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二十二章 开门见山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25  |  更新时间:2020-05-19 20:00:01 全文阅读

府门前,李玉看到沈从容二人后,迎了下来道:“胡笙姑娘果然来了,我已告知了家师,家师正在府中等着二位,请随我来。”

  周围的人听到李玉的话,纷纷看向沈从容二人,想知道是谁能够让李大|师亲自等候接待,并让大弟子前来引路。

  沈从容走到近前,抱拳道:“那就有劳了。”

  一进府门,一片硕大的广场便映入了眼帘,地上铺着光洁的大理石板,广场中央有一片荷花池,池中央竖着一根石柱,石柱上刻有一条龙环绕整根石柱。广场的一边摆着一排桌子,上面有各样花茶和鲜花饼,桌子后面还有着大量的山泉水,装在桶里垛了起来,有弟子在那边向人们分发,人流也主要是往那边去。

  路上遇到的人都会向李玉打招呼,也会带有疑惑地看向沈从容二人,不过并没有人过多的进行询问。李玉对这些人都会微笑着点头进行回应,沈从容二人则在观察整体的环境,并没有在意这些人投来的目光。

  一路走到会客厅,路上的各样鲜花和装修都让沈从容觉得很舒服,而且这其中充斥着浩然正气,涤荡人心,妖邪是不能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的,这一点让沈从容有些疑惑。刘祜既然用胡老二对李俊生做局,那么李俊生必然有问题,可是李俊生的住处为什么有如此浓厚的浩然正气?

  会客厅门前,李玉敲了敲门道:“师傅,客人到了。”

  门内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请客人进来吧。”

  李玉推开了门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客人请进,我就先退下处理事情了。”

  沈从容拱手道:“有劳了。”然后带着封牧歌走进了会客厅。

  进了会客厅,沈从容稍微打量了一下屋内的情况。正对门的墙上挂着一幅画,画中是一个年轻帅气,身着白袍的男子坐在桂花树下品茶,周围还有着大量的花卉,画中并没有什么玄机,但画工非常好,应是出自大家之手。画上的男子,莫非就是李俊生?沈从容心想。

  厅内没有过多的装饰,靠窗有一张卧榻,卧榻上置有一张小桌,桌上有一小火炉,一个茶壶在火炉上坐着,桌上还有一个熏香炉,正飘荡着烟气。卧榻一侧,一个身材较瘦的紫袍人侧卧在那里,看着窗外的风景。因为角度的问题,并不能知道长相,但整间屋子除了自己二人,便只有他了,想来应该就是李俊生。

  走到卧榻旁,沈从容拱手道:“在下京城仁生堂胡笙,准备去樊城拓展市场,平素喜好花卉,途径此处,见猎心喜,特来拜见李大|师。”

  李俊生转过头来道:“监正何必如此,直说来意便是。”

  听到李俊生说出“监正”二字,沈从容心下一惊,但是面上还是带着笑容道:“在下是京城仁生堂的二掌柜胡笙,不是什么监正。”

  李俊生从侧卧转为正坐,整理了一下衣衫,伸手指向对面的位置道:“监正此来是为了牧连镇的妖乱吧?”

  沈从容坐在了另一侧,道:“我不是什么监正,我只是因为喜欢大师所做的花茶和花卉,所以前来请教探讨。”

  李俊生从小火炉上取下茶壶,又翻了三个茶杯,斟了三杯茶,给自己和沈从容面前各放了一杯,另一杯则放在了桌子边。李俊生指着那杯茶对封牧歌道:“这位想必就是封牧歌了,请。”

  封牧歌没有回应,也没有取茶杯,紧紧地盯着李俊生。沈从容心下明白自己的身份已经被对方知道了,但是在平谷县自己并没有表露过真实身份,哪怕是在县丞府,他是怎么知道的?

