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石缘 > 正文
第一章 时光隧道
作者:阿野塞麦  |  字数:3347  |  更新时间:2020-05-25 20:21:57 全文阅读

刘凡第一次相信这世上除了人类之外,尚有鬼神之事。小时候在农村,冬天上学两头不见日,经常是披星戴月独自穿行于黑漆漆的乡间小道,那时对刘凡来说最害怕的莫过于碰见灯笼鬼,看不见身子,只是在中指上挑一盏灯笼,慢慢地向你飘来,想起来每次都是浑身颤栗。但从小学到初中,刘凡从来也没碰到过。

大学期间及工作后接受了无数次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父亲灌注于他的那些生龙活现的鬼怪故事已逐渐在记忆中淡去。父亲是一个传统的农村唯心论者,坚定地相信世上有鬼神的存在,没想到在参加工作之后的第五个年头他就亲身验证了一次“父亲的学说”。

一月一日午后两点的那一刻,刘凡感觉自己肯定经历了一次时光隧道和一次灵魂附身。

难得偷得一日闲暇,刘凡和几个大学同学一起前往祁连山主峰—岗什卡,相约去看七彩冰瀑,驱车两个多小时,到达目的地时已时至中午,一路上刘凡昏昏欲睡,忙着补偿昨夜年终决算亏欠的睡眠。

一下车,青藏高原冬日壮丽的雪峰突然撞入眼帘,由远及近,由高到低,长年不化的雪峰、雪峰下裸露的岩石、高山草甸和间或夹杂其中的冰块,近处巨大山壁上悬挂的冰爆在中午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与土黄色的岩石、冰瀑脚下山溪旁干枯的苔藓、大片大片覆盖着植被的山脊一起构成一道五颜六色的光的世界。

稍时休息后,大家开始一路攀爬,走过短短的滑雪基地铺设的水泥道后,沿着崎岖小路继续向上。

天空碧蓝如海,虽阳光直射,但冬日山间的风依然凛冽,清新的空气带着土腥味直渗入人的心肺,天地如此宽阔,尘世的喧嚣远离而去,刘凡直感觉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是的,他的这种感觉马上就要应验了。

刘凡身材高大魁梧,大学时坚持锻炼的习惯一直没丢下,身材仍然健壮匀称,不像同宿舍的老大、老三、老五,曾经玉树临风的他们现在只能负重前行。故而刘凡一直是队伍的领头羊,耳边不时传来老五那破锣嗓子:“老六你慢点,等等哥哥们”。

城市的水泥盒子禁锢了人们的想象,山间的一切在众人面前都新鲜有趣,随处可见的野鸡、远处山崖边成群的石羊、一闪而过的灰鼠和野兔,不时让大家传出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刘凡的注意力不在这些,他喜欢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石头,特别是各种陨石,宿舍里就收藏了好几块,据资深玩家说,这些都是小行星陨石,太多了,稀奇的还是月亮陨石,甚至是火星、水星陨……。

青藏高原广袤的土地是奇石爱好者们寻找陨石的乐土,刘凡只要有时间,就和几个狐朋狗友搭伴到野外加入寻石大军,几年来虽无所收获,但一直乐此不疲。

将近爬了一个多小时,估计海拔已接近四千米左右,四五人的队伍现在只剩下老七远远的缀着,其他几个兄弟已不见踪影。

一块巨大的冰川横在前面,崎岖小路向右延伸,左边山坡陡峭,更远处是一道突出的山脊,好奇性驱使刘凡手足并用艰难地爬向左边的陡坡,足足化了近十分钟才爬到山脊。

后面传来老七的大喊声:“老六快下来,那儿太危险”。

刘凡看到山脊右侧是一个小小的山坳,里面零星矗立着一簇簇灌木,本想回头向下,但就转身的一瞥间突然看到山坳中静静地躺着一块怪异的石头,不大,形状象一个农村老式的石锤,特别的是其上反射着一种奇异的光,一下子吸引了刘凡。

山坳里面坡度较缓,刘凡三两步下到山坳中间,两只石鸡和一只窥探石鸡的荒原猫飞快离去,奇石侧面压着一块手掌大的圆圆的普通青石。

刘凡拨开青石,蹲下身子细细欣赏,这块奇石黑中泛绿,表面凹凸不平,其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孔, 经验告诉刘凡这是一块陨石无异,但这种颜色的陨石刘凡以前从无接触,刘凡预感到自己碰到了一块珍稀陨石,轻轻拿起石头,不知是激动还是其他,一陈酥麻感觉瞬间从手上传来,恍惚间刘凡感到一道黑中带绿的强光从天空射来,穿过石头射向自己的心脏,最后一瞬刘凡感觉残存的意识随光而去。

伴随着脑袋近乎被敲开的疼痛,耳边传来一阵阵嘶哑的呼唤:“凡子,你醒醒”,“凡子,你醒醒”,浓重的方言中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悲愤与绝望。

刘凡不明白这是叫谁,是叫自己吗?只记得自己找到了一块珍贵的天外来石,之后就不明白了,难道自己不小心摔下了山坡?难道是老七在捏着鼻子和自己开玩笑?

