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六十二章 蟒山之中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49  |  更新时间:2020-06-15 20:00:01 全文阅读

玉田镇中,胡添听从沈从容的命令,将所有人都安全带了回来。

把符咒分发给打蛇队的众人,胡添道:“各位再辛苦一下,把这些符咒分发到各个人家,贴在门前,这是从容先生赐下的,可以抵御妖孽,告诉大家贴好符咒,不许出门,等先生回来。”

“是。”打蛇队的众人领了符咒,挨家挨户分发去了。

看着蟒山方向,胡添叹了口气,去了自己那不成器的二弟家。

胡添一进屋,看见二弟正在穿衣服,显然是刚醒。

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二弟,胡添叹了口气说道:“赶紧穿衣服,一会儿去樊城。”

二弟加快了穿衣服的速度,很快就把衣服套在了身上,站在胡添面前问道:“怎么了大哥,这村子里和蟒山上不是闹妖乱呢嘛,这时候去樊城干嘛啊?”

胡添道:“朝廷的人到了,是将要接任钦天监监正的从容先生,她让我派人去樊城告知太守‘符卫到了,派二十符卫到玉田镇来’,眼下镇上并不安生,我也要在镇上坐镇,所以就让你去。”

二弟嘿嘿一笑道:“朝廷来人这是好事啊,这不就是妖乱要平了吗?怎么你还苦着个脸?”

胡添摇了摇手,不想多说什么,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弟妹没在屋里,问道:“弟妹呢?带上她一起去樊城。”

二弟道:“哦,她去做饭去了,对了,大哥这么早就过来了,肯定没吃饭吧,我让她多做点。”

胡添拦住了二弟道:“不用了,我回去吃,你收拾收拾东西,一会儿吃了饭就走,在樊城多待几天,跟着符卫一起回来。”

二弟挠了挠头道:“哦,我知道了。”

离了二弟家,胡添又找到了几个公职人员,跟着自己查看了一下各家各户的情况,确认没什么问题之后才回了自己家。

把符咒贴好,胡添松了口气,一夜未眠加上视察小镇的疲倦涌了上来,也没理会自家媳妇的问话,就睡过去了。

胡添这一觉直睡到下午,才被天雷之声惊醒。

睁开双眼,胡添满身大汗,看到熟悉的屋顶和床,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家,擦了把汗,长出了口气,胡添从床上起来喊道:“婆娘,现在什么时辰了?”

走出里屋,胡添看到胡添媳妇就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大雨,又问了一遍:“婆娘,现在什么时辰了?”

胡添媳妇这才听到他的喊话,起身道:“哎哟,你可算醒了,真是吓死我了,你一回来就睡了,我怎么跟你说话你都没答应。”

胡添坐在桌边,揉了揉脑袋,让自己不那么发晕,说道:“那会儿确实是太累了,对不住婆娘了。”

胡添媳妇给他倒了杯茶道:“现在都已经酉初了,你睡了三个时辰,怎么这就醒了?”

胡添喝了口茶,听着屋外的大雨声和雷声道:“这么大的雷声,实在是睡不着了。”

胡添媳妇道:“是啊,这天气也是奇怪了,本来还是晴空万里,突然就打雷下雨了,还这么大。”

胡添眯瞪着眼看着大雨道:“二弟走了吗?这雨下了多久了?”

胡添媳妇回道:“二弟早走了,巳正的时候走的,这雨刚下了没多久,两刻左右吧。”

“哦。”胡添应了一声,打开了屋门,站在门口往蟒山方向看了一眼。

这一看把胡添直接吓得完全清醒了,只见滚滚天雷轰击在蟒山之上,似乎在展示天威一般。

胡添媳妇也走了出来,看着天雷轰击蟒山的情景道:“这,这是天神在帮我们降妖吗?”

胡添知道并没有天神下凡,只有今天刚上山的沈从容他们,不知道这天雷是谁引下来的,胡添禁不住往坏处想,手都有些发抖。不过为了安慰媳妇,也为了安慰自己,胡添强行握住自己的双手,使得看起来没有那么明显的发抖道:“不是天神,是我们未来的钦天监监正从容先生,她今天刚上山去除妖,我想这是她引动天雷在诛杀妖孽吧。”

听说是沈从容上山除妖,胡添媳妇有些激动的将手合在胸前道:“多谢陛下,多谢先生,妖乱终于要平息了。”

胡添并没有那么乐观,但也希望是真的要平息了,毕竟上山的人是未来的钦天监监正。

很快,一声惊天的惨叫从蟒山处传来,之后天雷也停止了轰击。

胡添媳妇鼓掌道:“这是妖孽的叫声,先生真的杀了妖孽。”

