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二十一章 登门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20-05-18 20:00:01 全文阅读

房梁上的封牧歌盯着胡老二出来的那个柜子,等了好一会儿,里面再没出来人,胡老二也已经走远了,封牧歌才从房梁上下来,走到了柜子旁。

  虽然可能柜子后就是隐藏的地窖,只要一打开门就可能得到真相,但是如果里面有大量的妖怪,或者是半妖,那么短时间内是无法处理掉这些人的,一旦走脱一两个,那么刘祜那边就无法定罪,甚至都不能将李俊生定罪。再三犹豫下,封牧歌选择了放弃,从窗户离开了。

  封牧歌离开了半个时辰之后,在工坊一边的房子里,等待了很久的动|乱的周途安停下了一直敲击椅子扶手的手指。“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动静呢?”周途安握住了扶手,思考着为什么到现在还这么安静。

  “难道他根本就没打开柜门?”周途安想到了一种可能,为了验证这一可能,他决定亲自去查探一番。

  一路走到工坊后面,周途安确认没有人跟踪,周围也没有行人,将耳朵贴在墙上,听着院内的声音。从墙那边传来的只有风拂过树的声音,并没有人声,周途安再次检查了左右,双腿一用力直接蹦上了墙头。

  小心地来到屋外,周途安看到了没有关严的窗户,以及上面留下来的破洞,心道:“来了也看到了,为什么没有动静呢?难道还在里面?”

  周途安将耳朵贴在窗户上,没有听到屋内有什么动静,透过破洞望过去,并没有发现人的踪迹。小心地推开窗户,目光扫视了一遍屋内,确实没有人。周途安从窗户跳了进去,走到柜子前,打开柜门,将衣服全都划拉到一遍,露出柜后的把手,拉开把手,一条地道显露出来。

  顺着地道走到底,一个人看到周途安后迎了上去问道:“护法,您怎么来了?”

  周途安问道:“除了我,还有谁来过?”

  那个人回道:“胡老二啊?计划安排的他来啊。”

  周途安气道:“我是说除了我们还有谁来过?”

  那人挠了挠头道:“没有人了啊,您不是说还会有人来,如果他没有什么动作,让我们假装不知道,如果他有动作的话,让我们制造声音往外跑吗,可是没有人来啊。”

  “没有人来?”周途安想不通为什么封牧歌不会来查看,但是他没来的话,这计划还要怎么进行下去呢?

  “好了,一切如常,应该不会有人来了,我先走了。”周途安决定去禀报刘祜,确定下一步怎么去做。

  出了屋子,周途安先恢复了窗户上的破洞,然后离开工坊,直接向县城方向去了。而院中的树上,封牧歌看着周途安进去又出来,知道自己没进去是对的,又等了一会儿,再没有人从里面出来,也没人进去,封牧歌从树上跳到院墙上,离开了工坊。

  古田客栈,周途安敲响了刘祜的屋门道:“主人,我回来了。”

  刘祜让周途安进了屋,问道:“怎么样,他看到了那些人吗?”

  周途安如实答道:“他一路跟着胡老二到了工坊,也看到了那个密室,但是他并没有进去。”

  “嗯?他没有进入密室查探?”刘祜有些奇怪。

  周途安道:“我进去问过了,除了我和胡老二,再没有人进去过。”

  虽然一时间想不通为什么封牧歌没有进去查探,但是封牧歌知道有那间密室就足够了,刘祜道:“没关系,他知道有那间密室,李俊生就不会很好过,他们一定会追查下去,这就够了,按计划继续,一定要让李俊生坐实一切。”

  周途安行了一礼道:“是。”

  另一边,封牧歌一路上走的并不快,因为他不能确定路上会不会遇到周途安。

  身后,一辆马车也往县城方向走着,封牧歌想了一下,拦住了马车道:“大哥,我家媳妇生病了,我也没有什么代步的工具,能不能拉我进城啊,我可以给你钱。”说着,封牧歌取出了一吊钱。

  车夫听封牧歌说是给媳妇卖药,说道:“兄弟说的什么话,快上车,不用给钱。”

  “那就谢谢大哥了,不过钱还是要给的。”说着,封牧歌强行把那吊钱塞到了车夫的怀里,上了车。

  车夫收下钱,撩开帘子道:“坐进去吧,我也是进城买东西去的,里面没人。”

  能够不显露身形,正合了封牧歌的意,道了声谢,便坐了进去。

  进了城,封牧歌撩开帘子道:“到这里就行了大哥,我知道药房在哪里,你去忙你的吧,真是多谢了。”

