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四十七章 再见周途安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15  |  更新时间:2020-06-07 20:00:01 全文阅读

坐在一个小茶馆里,周途安解下斗笠放在桌上,要了个大碗茶,边喝边思考着晚上的行动计划。

一碗茶落肚,周途安已经有了计划,留下几枚大钱抓起斗笠,跟伙计说了一声便离开了。

太守府内,沈从容将自己昨晚的一些推算和其中的疑点都告诉给了韩渠,韩渠对其中的一些内容作了记录。

等沈从容说完之后,韩渠递给沈从容一杯茶,然后开始说着韩登辅的事情。

启明十五年九月十五,韩登辅奉命前往嘉鱼县除妖,这次行动一直持续到九月二十八方才结束。

九月二十八当天,韩登辅成功破获妖乱,于县内当中斩杀妖孽三十余,百姓无不称赞。之后,韩登辅在县内多留了两天,帮助恢复民生,经常在百姓家中用膳。

十月一日,朝廷圣旨直接发到了嘉鱼县,说大梁山出现妖乱,着韩登辅即可前往平定。

当日,韩登辅乘龙马赶赴大梁山,在上山查探时为妖孽偷袭,不幸身亡。

“有更详细的记载吗?饮食、随从、妖孽的信息这些?”沈从容觉得这记载过于笼统了。

韩渠想了想道:“确实奇怪,这些东西都没有记载,只是笼统的说除妖,可实际上对妖乱的记载却少的过分,只有一个数字而已。”

沈从容靠在椅背上,思索着其中缘由。

“语焉不详的记载,两个版本的内容,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

沈从容坐直了身体,将记录拿起来看了一遍道:“我想我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了。”

韩渠有些意外的看着沈从容道:“先生可是发现了什么?”

沈从容指着“于泽天”三个字道:“问题出在这里。”

“于泽天?”韩渠在脑海中搜索着关于这个名字的一切,却发现好像并没有关于于泽天的任何记录。

沈从容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这个于泽天。”

“从记录中来看,这个于泽天是在韩国与秦国的边境率妖作乱,可如果,不只是边境呢?”沈从容分析道。

韩渠也想到了那种可能,道:“先生的意思是,韩登辅和封喻仁发现了关于这个于泽天制造妖乱的信息,而他们会出现在蟒山,是被荀鄢带来的?”

点了点头,沈从容道:“我想这种可能是非常大的,不然也不会说他们寻到蟒山了,他们肯定是追着什么来到的蟒山,而蟒山上,除了这个于泽天率领的众多妖孽之外,并没有说有什么其他的东西,纵然是我们的官方记载,蟒山上也是妖孽为祸,被荀鄢以万龙图诛灭。”

“可是,这样的话,还是有些事情说不太过去,要知道韩登辅当时是在嘉鱼县,此地在我韩国内部,距离蟒山十数万里,即使是乘飞舟来回也要半月之久,更何况当时那种情况,飞舟更是妖孽主要袭击的目标,就算是荀鄢亲送,那他从韩到蟒山也好,从秦到蟒山也好,为什么偏偏带着两个相隔数十万里的人出在这蟒山呢?”韩渠觉得很奇怪,跨度未免太远。

“是啊。”沈从容也觉得有些奇怪,但这一切的重点肯定就是这个于泽天。

“可惜,没有更多的信息。”韩渠翻动着记录,但信息实在是有限。

当韩渠看到封喻仁吃了五个荷包蛋的时候,有些意外地说道:“为什么要记录他吃了五个荷包蛋呢,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可是,先前先生并没有说道这个事情啊。”

沈从容道:“哦,应该没什么关系,不过是他死前所做的事,也有可能有关系吧。”

韩渠皱着眉头问道:“他喜欢吃荷包蛋吗?”

“不喜欢。”封牧歌回道。

韩渠盯着这条记录道:“不喜欢还吃了五个,难道是怕以后吃不到?”

说着,韩渠思索着韩登辅死前的详细记载,想看看有没有相似的内容。

这么一想,果然想到了有这样的记载,韩登辅在接取圣旨的时候,皇帝亲自给他准备了饭食。

啪的一下将记录拍在桌子上,韩渠道:“是了,果然他们中间发生了一些什么事,他们一定知道自己快要死了,而且不只是他们,当时的国主也肯定知道,所以才会在记录中有意识的隐藏。”

沈从容被韩渠这一拍吓了一下,听完韩渠的话后问道:“何以见得?”