  看到二人的表现,李俊生哈哈一笑道:“监正不必如此,并没有人泄露你们的身份,而是我知道监正的样子,早些年的浠水,有幸见过监正收服龙鱼的英姿。”

  那条龙鱼是六年前沈从容和封牧歌在浠水收服的,当时二人都才十三岁,当时的面貌较之现在变化极大,他这个说法并不能成立。沈从容表情软化下来,露出一丝微笑道:“想不到李大|师的记忆如此之好,六年前的样子到现在还能记得。”

  李俊生愣了一下,才记起来沈从容的年纪,确实这个借口有些拙劣了,举起茶杯抿了一口,李俊生道:“十五年前,我奉家主之命来到这平谷县,虽然不能被大秦册封在册,但也一直在尽心守护,牧连镇妖乱一事,我早有察觉,但其中牵连,我未能理清,刚好监正即将即位的消息传来,我想监正一定会来,所以早就等候,至于监正的面貌,也早有画像传来。”

  沈从容仔细打量了一下李俊生,记载中三十五岁的他像是个二十二三的小伙子,相貌良好,手指细腻,并不像个花匠,不过若他不是人,这些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院内如此浓厚的浩然正气,确实不能说李大|师就是妖邪,但李大|师只说这些,是不是不太够呢?”沈从容喝了一口茶,向李俊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李俊生正式行了一礼道:“李鲧奉家主命,化名李俊生,守牧连、平谷及周边二十四县安宁,虽不能也不愿登记在册,但多年来从无松懈,化解大小妖乱十二起,剿灭妖孽二十六名,救出半妖一十六人,拜见监正。”

  李俊生说明了自己的一些信息,沈从容自然也不能再装下去,走下卧榻,将李俊生扶了起来道:“李大|师既然敞开了天窗说亮话,那我也不好再装下去了,本官是沈从容,但还未就任监正,李大|师可以称呼本官大人或是先生。”

  “那就叫您先生吧。”李俊生想了想道,叫监正确实显得太过拘束了。

  “不知先生对于此次妖乱查到了什么?”李俊生,现在应该叫李鲧了,向沈从容问道。

  沈从容并没有直接回答关于这次妖乱的问题,而是问道:“你说你叫李鲧,那李俊生呢?你的家主又是谁?”

  李鲧没想到沈从容问这些,愣了一下道:“李俊生在求学时不慎落水而亡,家主并没有办法救回,而天下并不是所有地方都有灵兽守护,家主便让我借了李俊生的身份,至于家主的身份,恕在下不能告知。”

  沈从容知道李鲧并不可能说出他家主的身份,关于李俊生的解释倒也合理,便不再深究。

  “你在此地待了十五年,关于这次的妖乱,还是你先说吧。”沈从容又坐回了卧榻上,品了一口茶,看着窗外的风景。

  李鲧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道:“这天下精怪众多,也不是所有精怪都会伤人,所以对于所有进到我的管辖范围的精怪并不会进行特意的沟通管理,但是只要出了事,若是涉及到精怪的,我都会去进行调查,这次的妖乱出在一月前。”

  顿了一下,李鲧接着道:“一月前,牧连镇出现了蛇啃田的事情,一般来说,蛇并不会去啃食庄稼,我第一时间觉得不对,去牧连镇进行了探查,发现那些蛇只是普通的蛇,并没有妖气的痕迹,虽然感觉有些反常,但只能归咎为意外。”

  “你去牧连镇调查的时候,带了什么东西吗?”沈从容问道。

  “带了这些花卉、花茶啊,因为我如果只是去探查田地的情况的话,太过扎眼,毕竟我不是住在那里,还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李鲧说明了当时的情况,并做了简单的解释。

  点了点头,沈从容道:“你继续。”

  李鲧接着道:“之后我便回来了,在回来之后我还仔细想了一下,还是觉得有些不对,正想着之后再来牧连镇查探的时候,来了一个叫刘祜的客人,请我为他的店做花卉布置,也订购了一批花茶,正好借着这个可以让我再牧连镇进行详细调查,我便应了下来。”

  “为了更多地进行调查,我刻意延长了工期,在牧连镇待了半个月,每天晚上都会进行调查,但始终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这时我彻底放下了心,但是半月前,牧连镇传来有人失踪的消息,其表现就如同是被妖孽掳走,我立刻对所有有记录的精怪进行了调查,并没有发现失踪的人。”

  “等等,你说记录?”沈从容从李鲧的话语中捕捉到了一个不寻常的内容。

  李鲧道:“是的,院中设有阵法,可以感应到二十六县中所有不寻常的气息流动,您也感受到了这些浩然正气,精怪的气息与人不同,很容易就会被发现,我们会找到这些精怪,并登记在册,如果出现什么妖乱,这个册子可以帮助我们快速找到是谁做得,并予以处置。”

  “所有的都会登记在册?如果不想登记的呢?”沈从容问道。

  李鲧笑道:“若不登记的,我们会请他们离开二十六县的地界,如果不愿意离开,就只能用些特殊的手段了。”

  沈从容道:“那这个册子,能让我看看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