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一步升天 > 正文
1-十世重生
作者:小李一支花  |  字数:4042  |  更新时间:2020-05-28 12:49:51 全文阅读

这一年的人世间,灾荒连年,匪民纷乱。

帝国正在飘遥中崩塌。

这一年,偏又暴雨不止,似苦民流不尽的血泪。

长安城里。

“呜哇呜哇呜哇。”

婴儿的啼哭声,在李府的内宅里传出。

婴儿努力的睁开眼,打量四周。

这是他第十次投胎重生,每一次,居然都是意外的投胎到这户人家。

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封禁这片天地,使自己的神魂飞不出去。

都说人间美好,是众仙轮回之地,众神的故乡。

呸!这里分明就是牢笼。

他感到绝望,又闭起眼睛,无论奶娘怎么逗,就是不吃奶。

他想要饿死自己。

巴掌大的娃儿抗拒不了奶香的诱惑。

吃奶吃饱了才有力气去死。

娃儿在心里告诉自己。

真是苦命的娃娃。

时间过得飞快,李家的小娃满一周岁,有了一个叫小李子的名字。他每天最想干的事,就是用一切方法作死。

撞墙,绝食,光着身子挨冻。

都没有成功。

家人视他如娇子,他恨自己一陀屎。

家里上下众人都防着他做错事,把他软禁到小院子。

小娃找不到新的作死方法,每天伸头爬出门洞,跟门外的黑狗子互咬。狗牙有毒,这个方法作死人鬼难救,没想到,咬赢了。

家里的狗开始害怕那个四条腿的小人儿,一见门洞里伸出他的头,狗子惊慌逃跑。

小李子很绝望。

自己的命运,一切都是某人安排好,想抗争都不行。

只有死够十次,自己就可以脱离人间轮回。

转眼又到了六岁,李非道离开了小院子,给家人送到老君庙里学艺。

老道士的心肠很坏,小李子一次一次想死,老道士都把他救活过来。

这一年,小李子十五岁了,终于逃离了老君庙。

家族里的长者,给他在帝国中按排官职。

小李子并不喜欢,他只想快点死。

时间,一年一年过去,直到有一天,他把自己咬一口,终于把自己玩残。

他的名字叫李非道,有理没理,非常不人道。

临冬,关山驿道上,风雪飞扬。

李非道骑着马,望京驰行。风雪误了不少行程,卫兵追不上将军的快马速度。

天色将黑,下一处驿站眼看是赶不上。

李非道勒停马,唤卫兵在一棵老树下烧火,准备夜宿。

无情的老天,天灾兵乱何时是个尽处。

快灭了这个帝国吧,别妨碍老子修仙飞升。

在人间呆的时间太长,小命一次比一次活得短。

自十五岁授职,各处征伐,二年推升到三品。

这不是什么好事,是敌人太多。

这是要老子早死的节凑。

叫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任命做元帅,

朝廷太黑暗,早点灭亡吧。

所谓万人之下无敌,万军之上无谋,

小子真的不会带兵。

次日,灭了火堆,还是向着京师起行,风雪还是老样子。一场大雪,一连下到了来年的四月。

李非道从京城里返回,行经老树下。

雪化了,老树下原本的亭子也显露出来,偏偏又遇下雨。

李非道喝着热酒,望着亭外的树枝,抽出了几芽新绿,不禁脸上一笑。

老天终于开了眼,让自己辞掉了元帅的官职,以后可以清闲一些。

咳,热酒,有点呛喉。

雨,也停了一些。

李非道上了马,又匆匆起程。

当年,李非道听了老道士的话,在道山上练武十年。

没想天下乱势已不可救,帝国没有一处不烂的。

不用再打仗,可以安心修仙。

可是,老道心黑无情,硬赶着他上战场。

二年的征战,杀伐无数,屠杀浴血。毁了自身的先天灵根,压制了灵智。

