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通灵画师 > 镇魂篇
第一章 意外
作者:林希  |  字数:3046  |  更新时间:2020-07-29 11:55:19 全文阅读

你想象过自己生命终结的时刻吗?

人的一生无非爱恨情愁怨,喜怒哀乐悲,生老病死,终点停车或者中途下车,总有一个。

但你永远猜不透明天会是什么样子,未来将会如何。

人活在当下,或许有些人活在过去,沉溺在过去的荣誉、美好、悲伤或遗憾,惶惶不可终日。

可你终究要面对现实,或者陷入白日梦境,庸碌一生。

推开下一秒的大门,迎接你的会是什么?

惊喜?

还是意外?

那就不得而知了。

......

入夏了,

气温渐渐回升,燥热的盛夏又要来了。

蝉鸣渐渐交织,从树丛的每一根枝丫间响起。

榕城,

在郊区的一处小工厂旁边。

趁着天上太阳渐渐落下来,烈日热情渐低,巡视员老王开始了他傍晚的工作。

他的人生就这样庸庸碌碌过去了大半辈子,一直不声不响,没有机遇也没有什么意外,老王就指着在这个闲适轻松的岗位上混完人生这剩下的一二十年日子。

至于什么雄心壮志,早他娘的在前半生平淡的生活中消磨光了,他可不信这天底下能有什么掉馅饼的好事儿。

这工作轻松是轻松,就是到了这夏天比较难熬,也得亏这郊区小工厂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一年都不会有什么小偷小摸愿意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光顾,自己也乐得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只要偶尔在工厂周围巡视一番,倒也轻轻松松。

混日子嘛,谁还不会呢,总不能指望自己这一把老骨头能闯出什么名堂来吧?

老王在小道上晃晃悠悠地走着,手里提着根棍子,美其名曰保安棍,其实就一老竹竿子。

老王身上穿着一套有些不伦不类的保安服,帽子歪歪地戴着,活像个老泼皮。

没走多久这汗就成片地流淌下来。

真特么热啊!

老王心想,

这鬼天气,天干物燥的容易着火,得小心点儿。

说到着火,前几天好像还在手机新闻里看到市区哪里有一栋居民楼居然半夜着火了。

真危险。

赶紧巡完早点下班回去,晚上去公园撩撩跳广场舞的大妹子,前几天刚来的那李大妹子就不错。

“嘿嘿!”

想到这里,老王不禁地笑了起来,满是皱纹的老脸上顿时皱成了一朵花儿。

老菊花儿。

夏天到了,工厂周围的杂草倒是又长的茂盛了起来,大片大片的杂草遍布在周围的荒地上。

老王自顾自地走着。

突然,

“嗯?”

什么味道?

一股奇特的臭味在空气中若隐若现,老王又撅着嘴巴用力闻了闻。

边闻老王便循着味道向小路旁边的杂草丛里探去,味道越来越重。

“塞林木啊!这么臭!”

老王皱着眉头,用手中的棍子拨开了草丛,一团鼓鼓囊囊的黑色塑料袋映入眼帘,一股恶臭味铺面而来。

“哪个缺德的把这玩意扔这了啊?垃圾能乱扔吗?啊?没点素质!”

老王骂骂咧咧,这味道简直是绝了!跟这玩意儿比起来,他年轻那会的臭鞋子可就是股清流了。

老王小心翼翼地,用棍子戳了戳地上的黑色包裹,好像圆滚滚硬邦邦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什么玩意儿?不会是谁把什么死猪死鸭扔这了吧?”

什么素质!

塑料袋未封口,老王一手捏着鼻子,一手用棍子戳进了塑料袋子底部,搅了两下,随后用力向上一提,只见一颗圆滚滚血淋淋的人脑袋连同一双没皮的脚掌咕咚一声掉了出来,落到了草丛里。

“哎呀妈呀!”

老王大叫一声,手里棍子一扔,吓得整个人往后面倒了下去,随后手脚并用向后爬去。

这他娘的可真是个天大的意外,饶是以他这数十年的人生阅历也没见过这玩意儿。

老王吓得懵了半天,接着抖抖嗖嗖从口袋中掏出了他的智能机,拨打110报了警。

“歪歪歪歪歪歪,林北林北...我我我要报警......”

明知这是一场意外,

但还是吓得不敢起来。

......

老王双腿发软,踉踉跄跄爬到了旁边小路上。

不久后市区刑警队驱车赶来,控制现场,架起了警戒线。

接着老王就被人扶走做笔录去了。

“靠北啦,我嘎理工,林北活了这么久也没见过这种场面啊,吓死林北了......”

