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四十四章 第二面九龙壁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15  |  更新时间:2020-06-05 22:00:01 全文阅读

在沈从容查看桌上的书籍时,封牧歌便提着灯笼看着其他的地方。当他看到墙上的浮雕时,本来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仔细观察了一下后,却是有些吃惊。这竟然又是一面九龙壁!

封牧歌将手放在浮雕上,缓缓输入一些灵力,只见九龙壁上散发出淡淡的光华,同时一股力量从九龙壁上传来,封牧歌被这力量推动,后退了几步。

“先生,你来看看这个。”封牧歌向沈从容喊道。

听到封牧歌的呼喊,沈从容放下了手上的书籍,转身问道:“牧歌可是有什么发现?”

封牧歌举起灯笼,让沈从容可以看清九龙壁的样子道:“先生你看,又是一面九龙壁。”

沈从容看着墙上的浮雕,分析着它和在胡怡园中发现的那一面有什么区别,但灯光还是太过昏暗,并不能看得太清楚。

用灵力测试了一下,确实如同胡怡园的那块一般,有着反击的效果。

沈从容指着九龙壁对柏文道:“把这块石板铲下来带回去,还有这里其他的东西也全都带回去。”

“是。”柏文指挥着军士们开始铲石板。

沈从容和封牧歌见底下并没有什么危险,便先出去了。

出了地道,沈从容分析道:“两块九龙壁,虺,六百年前出现的大妖蟒蛤,紫竹仙人,这些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呢?”

封牧歌说着自己的想法:“蟒蛤是青阳居的厨子周途安,而青阳居的大掌柜是刘祜,我们在牧连镇的时候,除掉了一个刘祜的分身,而周途安则逃离了牧连镇,来到了樊城。那么首先,周途安背后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刘祜,他出现在樊城,也就代表刘祜很有可能也在樊城。 不过昨夜周途安得到虺鳞后,便离开了樊城,而且昨夜诡异的天雷,可以猜测刘祜就是虺。”

“嗯,有那么点道理,继续说下去。”沈从容觉得封牧歌的分析有些道理,示意他继续。

封牧歌继续道:“如果刘祜就是虺的话,那么有两点就可以说得通了,其一就是在牧连镇的时候,周途安抛弃刘祜,逃离牧连镇,;其二就是昨夜那诡异的天雷。这些都可以表明,虺就是刘祜,而周途安则是他的追随者,所以昨夜的天雷才会那么精准,但是这样又不能解释为什么这两块九龙壁会被留下来。从我们的观察来看,这两块九龙壁可是上好的法宝。”

沈从容道:“既然他留下这些九龙壁,就必然有合理的解释,只是我们还缺少必要的证据和线索,所以我们还无从得知他为什么要留下九龙壁。不过,眼下我们有了一个良好的切入点,就是那个紫竹仙人,如果能知道紫竹仙人的事情,可能就能让这一切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了。走吧,先回去,他们还需要一些时间。”

回到太守府后不久,柏文便带着宅子下的东西回来了,将所有的东西都拿到屋里,柏文擦了擦汗道:“先生,东西全都在这了。”

点点头,沈从容道:“好,辛苦了,太守先下去休息吧。”

送走了柏文,封牧歌收拾了一下桌面,将柏文送来的九龙壁放在了桌上,然后又取出了在胡怡园中找到的那面九龙壁,将两面九龙壁并排放在桌上。

“先生,都放好了。”封牧歌道。

沈从容走到桌边,看着两面九龙壁。

两面九龙壁无论是从大小、形状还是整体的雕工等等,都是那么的相似,仿佛出自同一人之手。

沈从容仔细观察了一阵,发现两面九龙壁上的龙纹走向有些问题,其中一面上的走向,仿佛可以与另一面接起来一般。

为了验证这一发现,沈从容拿起一面九龙壁,按着龙纹走向将它放在了另一面的旁边。

就在沈从容将这一面九龙壁放下去之后,只见两面九龙壁仿佛是活了过来一般,向中间合拢而去,紧紧地贴合在了一起。

两面九龙壁合起来之后,混若天成,再也看不到一丝缝隙。沈从容试探着想要将两面九龙壁分开,却发现他们已经变成了一个整体,分不开了。

封牧歌看到这种情况,疑惑道:“这?”

沈从容打量着九龙壁道:“这应该是还不是完整的九龙壁,牧歌你看。”

沈从容指着九龙壁边缘的龙纹道:“边缘上的这些龙纹还是有被切断的迹象,这说明还有其他的九龙壁,也就是说,这其实是万龙图。”

“万龙图?”

