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四十二章 准备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34  |  更新时间:2020-06-04 22:00:58 全文阅读

雨中的大火,在今夜已经出现了两次,而且每次都是为了销毁刚刚发现的,关于妖孽的证据。

眼前的大火中还有蛇因为被火灼烧而翻腾,劈啪作响的声音让人心里一阵阵发毛。而且这场大火烧的极为克制,并没有蔓延到他处,如同在太守府一样,仿佛只是为了涤荡罪恶一般,但事实却是为了掩盖罪恶。沈从容盯着大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沈从容转身道:“走吧,蛇害已经结束了。”

沈从容的话让柏文和军士们如蒙大赦,赶紧离开了这里。

一路上,沈从容都没说什么话,回到太守府后也是直接回了柏文安排的客房。

柏文明白,这两场大火让沈从容非常生气,也没敢多问什么,吩咐厨房准备一些姜汤,给沈从容二人和军士们送去,便去休息了。

客房内,封牧歌接过姜汤,挥退了下人。

将姜汤放在桌上,封牧歌低声问道:“先生,要不要喝一碗姜汤?”

沈从容从思考中回转过来,捧起了碗,并没有喝,而是问道:“牧歌你觉得这两场天火和那个宅子有什么关系吗?”

封牧歌坐在一边道:“这两场天火来的时机太过巧合,每次都是在我们刚有什么发现的时候出现,每次又都恰到好处的处理掉这些发现而不殃及百姓,只有最后先生跃上院墙想要强行带走一些蛇的时候,才有天雷劈向先生,所以我想,这应该是妖孽在暗中操纵的。”

沈从容喝了一口姜汤道:“是啊,可是天雷至阳,能够操纵天雷的妖孽,必然是妖力通天,世间罕见,这样的妖孽通常是没有必要销毁这些证据的,可是?”

封牧歌思索了一阵道:“虺是龙属,纵然不是真龙,也应该具有行云布雨,呼雷控电的本事,我想应该是那个虺最近有些什么不便,或者说他的实力不如我们,所以他才需要毁灭这些证据,不让我们很快找到他。”

“有什么不便,实力不够?”沈从容咀嚼着这两句话,眼前一亮道:“对啊,他肯定正在蜕变之期,无法调用太多的力量,所以他只是毁灭这些证据,而且周途安也说了他们很快就会离开秦境,所以最近一定是虺蜕变化形之期,待他成功化形,便会成为蛟龙,届时便可入神界,自然就不在秦境了。”

封牧歌道:“所以,他才会用我大秦气运来养鳞,为了帮助他蜕变化形?”

沈从容起身道:“是了,气运功效神奇无比,可以规避天地因果,抵御天地制裁,纵然是神魔也都需要气运来帮助自己躲避天人五衰,所以虺才会偷取我大秦气运。”

“不过,窃我大秦气运,害我大秦子民,若是让他就这么化形成神,我大秦岂不是人见人欺。”沈从容握着碗,思考着怎么才能找到并除去这个引发妖乱的虺。

封牧歌道:“虽然现在我们对于虺的踪迹并不清楚,但是从牧连镇和此处的情况来看,这虺在蟒山一定有什么东西是想要的,我想我们应该降低虺的警惕度,给他一种我们已经放弃追查的假象。之后我们在蟒山秘密调查,就算找不到他想要的东西,至少也能从蟒山上的其他小妖口中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

点了点头,沈从容对封牧歌的建议表示赞许道:“不错,既然事起蟒山,那一切都要着落在蟒山上,城中经过今晚的两场天火,已是无碍,柏文呢,城中的事还需要嘱咐他。”

封牧歌笑道:“先生莫要心急,眼下已是深夜,城中既已安定,便先行休息,待明日起来再做安排不迟。”

沈从容这才想起来时辰的问题,叹了口气道:“也是。”

说完,将手中的姜汤一饮而尽,便准备休息,可身上的衣服被大雨打湿,很不舒服。

张开手,转身面对封牧歌,示意封牧歌帮忙。

看着沈从容的样子,封牧歌摇了摇头,将自己的姜汤喝完,然后起身,取出一张静尘符,手上捏诀,催动符咒。

一道青光笼罩沈从容,须臾消散,沈从容身上的衣服便都恢复了干爽的样子。

沈从容笑了一下,便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着了,这一夜的奔波,确实是累了。

封牧歌帮沈从容把鞋子脱掉,让她躺好,帮她盖上了被子,然后便坐在桌边,怀抱长剑,闭目护卫。

翌日,柏文亲自端着早饭来敲门。

封牧歌打开门接过早饭道:“多谢太守大人了。”

柏文堆着笑道:“应该的,不知道先生今日可有什么吩咐?”

