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灵异 > 送葬人 > 第一卷 沃野平原
54 孤岛(终)
作者:千雨千雨千雨  |  字数:2497  |  更新时间:2020-05-29 15:22:11 全文阅读

“噗”的一声,那具骷髅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一个回溯者的身后,干枯的手臂直接插进了回溯者的后胸,那位置正在心脏处。

见状,利维斯顿和另外的回溯者一起抽回了银剑,几个人先退了回来。

吐了几口血,那个回溯者就缓缓地失去了意识,“哐啷”一声,他的银剑也落在了地上。

同时,肉眼可见地,那具骷髅的手臂上开始长出肉丝,而依旧被它穿心的那个回溯者的肉体,正在快速萎缩。似乎那具骨架吸收了回溯者的肉体能量。

而另一边,萨伊菲腰部的火焰扔在燃烧,看样子这一击对她的伤害还是很重的,但是利维斯顿这边也折了一个回溯者。

砰,嘭——!

趁着这空隙,艾弗又拔出了自己的另一把枪,并给它换上了几颗强效银弹,此时双枪齐射,两道几乎同样粗细地银色轨迹射向了萨伊菲怨象的腰部。

嘭!

那个断手的送葬人也配合着自己的“奇迹之手”,再次射出了一颗强力的驱魔子弹,这一颗子弹射向了萨伊菲怨象的脸部。

萨伊菲的怨象正在操控着自己的尸体,也就是那副刚刚杀死了一个回溯者的骨架,并没有想到这三枪会齐齐射来。结果三枪连中,一颗射进了怨象正在燃烧的腰部,一颗从它的腰部射穿了出去,最后一颗,则直直打中了它的脸部。

“快点了解它!”设置结节的回溯者气喘吁吁地喊道,他显然快要支撑不住了。

子弹穿过后,萨伊菲形成的怨象腰部,开始猛烈地燃烧了起来,蓝色的火焰从她的腰部开始往上蔓延,同时,她的脸部有一小块在缓缓地烧着,也有逐渐扩大的趋势。

这个强大的佐尔格怨象,在受到重创后已经露出了衰败的迹象。

萨伊菲的灵体在愤怒地嚎叫着,声音里充满了歇斯底里。接着,由于之前的多重伤害,她的灵体从腰部断成了两截。

就在这时,那两截燃烧着蓝色火焰的身体突然化成白烟消失了,再出现时,已然变成了两个稍弱的完整分身,然后分别闪现在了其中一个回溯者和艾弗的身后。

那个回溯者直接用银剑格挡住了怨象分身的攻击,但艾弗正拿着手枪,根本无法有效格挡,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向前一个翻滚。就在那时,他感觉到自己的左手出现了一点变化,有一团熟悉的能量正在涌来。

“哧,哧哧”,光芒跳跃,艾弗的左手上出现了一把光刃,就如他之前面对异教徒召唤出的怨象时一样,那个神秘的天赋又出现了。

艾弗没有多想,他直接扬起光刃,劈向了身后的分身。那个怨象的分身倒也一点都不惧怕,直直地迎了上来。

“哧”的一声,艾弗的光刃直接将那个怨象分身斜斜地斩作了两段,蓝色的火焰一下子窜了上去,这个分身瞬间就燃烧殆尽了。

同时,那个回溯者依旧在用着剑格挡另一个怨象的攻击。

利维斯顿并没有闲着,他趁着这个机会——那具骷髅此刻还站在原地吸收着回溯者的尸身,它的一条胳膊已经完全“复生”了,二话没说,挥着银剑就冲向了骷髅。

那个被架住的怨象分身似乎也发觉了利维斯顿的意图,但由于眼前的回溯者正有意地牵制住它,除了发出一声急啸外,这个分身根本没时间回救了。

一剑,躲过那具骷髅在匆忙中的回击,利维斯顿将银剑狠狠地插入了它的头部。

“啊啊啊——!”