国运不可救,自身也不可救。

驿道上,雨又下起来。

南山乱石谷,李非道一心一意的演练自身武艺。

此时是练意,并不是练式,意力所发,可以使四方山谷山崩石裂。

当年他跟随老道士学的神力玄功,那是仙家神通,无量道祖所创。练小成人间无敌,练大成通神飞升。

如今练到玄功第一层,已经是天下无敌。

其实,李非道遇上对手只能使出一成神力,使得多了就会轰碎自家身体。

神力玄功非常霸道,凡人的肉身,就只能承受这点力量。

除非有仙丹灵药,滋养经脉,能助他把玄功再推上一层。

但是,此地人间,万物平凡到无比清新脱俗。

人间还有一个非常高雅的名字叫神州。

万仙轮回之地,众神的故乡。

这里没有灵丹仙药,除非,李非道把自己的肉吃掉。

要知他十世前是神,瘟神也是神啦,身上的血脉中有神的本源灵性,那可是大补宝药。

当然,李非道不敢食自己的肉,因为瘟神之血很毒,给法宝滴血认主,能把法宝器灵毒死。他试过咬自己,人没死掉,身上可以修仙的灵根枯毁了。

李非道练了一个时辰,把经脉都润开,神功力气便加了一分,拳掌碎的不是石,而是直接成了粉尘。

这里原本叫南山黄花谷,花香树绿的好地方,离关内只有百十里而远。李非道迁职到这里驻守后,一年来了五回,山谷给他催残得,再没有一寸好地皮。

他对人间有仇,别问为什么。

打了数招,拳劲又加一分,顿时空间为之碎裂,一道异界光门出现其中,喷薄阵阵仙气。

李非道收了拳脚神功,小心走近界门,暗暗吃惊。

“在山谷修练已有一年,原来这里另有玄机。”

他沉心一想,要进去一观奥妙,大胆走入那界门。方挪二步,便来到一片神国花山中。

此地有如胜境,有着与外界不同的气息,满眼尽是香草与鲜花,各式果树。

李非道自语:莫非已经到仙界?

他在花树间一路前行,走了十多里,眼前便见一处园子。李非道迈步进月门内,眼前又是一方亭子。那花亭中,正有二个老翁在对饮,欢笑之声悦耳。

仙人回头看时,李非道已是走到亭边。

李非道作揖相问:“二位莫非是神仙?”

二位仙人大笑,一老翁说:“正是。”

李非道又惊又喜,立即跪倒参拜,又问:

“这里是仙山?”

那老翁微笑点头,道:“如你所想,便是昆仑山西阳峰,仙主是眼前这位青木长老。”

李非道跪在亭子外发呆,想到自已本在太行之地,一步之内,却来到了昆仑山上。他匆匆向那位青木仙主再施礼。

青木仙主眼望李非道,说:

“虽然没有仙缘,却也是一个奇男子。”

李非道尴尬作笑,又施一拜。

青木仙主问他:“来我仙庐,是有何相求?”

李非道摇头,回话:“我本在那太行山谷内练武艺,拳劲使大了,打碎了仙界,因而误行到此地。”

青木仙主与那老翁又笑了起来,仙主把手捏指一算,心头明白所以。

“原来是当朝小李将军,好个武功神力,打开了仙界玄门。”

老翁笑起来,李非道肚里感到疑惑,打破仙门是否要赔?怎么赖掉这笔帐?

青木仙主细细打量李非道,轻叹一声,从袖里摸出一只百宝袋,丢与他接着。

“你淫浸红尘宦海,欲念深植于心,杀念四溢于表,武脉杀枯灵根。今已无仙缘,不便相留。”

“百宝袋里有些珍宝俗财,总归不能叫你白跑一遭,拿去吧。”

李非道拿着百宝袋,明白是要辞客的意思,站了起来,于是又作一揖,就要向后退出亭子。

那老翁又摸出一只小玉瓶,微笑对李非道说:

“今唐皇气运已尽,天道压制诸李,要重换新主,所以你要知道进退。”

“习武成就不易,莫要夭折了性命”

“此小回春丹滋养五腑百脉,可以增寿百年。”

老翁把玉瓶丢来,李非道伸手接下,作揖谢过仙翁。大胆又问:“老仙翁洞府是何处?”

老翁笑了:“我的仙府,在第三天界之上,你莫非想去打秋风?”

