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五十一章 蟒山脚下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32  |  更新时间:2020-06-09 20:00:01 全文阅读

就在沈从容他们结束了法器炼制的时候,刘祜也到了牧连镇上。

时至子正,牧连镇的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只有更夫还在打梆子报时辰。

正因为如此,刘祜并没有掩盖自己的面貌和行踪,大摇大摆的沿着大街往胡怡园走去。

推开贴着封条的大门,刘祜打量着屋里的情况。

一地的碎凳烂桌,不过还有一个完好的凳子放在大堂中央,正是沈从容那次来坐的凳子。

坐在凳子上,刘祜像那天的沈从容一样,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看到了那扇已经被划开,山水画的一边还吊在上面的屏风。

走到屏风旁边,刘祜摸了摸因为九龙壁就取走而留出一块空间的屏风,说道:“这就是那面九龙壁的位置吧,还真是蠢笨,居然放在大堂。”

大堂里没什么好看的,刘祜便上了二楼查看。在折花室里,刘祜发现了一个小物件,放在桌子上。

将小物件拿起来仔细看了一下,发现是个胭脂盒,按道理来说折花室是个招待来客的地方,不应该有胭脂盒留在这里。刘祜挑了挑眉毛,对这个胭脂盒出现在这里颇感兴趣。

拧开胭脂盒,里面并没有脂粉,而是放了一个小玉块。取出小玉块,揣进怀里,又将胭脂盒放回了桌子上,四下扫了两眼,再没发现其他有意思的东西,刘祜便去了其他的地方。

把整个胡怡园转了一圈,刘祜发现几乎所有的东西都被沈从容收走了,这种情况下,那个胭脂盒和其中的小玉块就更有意思了。

确定了没什么东西后,刘祜准备从大门出去,以免被有心人发现自己来过。

刚回到大堂,刘祜便看到一个人举着灯笼往里面看着。而那人发现刘祜后,开口发问道:“谁?谁在那里?”

刘祜打量了一下来人,一身粗布衣,青巾包头,手上除了灯笼还有一根短棒和梆子,正是更夫。

更夫举着灯笼观察着刘祜的长相,在他看清楚刘祜的长相之后,吓了一大跳,向门外跑去,口中喊道:“妖怪!妖怪回来了!”

在更夫往外跑的时候刘祜便意识到了不对,伸出手掌对着更夫,做闭合状回收,一股大风出现,将更夫吹了进来。或者说,是被刘祜吸了过来。在这样的大风下,更夫的话根本就没有传出去便被吹散。

更夫被吸到刘祜的身前,一脸惊慌,想要逃跑却发现根本动不了,张开嘴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声音。

刘祜向身后一甩,更夫飞向了大堂中央的那扇屏风,灯笼掉落在刘祜的脚边。

张手一吸,将灯笼的木柄握在手中,向着更夫甩去,灯笼的木柄穿过了更夫的身体,将更夫钉在了屏风之上。灯笼垂在更夫身后,烛光映照着更夫,鲜血顺着木柄流到尽头,滴落在灯笼上,染红了灯笼。

刘祜没有回头看一眼更夫,向着门外走去。

在刘祜走出门后,胡怡园的大门紧紧关闭,封条也贴在原来的位置,仿佛从来没有人打开过,但从外面看,还能看到灯笼的光在跳动着。

出了胡怡园,刘祜在镇上走了一圈,看到了村民们为朱心玟立的祠。

看着朱心玟的塑身,刘祜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突然,虬龙牌发出一丝亮光,并传递出一道力量给刘祜。

刘祜将虬龙牌取出,看着上面的亮光和虬龙角的位置,有些诧异:“哦?居然在这里?”

盘坐在塑身前的坐垫上,刘祜催动虬龙牌,在虬龙牌的引导下,一丝丝黑线出现在祠中,凝聚成了一道黑气。将黑气引入到虬龙牌中,刘祜握住虬龙牌站起身道:“念你帮我留存,那件事就不计较了。”

卯初,沈从容找到柏文道:“这次蟒山之行,你就不要与我们一同去了,就留守在樊城中,将樊城的百姓给我看护好了。”

柏文道:“这是自然,不过先生即使不需要我同去,是不是也带些护卫?”

