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四十八章 虬龙牌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39  |  更新时间:2020-06-09 08:59:11 全文阅读

收起虬龙牌,周途安站起身,看着沈从容道:“没有,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出现在先生面前。”

沈从容笑了一下道:“上次周大厨就说再也不会出现在我面前,可是你还是出现在了我面前。”

周途安做思考状:“有吗,途安不太记得了,不过这次是真的。”

“你觉得我还会相信你吗?”沈从容看着周途安,脸上带着微笑,但谁都能看出里面隐藏的杀意。

也是,周途安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还从沈从容手上跑了两次,沈从容自然想要除之而后快,可是眼下天雷九音阵尚未打造,也没有鱼龙鼓,怎么对付周途安呢?沈从容思考着这个问题。

周途安显然也明白这个情况,所以他并没有多说什么,便准备利用魔音遁走。

但就在他发出魔音之前,封牧歌比他还快,手持长剑冲到了他的身前,一剑刺出。

面对封牧歌的这一剑,周途安感觉自己仿佛被锁定了一般,一时之间竟无法做出动作,魔音也用不出,呆呆站在原地,看着长剑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周途安的心中突然有些发慌。

就在封牧歌的长剑将要刺中周途安的时候,周途安的胸口处传来一阵凉意,让周途安清醒了过来,堪堪躲开了这一剑。

摸了摸胸口,那里正是自己方才收起来的虬龙牌。

方才那种情况,若不是因为虬龙牌,自己也许便身死当场了。周途安一阵后怕,对虬龙牌的神奇功效感到惊叹的同时,也对刘祜更为感激,因为这虬龙牌,就是刘祜交给自己的。

喘了一口气,周途安手上一晃,现出一把横刀。

横刀并不长,刃身只有约两尺长,算上刀柄也不过二尺五寸左右。对比封牧歌的长剑,短出去了一尺多。

封牧歌看了一眼周途安手中的横刀,虽然横刀并不长,但不敢掉以轻心。

将长剑举过头顶,向着周途安劈下,封牧歌决定先试探一下。

有了虬龙牌护身,周途安变得更加清醒,动作也变快了。

面对封牧歌这一剑,周途安反握横刀格住这一击,向旁一拉,只听“叮”的一声,封牧歌的长剑竟被击碎了一块,碎剑飞了出去钉在了地上。

一击得利,周途安手上一转,横刀从反握变为正握,上前一步,一记横斩向封牧歌斩去。

封牧歌脚尖点地,向后退去,同时收剑格挡,躲开这一剑。但是横刀还是斩在了长剑上,又是一块碎剑飞了出去。

稳住身形,封牧歌看了一眼被斩出两块豁口的长剑道:“刀不错。”

虽然看起来周途安占了上风,但是周途安并不恋战,也不贪功冒进。在逼退封牧歌后,转身便想走。

封牧歌岂能如他所愿,长剑一挥,再次攻来。

周途安此刻刚刚跳在空中,封牧歌这一剑直指他后心,周途安强行转身挥刀,因为空中力道不足,并没有对长剑造成损坏,但又重新落在了地上。

封牧歌得势不饶人,刚一落地,上前两步,长剑向着周途安撩去。

周途安此时也来不及挥刀反击,只得就地滚开,躲避着封牧歌的连刺。

一直滚到墙边,周途安一手撑墙,一脚蹬地,让自己从地上跃起,在空中转了一个圈,手上的横刀向封牧歌斩去。

封牧歌也不躲避,长剑依旧向周途安刺去。

长剑和横刀相撞,周途安的横刀没能再进一步伤到封牧歌,但封牧歌的剑尖却被斩断,飞射而出的剑尖飞向周途安,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伤痕,钉在了墙上。

周途安来不及擦拭脸上留下的血,挥动横刀,向封牧歌攻去。他已经看出来了,封牧歌不倒,他没有办法离开,这次并没有韩渠让他来挟持了,而且一旁的沈从容还未出手。

沈从容看着周途安和封牧歌的战斗,并没有来帮忙的意思,而是感知着什么,这样的沈从容,周途安不敢靠近。谁知道她是不是在酝酿天雷,跟封牧歌纠缠起码她还不敢劈,往她那边去绝对是找死的表现。

在连续不断的斩击中,长剑与横刀交接了数十次,长剑不断被横刀斩碎,长度越来越短。

直到第六十次之后,长剑刃身只剩下不到一尺,剩余的刃身上也遍布裂纹。

周途安看着长剑道:“你看,长剑也没有了,如果继续战斗下去,说不定还会把你自己搭进来,不如就这样收手,让我离开如何?”