封牧歌道:“太守且先去用膳,待早膳之后再来,届时先生自有交代。”

“是。”柏文应了一声,便退下用膳了。

将早膳放在桌上,沈从容也已经起床了,捏诀唤了个水球洗去早起的疲惫,沈从容看着早膳道:“还不错嘛。”

封牧歌递给沈从容一双筷子,落了座道:“是啊,太守亲自送来的。”

沈从容夹了一筷子菜,又咬了一口馒头,含糊道:“浪费时间。”

封牧歌知道沈从容的意思是如果柏文不送这趟饭,早点吃完,就可以早点来听调遣了,这下就会慢一些了。

“反正目前城里没什么事,去蟒山也要等那位的伤好些,不差这些时间。”封牧歌说完,也开始吃了起来。

“也是,这次就算了吧。”沈从容接受了封牧歌的意见。

酒足饭饱,柏文也到了。

“先生早,不知有什么吩咐?”柏文行礼问好。

沈从容道:“眼下城内的蛇患虽解,但后乱未平,你需告知全城百姓,就说妖乱以解,蛇害根除。”

顿了一下,沈从容接着道:“做完被天雷夷灭的那个宅子和往馆驿方向被妖孽破坏的地面要尽快打扫和修复,不要影响百姓生活,还有,如果宅子里发现了什么一定要告知我,其他的你自行处理。”

得了命令,柏文便退下去安排去了。

送走了柏文,沈从容起身道:“走吧,看看韩渠,顺便活动活动。”

到了韩渠的屋内,发现韩渠已经能站起来了,不过还不能如常人般行走,正坐在桌边自己慢慢地吃着饭。

“恢复的很快嘛。”沈从容赞叹道。

韩渠放下筷子摆了摆手道:“凑活吧,也是没伤到根骨。”

“怎么不让人喂你?”沈从容看着韩渠自己费劲的吃饭,问道。

韩渠有些奇怪地看着沈从容道:“因为不太习惯。”

沈从容撇了撇嘴道:“浪费时间,还不利于恢复。”

韩渠这才知道沈从容的意思说道:“我玄贞观的技法中,活动可以帮助身体恢复,让人帮忙才会不利于恢复。”

“哦,对了,昨晚电闪雷鸣的,可是先生有什么发现?”韩渠喝了口汤,问道。

“别提了。”沈从容把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

韩渠听完后说道:“不知先生有何想法, 接下来会怎么做?”

沈从容说了自己和封牧歌的分析,不过没有说接下来怎么做,而是说听听韩渠的意见。

韩渠道:“接下来我想我们应该把重心放在蟒山,从昨晚之事看,他们已经处理掉了在城中的所有信息,而他们这样无非是想拖延我们调查的进度,帮助他们赢取时间,我想蟒山之中肯定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应该做些准备,秘密前往蟒山进行调查。”

沈从容道:“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你的伤……”

本来沈从容的意思是就不带着韩渠一起去了,可是韩渠却道:“我的伤不碍什么事,两三天便无大碍,虽然不能恢复成巅峰之姿,也足以自保,还能给先生提供一些帮助。”

韩渠既然这么说了,沈从容也不好拒绝,便谈论起了另一件事:“如果他们真的图谋蟒山之中的一件物事,那周途安肯定也在蟒山,天雷九音之阵布置起来太过繁琐,阵法图我也没带,而且蟒山也太大了,那天你说除了天雷九音,鱼龙鼓阵也可破,不知道你有没有鱼龙鼓呢?”

韩渠道:“鱼龙鼓我当然没有,不过天雷九音的阵法图我有,也不用覆盖整个蟒山,可以做一个便携缩小版的,正好我知道怎么做,这样此行我也不算是拖后腿的。”

沈从容想了一下道:“好吧,那制作天雷九音阵的工作就交给先生了,需要什么材料你尽管说,我来提供。”

韩渠道:“好,先生先且回去,待我用完了早膳,列一份清单给你送过去,按着清单上的内容去采购就是了。”

有了韩渠的承诺,此次蟒山之行的安全系数便又增加了几分,至少不用再担心周途安的蟒蛤魔音。

回到自己住处的小院,沈从容坐在院内赏着花,很快便有下人送来了阵法材料清单。

沈从容打开看了看,其中的材料都不是特别珍贵的东西,便交给下人让他交给柏文去采购,采购回来之后先放到自己这里。

下人领了命便退下去了。

下人走后,封牧歌问道:“先生真的信那韩渠的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