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五十七章 天雷正好杀途安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09  |  更新时间:2020-06-13 18:00:01 全文阅读

突然出现的蟒蛤魔音,打了沈从容三人一个措手不及。三人收摄心神,捂住耳朵,降低着魔音的伤害。

沈从容咬着牙道:“周途安!”

虽然已经确定了敌方就是周途安,天雷九音阵的法器也已经炼制完成,但是现在这个位置,还真不能把周途安怎么样。一方面是不知道周途安隐藏在什么地方,另一方面也是摆不下天雷九音阵。

沈从容他们需要尽快突破到山顶,只有山顶上才有足够的平地用来布置天雷九音阵,届时,便可破除周途安的蟒蛤魔音。

默念清心咒,稳住心神,沈从容拍了拍封牧歌的肩膀,指了指山顶,示意向山顶上冲。

封牧歌明白沈从容的想法,点了点头,默念清心咒,抵御魔音的侵蚀,手持长剑向山顶上冲去。

沈从容退到韩渠旁边,想要让韩渠也跟上去。

一进韩渠的玉盘范围,沈从容陡然觉得魔音的压力降低了很多,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玉盘,沈从容取出天雷九音阵道:“我和牧歌向山上冲,有这玉盘在,还有我们路上拉扯,周途安应该奈何不得你,到了山顶后,我们拖住周途安,你布置天雷九音阵。”

韩渠将天雷九音阵收了起来道:“好,子悦定不辱命。”

交代完了之后,沈从容便默念清心咒,冲出了玉盘的范围,沿着封牧歌的路线向山上冲去。

躲藏在暗处的周途安看到封牧歌率先冲上来,脖子一晃,现出蟒头,蛤蟆头继续发出魔音,从侧面向封牧歌发起了进攻。

魔音越来越近,对封牧歌的冲击也越来越大。

终于,在近距离魔音的冲击下,封牧歌吐出了一口鲜血,眼前也有些发黑。但他知道这代表周途安距离自己非常近了,咬了一下舌尖,让自己更清醒一些,想要寻找周途安的位置。但魔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一般,封牧歌一时找不到周途安的位置。

“牧歌,右手后二十步!”沈从容在封牧歌五十步后前进着,看到了将要发动偷袭的周途安,调运法力,向封牧歌出口提醒道。

得到沈从容的提醒,封牧歌停住脚步,直接拔剑,向右后方挥去,无数的长剑碎片向着周途安冲去。

周途安在听到沈从容提醒的时候,便停止了向封牧歌进攻,闪身潜入林中,继续寻找着进攻的时机。

随着周途安放弃进攻,封牧歌挥出的碎片全都落在空处,一些扎在了树干上,一些落入了地面,而封牧歌也因为分神进攻再次被魔音所伤。

沈从容冲到封牧歌旁边,招了招手,将封牧歌的长剑碎片收了回来,扶住封牧歌道:“怎么样?”

封牧歌将碎片重新收归到剑刃上,把长剑收入鞘中,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道:“没什么事,如果他再来,一定不会完好回去。”

沈从容将那道寒芒法宝护住周边道:“还有一段路,韩渠已经绕道上去了,等到了山顶,就可以破掉他的蟒蛤魔音。”

“啊,不过还是要确定他的位置,我想,到山顶之前我们要先想办法确认他的位置。”封牧歌缓了口气道。

沈从容点了点头道:“我在前面开路,牧歌你来戒备。”

“好。”封牧歌知道眼下不是逞强的时候,沈从容的护身法宝更多一些,也更加安全。

沈从容催动寒芒,将身前拦路的树木草石全部清除,犁出一道坦途,沿着这条路直冲山顶。封牧歌吊在沈从容身后三十步左右,给周途安偷袭的机会。

躲藏在暗处的周途安看着沈从容一马当先冲向山顶,知道沈从容的护身法宝比较多,所以周途安还是准备偷袭吊在后面的封牧歌。

不过周途安并没有马上便再次出手,毕竟刚刚才偷袭过一次,眼下封牧歌肯定十分戒备。

让封牧歌先往上冲了一段路,周途安才再度接近过来,这次手上提着横刀,想要重伤甚至杀死封牧歌。

封牧歌之所以吊在后面,就是为了引周途安出现,随着魔音的接近,封牧歌知道机会来了。

在周途安挥刀的时候,封牧歌高高跃起躲过这一刀,同时长剑出鞘,向下挥去,碎片再次飞向周途安。

周途安这次没有选择躲避,手上横刀一转,化成一杆长枪,作棍一般舞起棍屏来,将碎片隔开弹飞,被弹飞的碎片或扎在树干上,或扎进石头中。虽然周途安的处理非常迅速,但终究还是没能拦下所有的碎片,一片碎片冲过了棍屏,向着周途安的眉心扎来,如果他只有一个脑袋的话。