  车夫道:“哪的话,那兄弟一路小心。”

  道别了车夫,封牧歌呼了一口气,左右看了一下,没有什么可疑的情况,便向着茗鼎轩去了。

  一进茗鼎轩,小厮迎了上来道:“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我们这有……”,还没说完,封牧歌便打断了他。

  “我是胡笙的朋友,她应该告知过你吧,可以带我过去吗?”封牧歌搬出了沈从容。

  “哦,您就是那位客人朋友啊,她告知过我,您跟我来。”听到胡笙,小厮想起来了那位美丽的客人,她确实说过会有个朋友过来。

  “嗯,带路吧。”封牧歌道。

  引着封牧歌到丙一号房,小厮敲了敲门道:“客人,您的朋友到了。”

  沈从容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好的,这就来。”

  很快,沈从容打开了屋门,看到封牧歌后对小厮道:“麻烦你了。”

  小厮拱手道:“没事儿,那您的菜,是提前上?”

  沈从容道:“嗯,这就上吧。”

  “好勒。”得了沈从容的话,小厮便退下去张罗着上菜了。

  让封牧歌进了门,沈从容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收获?”

  封牧歌道:“我跟着胡老二一直到城外的一个小村庄,那边有一个大工坊,应该就是李俊生的攻防,那是个三进的院子,第三进里是工人住的地方,我看着胡老二从一个柜子里出来,柜子后应该藏着一个地窖的入口。在胡老二离开之后我本想进去查探,但是怕里面妖孽众多,而且若是被看到的话,场面容易失控,所以我就没进去看。”

  “嗯,没进去看是对的,现在我们知道工坊里有个隐藏起来的地方,至于里面的情况,回头找个机会让李俊生亲自带我们去看看。”沈从容对封牧歌没有进去查探的行为表示赞同。

  封牧歌接着道:“我在院中的树上多待了一会儿,我看到青阳居的厨子也进去了那间屋子,而且在里面待了很久,我提前确认过,里面并没有人,他应该是进到了柜子后隐藏的地方。”

  “青阳居的厨子?周途安?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记得我们来的时候他并没有跟着啊?”听到周途安出现在工坊,沈从容心里感到疑惑。

  仔细思索了一阵,沈从容露出了一丝微笑道:“哼,这刘祜还真是打的好算盘,不过既然他想将祸水引到李俊生的身上,那这个李俊生肯定也不干净,这次就一起办了吧。”

  “祸水?”封牧歌顺着这个思路想了一下,也明白了其中的关节道:“看来我们差点着了他的道。”

  沈从容笑道:“但是他绝对没有想到牧歌你并没有离开,反而看到了周途安,这让他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叩叩叩,敲门声适时响了起来,小厮喊道:“客人,您的饭菜到了。”

  沈从容道:“来得正好,忙碌了这么久,也该吃饭了。”

  “来了。”封牧歌应着小厮,打开房门将一吊钱放在托盘上道:“这是赏你的。”,然后接过了托盘。

  小厮从托盘上将钱拿走道:“您吃好。”

  吃饭的时候,沈从容又和封牧歌商量了一些见李俊生的事宜,以及对李俊生和刘祜的布局。

  翌日辰正时分,沈从容二人收拾停当,往李俊生的住处走去。

  一路上,沈从容看到有很多人也在往李俊生的住处去,有些奇怪:“这李俊生不是个大忙人吗,怎么这么多人都在往那边去?”

  封牧歌拦住一个人问道:“这位兄台,你这是要去拜见李大|师吗?我听说他每天接见的人都很少啊。”

  那人道:“李大|师怎么有空接见我们啊,李大|师啊每天都会送一些东西,花茶、鲜花饼、山泉水和泡茶种花的小册子,我们是奔着这些去的,要是有缘啊,还能看到李大|师亲自讲授这些记忆呢。”

  “原来是这样,多谢兄台。”封牧歌拱了拱手。

  那人道:“哪里,我看兄弟你是外地来的,你也可以去李大|师府上拿些东西,就算你看不上那些花茶什么的,那些小册子拿回去给园丁也是极好的。”看封牧歌的穿着,那人又补充道。

  跟着人群一直走到了李府门口,远远地便看到了李玉站在门口等着,二人便向着李玉的方向走去。

  李玉也迎了下来道:“胡笙姑娘果然来了,我已告知了家师,家师正在府中等着二位,请随我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