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夜行录 > 正文
楔子
作者:三更夜  |  字数:3040  |  更新时间:2020-05-22 16:22:36 全文阅读

雨夜,潍城西河村外五里坡上

一男子站打着伞站在树下,一脸焦急的向着河西村的方向张望,但是除了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这该死的雨真是越下越大!”男子抹去了脸上的雨水,开始在柳树下踱步,走一会,就停下看看村子的方向

可这会除了雨落在地上的声音,就是柳叶被风吹动的声音,他期盼的声音迟迟不肯出现

男子有点累了,刚想蹲下,就听见村子那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男子立马往前走了几步,伸头张望着,感觉老远出似乎有一个红点在跳动

“那个是不是灯笼?是不是她来了?”男子嘀咕道“这么大动静估计是她来了!快把火灭了啊!怎么这么笨!”

又盯着看了一会,男子感觉那个红点越来越近,已经能大概能看出是个人形了,心里从刚才的焦急不安,变成了紧张,“她不会突然过来跟我说不走了吧?”“应该不会,要真是那样她就不会来了!”

又过了一会,雨似乎小了一点,男子便把伞收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越来越大的红点

终于,男子看清了那个红点就是个灯笼,提着灯笼的就是他翘首以盼的姑娘,姑娘穿着秀禾,一路跑过来身上基本都被雨水打湿了,裙底也沾了不少泥

男子看了心疼的要命,什么也不顾的向着姑娘跑去,姑娘听见前面有脚步声,提起灯笼照了照,看见是那男子,高兴地挥了挥手“张生!”

张生跑到姑娘前,一把抱起了他心爱的姑娘,姑娘羞红了脸,低下头贴在男子耳边轻轻的问道“你看我穿这秀禾好看么?”

“好看!好看!”张生说完看着怀里的姑娘傻笑着,还没等他高兴完,就听见后面有人喊“看见那小子了,就在那颗大柳树那!”

姑娘听到喊声,猛地回过神,拍着张生,“快!快跑!我爹他们追过来了!”

张生听了,一把背起姑娘反身向着大柳树后面的森林跑去“鹃儿,我们跑过大柳树,到后面那片森林去,你爹他们的人就不会再追了!”

鹃儿听了没说话,在张生的后背上紧紧地搂住了张生的脖子

“鹃儿没事!别害怕,那森林我去过,根本没有村长说的那么邪乎!再说了有我在!”张生努力回头,笑了笑,想让鹃儿安心

张生不过一切的向前跑着,他知道,如果今天要是被那群人逮住,肯定没有好下场,这年头什么都讲究个门当户对,自己趁着教书的时候把村里财主的女儿给拐跑了,那帮人怎么可能饶了自己,更何况,他与他的鹃儿本就是真心相爱,可她父亲死活不同意,万般无奈,与鹃儿在这夜里相约私奔

可是财主就是财主,出来追小姐的都是骑着马的家院,没一会后面的人就追上了张生,一群人把张生围住了,张生喘着粗气,可是还是没有把鹃儿放下

此时那群骑马的的人分开了一条道,从外面走进来一人,这人就是鹃儿的爹,也就是那个财主,张生看着他,他也看着张生

“张生,我自认带你不薄,让你教我女儿读书,也让你住在家里,每月的工钱也未曾拖欠过!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老爷!我与鹃儿是真心相爱,为什么你就不能成全我们呢?” 张生还想最后在努力下

“张生!你未免有点太自不量力了!你现在的吃穿用度都是我给你的!我不是看不起你!你离开我你还是个什么东西?”财主有点怒了“鹃儿嫁给你以后你们准备怎么生活?带着鹃儿满处要饭么?”

“那是教书!那是圣人之事!怎么会是要饭!”张生听见财主这么说有点急了

“哼~还教书,你忘了你当初在街上快饿死的时候了?算了!多说无益!鹃儿!下来!跟爹回家!”财主不想再跟张生说什么了,直接对着鹃儿吼乐起来

可鹃儿却在张生的背上缩了缩,没出声

“混账!你是想气死爹么!”财主深吸了几口气,平复了下“你娘现在还在家里等你呢,你不想让你娘一直哭吧”

鹃儿听见了娘,探出个头,看着他爹,但依旧没下来

“鹃儿,我知道你是一时贪玩,被人蛊惑,你只要现在跟爹走,爹不会责罚你?好不好啊?”

“那...那张生能回去么?”

“不行!”

鹃儿看着自己爹,又低头看了看张生“那我不回去!张生去哪我就去哪!”

