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四十三章 宅子里的地道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20-06-05 20:00:01 全文阅读

相信韩渠吗?沈从容自然是不太信韩渠的。

玄贞观首徒,韩国丞相之子,被一条刚刚得了虺鳞的小妖伤成这般模样,说出去谁信?

既然韩渠想要借伤偷懒,坐收渔利,那自然不能让他得逞。所以沈从容才会用韩渠的伤作为借口,想要不带韩渠进入蟒山,可是韩渠却厚着脸皮硬要跟去。

因为先前有约定,沈从容也不好不同意,就借口说没有携带天雷九音的阵图,想让韩渠提供鱼龙鼓来破解周途安的蟒蛤魔音。

谁成想,韩渠居然说自己会做小天雷九音阵,这下不带他都不行了。

面对封牧歌的询问,沈从容道:“不相信又能如何呢,总不能真的不带他进蟒山,而且制作天雷九音阵需要耗费极大的体力和灵力,哪怕是小天雷九音阵,至少让他在这次蟒山之行中不能那么轻松。”

“可是,他真的能做出小天雷九音阵让我们对付周途安吗?”封牧歌还是不太放心,毕竟韩渠是外人。

沈从容道:“阵法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我看过那些材料了,确实是天雷九音阵所需要的材料,不过没有完整的那么多而已,而且他也要一同进山,不会轻易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

有了沈从容的话,封牧歌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韩渠所写的那些材料并不是非常稀有的材料,采购起来也很快,当日下午,便把所有的材料都采购回来了。

亲自带人将装满了三个推车的材料推到沈从容的小院,柏文道:“先生,所有的材料都已采购回来了,按照您给的清单,一样不多,一样不少。”

沈从容稍稍检查了一下各类物品道:“嗯,没什么问题,推上车子跟我来。”

将材料推到韩渠的小院的时候,他已经站在院内活动身体了。

沈从容赞道:“这么快就能如此活动了,看来玄贞观的技法的确十分玄妙。”

韩渠微笑道:“如果先生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教你。”

沈从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指着推车道:“材料都已经采购回来了,接下来就看来使的了。”

虽然沈从容没有回应自己话语中的暧昧,不过韩渠并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只是才见过几次而已。

随便抓起一些材料,检查了一下成色,韩渠点头道:“不错,都是上好的材料。”

拍了拍手,韩渠看着沈从容道:“对了,先生可以叫我子悦。”

沈从容道:“好,子悦,你需要多久才能做好?”

韩渠道:“我还要两天左右才能催动灵力,这两天先生可以帮我再准备一个窑,方便炼制成型,炼制过程也需要两天。”

“那就是四天咯,辛苦子悦了,有什么需求尽管向太守提,我们尽力满足。”沈从容虽然觉得时间有点长,不过也不好说什么,

韩渠道:“那子悦就不客气了。”说着,韩渠又向柏文拱了拱手道:“最近可能还要劳烦太守大人,还请勿怪。”

柏文道:“应该的,来使若有什么需求,但说无妨,尽力满足。”

“好了,那就不多打扰子悦了,子悦安心养伤,这些材料你回头清点一遍,若有不够的,再列一份清单出来。”沈从容这就告辞了。

回到小院,沈从容向柏文问道:“怎么样,可有什么发现?”

柏文道:“先生的命令我全都通知下去了,听闻蛇患解除,百姓们无不称赞。那个宅子和馆驿的那条路我们已经隔开了,还在清扫和恢复,目前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就是那些地道要埋住吗?”

早先的蛇害和后续在城中的蛇乱,这些蛇都是在地下穿行,这也让樊城地下被拓开了无数的地道。小一些的还好说,但是太守府这边和馆驿那边的,都是非常大的地道,若不处理,不知还会出现什么情况。

沈从容想了一下道:“先把太守府这边的和馆驿那边的入口填起来,不用完全填住,里面说不定还有什么东西,不过暂时他们不敢作乱,我会准备一些符咒,你以庆祝驱邪的名义发下去,让百姓们贴在房门上,可以保护家宅平安,待一切尘埃落定,再把这些地道全都填起来。”

柏文应声道:“是。”,随后便退下去安排去了。

翌日,用完了早膳后,柏文敲响了沈从容的门:“先生,宅子里的蛇尸和瓦砾都清理出来了,您要去看看吗?”