隐隐约约传来老王略显崩溃又带着颤音的声音。

可以预料他今后的人生在这次经历之后就已经不平凡了。

警戒线内,

一道道穿着黑色制服的身影在细细查探着周围的草丛,查找线索。残缺的头颅旁,身穿白大褂、戴着口罩的法医正在取证,周旁边有人在帮忙拍照。

旁边的小路上,一位身形挺拔身着刑警制服的男人正静静地望着前方。

男人剑眉星目,肤色程健康的小麦色,脸上线条分明,甚是英俊,看样子还很年轻,有着一股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和稳重。

不久后,法医取证完毕,转身走到男子身前,是个女法医。

“陈队,天气炎热,头颅已经有了极大程度的腐烂,死者死亡时间大概在一周左右,死者生前一定受到过严重的伤害,面部受损严重,其他部位暂时没有找到,我估计这里只是一个抛尸地,与案发无关,袋子上也没有找到什么有效指纹,具体要等送到实验室测验才能清楚。”

“嗯,辛苦了,再看看周围有什么线索,没有的话就先收队,回去进行数据对比。”

“好的,陈队。”

男子名叫陈旭,年纪不大,已然是市区刑警队的副队长了,到任不过半年多。

刚开始时,同事还以为他是靠着什么硬关系才能空降成为市区刑警队副队长,为此颇有腹诽,不过后来听说他曾参加过某次特别行动,立大功而返,这才被破格升迁回到榕城。

但还是有个别人对他的能力表示怀疑,但也碍于情面问题只能放在心里。

作为法医,沈月已经见惯了生死,但这次惨烈的现场还是稍微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她的助手更是在强忍不适了。

但没想到眼前这位年轻的副队长竟然格外平静,连口罩都不戴,更未见他有什么不适感,这让沈月对他不免有些刮目相看。

不久后,有一名刑警队员来到陈旭身前,

“陈队,”老张感觉有点别扭,叫着一个年纪比自己小却是自己顶头上司的人,“周围我们都仔细查过了,没有找到其他任何线索。”

“嗯,留一队人对工厂员工进行排查询问,不过我估计可能不会有太大收获,报案人那里应该也问不出什么线索,估计只能回去从数据库方面下手了,让人查一查最近半个月内榕城的失踪人口记录,然后通知大家先收队吧。”

“好的,陈队。”

看着渐渐暗下的天色,陈旭有一种预感,这次的案子可能不会太过顺利。

法医将残尸打包带走,其余人员也都回到了车上,不久后陈旭带队驱车返回市区刑警大队。

......

数小时后,

市区刑警队办公楼灯火通明,办案人员来来往往。

办公室里,

陈旭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他面前桌上摆着一本初步检测报告,

报告显示死者年龄大概在25-40岁左右,身高在一米六左右,体型较胖,面部受损严重无法进行面容对比查找,DNA与数据库对比之后并未发现有匹配,榕城半个月内失踪人口数据对比也未发现匹配,工厂排查人员也没有找出任何有效信息。

有可能是流动人员,但是案情似乎也陷入到了一个死胡同。

“呼——”

陈旭长吐了一口气,手指捏了捏额头。

归队之后他就回到办公室忙碌了,时间已经到了晚上九点钟,他还没吃晚饭,揉了揉疲惫的双眼,陈旭拿起桌上的烟,抽出一根点了起来。

忙碌许久结果案情陷入了死胡同,这种事情其实在他们的工作中很常见,但他们不能松懈下来,不能忽略任何的细节,迟一天破案就让凶手多一天逍遥法外,也是对死者多一天的不公,作为公务人员要对得起这一身制服,要对得起身上沉重的责任。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而他们,穿着一身制服的人,就是负重前行的人。他们一旦松懈了,身后的人就会受伤。

陈旭不允许有这种事发生。

他静静地坐着,抽着烟,不时地抖抖烟灰,很快一根就燃尽了,陈旭随即将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

该怎么办呢?

“如果,能知道死者的长相就好办了。”

陈旭嘴里喃喃道,

自顾自地思考着。

嗯?

突然,

陈旭脑中灵光一闪,

长相?画像?

“好像...之前和小凡喝酒的时候听他提起过一次,模拟画像?”

想到这里,陈旭随即拿起桌上的手机,拨打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嘟——

嘟——

嘟——

响了三声,

电话就被接通了,

“喂,小凡。”

电话里传来一道稍微低沉又带有磁性的声音,

“嗯。”

陈旭挠了挠自己的头发,问道,

“你现在有空吗?”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