。

坐下来之后,紫衣老头一挥手,桌上出现一个茶壶和五个茶杯。

紫衣老头翻开四个茶杯,斟满了茶,分别给了沈从容和封牧歌一杯,自己面前一杯,另一杯放在了空着的石凳前,一会儿韩渠到了就会坐在那里。这四杯茶分完之后,紫衣老头将第五个茶杯翻开,斟满了茶,拿着茶杯走到亭边,将茶水洒进了河中,鱼虾们争着喝着茶水。做完了这一切,紫衣老头坐了回来,又将第五个茶杯斟满,放在了中间。

沈从容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并没有开口询问,只是拿起了自己面前的茶杯,抿了一口,等待着韩渠的到来。

茶水一入口,一股清香沁入心脾,沈从容感觉体内灵力运转速度更快了,整个人也变得非常精神,一扫之前战斗留下的疲累。

感受到身体的变化,沈从容赞道:“好茶!”

“什么好茶,不知道有没有我的份?”韩渠的声音传了过来。

往来路看去,韩渠正沿着道路走过来,看样子并没有受什么伤,为他带路的也是一条小金蛇,不过应该不是那个小四了。

将韩渠引到亭边后,小金蛇蹭到紫衣老头身边,蹭了蹭紫衣老头的腿。

紫衣老头摸了一下小金蛇的头,然后将第五杯茶放在了小金蛇头上,让小金蛇离开了。

韩渠坐在了剩下的那个空位,拿起了茶杯,嗅了一下茶香,然后道:“这是什么情况,有谁能说明一下的吗?还有,这位身穿紫衣的是?”

说着,韩渠喝了口茶,感受到那种感觉后赞道:“果然是好茶。”

见人都到齐了,紫衣老头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胡柳,胡杨的胡,柳树的柳,如你们所想,我的真身是一条虺,这里是六百年前紫竹仙人的洞府。至于各位的基本信息,早在六百年前我便知晓了,就不必再多做介绍了,我知道各位有很多疑问,你们现在可以开始问了,只要我知道的,可以回答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韩渠又喝了口茶道:“什么叫你知道的,可以回答的,也太笼统了吧,有什么细致点的吗?”

胡柳笑着道:“没有,不过你们可以挨个问问看,也许你们问的问题我都知道,而且都能说也不一定。”

得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韩渠撇了撇嘴,不过他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品着茶,等着沈从容他们开口。

见韩渠不说话了,沈从容道:“你叫胡柳,外面也有一条虺,叫刘祜,你们是什么关系?”

胡柳有些意外地说道:“我还以为你会先问紫竹仙人的信息。”

沈从容看着胡柳道:“怎么,这个问题不能回答吗?”

“不是。”胡柳摆了摆手道:“外面的那个刘祜,原本跟我一样都在紫竹仙人座下修行,六百年前,他为了化蛟,制造了一些事件,引来了一个神和一个凡人。最开始的时候紫竹仙人并不相信刘祜作下的那些事情,但是对方拿出的证据让人无法反驳,最后,紫竹仙人还是将刘祜的修行废除交给了那个神,并且和他们立了一个协议,原本刘祜被带走,应该是凶多吉少的,可是没想到这才六百年过去,他就又要化蛟了,而且他此番回来,想必当年之事中间也有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吧。”

听完胡柳的回答,韩渠接口道:“他当年做了什么事件,那个神和凡人又是谁,为什么他这次回来却没有找到这里?”

一连三个问题,都是针对胡柳第一个回答中的疑点。

胡柳道:“这个神是万龙真人荀鄢,至于凡人,我记得是叫封天缘。刘祜当年做的事情跟现在做的事情一样,无非就是收集凡人血气,窃取气运,帮助自己化蛟,其行有伤天和,悖逆人伦,我想这也是你们追查到蟒山的缘由。至于他为什么没找到这里,当然是因为现在这里和当年已经不一样了。”

“因为当年荀鄢用万龙图笼罩蟒山十日灭尽万妖?”沈从容问道。

胡柳点了点头道:“当时那些在刘祜手下的妖被万龙真人和两个凡人赶到了蟒山,之后我们便将洞府隐藏在了这里,在之后就是你们知道的万龙真人用万龙图在蟒山灭妖了。”

沈从容搓着下巴道:“这应该就是我们发现的记载中的荀鄢与韩登辅和封喻仁的那些了,不过那份记载上记录的是他们寻着什么到了蟒山啊。”

胡柳道:“你们说的记载,应该是另一个版本的东西了,很有可能是神魔们搞的鬼,万龙真人和那个封天缘来的时候就说过,他们被神魔盯上了,恐怕不能有善终。我虽孤陋寡闻,但也知道他们二人的地位,既然他们被神魔盯上还不能有善终的话,盯上他们的人肯定有完全的善后手段,至于说寻着什么东西,我们这里有什么,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一片竹林,一间宅院,几条小蛇,一些鱼虾罢了。”

沈从容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如果真的没什么东西,那刘祜应该也知道,可是刘祜回到蟒山,胡柳也对刘祜避而不见,这里肯定是有什么东西藏匿着的,而这个东西至少对刘祜来说非常重要。

有了这个想法,沈从容问道:“刘祜化蛟在哪里都可以,为什么他要回到蟒山?”

