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从容歌 > 东出蟒山
第十章 胡怡园
作者:封天缘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2020-05-07 21:06:02 全文阅读

天悦酒馆内,沈从容二人坐在临街靠窗的位置,既可以看到窗外街道的情况,又可以听到店内众人讨论的声音。饭菜还要一会儿,小二先将茶水端了上来,两人各自倒了一杯茶借着喝茶的掩盖,查探着需要的信息。

  大堂里多是力工,都是三四个人凑在一张桌子上吃饭,边吃会边聊一些工作上的事和生活的的事,也有互相约着下工后去哪里玩的。

  “老孙,李员外家的侧房是不是快盖好了?”离他们最近的一张桌子上,一个大汉正在吃着东西问着旁边的人。

  把嘴里的面条咽了下去,老孙的筷子又夹起一块肉|道:“对啊,今天下午就能完工,晚上工钱就能结了。”,说完把筷子上的肉塞进了嘴里。

  问话的那个把碗里的面呼噜完,抹了抹了嘴,拿起茶壶往面碗里倒了碗茶水道:“胡怡园的那个朱心玟,今天晚上登台,正好你发了工钱,咱们去看看?”

  老孙把碗端起来往嘴里扒着面,一会儿把碗放了下来,嘴里鼓囊囊的嚼吃着,然后用力咽了下去。问话的把茶壶给老孙递了过去,老孙握着茶壶把,把嘴里的都咽下去后也在碗里倒了碗茶水道:“好你个老|胡,想蹭我的工钱去胡怡园,不过朱心玟今天真的登台?”

  老|胡嘿嘿一笑道:“我这叫有福同享,而且我手上这个活得月底才能结束了,下次我请你去嘛。胡怡园的小田亲口跟我说的,朱心玟今天登台。”

  咕咚咕咚地喝完了碗里的茶水,拿袖子擦了擦嘴,老孙道:“得,那没的说,我申正下工,到时候咱们就在这店门前会和去胡怡园听朱心玟唱曲儿,顺便就在那吃了晚饭。”

  “嘿,那就这么说定了。”老|胡笑着端起茶水喝了起来。

  等处理完了桌子上的饭菜,老孙和老|胡招呼着小二结账便离开了。

  沈从容轻笑了一下,这些人的生活还真是简单,不过却没有什么对案件有帮助的信息,便又听着其他桌子上谈论的内容,发现大部分人都在谈论胡怡园的这个朱心玟。这就充分引起了沈从容的好奇心,什么样的人能让这么多人都在谈论呢。

  通过众人的谈话,沈从容对胡怡园和朱心玟有了个大致的概念。

  胡怡园是一个月前在镇上新开的青楼,里面的姑娘大都是化外胡姬,有别于秦朝女子,她们的服装很是火辣,而且不常见的异域风情确实足够吸引人,这让胡怡园迅速成为镇上的一大青楼。

  而朱心玟是半个月前到胡怡园的,朱心玟能歌善舞,样貌靓丽。在舞蹈时身上的力量和美感让人为之赞叹,唱曲儿时嗓音清亮,让人如沐春风,朱心玟的首次登台便让大把的有钱人为之一掷千金,能够单独听到朱心玟的曲儿,成为了镇上那些员外公子新的吹嘘成本。

  翻开地图,看着第三个交叉点两条街外的青楼,沈从容想到如果这就是胡怡园,那靳裕真是漏了个很重要的地方。

  这时,小二端着饭菜过来说道:“二位客官久等了,您的饭菜好了,慢用。”

  将饭菜放在桌上,小二带着托盘正准备走被沈从容叫住了:“小二稍等,你知道胡怡园怎么去吗?”

  小二愣了一下道:“那胡怡园就在镇东,您出了咱们店门往南走出这条街,往东去八条街,看到天生堂往北进小巷,走到头往东三个门,再往南去两条街就到了,胡怡园外面挂着灯彩,还有大牌匾,很显眼的。”

  “哦,那谢谢小二了。”沈从容给了小二五文钱做消息打赏。

  小二收了钱道:“没什么,要是没什么需要的小的先下去了。”

  沈从容道:“没事了,你去忙吧。”

  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菜放在饭上,沈从容对封牧歌道:“看来这胡怡园果然有些门道,能让这么多人为之颠倒,尤其是那个朱心玟,今天晚上少不得要去见识见识这个朱心玟了。”

  封牧歌点了点头道:“要不,我回去让靳裕带人一起来,单独查问?”