封牧歌没有回答他,而是举起了手中的断剑,指向周途安,意思已然很明确。

周途安见没什么好说的,便握着刀再次冲了过来。

封牧歌并没有做其他的动作,断剑依旧指着周途安。

周途安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封牧歌的这个姿势和那天韩渠的姿势非常像,而那天,那条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蛇死了。

周途安身上汗毛炸起,他感到了意思危险的气息,眼睛稍微转动了一下,看到点点寒光向自己冲来。

周途安连忙止住步伐,手中横刀不断挥出,格挡着这些寒光。但是寒光实在是太多了,周途安无法全部格挡下来,只得纵身跃起,躲过这些寒光。

落在地上,周途安才看清楚这些寒光都是什么,竟全都是自己从封牧歌长剑上斩下来的碎片。

抬眼看向封牧歌,周途安发现一些寒光回到了长剑上,重新组合在碎片之前所在的位置,还有一些碎片被自己斩落而没有回归,长剑上依旧布满裂痕。

有些惊讶的看着封牧歌的长剑,周途安道:“你们的武器都很特别嘛,不过碎了就是碎了,一把碎剑,能怎么样?”

说着,周途安脚下用力,手握横刀向封牧歌冲来,横刀直点长剑,想要将长剑再次击碎。

果然,在横刀与长剑接触的瞬间,长剑便即崩碎。

周途安笑道:“你看,一把碎剑而已……”

周途安还没说完,他的笑容便变成了惊愕,因为那些碎片并没有飞出去,也没有落地,而是围在了他的身边。

周途安暗道不妙,便想撤出去,但封牧歌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碎片在封牧歌的操控之下,向着周途安扎去。周途安感知到碎片的动向,不敢向后退,一咬牙,向着封牧歌撞了过去。

“总不能扎自己吧?”周途安想。

如同周途安所想,封牧歌果然让开了自己前冲的路线,但身后的碎片却陡然加速,十几块碎片扎进了周途安的后背。周途安不敢停留,硬撑着伤势继续向前冲,想要从另一边跑出去。他的速度很快,他相信沈从容他们一定来不及阻止自己。

可是就在周途安越过院墙的时候,却仿佛撞上了一面墙,被弹了回来,摔倒在地,碎片也扎得更深了。

周途安吐出一口鲜血道:“怎么会?”

沈从容笑道:“周大厨不会以为这么久了,还在太守府里,我们会没有任何准备吧。”

原来在那两个爆炸符爆炸之时,太守府中的人便已被惊醒。韩渠猜到了一种可能,找到了柏文,布下了一个阵法结界,将整个小院封了起来。因为一直在与封牧歌颤抖,所以周途安并没有发觉到这个结界。而沈从容却是第一时间感受到了结界,知道韩渠还没有办法役使结界,便接管了结界的开启。

周途安站起身,咬着牙看着沈从容道:“不过布下了结界的话,先生也无法召唤天雷了吧?”

话音未落,周途安提刀向沈从容冲去。

封牧歌怎会如他所愿,唤使着其他的碎片向周途安冲去,同时也催动着在周途安体内的碎片,意图绞碎周途安的内脏。

但周途安此刻控制自己的肌肉将碎片仅仅夹住,不让碎片挪动分毫,同时挥刀将冲向自己的一些碎片弹开,但始终不能挡下所有的碎片,一些碎片还是在周途安身上留下了各种伤口。周途安不管不顾,依旧向前冲着,他并不奢求,也不希望杀死沈从容,因为这样的话,自己就真的走不了了,他只想挟持沈从容。

但就在距离沈从容不到五步的时候,一块碎片划破了周途安的衣服,那块虬龙牌掉了出来。

周途安暗骂一声,停下了脚步,将虬龙牌捞起,但此刻也无法再逼近沈从容了,只能退守墙角。

退到墙角,周途安将体内的碎片用妖力逼出,寻找着下一步进攻的方向。从虬龙牌处传来的一阵阵暖流,帮助周途安恢复着体力,修复着伤口。

感受到虬龙牌的异常后,周途安看了一眼虬龙牌,猜测着能否靠它逃离结界。

这样想着,周途安决定试上一试。

穿过封牧歌用碎片布下的剑阵,周途安跃到了空中,面对结界,高举着虬龙牌。

只听得一声龙吼,一道强光出现,众人都下意识地捂住了双眼。

再次睁开双眼,却发现周途安已经消失在了院内。

看着因为战斗而一片狼藉的小院,沈从容脸色冷了下来。

居然被第三次逃走了!

但沈从容却没注意到,一个小珠子,在周途安消失前的位置滚动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