李非道一听,看到了升天的希望,当下不便停留,退出仙亭。

一路观赏着鲜花仙果,顺原路往回走,看到好大一片果林子。果然是仙山四季如常,成熟的仙果十分诱人。

李非道四顾没看到监视,于是大胆的摘一些,装进百宝袋里。那袋子只有巴掌大,却是总放不满。

退出仙山,还是那道玄门,李非道一步迈出,便回到原来的山谷。回头望那玄门,仙气清淡,隐隐就要消失。

正出神时,几头狸子从山林里跑出,飞一般跳进玄门。随即,又跑出几头金丝老猴,也跑了进去,玄门一闪,再寻不到所在。

李非道哈哈大笑,自语:“我的仙缘,比不上这些畜生。”

他大笑一回,又无奈的摇头,仙主宁可收留畜生,也不愿留自己。眼睛扫视山谷,树林下还有野兽,可惜机缘已流失。

往日在山中修武,野兽不敢近。他当即大吼一声,吓得百兽四散逃命。小爷得不到的机缘,你们也休想,都去滚蛋。

李非道清退了四野,便在练功石坐下,取出仙主所赠的百宝袋,细细观摸。那宝袋表面有当万二字,就是以一袋当万袋的意思,更有一块红宝石。

这宝石这中,封印了一只老鼠精,它成精于天界。因到昆仑偷仙米,给捉来做百宝袋的器灵。老鼠精吱吱传音,向新主说了这个百宝袋的妙处,能装万担粮,默念其名即可放进取出。

宝袋往下一倒,哇啦啦出现一堆宝贝,有金元宝银元宝十几个,珍珠美玉,仙果数百。

李非道收起当中一只玉瓶,便是老翁赠的药瓶,有其名叫小回春丹,再看瓶内果然有小丹十粒。

此丹在仙门仅是下品,二十八味灵药中添加一味仙药,一粒有增寿百年之功效。

李非道取一丸吃了,增寿之数不可目测,滋补之效却是很明显,修武陈年积伤之势,顿时清除无踪。仙丹的余效,再养经脉血气。

日落黄昏。

李非道把宝物收回百宝袋,向东而望,蹬足生巨劲,踩碎山峰往上跃起,飞丛之姿入云万丈。

这非是仙术,也非是道法,就是跳跃之力。

回落之时,飘飘百多里,已回到军城家中。

他自吃着饭,记起仙长的话,今世天道变了,大唐帝国真的要亡。老天爷压制我李姓不能出头,好换新皇。

天命不可违,皇帝又不是我来当,还是修仙吧。

李非道想通了,另取一份仙果,小回春丹二个,封在箱子里。差使二个卫兵,送往剑南道给父母大人享用。另有辞官书册一封,命卫兵连夜传送去长安。

送去了信,他感到放下万斤重担,不禁长叹,小爷只是人间过客,天下事有天下人来担。

心无他念,李非道自回了后院,再吃一个小回春丹,滋养身体经脉。

李非道静养半月,有了小回春丹的滋养,身体回到小年青时期,经脉强键十倍不止。就是把全身玄功神力使开,也不会有暴脉的风险。

其实,小回春丹还是下等货,如是吃大回春丹,能直接把李非道退变成一个小蝌蚪。

重新进入生命轮回。

又等一个月,朝庭降下文书,准了他辞官,节度使那里又派来新的将官接替职务。

李非道回到长安城祖里,族里子弟都骂他背负了皇恩,是入不得祖坟的逆子。百口难辨,独自闭门闲居,不理世事,静心专练玄功。

由此日夜勤练,一年之功,更胜以往十年。神力玄功练到第三层,手掌翻一翻,长安城的地面震二震。

李非道心头闪出灵光,这一片人间,我留恋了太久。不知那位老仙翁在何处,能否接引回天界去。

有了这想法,李非道出了家门,全力往天上一跃,跳起了万丈高,一跳即跨出百里之遥。如此几次,来到太行山,找到往年练功的乱石谷。

此处的花草树木,异于别处山头。

因当年在此地打开仙门,引出些许仙灵之气滋润,山林青翠,百兽生出灵性。树木巨大无比,百丈高也有。

山中野兽也变得极大,山猪也有五千斤,横行无忌。还有二丈高大的巨虎,已经成妖灵,出山外猎食归来,口里还咬着人吞食。

这里,变成一片异世秘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