沈从容道:“军士们不通道法,在山地中太过吃亏了,而且还会托乱我的步伐,就不带了。”

见沈从容坚持不带护卫,柏文也不再多劝,拱手道:“先生凯旋。”

沈从容又取出一些符箓道:“将符箓分发给军士们,每人两张,贴在身上和武器上,在城中是不太怕一些寻常妖孽的,哪怕有大妖攻城,也有破神弩,一定要护好樊城,否则你给我提头来见。”

辰初,沈从容等人登上了柏文准备的马车,前往蟒山。

车上,沈从容说着自己的计划:“此次蟒山之行,虽然周途安被我们重伤,应该还没有恢复过来,但是周途安的背后还有人,应该就是那条一直藏在暗处的虺,所以我们不能贸然上山,到了蟒山脚下之后,我想我们应该先在山脚下的村镇上稍作休息,确认他们的位置,再做行动。”

韩渠道:“蟒山绵延百里,十多个山头,要怎么确认他们的位置?”

沈从容道:“当然是凭借兽吼,周途安重伤,虺肯定会帮助他恢复伤势,前日晚上,月华被大量引至蟒山,肯定是虺在帮助周途安疗伤,而且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发出兽吼,但我想,在他们达成目的之前,绝不会停下,到时,就可以凭借兽吼的来源定位他们的位置。”

韩渠揉了揉额头道:“发出兽吼的确很诡异,这是在明摆着告诉别人自己的位置,也许他们是利用兽吼在找东西,但也可能是布下的陷阱,我还是建议稳妥一些,慢慢查探。”

沈从容道:“不无道理,但是兽吼是一条帮助我们寻找他们的最佳线索,我们必须抓住,到时我们可以谨慎些查探,伺机动手。”

点了点头,韩渠表示同意。

“先生,到了,这里就是玉田镇,出了镇子,再走五里就是蟒山了。”马车停下,车夫的声音传到了车厢里。

下了马车,沈从容对车夫道:“你先回去吧,协助太守坐镇樊城。”

“是。”车夫抱拳回完,便赶着马车回去了。

走进镇子,沈从容发现街道上并没有什么人,周边的人家也都关着门。

封牧歌疑惑道:“眼下正是用午膳的时间,怎么街上不见行人,村内人人闭户呢?”

沈从容哼了一声道:“走吧,先到处看看。”

说完,沈从容便先一步往前走去,封牧歌和韩渠紧紧跟着。

一直走到镇中心的位置,才看到有一家面馆还开着门。沈从容指着面馆道:“这不还有地方开着门嘛,走吧,进去吃点儿。”

进了面馆,沈从容打量了一下店内的情况,只有一张桌子上有人在吃饭,其他的位置都还空着,小二在柜台前无聊的挥着驱蝇虫的拂尘。

随便找了个桌子坐下,封牧歌喊道:“小二。”

小二这才发现店里来了人,放下了拂尘道:“来嘞。”

慢慢悠悠走到桌边,小二问道:“几位吃点什么,小店有各种卤子的面条,还有各类小菜酒水。”

封牧歌打量了一下墙上的挂单道:“四碗豆角肉末面,来一碟猪肘,要切好。”顿了一下,封牧歌想起来还有个韩渠,问道:“韩兄吃什么?”

韩渠道:“一样的吧,我不挑。”

看小二有些发愣,韩渠反应过来道:“三碗。”

封牧歌又点了点其他的小菜,一壶麦茶。

因为店里的食客少,所以上菜的速度很快。上完了最后一碟菜,封牧歌叫住了小二:“小二等下,有些事情问你。”

反正眼下也没什么活,小二便站在桌边问道:“客人有什么想问的?不过,我看各位是从外地来的,这蟒山最近可在闹妖乱,各位啊,还是早点吃完早点走吧。”

封牧歌假装不知,问道:“妖乱?这是怎么回事?而且,我看街上行人稀少,店内也冷冷清清的,都是因为这妖乱吗?”

小二道:“是啊,就一个月前,我记得是亥正的时候,那会夜市也要散了,从蟒山上啊,传来一声兽吼,整个村子都听到了,大家都吓坏了。第二天,有人上山打猎,发现一些个小动物,都跑到了山脚下,往山上走了没多远,就看到好些个蛇,吓得他直接跑回来了。那会儿倒也还没什么,顶多就是不上山去打猎,而且那些兔子山鸡什么的都跑到了山脚下,也用不着上山了,可谁知道,没两天,那蛇也下来了,其中还有快一丈粗的大蟒蛇,这下人们没办法了,镇里组织了打蛇队,还去找了太守大人求援,可是这蛇患却是越打越多,有些人家的牛还丢了,太守大人还亲自上山去看过,还从山上带回来了什么东西。后来,太守大人说是妖乱,说会禀报朝廷,我们也害怕,除了每天出去打蛇,几乎都在家里不出门,生怕蛇跑到家里来。”

“哦,原来如此,你们有见过那妖精长什么模样吗?”封牧歌追问道。

小二一副看傻子的样子道:“哎哟,要是见过那妖精长啥模样,我们还能活着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