可是现在的周途安是两个脑袋,周途安两个脑袋分别往另一边让开,碎片扎进了周途安两个脖子中间。

吼——

周途安吃痛,暂时停止了魔音,发出一声嘶吼,手上也是一顿。

趁着这个时机,封牧歌唤回碎片,翻滚落地,指挥着碎片继续进攻周途安,自己则向山上跑去。

周途安顾不得将扎进脖子的碎片拔下来,再次舞起棍屏,抵挡着向自己攻来的碎片,同时前冲,想要穿越封牧歌以碎片所布的剑阵。

在周途安穿过剑阵之时,沈从容距离山顶只有百步,而封牧歌因为耽搁了一会儿还有将近三百步。

如此之大的距离差距,沈从容的回护必然来不及,周途安提着枪追了上来。

在距离封牧歌二十步时,周途安手中长枪提前刺出,想要穿透封牧歌的身体,同时蛤蟆头再次鼓动,准备继续魔音进攻。

随着魔音再次出击,封牧歌前进的动作再次受阻,就这么一顿,周途安的长枪就到了。

眼看着长枪就要扎进封牧歌的后心,封牧歌直接趴倒在地,躲过了致命的一击。

周途安一击未得,长枪下劈,追击着封牧歌。

封牧歌往旁边一滚,躲开这一击。

周途安追着封牧歌的身形,长枪一下一下刺出,如同在太守府中被封牧歌追击时一般,只不过这次换成了周途安追击封牧歌。

封牧歌一直滚到一棵树旁,双手撑地,跃起身来,躲过周途安的直刺,让周途安的长枪扎进了地中,与树根纠葛在一起。

周途安想要将长枪拔出来,但这些树都是被分身刘祜强化过的,一时间周途安居然没有拔出来。

在空中翻了个身,封牧歌踩在枪杆上,借着枪杆的弹力向着山顶上冲去。

周途安再次用力将长枪拔出,但封牧歌已经出去了五十步,周途安将长枪如投枪般握住,向着封牧歌掷去,去势如风,很快便逼近了封牧歌。

但周途安一边发出魔音一边进攻,已然是没有办法操控长枪了,飞出之后的长枪就成了个死物,封牧歌借着树木掩藏身形,让长枪钉在了树上,自己则成功登上了山顶。

周途安见封牧歌成功上了山顶,没有选择直接追击,而是再次隐入林中,魔音不止,继续寻找这机会。

登上山顶后,沈从容递给封牧歌一颗丹药道:“先稳定一下伤势,怎么样,成功了吗?”

封牧歌吃下丹药,闭目调息了一下道:“成功了,不过我们不能停下让他有喘息的时间,不然他肯定会发现的,而且韩渠也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布阵,我们还是要让周途安动起来。”

沈从容点点头道:“没错,不过我们在一起的话他肯定不敢来,只有分开才有机会。”

封牧歌道:“没问题,我往右边去,他肯定觉得我已受重伤,会优先来找我,先生你从另一边走,找到韩渠,使用天雷九音破除他的蟒蛤魔音。”

“没问题,千万小心。”沈从容催动法宝,从左边先离开了。

在沈从容离开后,封牧歌感知了一下周途安的方位,发现周途安向着自己的方向来了,嘴角挂起起一抹微笑,向着右边跑去。

躲藏在暗中的周途安追着封牧歌,同时也在寻找着韩渠的影子,那个曾被自己重伤的人,怎么不见了呢?不过周途安的精力更多的还是放在了封牧歌身上,势要报在太守府的一剑之仇。

另一边,沈从容找到了韩渠,看着马上就要完成的阵法,沈从容赞道:“子悦做得好。”

将最后一面金银鼓放在它应该在的位置后,韩渠道:“阵法已成,先生可以引动天雷催动阵法了。”

沈从容立在法阵中间道:“不急,牧歌还没到。”

说着,沈从容取出信炮,对着天空发射,提醒封牧歌自己的位置。

听到信炮的声音,封牧歌和周途安都看向了发射在空中的信炮,封牧歌知道这是阵法已经完成,沈从容发来的提示。

笑了一下,封牧歌绕开周途安的方位,向着信炮的方向赶去。

而周途安知道自己可能中了计,也向着信炮的方向赶去。

隆隆——

空中传来一阵雷声,沈从容抬头看向天空,发现一片雷云飘了过来。

韩渠看着雷云,拍手道:“这真是上天眷顾,此时雷云盖顶,真是天雷正好杀途安。”

封天缘
作者的话

非常抱歉承诺的三章鸽了又鸽,昨天还请了一天假,今天三章一定发出 剩下两章在八点和十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