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十二章 朱心玟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176  |  更新时间:2020-05-09 12:13:57 全文阅读

刘祜主动邀请穿小路去胡怡园,沈从容也乐得看他表演,便跟着刘祜穿过小巷,避开人群,向胡怡园前进。

  刘祜带着沈从容二人在小巷里绕来绕去,避开了天生堂和胡怡园以北的那条小巷这两个敏感点,绕到了大路上,从大路上前往胡怡园。

  一进胡怡园所在的那条路,远远地就可以看到胡怡园门外张挂的灯彩,映照着胡怡园成为整条街上最显眼的建筑,门前更是有大量的人再往里进,不过因为人太多,每个进入的人都需要一两银子做入门费。

  一路过来,沈从容将路线和自己在地图上画的几条从青阳居到胡怡园的路线在脑海中进行了比对,心想:“果然选择了这条路,避开所有可能出现状况的位置,直接到这里,看来是准备好了。”

  而刘祜则是想着总算是有惊无险,将沈从容二人安全带到了胡怡园,没有在路上出现其他状况,胡怡园里早就做好了准备,今晚他们注定是无功而返了。

  刘祜引着沈从容二人到了胡怡园门前,在他们前面还有几个人,于是便排在了后面。门口收费的小厮看到刘祜,刚想上来让刘祜进去,还没有移动,便看到了刘祜瞪过来的眼神,心里明白了刘祜的意思,小厮便又低头收取费用安排入场,没有表露其他的状况。

  虽然小厮的动作并不显眼,但是瞒不过沈从容的眼睛,看着垫着脚往前乱看显得有些焦急的刘祜,沈从容心里暗笑,扭头低声跟封牧歌说:“牧歌,等会儿进去之后你想办法去后院和姑娘的房里看看,说不定有什么没藏起来的东西。”

  封牧歌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已经开始搜寻着前往后院的路线。

  队伍前进的速度很快,能排队的都不差这个门票钱,刘祜排在前面,所以轮到刘祜的时候他直接掏出了一块银饼,按秦铸币价,一块银饼折合五十两,不过银饼本身并没有这么重。

  刘祜将银饼递给小厮道:“我定下了楼上的折花室,这二位是我的朋友。”刘祜指了指沈从容二人。

  收下银饼,小厮恭敬道:“三位请进。”

  跟着刘祜来到折花室,沈从容打量了一下室内的情况,装潢很是典雅,桌子靠着窗边摆着,桌上备有花茶和点心,靠门的两边和窗户上都或摆或挂着鲜花,看起来也是出自平谷县的大师之手。

  一进折花室,刘祜便直接走到窗边将窗户打开,邀请道:“二位请坐。”

  也不做假客套,沈从容和封牧歌各自挑了一个位置坐下,透过窗户可以将楼下大部分的情况全都看在眼里,大堂中间那个大型的舞台更是正对着这边,等会儿姑娘们的表演可以一览无遗。

  “这折花室真是极好的观看位置,不知刘掌柜为何要花费一块银饼邀我二人一同观赏呢?”沈从容看着大堂上正在挑选观看位置的众人问道。

  刘祜提起茶壶倒了三杯茶,每个人的面前都放了一杯,然后坐下道:“难得遇到如此投缘的客人,有着相同的爱好,自然是相见恨晚。而且本身这间折花室便是我定下的,我一人也是看,与二位一起看也是看,与人共赏岂不美哉。”

  “那就多谢掌柜的美意了。”沈从容道了声谢,从桌上端起茶杯嗅了一下,又抿了一口,品味着茶中滋味,少停,一口吞下叹道:“好茶,花香浓郁,水质上佳,单这茶水,这胡怡园便值得这么火爆。”

  刘祜哈哈一笑道:“我初至此地的时候,便在这折花室看了一场表演,品了这花茶,后来便找到园主问这花茶的配方,不过却没有求得,但是这花是求到了。”

  “哦?”沈从容听到他主动谈到花,顺着说道:“我说这屋里的花看起来这么熟悉,原来也是出自平谷县的大家之手,刘掌柜就是从这里知道的那位大家?”