胡柳道:“我们虺的修行与人和神魔之间并没有什么差别,只不过我们还可以蜕变化身,我们蜕变化身会更脱离我们之前所在的道,进入到另一个全新的道,这在天看来,是大逆不道的事情,所以会释放雷劫,来阻止我们跨道,说来也是可笑,人修成神魔都不会有如此强大的雷劫,因为他们都有气运护身,所以我们需要气运,需要法宝,才能让自己成功化蛟。我们这里在六百年前有封天缘留下的气运,有紫竹仙人和万龙真人留下的几件法宝,可以帮助刘祜化蛟,所以他会回来,不过更重要的是,这里没有其他的灵兽也没有什么修者坐镇,方便行事。”

沈从容回头看了一眼宅子道:“气运和法宝都放在那个宅子里?为什么这么多年你没有化形?”

胡柳看着宅子道:“对,都放在那个宅子里,只不过我拿不到,至于这么多年我为什么没有化形,是因为紫竹仙人当年告诉我,我化形的时间就在最近,而且不需要宅子里的气运和法宝,那些东西是他们为你们准备的。”

“为我们?”韩渠颇感意外,因为自己并不是秦人,跟封天缘和万龙真人更扯不上关系,他们准备的气运和法宝自己也能有份?

“当然不是所有人。”胡柳摇了摇头,指着沈从容和封牧歌道:“气运和法宝是为这二位准备的。”

“果然。”韩渠撇了撇嘴,继续喝着茶。

看到韩渠的样子,胡柳道:“不过你也不用如此沮丧,你的到来他们当年也算到了,所以为你准备了一些灵茶和灵竹。”

韩渠听到自己也有份的时候还挺开心的,但是听到具体的内容的时候,指了指茶杯和外面的紫竹林道:“就这些?人人都有的灵茶和这一大片谁都能拿走的竹子?”

胡柳笑道:“这些竹子可不是谁都能拿走的,不信的话你试一试,还有灵茶,它的功效我想你也体验到了,给你的可是一千年的灵竹和灵茶的茶叶。”

韩渠当然知道这些竹子不是普通的东西,听到千年灵竹和茶叶后,心里虽然很高兴,但嘴上还是道:“这样的话,也行吧。”

虽然话题拐的远了点,但沈从容还是拉了回来道:“紫竹仙人到底是谁,他们当年立下了什么协议?”

胡柳道:“紫竹仙人是个很好的人,他对什么都一视同仁,所以他才会在蟒山教化群妖,指导万民,他跟万龙真人是很好的朋友,也就是如此,当时他们才会定下协议吧,因为没有其他人可以合作了。至于他们立下了什么协议,这个我真的不太清楚,这些等你们过了三关,应该就能得到答案了。”

“三关?”沈从容捕捉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胡柳点点头道:“对,他们设立了三关,只要破了三关,气运和法宝就都能拿走,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也在里面,如果破不了,那就抱歉了。”

韩渠问道:“这三关你破过吗,都是什么?”

胡柳道:“我当然没有破过,里面的东西并不是为我准备的,我没有必要去破,所以我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哦。”韩渠应了一声,但显然韩渠并不相信。

沈从容继续问道:“你说刘祜回蟒山时为了化蛟,可是他却在四座峰顶迎战我们,最终自杀,甚至用天雷引爆了自己,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对。”

胡柳道:“因为那不是刘祜真身,刘祜的真身在的话,我是不敢让小四去带你们走出大阵的,四座峰上的那个是个分身,不过那个分身,似乎很有意思,因为他不太像分身。”

“不太像分身?什么意思?”沈从容追问道。

胡柳道:“他在真身刘祜离开之后,曾经释放过一个信号,告知我刘祜真身离开了蟒山,他还将那些生活在蟒山上的动物们迁送到了五座峰及以后,将前四座峰空了出来,而且他自杀之前说过自己来世想要为人吧,这些操作都太怪异了,这不像是分身做的事情,要知道分身是不会忤逆真身意愿的,除非……”

“除非这就是他真身的意愿?”沈从容补上了胡柳的话。

胡柳点了点头道:“是的,可是刘祜真身的所作所为,包括引你们到这里来,都不像是有这个想法的人吧。”

沈从容回忆了一下道:“是的,完全看不出来。”

胡柳道:“是啊,所以才很奇怪,还有什么问题吗,没有的话,你们看看是否现在就开始三关试炼?”

沈从容却被胡柳刚才说的刘祜分身的异样给吸引住了,这太不符合常理,听到胡柳的问话后,沈从容道:“你能详细说说刘祜当年的事情和之后的事情吗?”

胡柳道:“刘祜是个修行天才,他不过百年便能化成人形,原本四百年他就可以化蛟,但是他却急于求成,将一批人变成了半妖,借此掠夺人族气运,被发现后紫竹仙人曾经问过他从哪里学到的这种手段,因为紫竹仙人从来没教过他这么做会加速他的修行,但是他并没有说出原因,只说甘愿受罚,于是紫竹仙人废了他的修为伤了他的根基,把他交给了万龙真人,这之后我就不知道了,因为万龙真人再来的时候,并没有带着刘祜一起来。不过,这才不过六百年,他居然可以修补根基,重新修到化形阶段,也着实令我难以想象了。”

听胡柳详细的说完之后,沈从容觉得其中一些情况很有问题,但又说不出来,只觉得很是奇怪。

封天缘
作者的话

今天晚了,五千字大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