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三十五章 虺鳞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31  |  更新时间:2020-06-01 20:00:01 全文阅读

从蟒山脚下到樊城,六十余里路,广至九万七千倾,在这一月中传来各种出现蛇窝的消息。柏文原以为这次灾害已经够大了,可是沈从容的一句话,让柏文更加害怕了,难道不只是这些地方遭遇了蛇害?

沈从容打量着蛇鳞道:“由此向西,三百里外的牧连镇在半月前也遭遇了蛇害,连带周边共计二十六县,也都如此。”

柏文一时冷汗涔涔,如此大范围的灾害,若是因为自己带回的这片鳞,那罪过可太大了。这么想着,柏文有些站不住了。

沈从容瞥眼看到柏文有些打晃,头上还不停的流汗,自然知道他是因为什么。于是安慰道:“太守不必如此自责,这场灾害是无论如何都会出现的,先且坐下,眼下最重要的是要解决妖乱,不让妖乱继续扩张。”

柏文坐了下来,但是心情却依旧不平静,半月前牧连镇便遭遇了蛇害,这便说明早在半月前蛇害便从蟒山蔓延到了三百里外的牧连镇,如今又过去半月有余,又该蔓延到了何处?

沈从容并没有告诉柏文牧连镇的蛇害早在一月前便已出现,一方面是让柏文不那么自责,另一方面则是在思考着为什么一月前蟒山刚出兽吼之事,而且持续了几天之后柏文才上山去探查,可是几乎是兽吼之事的同一时间牧连镇便出了蛇啃田一事,这与柏文上山探查带回蛇鳞再出现蛇害一事有冲突。再者,牧连镇的蛇啃田一事之后刘祜便出现在了牧连镇,而刘祜出现后虽然还有蛇虫在镇内出现的情况,但并不像柏文描述的那么严重。若说是刘祜制造的蛇害,可如此大规模的蛇害,怎么能短短几日间便完成。这中间应该还有其他的缘由。

单凭想象推理并不能得到真相,沈从容也没有过多纠结,便继续把精力放在手上的蛇鳞上,希望能从中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对于牧连镇妖乱一事,韩渠虽然知道有这样的事,但不知道具体时间,所以也没有特别关注,他的目光一直在沈从容和她手上的那片蛇鳞上。

“这么大的蛇鳞,虽然在精怪身上也不是多么罕见,可是这种紫色的却是第一次见,而且若说以一片蛇鳞便引起大范围的蛇害的话,那这片蛇鳞一定有特殊的效果,可是怎么确认呢?”韩渠眯着眼思考着,手不自觉地敲击着扶手。

就这样,屋内暂时陷入了沉默,只有韩渠敲击扶手的声音。

突然,韩渠像是想到了什么,手上的动作顿时一停。随着韩渠停下动作,屋内没了声音,沈从容也从沉思中回转过来,看着韩渠,等着他说话。

韩渠看沈从容看了过来,笑道:“我想这片鳞,并不是普通的蛇鳞,寻常的蛇蟒并不具备这种颜色,这片鳞极有可能来自虺。”

“虺?”沈从容从脑海中搜索着关于虺的信息,道:“你是说可以化蛟的虺?”

韩渠点点头道:“不错,蛇修百年可成蟒,蟒修百年可成虺,虺修百年可化蛟,蛟修千年便成龙,几乎所有从蛇蟒修起成虺的都不会是这种颜色的鳞,但有一种不同,那就是天生的虺。”

“虺生有紫气,可吞日月精华,周身紫气缭绕,水土不侵,成年体长十八丈,粗三丈,吼声如牛虎。”沈从容回忆起了关于虺的记载。

韩渠接口道:“不错,周身紫气缭绕,这是虺的一大特点。”

韩渠走到沈从容身边,伸出双手道:“鳞片借我一用。”

沈从容将鳞片交给韩渠,想看看他怎么做。

韩渠接过鳞片,迎着阳光举了起来,只见阳光穿过蛇鳞,蛇鳞周围似有紫气蒸腾,鳞片上也多出了一些花纹。

看到紫气后,韩渠指着鳞片道:“看,紫气缭绕,而且据太守大人讲,蟒山内有兽吼,不知吼声似何?”

柏文回想了一下那天自己听到的声音道:“像是老虎的叫声。”

“那就没错了,这应该就是虺的鳞,传说吞食虺的鳞片可以使蛇获得虺的血统,对于它们的修炼蜕变有着非常好的效果,想来大量的蛇出现就是为了这片鳞。”韩渠颇有自信。

沈从容却觉得有些不对劲,说道:“单只算此处,依太守所说,广有九万七千倾之大均出现了蛇害,只凭这一片鳞绝对不可能吸引如此之广的范围内的蛇,更何况不止是这里,一定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沈从容的话让韩渠也觉得只一片鳞片不可能造成这么大范围的动|乱,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或者说什么手段可以引起如此大范围的动|乱呢?