  沈从容摆摆手道:“欸,不用,单独查问怎么能知道她到底有什么魔力呢,我们晚上跟着人群一起去,不带着官吏才能知道她凭什么能迷倒这么多人啊。”

  封牧歌觉得很有道理,表示同意,然后端起饭碗开始吃饭。

  得了胡怡园这么个信息,再在这里待着也没什么意义了,二人快速吃完了饭,结了账便出了门。

  沿着地图的线路,沈从容往第三个交叉点走去,突然,天生堂的匾额映入了眼帘。回忆着小二说的胡怡园的路线,对比着地图上的路线,沈从容道:“这倒是有意思。”

  走到地图上的交叉点,沈从容往南看过去,两条街外挂着很多的灯彩,应该就是胡怡园的灯彩了。左右看了一下,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不过对着去胡怡园的那条街的墙上应该是经常有人靠着,上面的白|粉都脱落了些。

  沈从容笑了一下道:“看来他们的目的地应该是那边,不过他们却没有在那边出现,看来这里晚上会吃人啊。”

  封牧歌结合着现场的情况分析了一下,心里也有了点眉目:“那晚上我们还走这条路?”

  沈从容摇了摇头道:“晚上不走这里去,走这里回,现在我们回青阳居。”

  “不去镇西的那两块地吗?”封牧歌有些没明白。

  沈从容向封牧歌分析道:“镇西的那两块地,能被雄黄驱走,就说明不是普通的蛇就是小蛇妖,应该是蛇妖初至的时候出现的情况,现在镇民撒上雄黄之后便再没有出现问题,那两块地的情况看不看已经无所谓了,值得看的也就是那条路。现在城里还有些有意思的东西,而且我们出来这么久,青阳居那边肯定已经做出了变化,现在回青阳居认证一下我的猜想更重要,镇西的那条路明日再看。”

  听完沈从容的分析,封牧歌明白从早上出来到现在这半天的时间就是给青阳居做出改变的时间,如果店内的情况出现了一些变化,那就证明青阳居一定有问题,虽然现在的源头指向有平谷县和镇西外,但青阳居是已经握在手里的,从这里入手才是最优的选择。

  封牧歌拱手道:“先生考虑周全,牧歌愚钝了。”

  沈从容看着地图,找寻着从这里直接回到青阳居的路线,听到封牧歌的话道:“你我二人不必如此拘礼,走吧,从这里应该可以直接回到青阳居。”

  青阳居,早上沈从容二人出去后,刘祜便开始指导店内做出相应的变化,一切可能暴露的内容能去除的都去除了。很快,镇守府上的人来了。

  刘祜在店的时候,都是他站在柜台,镇守府的人来的时候,他一瞥眼便看到了。不过他没有选择出去接待,而是等着来人进来,毕竟沈从容二人并没有透露过自己的身份,自己也正好装作不知。

  镇守府的人一进店门变走向柜台,小二知道他们是镇守府的人,看着他们走向柜台,便没有上前问话。

  “店家,住在兰苑的客人带来的那两匹马在哪儿?”柜台前,领头的人向刘祜问道。

  刘祜停下手中的算盘,抬头问道:“二位是?”

  领头的掏出镇守府的令牌道:“镇守府的,奉镇守大人令,将兰苑客人带来的两匹马带到镇守府?”

  刘祜一看令牌,脸上挂着接待的笑道:“既是镇守大人的令,那自当遵守,不过那两个客人当时不是小人接待的,二位稍等,我让小二带二位去。”

  领头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后靠在柜台上等着刘祜将小二招呼过来。

  刘祜走出柜台招呼着小二道:“青哥儿,过来。”

  翟青一听刘祜喊自己,放下手上的活,拿搭在肩上的毛巾擦着手一路小跑的着过来问道:“大掌柜,什么事啊?”

  刘祜指着镇守府的两个差人道:“这二位是镇守府的大人,他们要把兰苑那两位客人的马带到镇守府,你带着二位大人去牵马。”

  翟青点着头应道:“是,二位大人跟我来。”引着两个差人往店后的马厩去了。

  到了马厩,翟青指着两匹龙马道:“二位大人,这就是住在兰苑的那两位客人带来的马了,那二位客人还特意交代过我们不需要喂食,就没有喂过。”

  看着两匹龙马,镇守府的人心道还好你没喂过,要是给两匹龙马喂坏了你可赔不起。面上说道:“多谢小二了,这马我们就牵走了。”说着上前解开缰绳,牵着两匹马从店后门走了出去。

  透过大门看到镇守府的来人和那两匹龙马离开了青阳居,刘祜心道:“果然是朝廷的人,如果没有意外,就是那个前不久刚刚让天下震动的沈从容吧,哼,我就不信你能从镇上查出什么,等后天到了平谷县,还不是乖乖跟着我的路线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