沈从容道:“是啊,万龙图,传说是神魔的法宝,可唤真龙助阵,其上数颗龙珠,可掩日月之光,夺天地气机,六百年前的大乱中曾出现过,万龙图下众妖无所遁形,尽被诛杀。”

“嘶。”封牧歌倒吸一口凉气道:“如果这是万龙图的话,那刘祜,就是当年那个使用万龙图的人?”

沈从容摇了摇头道:“绝不会是,据记载,万龙图是一位名叫荀鄢的人所用的,在六百年前便已陨落,绝不会是刘祜,不过万龙图怎么会变成这些九龙壁呢?”

一时间,屋内陷入了沉默。良久,沈从容放弃了思考道:“当年之事,许多记载都不甚明朗,不过这些九龙壁既然都是从刘祜相关的地方找到的,那就说明刘祜找到了什么,很有可能与蟒山和那个紫竹仙人有关,可惜,有关于紫竹仙人的记载被撕去了。”

封牧歌拿起那些从宅子下带回来的书籍道:“这些书中说不定也有什么线索。”

沈从容接过书籍道:“也是,先看看吧。”

一本本的翻阅着那些书,找寻着其中可能存在的线索。突然,封牧歌看到了一条记载,喊道:“先生,快看,这里有关于万龙图的记载。”

沈从容将手上的书扣下,走到封牧歌旁边问道:“书上怎么说?”

“书上说:‘九月二十一,荀鄢与韩登辅、封喻仁寻至蟒山,见山上妖孽聚祸,荀鄢以万龙图覆蟒山十日,龙啸传至千里之外,瑞光直上九天,妖孽乃除。’,韩登辅、封喻仁,他们的名字,我好像听过。”封牧歌读着书上的记载,对其中提到的两个人名颇感熟悉。

“哦,对了,韩登辅是六百年前的韩国太子,封喻仁是六百年前我封家的三子。”封牧歌想了起来,但是又疑惑道:“可是,我家中存有的记载之中,并没有提到这一件事啊。”

沈从容低垂着眼,想了一会儿道:“韩登辅是当年的韩国太子,我们这里不就有一个韩国人吗,去问问他看他知道多少。”

说去就去,二人将书放下,便向韩渠的房间走去,九龙壁和书籍就那么放在了桌上。在二人走后,新拿回的九龙壁上,龙珠微微转动,一道紫烟从其中散溢出来,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沈从容二人来到韩渠的房间,沈从容直接问道:“子悦你可知道韩登辅?”

韩渠略一思索,点头道:“知道啊,六百年前,我韩国的太子,在除妖过程中,为妖孽偷袭,不幸归天,怎么了?”

沈从容问道:“那子悦对韩登辅了解多少?”

韩渠道:“谈不上了解吧,那都是六百年前的人了,我对他的了解只局限在我韩国的记载之中。”

“那记载中有没有提到荀鄢和万龙图?”顿了一下,沈从容补充道:“还有封喻仁。”

“荀鄢、万龙图、封喻仁、韩登辅?我想想。”韩渠在脑海中搜索着关于沈从容说出来的这些人和物的信息。

“想到了。”韩渠想到了一些内容,说道:“这些人的信息在记载中倒是都有,可是他们中间没什么联系啊。”

沈从容追问道:“那记载中是怎么说的?”

韩渠道:“据记载,荀鄢是万龙图的主人,是第一位与我人族合作降妖和建设三界壁垒的神,他手中的九龙图施展开来可遮天蔽日,曾以九龙图覆盖蟒山十日,炼化群妖,但之后的记载就甚少了。而韩登辅和封喻仁,记载中他们从没到过蟒山,更别说跟荀鄢有什么牵连了,这些你们没有记载吗?”

沈从容没有告诉韩渠在宅子底下的书籍中发现的内容,而是说道:“没什么,发现了一些不值一提的东西,本来不该问的,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来问问,不过既然和我们掌握的内容一样,那就没事了。”

韩渠虽然觉得其中必然有什么事情,但是沈从容明显并不像告诉自己,只好说道:“那就好,先生若是有什么新的发现需要探讨的,还请不要隐藏,我们现在也是合作关系。”

沈从容笑道:“那是当然,子悦先且安心养伤,就不多打扰了。”

说完,沈从容二人便离开了。

看着沈从容的背影,韩渠挑了挑眉,想着什么。

回到了屋内,沈从容才发现那块万龙图还放在桌子上没有收起来,说道:“把这块万龙图先收起来吧,再看看剩下的记载,这些书中可能还藏有其他的信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