手段?韩渠突然想到了什么,重新将鳞片举了起来,在阳光下,鳞片上的花纹再次浮现。看着鳞片上的花纹走向,韩渠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道:“没错了,一定是因为这些花纹。”

沈从容走到韩渠的身后,看着鳞片上的花纹道:“何以见得?”

韩渠指着花纹道:“虺的鳞质地坚硬,只凭山石树木很难在它的鳞片上留下什么划痕,更不用说形成这样有规则的花纹了,所以这个花纹一定是虺特意留下的,为了引起妖乱,或者说,聚集力量。”

沈从容对封牧歌道:“牧歌,你所学传承中有大量的阵法,你来看看这些花纹代表了什么。”

封牧歌从韩渠手中接过鳞片,看着上面的花纹道:“这是个信息传递的阵法,其中的信息被隐藏了起来,应该是蛇才能够理解的信息,如果有大量的灵力借助的话,可以传递很远。”

沈从容问道:“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知道其中隐藏的信息?”

封牧歌摇了摇头道:“这个信息只有蛇才能够理解,不过,若是能抓到一个通人言的蛇,可以问它。”

所谓通人言的蛇,就是已经修炼有成的蛇妖,即使不能化形,也不远了,可是眼下去何处寻觅这样一条蛇呢?

虽然不能得到其中的信息,但沈从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而是接着问另一个问题:“你说有大量的灵力借助的话,可以传递很远?”

封牧歌点了点头道:“对,这个鳞片本身虽然具有一定的灵力,但是我想应该是那条虺留下来保存信息用的,并不能将信息传递到很远,所以它肯定借助了其他的灵力,而且非常大。”

沈从容扭头看向柏文道:“太守大人,这片鳞你拿回来之后,放在哪里?”

柏文起身道:“就放在库房。”

“库房内都有什么?”

“就是一些杂物,器物,应急金银什么的。”

“气运大阵在哪里?”

柏文看了看韩渠,并没有直接回答。

韩渠知道自己并不能知道,便示意自己先出去待会儿。

不过沈从容叫住了他道:“算了,去库房查看一下吧。”

进了库房,沈从容四下打量了一下,倒是挺干净的,各类事物都被按类分放在各处。

柏文引着沈从容等人走到一个小架子前道:“之前库内没有什么空余地方,就现做了个小架子,鳞片就放在这里。”

小架子上盖着一块布,将整个架子掩了起来,上面一个座,想来鳞片就一直被放在这里。

沈从容问道:“为什么这个架子上要盖这么一块布?”

整个库房内其他的架子上并没有这样的布,所以这块布就显得有些多余。

柏文道:“哦,这块布本来也没什么地方放,就盖在这架子上了,有什么不对吗?”

封牧歌抓起这块布丢到了一边,架子下便露了出来,地面上有一个洞。

看着这个洞,沈从容道:“太守大人,你说有没有什么不对呢?”

柏文又开始冒汗了,支吾着不知道说什么。

将洞边的几块砖掀了起来,一条细小的地道出现在众人眼前,其中散落着一些玉石,还在散发着光芒。

封牧歌打量了一下道:“应该是个引领阵,用这些玉石做引,将灵气引到了这里,用来催发鳞片上的阵法。”

柏文顿时跪在了地上道:“下官不知啊!”

沈从容拍了拍柏文的肩膀道:“太守不必如此,我知道这不是你准备的,不过让妖孽钻了空子,你可要将妖孽给我抓了来才是。”

“是,下官一定将妖孽抓获。”柏文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沈从容瞪了他一眼道:“站稳了,你是我大秦的官员,在外国来使面前,岂可失仪!”

柏文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沈从容看着洞内的玉石,对封牧歌道:“牧歌,依你看,这些玉石可以持续这个阵法多久。”

封牧歌道:“传递灵气的玉石可以一直用,不过源头处的就要实时更换了。”

沈从容知道这阵法的源头处只有两种可能,其一就是在太守府的气运大阵处,其二就是在蟒山或是其他地方,由那条虺亲自来催动,可是这样的话有什么必要让这片鳞片在镇守府里面呢?难道说?

沈从容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道:“回会客室,鳞片有问题!”

封天缘
作者的话

从今天开始,每天两更,分别在晚八点和十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