财主听见自己的女儿这么说终于忍不住了,“好!好!好!你非要这个张生是吧!爹这回就杀了他!看他死了!你跟谁走!”说完财主朝着周围的人打了个手势

众人得令,抽出了武器,翻身下了马,朝着张生走过去,鹃儿没有想到自己父亲会这么绝情,直接跳下来,跑到张生前面,伸手拦住这群人

“爹!你要动张生!就先把女儿杀了吧!”

众人拿着刀一时不知所措,站在原地回头看着财主,财主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杀了张生!把小姐带回来!”

听了命令,有人还是犹豫着不敢下手,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接着所有人都看想离财主最近的一个人,那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悄悄的凑到财主身边,小声说道“回老爷,我们这群人,手底下没个轻重,杀了张生倒是好说,可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怕伤着小姐~”

“我说了!不管怎样!听懂了么?!”

“得令!”那人回头对着所有人一努嘴,众人心里神会,提刀躲开自家小姐向张生砍去

“你们疯了么!爹!你这是不管女儿死活了么?”鹃儿看着身后的张生身上瞬间挂了彩,血止不住的往下流

财主听到自己女儿呼喊并没有说什么,刚刚跟财主说话的那个人走到鹃儿面前,“小姐对不住!老爷让我把您给带回去!”说完,拦腰一抱,就把鹃儿扛在了肩上,转身朝着财主走去,其他人一看小姐不在了,下手开始更重了,张生躲闪不急,身上又被开了几个口子

鹃儿在那人身上来回扑腾,哭着喊着让他把自己放下来,那人却始终无动于衷,站在财主面前

“你这又是何苦呢?鹃儿?”财主心疼的伸手要摸摸自己女儿的头,谁想却被鹃儿一掌拍开“你不是我爹!”

财主愣了一下,缓缓的收回手,“你现在还不懂!我这是为了你好!”

说着,那边的众人已经把张生按在地上,脚踩着头,回头问财主“老爷,这小子已经控制住了!要杀了他么?”财主摆摆手,示意他快点

鹃儿虽然没看见但是一听这话,立马喊到“住手!”那人停了手,没看下去

“我叫你杀了他没听见么?!”财主很不高兴

“可...”那人还想说什么

鹃儿这会挣脱开那人,回头看见张生被踩在地上,看着那个踩着张生的人,那人自觉的把脚拿开了,鹃儿不顾地上泥泞,跪在张生面前,扶起来,从秀禾内掏出一块手帕,把张生脸上的泥和血才干净,冲着张生笑了笑,张生忍着疼,已经说不出话来

“爹,我跟您回去!但要人张生走!否则女儿也不活了”

财主背着手想了想,点了点头,挥挥手让那些家院放开了张生

张生捂着伤口,看着鹃儿站起来,伸手想去拉住她,但因为伤口太疼了,还是没抬起来

鹃儿擦了擦眼泪,看着张生的动作,往后退了两步,转了个圈“你看~我穿秀禾好不好看啊~”张生努力点点头

鹃儿笑了笑,“那张生,我们就此别过吧~你以后要好好的教书,别在勾搭人家小姐~不是每个小姐都像我这么好脾气~”

“还有~以后自己记得要按时吃饭,一看书就没个点身体都坏了,还有还有...”鹃儿在张生面前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又笑着嘱咐张生

“那你多保重吧!”说到最后,鹃儿对着张生鞠了一躬,便回头走向父亲那里,低着头,不再出声了

财主看了半天想说什么但终究没张嘴,叹了口气,伸手招呼自己的轿夫把轿子抬过来,“扶小姐上轿,回府”轿夫压低了轿子,等着自己家小姐上轿,财主看见鹃儿上了轿,这才冲着众人抬起手到自己的脖子前,左右划了划

众人领命,看着老爷和小姐走远,一人这才抽出刀,对着张生胸口一刀插了进去“兄弟啊!你可别怪我,我也是领命办事,要怪就怪你招了不该招的人吧,等回去哥几个拿钱给你做场法事,你就安安心心投胎去吧”

张生感觉胸口一疼,低头看着胸口的那把刀,还没怎么反应过来,一口血就喷了出来,“我这是要死了么?原来死前能看见一生不是真的啊!鹃儿回去会不会挨罚啊?鹃儿穿着秀禾好好看!”想到这,他感觉鹃儿又回来了

张生想抬头看看,努力了半天,只看见了刚刚那颗大柳树,他感觉意识开始模糊了,一阵倦意袭来,最终他闭上了眼,倒在了泥泞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