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六十一章 希望以后,我能为人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65  |  更新时间:2020-06-14 22:04:57 全文阅读

封牧歌利用左手和左臂将长枪的上半部分禁锢住,使刘祜无法挥枪抵挡子剑和碎片,但这样的操作在之前就有过一次了。刘祜冷笑一声,用嘲弄的眼神看了封牧歌一眼,然后拧转长枪,重新分为短枪,向后一拽,拉出一段锁链。刘祜握住锁链将自己这半边的短枪舞起,抵挡着子剑和碎片的攻击,同时短枪也向着封牧歌划来。

而封牧歌等的就是这个时机,在刘祜抵挡子剑和碎片时,握住了短枪向后一撤,躲过短枪对自己的攻击,挥剑斩在锁链上,成功夺走了一杆短枪。

将攻向自己的子剑和碎片全部挡下,刘祜一手握着锁链一手握着短枪,看着封牧歌左手上那杆短枪道:“不错,居然真的让你成了,不过那又如何?”

刘祜手上一甩,短枪向着封牧歌飞去,而刘祜则手握锁链控制着短枪。

封牧歌上前一步,伸出左手,用短枪将锁链绕住,想要再次斩断锁链。

但封牧歌的左手毕竟已经受伤,远没有之前的力道大,刘祜的力量又十分强大。

刘祜在锁链绕住短枪之后,用力回收,封牧歌一时握不住,被刘祜重新夺回了短枪。

将锁链解开,踩住剩下的长锁链,用另一杆短枪将锁链斩断,刘祜重新拿着两杆短枪指着封牧歌道:“你看,又回到我手上了。”

封牧歌没有说话,只是举起了长剑,子剑和碎片在封牧歌的引动下,继续颤抖着飘起,旋转着停留在空中,等待着进攻。

刘祜双枪交叉指天,一道闪电劈落,落在双枪上,但没有越过枪尖进入到刘祜体内。

刘祜将双枪在身周一划,闪电在刘祜身周形成了一个圈罩,闪电的圈罩让刘祜在雨下的夜中,变得异常显眼,仿佛将自己设立为了标靶。

沈从容看到刘祜的动作,问道:“引雷护身,那天在樊城毁灭证据的就是你?窃我大秦国运养命鳞的虺也是你?”

刘祜偏着头看了一眼沈从容,仿佛思考了一会儿,回道:“没错,是我,从一开始我就说了,杀了我,一切就都结束了。”

沈从容没有停止追问,继续道:“那你能说一下宅子底下的记载中,被撕去的那些东西吗,至少,如果我们死了,也不会带着那么多的疑问。”

刘祜笑了一下道:“我没有必要告诉你,而且,你们还没死呢,也许,等你们死了,我会告诉你们的。”

说完,刘祜并不想再给沈从容说话的机会,依旧是将右手的短枪负在身后,左手持枪直刺封牧歌而来。

沈从容心中的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更深了,这个刘祜,仿佛在隐藏着什么东西。

但此刻的刘祜显然是已经拒绝了一切的交谈,很像是生怕说的多了会暴露些什么。

刘祜动手封牧歌,封牧歌也不能坐以待毙,举剑还击,同时引动子剑和碎片再次向着刘祜攻来。

但是这次刘祜却没有去管子剑和碎片,只是举着短枪向封牧歌刺来。

封牧歌眯了眯眼,感到有些不对劲,当他注意到刘祜左手的短枪在闪电护罩的外面的时候,他知道了问题所在。

侧身躲过这一枪,封牧歌长剑砍在短枪之上,强大的力道让刘祜微微偏了一下,短枪在闪电护罩上划出一条小缺口,并没有马上合上。

封牧歌抓住这个时机引子剑和碎片攻在护罩上,同时长剑透过缺口刺进了护罩。

原本在封牧歌的计算之中,先引动刘祜的短枪将护罩划开,然后用子剑和碎片攻击护罩,使护罩无法瞬间合上,并趁着这个时间利用长剑透过缺口攻击,造成杀伤,可是这一切并没有像封牧歌的计算去发展。

在封牧歌长剑进入护罩的时候,刘祜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封牧歌再想抽剑已经来不及了。

子剑和碎片刚一接触闪电护罩便被弹飞,长剑还未接触到刘祜,便被刘祜用左手的短枪拨开,同时刘祜的左臂缠上了封牧歌的右手,将封牧歌往闪电护罩上带着,短枪也向着封牧歌的咽喉刺来。

封牧歌眼看就要被刺中,抬起左脚,一脚踢在刘祜的胸口。

刘祜被这一脚踢的后退了几步,也松开了封牧歌的右手,但封牧歌并不好受。

“啊!”