  刘祜凑到窗边的花枝旁嗅着花香道:“是啊,这花我第一次看到便想要将这花用在我的店里,虽然没有求得花茶的配方,但是也知道了这花和花茶配方都是出自平谷县的大家之手,兴许这次去平谷县客人可以求得花茶配方,到时候我也能沾个光。”

  将茶杯中的茶一饮而尽,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沈从容将茶壶取过来自己续了一杯道:“若是能求得,自然借花献佛,也算还了今日的人情。”

  刘祜哈哈一笑道:“那提前多谢了。”

  这时,随着楼下的一阵锣鼓声,本来喧闹的大堂也安静了下来,看来是表演要开始了。二人停下了聊天,各自品着茶看着楼下的情况。

  一开始是舞蹈的演出,由其他的姑娘演出,朱心玟还要一会儿才会登台,不过这些姑娘的表演已经十分精彩,大堂中一阵阵的喝彩声,也有一些文人雅客借着场景和酒兴现场作诗,好不热闹。

  看着这些表演,沈从容也觉得有些出乎意料,这等水平确实厉害,并不比皇宫内那些宫女的表演差多少,而朱心玟比这还要厉害的话,也难怪能让全镇的人为之颠倒了。

  “哎哟,刘大官人,你说你来了也不通知我一下,要是怠慢了您那可真是罪过。”突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三人同时看向了门口,只见园主董琴带着一个小厮推开门走了进来。

  看到屋内还有其他人,董琴惊讶地拿手绢掩了掩口道:“哟,还有二位刘大官人的朋友,原谅我失礼。”说着,董琴行了个礼表示赔罪。

  刘祜赶紧介绍道:“这位便是胡怡园的园主董琴,平谷县那位花卉大家便是她介绍给我的。这二位是我的贵客,也是花卉的同好者。”

  董琴正式拜见道:“二位既然是刘大官人的朋友,那我就高攀二位是朋友了,二位有什么需要随时吩咐。”

  沈从容笑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如园主坐下来稍作歇息,我也有些问题想要询问园主。”

  “欸,哪的话,客人您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知道的一定回答。”董琴说着坐在了空着的一张椅子上,同时给小厮打了个眼神,示意他将托盘递给自己。

  得了董琴的暗示,小厮将托盘递给董琴,便退了出去。

  将托盘上的花茶和几盘点心放在桌上,董琴道:“这是今日刚从平谷县的李大|师那边进来的新花茶和鲜花饼,专程给各位拿来的,各位品鉴品鉴。”说着,董琴将桌上的盘子重新摆了摆,给每个人斟了一杯新花茶。

  “园主盛情邀请,自当满足,请。”待董琴重新坐下,沈从容取了一块鲜花饼邀请刘祜和董琴一起品尝。

  刘祜和董琴也各自拿起一块鲜花饼,只有封牧歌没有动手,董琴看着封牧歌刚要询问,封牧歌说道:“我不太喜欢鲜花饼。”

  董琴这时也反应过来正主是沈从容,封牧歌只是个侍卫,说道:“客人不喜欢鲜花饼,那我一会儿吩咐后厨上盘其他的点心。”

  封牧歌借着话头道:“不劳烦园主了,我自己去说吧,正好我也有些事情。”

  看到封牧歌表达的意思很明确,董琴也只好告诉他后厨怎么去。封牧歌道了声谢便出门去了。

  出了门,封牧歌便往后院去了,正好查探后厨和姑娘们的房间,这会儿姑娘也都在表演,查探起来正方便。

  封牧歌出门后,房间内的三人继续品鉴着鲜花饼和花茶。刘祜吃了一口鲜花饼,然后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借着喝茶的时候,刘祜给董琴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及早出去盯着封牧歌。

  沈从容吃了口鲜花饼,喝了口茶道:“这鲜花饼着实不错,吃完饼之后再喝一口花茶,两种花香在口内融合碰撞,更是美妙,不知道这鲜花饼的配方能不能透露?”

  董琴笑道:“若是客人需要,自然奉上。”

  “那真是多谢园主了,这花茶我也是非常向往,不知?”沈从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花茶我也是从平谷县的李大|师那边进的,我也不知道配方是什么。”董琴表示花茶的配方自己并不知道。

  沈从容道:“园主误会了,我是想问问这位李大|师住在平谷县的什么地方。”

  看暂时没办法出去,也没办法在沈从容眼皮子底下动什么手脚,董琴只能回答着沈从容的一个个问题。

  后院,封牧歌找寻着能进入姑娘房内查探的路线,一个小厮正好看到封牧歌,上前道:“客人不要乱逛,这后院是姑娘们的住处,您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封牧歌回道:“哦,我肚子有些疼,不知道茅厕在什么位置?”

  小厮指了指茅厕的位置道:“就在那边,客人直接过去就是了,不过最好不要乱跑,以免出现什么不必要的事情。”

  封牧歌点点头,便向茅厕走去,看到封牧歌没有走错方向,小厮便往大堂去了。

  茅厕门口,封牧歌左右查探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人,一个垫步拧身上了房顶,顺着围墙钻进了姑娘们住处的屋顶上。看到有一间屋子的窗户开着,封牧歌探下身来向屋内看去,一个女子正坐在桌前打扮,床上扔着一堆衣服,女子的整个后背都裸露在封牧歌的眼前。

  封牧歌赶紧回到房顶上,分析道:“眼下大部分姑娘都在前面表演,还没有登台,正在化妆的,应该就是朱心玟了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