韩渠道:“先生试想,一个不喜欢吃荷包蛋的人,突然吃了五个,一个从不涉大危险的太子,皇帝突然送上了饭食,这显然不合常理,除非,他们以后再也吃不到了。”

沈从容觉得韩渠说的话很有道理,点头道:“的确如此,可是为什么明知他们将死,却看着他们去死?又为什么要隐藏这样的事情?”

韩渠道:“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但我想,跟这里肯定有关系。”说着,韩渠的手指在蟒山二字上敲击了两下。

“看来,这里隐藏的秘密很多啊。”沈从容看着蟒山二字思索了一阵,然后站起身道:“好,那就不多打扰子悦了,待子悦的天雷九音阵完成,我们即刻上蟒山。”

韩渠道:“好,很快了,我也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又为什么被隐藏起来。”

三更的梆子敲响,人们都已入睡,周途安开始了行动。

沿着其他民宅的围墙靠近那间宅子,周途安看着那些军士,发现里面还有一些人在巡逻。观察着他们的巡逻顺序的同时,周途安也在看着主屋附近的地面,但是太暗了,看得不甚清楚。

趁着他们巡逻的间隙,周途安一跃而起,从空中进入到了宅子中。

站岗的军士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继续盯着前方。

周途安跃到住屋附近,落地十分轻柔,并没有发出什么很大的声响。抬眼看过去,发现那几块地砖已经被撬开了,周途安心里感到可能有些不妙,九龙壁很可能已经被带走了。为了确认,周途安钻进了地道。

进入到地下,周途安发现里面还有几名军士在搜索着什么,其中一个军士已经看到了他。那名军士正准备喊话的时候,周途安口中吐出一股烟气,吹进了屋内,军士们在嗅到这股烟气后,全都倒了下去。

走近屋内,借着军士们点起来的灯,周途安发现墙上的那些石砖大半已经被撬了下来,堆积在一旁,一些已经碎了,那面九龙壁自然也不在墙上了。

周途安取出那块令牌,发现其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便又收了起来,在这些石砖中翻找着。

翻了个遍,并没有发现那块九龙壁,周途安知道九龙壁应该是被带走了。为了知道九龙壁被带去了哪里,周途安随便拉了一个军士,念了个咒,又是一口烟气喷在军士脸上,只见军士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但双眼明显无神。

周途安问道:“有没有见过一面刻着很多龙的石砖?”

军士回道:“有,被太守大人带回去了。”

“太守府?”

“是。”

“具体什么地方?”

“不清楚。”

虽然没有具体的位置,但是已经确定了九龙壁在太守府,也算是个好消息。

周途安出得地道,沿着原路离开宅子,向太守府而去。

到了太守府外,周途安并不敢妄动,因为沈从容很可能就住在太守府中。

寻了个位置,周途安跃上围墙,观察着里面的情况,发现没什么人之后便进入了太守府。

取出令牌观看着其上的表现,周途安发现其上的龙珠似乎产生了一丝颤动,虬龙也仿佛活了过来一般,龙角指向了一个方向。

周途安知道这是令牌在为自己指明方向,便沿着这个方向小心地前进着。

到了一个小院外,令牌上的龙珠急剧的旋转着。看到龙珠的表现,周途安知道自己找对位置了,就在这里。

跃上院墙,周途安向院内看去,院内并没有人在,只有一些花草和一棵桃树,里面的屋子窗户似乎没关上。

周途安心中一喜,心道:“居然如此大意,连窗户都不关。”

跳进小院,周途安向小屋逼近,就在周途安刚一动的时候,一阵铃声传进了周途安的耳朵。

“不好!”周途安知道自己触发了什么机关,已经被人发现了,转身便要走。

“来都来了,还想走?”只听得屋门打开,一个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正是封牧歌。

周途安一听到声音,知道自己撞上了沈从容他们,便更不敢停留,跃上院墙便要蹦走。

但还没来落到院墙上,就有两柄小飞刀先他一步插在了院墙上,刀尾还挂着符咒,周途安一看这两柄飞刀,强行拧转了身体,向地上落去。

还未落地,便听得两种炸响,院墙上那一块被炸的粉碎,一些碎砖瓦飞溅出来,原来刀上的符咒是爆炸符。

“周大厨的身手还是这么矫健,不过这就要走,是不是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沈从容从屋里走了出来,看着周途安说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