封牧歌弓着身子,发出疼痛的呼喊,闪电护罩上的雷电都是真正的天雷,方才被刘祜禁锢和踹刘祜时,封牧歌都接触到了闪电护罩,右臂和左腿上都被天雷击伤,皮肉焦糊,衣衫破裂。

刘祜没有再劝他们一起上,也不再说话,而是直接举枪再次冲来,想要立时将封牧歌斩杀当场。

韩渠在封牧歌受伤时,眉头皱了一下,本来想要提醒封牧歌刘祜再次攻来,但是他却看到沈从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没有半分担心,便将话又吞了回去。

刘祜向上跃起,短枪直刺封牧歌后心,封牧歌若还不起身躲避,势必要被这一枪当场击杀。

短枪距离封牧歌越来越近,刘祜都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封牧歌还不躲开,但下一刻他就知道了。

子剑和碎片在短枪即将击中封牧歌时全都挡在了封牧歌上方,挡下了这一剑,而且并没有被这一枪击散击飞,犹如一面盾牌一般护住了封牧歌。

刘祜再次用力下压,发现完全无法推动这面“盾牌”,就在刘祜感到有些不对劲,想要退出去的时候,从“盾牌”上传来一股庞大的力道,推着刘祜向上飞去,即使刘祜想要抽枪脱身,也完全没有办法。

“盾牌”下,封牧歌双眼泛着红光,左手高举,操纵着这面盾牌将刘祜托起。在托起到一定高度时,封牧歌微微屈膝,脚下用力,举着长剑向着刘祜冲去。

就在还剩下一尺的距离是,封牧歌左手一挥,碎片和子剑撕裂了闪电护罩向着一旁飞去,露出了惊骇的刘祜。

在半空中,刘祜无从借力,更施展不了御空之术,只能看着封牧歌撞进了护罩之中,长剑贯穿了自己的腹部。

封牧歌蜷起身子,双脚蹬在刘祜身上,将长剑拔出,翻身向地面落去,刘祜在这一蹬之下,向着远处飞去。

撞折了几棵树的无数树枝,刘祜才止住了去势,滑落了下来,掉落在林中。

虽然封牧歌的长剑贯穿了刘祜的腹部,但刘祜并没有死去。站直了身体,刘祜看了看腹部的伤口,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从林中走了出来。

此刻的刘祜已经丧失了闪电护罩,腹部的伤口也让妖力运转困难,但他强横的肉体和两杆短枪还在。不过这样的刘祜并不能造成什么威胁,封牧歌举起长剑,指着刘祜,继续宣战。

刘祜看着封牧歌,嘴角露出有些释然的笑容,仍然是右手的短枪负在身后,左手持枪冲了过来。

封牧歌仿佛也已经累得不行了,微微挪动身体,让短枪刺进自己的左肩,然后用左手握住短枪,利用左手和肩膀的骨骼将短枪卡住,右手握着长剑刺进了刘祜的胸口,横着一拉,虽然没能将刘祜的身体整个划开,但也豁出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洒了出来。

刘祜再无行动能力,跪倒了下来。

封牧歌强行将短枪抽了出来,却忽觉脚下一软,也倒了下来,短枪就摔在一边,用长剑支撑着勉强没有躺倒下来,喘着粗气。

沈从容快步走到封牧歌旁边,为封牧歌止了血,处理着洒到封牧歌身上的妖血,同时对刘祜说道:“刘祜,我知道你还没有死,现在你快死了,能不能回答我一些问题,解答我的疑惑?”

韩渠也走了过来,看着封牧歌身上的伤口道:“竟然如此拼命,这就是秦人吗?在下敬佩。”

刘祜看着封牧歌的伤口和帮封牧歌处理伤口的沈从容,惨然一笑道:“真好,这就是人吗?”

沈从容瞥了一眼刘祜道:“如果你当时去救周途安的话,就不用在这里感叹了。”

“是吗?”刘祜想到自己看着周途安死,想到真身想要让自己死,大笑了三声道:“也许吧,不过我没什么可以告诉先生的,希望以后,我能做一个人。”

“什么意思?”沈从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刘祜将掉在地上的短枪拾了起来,强行抬了起来,道道天雷被刘祜引下,劈在了短枪上,流进了刘祜的身体。

“不好!”韩渠看到刘祜的动作,意识到刘祜想要同归于尽,祭出玉盘护住自己,向后跑去。

而沈从容还抱着封牧歌,自然不会将封牧歌丢下,祭出寒光将刘祜斩成两半,却发现完全无法阻止天雷继续落下,便用寒光将自己和封牧歌护住,同时抱住封牧歌,用自己的后背对着刘祜。

轰的一声,在天雷不断地灌注下,刘祜的尸体轰然炸裂,强大的冲击波将四座峰的一半全部夷为平地,沈从容和封牧歌被这股力道推的飞了出去,在寒光的护佑之下,虽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但还是掉在了五座峰的峰顶,晕了过去。而韩渠则在玉盘的保护下,被轰飞到了二座峰顶,撞在一棵树上,也晕了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