想起石头,立即感觉到左手中仍沉甸甸在握,是那块石头,但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强,那只是个坡度很小的山坳,不可能摔得如此疼痛,既然摔伤了,老七也不可能再捏着鼻子和自己开玩笑啊!

身边的呼唤变成了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哥,你醒醒,你醒醒,刘凡越来越糊涂了,这是谁还管自己叫哥啊,从来也没享受过这种待遇啊?但是浑身根本提不起一点精神,身体痛如刀割,眼皮重逾泰山,心急如焚中又一次昏厥过去。

一股冰凉的液体从喉咙里缓缓而下,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刘凡才感到自己象长途跋涉在沙漠中的旅人,这甘泉来的太是时候。

吃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敦厚老实的男孩,身量不高,可粗胳膊壮腿看上去很结实,嘴上一层男孩了特有的细细绒毛,年龄估计在十八九岁之间,一头乱发很奇怪地用一根小木棍栓着,正拿着半块陶片向自己嘴里喂水。

男孩身着一件分不清灰黑的半短上衣,下摆一直拖到膝盖上,上衣上面套着一件看似牛皮制成的坎肩,下身穿着一件刘凡小时候农村老家男人穿的肥厚的夹袄裤,衣服和裤子均破烂不堪,许多地方破损后露出里面粗麻布织成的衬衣,整体装束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男孩看到刘凡醒了,胖嘟嘟的脸上露出一脸憨笑,扑到刘凡的身上,激动地高声欢呼,“哥,你可醒了,可把我和苏叔吓坏了。”之后扯开嗓子朝后喊了一声,“苏叔,快过来,我哥醒了。”

前方传来一声大笑,“我就说小凡子命大,阎王爷不见得喜欢他,你看,这不应验了。”

刘凡虽然已完全苏醒了,但稍稍一动浑身上下仍疼痛不止,特别是脑袋,只好仍旧仰面躺着,但因为躺在缓坡上不影响视线,眼睛向下一瞥,就看到右侧下方烟雾缭绕,一只瓦罐搭在新挖成的土灶上,空气中弥满着一股肉香,一个看上去近四十岁的男人正在土灶边忙碌。

听到男孩的呼唤,中年男子一骨碌窜过来,一身和男孩同样的装束,但更显得破旧,久经岁月的脸上眉开眼笑,嘴里说道,“稍等等,鸡汤马上就好,这里是大自然的宝库,山鸡、野兔应有尽有,在这里安家,石羊都会主动送货上门。”

男孩缓缓将他扶着坐起来,刘凡才有机会看清眼前的全貌,只见自己手里仍然攥着那块奇石,石头和自己失去意识前一模一样,上面散发着那种奇异的光,只是在石锤的尖部多了一块黑红色,身侧仍然躺着那块圆圆的普通青石。

虽然刘凡仍紧紧握着奇石,但石头再也没给他带来任何奇异。

石头没变,但眼前的一切全都变了,山还是那座雄伟壮丽的雪山,但此时此刻景色已从隆冬变为盛秋,午后的阳光直射到刘凡的身上,身上暖洋洋的,雪线远远退去,像一只小小的雪帽子一样扣在山顶,周围一片一片的灌木丛延伸向视野远方,灯盏花、馒头花黄白夹杂,竞相开放,山坡远处一片野生杜鹃争奇斗艳,不知名的翠鸟在草丛中鸣叫。

刘凡随意一瞥,发现自己脚上骆驼牌的旅游鞋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破旧难看的鸡窝鞋, 分不清颜色的粗布肥裤, 唯一不同的是自己最外层套着一幅用铁片串成的甲衣,只是其上布满暗红色血渍,看了这一切,刘凡心里暗暗好奇,这到底是咋会事,自己身上的名牌衣裤怎么全换成了这些破衣烂裳,“宝马换宝来?”

刘凡艰难地砸吧了一下嘴,突然发现前两天牙科赵大夫刚拔掉的一颗虫牙好好地长在嘴里。

这一下刘凡还真是懵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由自主地说道:“这是谁,我在哪?”

话一出口,正在忙碌的两人一下子杵在那儿,一脸惊诧地同时开口:“凡子、哥,你咋啦,咋这么说话,不对劲!”

刘凡窘迫地喃喃自语:“我真的啥都不记得了,我们这是在哪,在干吗?"

叫苏叔的男子一脸疑惑,不肯定地说,你连我俩是谁也不记得了?

刘凡只好艰难地再次摇摇头。

“唉”,苏叔一边叹气一边说道,“也难怪,你和那个契丹族千夫长从山路那边一路打到这边,我和董子一直在后面追,冲到山脊这边,两人的兵器都不知道飞到那儿去了,抱在一起从山脊这边滚下来,之后拿着石头互相击打,你命大,刚好握了块尖石,几下就要了那契丹族千夫长的命,那个千夫长也用你旁边那块圆石打了你两下,估计脑子受伤,把记忆打没了,苏叔苦笑道,这可咋办呢?”

董子在那边瓮声瓮气地说,“命留下了,要那记忆干啥,不顶吃不顶喝的。”苏叔在那边想了想,点点头,深以为然,“对,只要命留下了,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契丹族千夫长?难道自己是穿越了,穿越到赵家人的大宋朝了?”刘凡心里想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