正在和回溯者缠斗的那个怨象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而且不仅仅是这一个怨象,就连橙色光幕外的所有怨象分身,此时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尖锐的叫声,最终,它们都在一团团蓝色火焰的不断燃烧中,化成了灰烬。

这时,巨大的轰鸣声响起,周围的早已压在光幕之上的废墟,也都随着光幕的消失而塌落了下来。那个维持光幕的回溯者因为体力耗尽,倒在一边失去了意识。

在一片混乱之中,这一切似乎都沉淀了下来。直到隔了好久,几道砖块垒动的声音响起,才看到利维斯顿第一个从废墟之中爬了出来。接着,艾弗和另一个回溯者也爬了出来......

经过众人的翻找和救助,包括那个昏倒过去的回溯者在内,所有被压在废墟下的人都被救了出来,不过或多或少都受了一定的伤。

格雷姆的一条胳膊被压断了,暂时无法治疗,只能用一块木板先固定住。再就是死掉了两个回溯者,还用掉了一个迪亚兹驱逐水晶球。

利维斯顿从那两个死掉的回溯者身上,拿到了他们的身份铭牌,一个带着脖子上的吊坠,然后把他们的物品连同铭牌,交给了另一个带头的回溯者。

这些东西最终会被带到回溯者的总部——黑林堡,然后黑林堡会处理后续的问题,包括给刚刚空缺出来的城镇派遣新的回溯者。

那个现在已经变成了独手的送葬人,把他的一把手枪送给了艾弗,算是报答艾弗的“一剑”之恩,同时,他也要回到圣堂去报告,毕竟这次的事件实在是太特殊了。

对于这些,艾弗更在意的是岛上充沛的游离魔法,毕竟这些游离魔法,才是诅咒变异的真正的原因。加之之前遇到的“灾逆水鬼”,也是由于游离魔法的影响才生成的,所以,这种古怪的魔法能量才是邪恶的源头。

而之所以叫“游离魔法”,是因为这些魔法能量即使是放在“魔法纪”,魔法师们也无法驱使之,同时,它也叫“自由魔法”或者“惰性魔法”。

两天后

在破烂不堪的安全屋里,众人正在讨论着什么。

“嘿,兄弟。这次多亏了你。”利维斯顿的脸上有一条长长的伤口,看着十分可怖。

独手的送葬人摇了摇头,“你们也阵亡了两个兄弟,愿光指引他们。”

“啊,是的。没想到这个诅咒竟然会演变成这样。而且,最讽刺的是,这一切居然都起因于一场爱情。”利维斯顿感叹道。

“对了,利维。这里的‘游离魔法’能量前所未有得充沛,所以这座岛必须被处于监管之下。”艾弗忽然严肃地接话道,“下一步我打算去寻找这些‘游离魔法’的源头。”

“游离魔法?”利维斯顿皱了皱眉头,然后凑到艾弗的耳边小声说道,“这确实是个问题,不过你先不要着急,我们还拥有肯达尔这个王牌,嗯?”

艾弗倒是忘记了他们还有一个魔法师这件事,这样说起来,肯达尔肯定对“游离魔法”了解得更多。

就在这时,帮着绷带的格雷姆和另一个回溯者从森林回来了,“利维斯顿大人,艾弗先生,森林里的蜘蛛确定都死掉了,没一只活的。而且,我们的援兵来了!”

同行的那个回溯者向利维斯顿点了点头,同意格雷姆所说的情况。

“那么各位兄弟,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利维斯顿起身说道,“携带必要的东西就行了,船上食物充足,不用担心。”

随即,众人起身,准备搭乘利维斯顿的船离开这里。他们的船也在之前的登陆中损毁了。

“嘿,兄弟。”那个独手的送葬人喊住了艾弗,“忘了告诉你,我的那把枪叫做‘暴乱(Riot)’,替我照顾好它。”

艾弗点了点头,“我很感激,圣堂的兄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