“前头带路。”沈从容自然是要去的,那个院子里一定还有什么东西。

来到那个宅子,周围围满了士兵,一些行人也不敢停留,不过都在议论着关于这个宅子的事情。

穿过士兵组成的人墙,沈从容看到了一片平整的地面,其上甚至还有石砖,完全没有被天雷破坏和大火烧黑的情况,显然是有问题的。

“你们有什么发现吗?”沈从容观察着院中的情况,同时问道。

柏文道:“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情况,不过那些蛇尸最远的爬到了那个位置,而且这些石砖,太干净了。”

顺着柏文的手望过去,那个位置应该是主屋的位置,沈从容踏步走了过去。

这一片地方早先是宅子的主屋位置,前后三十步,左右五十步,可以说是非常大了。

沈从容在这一片位置走着,这里的地面用的是另一种形状的石砖,很好区分。走到屋中间的位置,沈从容跺了跺脚,一道微弱的光华从沈从容脚下散开。

沈从容看着眼前十步左右的几块石砖,从那里传来的探知与其他地方不太一样,那里是空心的。

柏文看沈从容一直看着那几块砖,问道:“怎么了先生,那几块砖有什么不对吗?”

沈从容道:“叫几个人来,把那几块砖给我撬起来。”

柏文唤来几个军士,指着那几块石砖道:“去,把那几块砖撬起来。”

军士们提着锄头走了过去,将那几块砖撬了起来,露出了地道的入口。

一个军士喊道:“大人,有个地道的入口。”

柏文看着沈从容,有着一些惊诧,虽然不知道沈从容是怎么知道的,但很显然她是知道的。

沈从容走到入口处,蹲下身子往下看了看,地道很深,有楼梯,并不能看到里面的具体情况。

柏文也走了过来,看着地道入口问道:“先生,这?”

沈从容站起身道:“这就是宅子里隐藏的秘密,先晾一会儿,一刻之后下去看看。”

柏文道:“先生就这么下去?不如,先让下官带一些军士们下去看看,以防万一?”

沈从容看了一眼柏文道:“里面很可能藏匿有妖孽,我身具道法,至少可以全身而退,你带着军士下去,若是有什么意外,谁来守家国?”

“可是……”柏文还想说些什么。

沈从容打断了柏文道:“行了,我若是会出现什么危险,还怎么接任钦天监监正。”

柏文还是不太放心道:“先生还请让下官陪同。”

沈从容实在是不想多说什么了,道:“好吧,你点几个军士,一刻之后跟我一起下去。”

柏文这才放心,点了几个精锐的军士,带上武器和灯笼,准备和沈从容一起下去探查。

一刻钟后,沈从容一声令下,几人便沿着地道下去了。

楼梯很长,约有四十阶,折转两次,便真正到了地下。

在灯笼的照耀下,可以看到这是一个人造的空间,地面、墙面乃至顶上都是用的石板。这个位置,像是一条走廊,封牧歌取过一个灯笼,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

约合二十多步,便走出了走廊,一间小屋展现在众人面前。

只见正对着众人的墙上仿佛有一块石雕,左右的墙边放着书架,其上零散的扔着几本书,屋中间有张桌子,上面放着一些杯碗和酒坛。

沈从容走到一个书架旁边,拿起上面的一本书翻看了起来,其上记载的是有关于六百年前的那场大乱的事情,随便翻看了几页,沈从容又看了看其他的书籍,都是记载的六百年前的那场大乱之事。

“六百年前的大乱,和今天有什么联系呢?”沈从容思索着其中的关联。

“先生快来看,这里记载的是蟒山的事情。”

柏文的呼喊让沈从容回转过来,听到是蟒山的事情,沈从容快步走到桌边,拿起桌上的书籍翻看了起来。

其中记载的也是六百年前的大乱,当时在蟒山,大秦的军士配合一个紫竹仙人在此平定妖乱,可是具体是什么妖和战果,却因为后续的几页被撕掉而无从得知。

“紫竹仙人?”沈从容回忆着大秦关于神魔的记载文书,但是却想不起有一个紫竹仙人。

柏文也对这个紫竹仙人感到疑惑:“在记录中,没有供奉一个叫紫竹仙人的啊。”

沈从容合上了书籍,思索了一下道:“我想这个紫竹仙人,与此次妖乱绝脱不了干系,回去之后,把所有的记录都给我翻一遍,务必找到关于紫竹仙人的记载。”

“先生你看这个。”封牧歌看着墙上的浮雕,想到了一个东西,对沈从容说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