胡添的心情也好了一些,不过这一声惨叫的声音,并不像是以前听到的兽吼,这让胡添心里还是有所疑虑,但还是点头道:“是啊,先生成功了,以后就不会有妖乱了。”

胡添突然想到了什么,急道:“婆娘,快给我找把伞来,我要去看看有没有人跑出来,先生没回来之前,还不是完全结束。”

胡添媳妇也想到了可能出现的问题,赶紧去拿了伞交给胡添。

接过伞后,胡添急吼吼地出了门。

将一些出了门的人劝了回去,再回到家里,已是戌正时分了。

拖着疲累的身体回到家里,刚一进门,胡添便听到一声炸响从蟒山处传来,像是发生了大爆炸一般,惊得胡添的伞掉在了地上。

胡添媳妇走出房门,看到惊呆了的胡添,走过来捡起伞帮胡添遮雨,胡添媳妇拍了拍胡添的肩膀道:“当家的你怎么了?”

胡添回过神道:“没什么,我就不吃了,先睡了。”

躺在床上,胡添辗转了很久才睡着。

翌日,蟒山之中。

树枝上残留的雨水打在脸上,丝丝凉意让封牧歌醒了过来。

睁开双眼,封牧歌不由得眯了眯眼,然后想要坐起来。

“呃……”

封牧歌发出一声痛呼,左臂传来的痛楚让他知道自己的左臂几天之内是不能活动了。回想起昨天的战斗,封牧歌突然想起昏迷前最后看到的景象,是沈从容挡在了自己身前。

强忍着疼痛用右手撑着地让自己半坐起来,封牧歌四下扫视着,寻找着沈从容的踪迹。

看到沈从容就躺在自己右侧不远处,封牧歌才松了口气。

缓缓站起身,走到沈从容身边,半跪下来,摸了一下沈从容的颈间,还有搏动,体温也有,封牧歌确认了沈从容没有生命危险。

靠坐在沈从容旁边的树上,等待着沈从容醒来的同时封牧歌四下打量着周围的情况,这里应该还是在蟒山,眼前这个没了半截的,应该就是昨晚战斗的四座峰,没想到刘祜居然会自爆,而且威力如此之大。

听着周围的鸟叫声,封牧歌猜测这里应该是五座峰,怪不得前面四座峰都没有发现动物,原来都迁到了后面,可是,又为什么全都迁到了四座峰之后呢?

至于武器法宝,子母剑和自己的那些碎片是找不到了,不过沈从容最后护住自己二人的寒芒还在,运转法力,将寒芒收到手中,寒芒的样子这才被完全看清,原来是一把扇子。

强行运转法力,让封牧歌的伤又重了一些,忍不住咳了两声。靠在树上,缓和着伤势,还好的右手上握着扇子。

约么一刻后,沈从容醒了过来。

“牧歌!”沈从容睁开眼的第一时间,没有看到封牧歌,出声喊道。

封牧歌将扇子递到沈从容面前道:“先生,我在呢。”

沈从容双手撑地,让自己坐直了身子,没有第一时间接过扇子,而是看着封牧歌长出了口气道:“没事就好。”

四下里打量了一下,沈从容问道:“这里应该是五座峰吧,这些鸟叫声,看来是将前面四座峰的动物全都迁了过来。”

封牧歌点了点头道:“应该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迁过来,他们也会在意这些动物的生命的吗?”

沈从容未置可否,说道:“应该是吧,眼下刘祜自爆,蟒山之事也到此终结,可惜,还有太多的谜团没有解开。”

靠坐在树上,让自己轻松一些,沈从容接着道:“怎么样牧歌,能回去吗?”

封牧歌道:“暂时不行,恐怕需要个几天来调养。”

沈从容叹了口气道:“需要几天调养不怕,还好没什么事。”

封牧歌又把扇子递到沈从容面前道:“先生又何必如此护我,你是大秦未来的钦天监监正,都已经布告天下了,如果出了什么意外,岂不是让列国看我大秦笑话?”

沈从容接过扇子道:“那大秦未来的钦天监监正,连自己人都护不住,岂不是更让列国看我大秦笑话?”

封牧歌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沈从容将扇子收了起来,突然道:“对了,韩渠呢?”

封牧歌这才意识到还少了一个人,看了看周围道:“不知道,没看见,是不是跑了?我看他那个玉璧法宝挺厉害的。”

沈从容道:“希望他跑了吧,不然韩国来使随我们进蟒山探查,身死蟒山,可不太好交代。”

封牧歌皱着眉头撇了撇嘴道:“真是麻烦。”

沈从容摇了摇头道:“国与国之间是这样的,好了,先调息一下缓和一下伤势吧,待你好一些了,我们再去找韩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